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3章 许攸的‘反间计’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黄河南岸-袁军大营,数十万人马驻扎于此,放眼望过去:壁垒高耸,坚如磐石,壕沟遍地,纵横交错……方圆占地九十余里,白昼里-旌旗飘摆,如舞云端,让人望而生畏;深夜中-篝火闪烁,多如繁星,简直数不胜数;其中灯火最为密集之处,就是袁绍的中军大帐!

    袁绍身为大将军,地位尊贵无比,又出于门阀世家,生性繁礼多仪,他居住的中军帐,自然与众不同了,简单来说六个字:巨大、奢侈、丰富!

    首先是巨大:一般统帅的大帐,后面安寝休息,前面商议事务,能够容纳一二百人,就算是比较庞大的了,袁绍的中军帐则不同了,东西三十丈,南北五十丈,高五丈余,可以摆设下千人宴会,而且不觉丝毫拥挤,与寻常的宫殿相比,面积上也毫不逊色了!

    这只是前帐而已,如果加上后帐、侧帐、厨帐、护帐……完全就是一座宫殿群了,周围占地数百丈之阔,搭建帐篷用的巨木、布匹、毛毡、绳索……以及各种生活用品,就需要几百辆马车,才能运输的过来呢!

    其次是奢华:为了彰显大将军的威仪,中军大帐富丽堂皇,支柱是金丝楠木的-高大粗壮,围幔是西蜀锦绣-美如云彩,地摊是西域驼绒的-温暖舒适,就连固定大帐用的绳索,也是白牦牛皮编织的,既坚固,又漂亮,最关键的是价格昂贵,随便抽出一条来,也要价值数十金呢!

    内部装饰也不能差了,桌案、卧榻、香炉、灯盏、餐具……一切生活用品,无不镶嵌珠宝、金银装饰,简直超过了皇宫内府,汉家天子有的,这里一样也不少,汉家天子没有的,这里也能寻觅的到,有人私下估算过,为了搭建这座中军帐,并维持它的日常运转,每年消耗的钱财、物资,就需要两个郡的赋税支撑,奢靡之巨,前所未有!

    最后就是丰富了:别人的中军大帐,也就是生活起居、开会议事、接待来使……几项功能,袁绍的大帐则不同,吃喝、玩乐、安寝、健身、、欣赏……丰富多彩,功能齐全,只有想不到的,没有做不到的!

    私厨帐:一天十二个时辰,炉火从不熄灭,各种珍贵食材,应有尽有,厨师就有上百人,随时供应大将军的饮食,****翻新,决不重复!

    乐府帐:拥有几百名女乐、歌姬,一个个能歌善舞,姿色出众,大将军心情烦闷之时,可以来风流快活一下,简直胜过活神仙呢!

    藏宝帐:拥有无数的奇珍异宝、古玩字画,还有各种珍贵书籍,尽是一些孤本、善本……,此外,还养有一群文人墨客,专门的附庸风雅,给大将军歌功颂德之用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如此奢华的中军大帐,人们不禁议论纷纷,都说大将军不是来打仗的,而是效仿古代帝王,出门巡行游玩来了,至于浴血奋战的将士们,看着战死沙场的同袍战友,想着吃糠咽菜的家乡亲人,不禁生出了怨气,开始离心离德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中军大帐内,袁绍身披蜀锦袍,手持斩将刀,端坐在帅位上,脸上布满了愁容,侍从们全躲在远处了,谁也不敢靠过来,前方战事不顺利,大将军心情不好,总是迁怒于人,已经处死了十几名歌姬,五个文人墨客,还摔碎了很多古玩玉器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番大举南下,河北出动了几十万人马,上百万的青壮民夫,还消耗了无数的军械、粮草,准备以雷霆万钧之势,一举消灭曹军主力,攻破许昌城,迎奉汉天子,抵定天下大事,谁能想到,战事不利,步步艰难!

    先前的白马之战,虽然折损一些人马,毕竟是攻克下来了,按照袁绍心中估算的,最多一两个月时间,自己的大军就能突破官渡,直捣曹军老巢-许昌城,实现自己称霸中原、荡平九州,建立一个‘袁氏王朝’的梦想!

    很可惜,梦想很美好,现实很残酷,曹军众志成城,死守官渡防线不退,袁军日夜攻打,死伤不计其数,始终无法越雷池一步,整整半年时间过去了,战局依旧胶着不清,难分胜负,甚至出现了反转的迹象!

    河北集团原来计划着:‘南北出兵,夹击曹军,分散其力,一举制胜’,结果呢,淮南战场上,江东人马一败涂地,已经退回长江南岸了,就连小霸王-孙策也身负重伤,还派人送来了一封书信,继续索取战马、军械、粮草,作为他们出兵的报酬,败军之将,也敢开口,真是岂有此理呢?

    南方战事结束之后,十万曹军北上驰援,还带来了大量军械、粮草,官渡防线更加坚固了,万幸的是,大司马-萧逸身负重伤,金疮崩裂之下,已经是奄奄一息了,否则的话,‘鬼面萧郎’驰骋沙场,袁军上下再无战心了!

    至于官渡战场上,袁军将士想尽了办法,投入无数的兵力、物力,日夜攻打,招式百出,还是难以克敌制胜,说一句良心话:“不是袁军将士无能,实在是曹军太过狡猾了!”

    几次强攻无效,袁军改变了战术,一开始沮授出谋,还是‘以拙破巧’的办法,继续的修筑壁垒,步步推进,用弓箭手压制敌人,逼迫曹军放弃官渡防线,而后利用兵力优势,分成数路,齐头并进,直捣许昌城下,一举锁定胜局!

