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0章 司马懿的烦恼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呼!--呼!呼!”

    金乌西坠,玉兔东升,长夜漫漫,繁星点点……‘庆功宴’已经结束了,一番强饮硬灌之下,上百名家主全都烂醉如泥了,有的趴在桌案上,有的趟在软榻上,还有的死死抱着酒坛子,横躺竖卧,鼾声如雷,遍地都是呕吐的污秽之物,他们用行动证明了一个道理:‘美酒面前,人人平等!’

    众人烂醉如泥之后,萧逸就回后帐休息去了,药酒虽不醉人,却是大补之物,十几杯进了肚子,气血翻滚,精神抖擞,必须跟小美人们探讨一下‘人生’了,只留下一群火头兵,在大帐内清理狼藉、收拾卫生,再给一群‘醉鬼’盖上毛毯,灌入几口凉茶,生怕他们醉死过去,或者染上了风寒症!

    此外,还有数百名玄甲军,身披铁甲,手持金戈,在大帐外来回巡视,保卫着一众家主们的安全,不过吗,士兵们向内侍立,紧盯着大帐里的情况,与其说是护卫安全,不如说在监视动静,生怕这群‘小肥猪’跑掉了!

    不远处的一座小帐篷内,灯火通明,人影摇曳,司马懿手持一杆狼毫笔,时而伏案狂书,笔走龙蛇,时而仰天长叹,面露忧愁……‘冢虎’足智多谋,对付一群豪强家主,自然不是问题了,真正让他忧心忡忡的,或者说心怀畏惧的,其实另有其人--大司马萧逸!

    司马懿祖籍河内郡,出身极为显赫的,高祖-司马钧做过征西大将军,祖父-司马隽为颍川太守,父亲-司马防为京兆尹……司马家族世代为官,根基深厚,就是在士族门阀之中,也是第一流的存在!

    司马防生有八个儿子,名字中都有一个‘达’字,号称‘司马八达’,按照‘伯仲叔季,长幼有叙’的惯例,司马懿身为次子,取名为司马仲达,为人聪慧好学,伏膺儒教,兄弟八人之中,以他的才学最出色了,也被整个家族寄予厚望!

    司马懿聪慧过人,博学多才,文能双手持笔,模仿字迹,惟妙惟肖;武能纵马驰骋,弯弓射猎,百发百中;在士族子弟中深受推崇,还有一个响亮的外号:‘冢虎’,冢中猛虎,坚韧深沉,暗藏爪牙,窥视乾坤,其人心性如何,也就可想而知了!

    出身显赫,文武双全,又恰好遇到乱世了,一名优秀的士族子弟,必然要迈向仕途、出将入相,也好光耀自己的家族,因此上,其父司马防携带二子,拜访了丞相府,想要疏通关系,求取一官半职,接下来吗,天意凑巧,‘冢虎’遇到了‘贪狼’,也遇到了一辈子的克星!

    按照司马防的想法,把两个儿子推荐入相府,近水楼台,先得明月,靠着丞相大人的栽培,日后也好平步青云,那知道遇到了萧逸,一番交谈之下,长子司马朗留在了相府中,次子司马懿进入了玄甲军!

    玄甲铁骑,天下精锐,战功显赫,待遇优厚……不知多少士族子弟,送厚礼、托人情、走关系,想要进入这支队伍,好好的镀一层金,司马懿不费吹灰之力,直接在中军大帐听用,真不知羡煞多少人呢?

    日月旋转,岁月如梭,转眼之间,司马懿入伍两年多了,跟着大司马萧逸-南征北战,无役不从,遇到了很多事情,也增长了很多见闻,至于他在军中的情况吗,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:痛苦并快乐着……

    一方面,大司马萧逸相待甚厚,嘘寒问暖,无微不至,就是行军打仗的时候,也会时常召见司马懿,赐予酒肉、衣裳、马匹……询问心得体会,关心生活起居,就算是亲兄长,也莫过于此了,弄的一些将领都嫉妒起来了!

    工作中也是如此,司马懿经常领取一些任务,什么收集粮草、购买马匹、联络地方……大大小小,极为繁琐,每天从早晨忙到晚上,几乎没有闲暇的时间,以至于有人戏言:‘玄甲军一日离不开大司马,大司马一日离不开司马懿!’

    当然了,付出也有回报的,每次论功行赏名单上,都会有司马懿的名字,真是拎着小辫子提拔,短短两年的时间,他就从一名普通参军,上升为了‘中军长史’,要知道呀,大哥司马朗在丞相府中,还是一个小小的主簿呢!

    因为升迁快、赏赐重,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,司马朗就会带上儿子,前往无愁侯府致谢,并送上大批礼物,言语交谈之中,还想把另外几个儿子,全都送到军中锻炼,请大司马多多关照,对此,萧逸大度的表示,只要是司马家的子弟,尽可送来玄甲军中,自己一定会‘格外关照!’

    另一方面吗,大司马萧逸对他太信任、也太过关爱了,交待下来无数任务,却不让他独自领兵,也不准参与军机事务,总是担任大营留守,玄甲军上下人等,全都有军功在身,‘火头兵’也能上阵杀敌,博取富贵,唯独是一个司马懿,以文职之事立