    想起白马城的胜利,袁绍同意了这个计策,立刻调动数十万兵力,日夜不停的修筑壁垒,整整用了两个月时间,消耗了无数的人力、物力,终于挺进到官渡附近,弓箭手也安排到位,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……

    那知道,曹军推出数百辆车子,模样怪异,威力极大,能够抛射出巨型石块,距离在三四百步,远远超过了弓箭射程,这下子袁军弓箭手倒霉了,乱石飞来,密如冰雹,盾牌根本抗拒不住,只砸的他们头破血流,死伤无数,就连修筑好的壁垒,也砸毁了一大半,‘步步推进’之计彻底失败了!

    兵家胜败,乃是常事,一计不成,再生一计,谋士-郭图献计,明攻不成,可以偷袭,派人暗暗的挖掘地道,直通曹军大营,而后派出精悍勇士,里应外合之下,一定攻破官渡防线,直捣许昌城!

    袁绍心急如焚,恨不得马上取胜,立刻采取了建议,一方调动麾下人马,发起猛烈进攻,迷惑曹军的视线;另一面派出了人手,日夜挖掘地道,用了两个月的时间,终于摸到曹军脚下了,就准备突然偷袭,里应外合……

    结果呢,‘掘子军’技高一筹,早就探明地道位置了,袁军爬出去一个,立刻砍死一个,就像抓地老鼠一样容易,最后还开闸放水,灌满了几条地道,可怜袁军数千精锐勇士,全都葬身在地道里了,一个存活的也没有呀!

    “官渡防线,固若金汤,大军久攻不克,人马死伤惨重,后方空虚,乱民生事,粮草调运越发困难了,莫非说,老夫要无功而返吗?”

    心烦意乱之中,袁绍从帅案下取出一封书信,黑皮、白纸、红字……乃是谋士-田丰刺血书写,劝说自己火速退兵的,已经送来两个月了,袁绍一直弃置不顾,今天终于找出来了!

    信中说的明白:大军南下,久攻不克,人马疲惫,粮草短缺,已经是强弩之末了,几乎没有取胜的可能了,不如及早退回河北,还能保存住元气,等待良机,图谋大事,否则的话,一旦战局出现反转,那就悔之莫及了!

    另外吗,田丰还提到了萧逸……此子奸诈如狐,凶狠如狼,表面上按兵不动,修养战伤,不愿前来官渡战场,实际上包藏祸心,伺机而动,想要出奇制胜呢,我军必须小心防备,日夜警惕!

    袁绍并非无谋之人,知道大军久战不胜,主动权在慢慢的丧失,问题是,河北人马倾巢出动,扬言‘消灭曹贼,迎接天子’,牛皮吹得震天响,现在自己无功而返,实在心中不甘呢,也怕天下人耻笑,真是进退两难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大将军深夜独坐,莫非为战事烦恼吗,在下有一计策,不费吹灰之力,就能攻破官渡,直捣许昌!”

    天公作美,当你想睡觉了,就送来个枕头,帐外走进一个人来,身材矮小、容貌猥琐,一脸的轻浮之色,正是河北谋士-许攸!

    “子远深夜来此,不知有何妙计呀,只要能够攻灭曹贼,老夫不吝封侯之赏!”

    看清来人之后,袁绍端坐不动,只是轻轻抬起一只手,举止颇为傲慢无礼,甚至还有一些厌恶之情呢!

    一方面,许攸八面玲珑,善于溜须拍马,很会讨取上司关心,而且一手‘和稀泥’的本领,也化解了河北内部很多矛盾,是一个很有用处的人!

    另一方面吗,许攸太过贪婪了,经常的收受贿赂,卖官鬻爵,名声差的一塌糊涂,在军中任职数月,已经有人私下禀告,说许攸‘贪污军粮,谋取暴利!’

    袁绍本人也很贪婪,喜欢金银珠宝、古玩字画……正因为如此,他一直把河北视为私产,不容他人触动分毫,如今自家的仓库里面,出现了一只‘硕鼠’,袁绍自然心中不喜了,若不是许攸还有一点用处,早就抄家灭族,财产入库了!

    “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,属下日夜操劳,一直在谋划军机,用了几个月时间,终于发现了曹军的要害,特来禀告大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袁绍的冷遇,许攸并不在乎,做为一个贪婪之人,重实利,轻虚名,脸皮厚、没底线……再者说吗,只要自己的计策一出,事情就会反转过来的!

    “官渡防线左翼--敖仓附近的壁垒,乃是西凉-张绣驻守的,此人拥有三万人马,器械精良,骁勇善战,多次打退我军进攻,杀伤了大量人马,真不亏是一员虎将呀!

    不过吗,当初在宛城之时,张绣降而复叛,还杀死了大公子-曹昂,以及曹姓子弟数十人呢……杀子之仇,不共戴天,曹操只是碍于大势,暂时隐忍下来罢了,张绣也是惶恐不安,担心曹家日后报复!

    大将军何不用‘反间计’,派人送上一份厚礼呢,只要张绣阵前倒戈,官渡防线不攻自破,曹贼纵然足智多谋,也是无能为力了!”

    “比计大妙,就由子远来主持吧,立刻派遣一名使者,前往张绣的大营,送上黄金三万两、明珠五斗、玉壁十双、美女二十名……以及‘征南将军’金印一颗,明白的告诉张绣,只要临阵倒戈一击,大军攻陷许昌之日,准保他荣华富贵,世代公侯!”

    听完了许攸的计策,袁绍不禁拍手称赞,暗中收买敌军,阵前突然倒戈,却是一个好办法呀……世上只有攻不破的城池,没有攻不破的人心,金银珠宝、高官厚禄之前,天下谁能不动心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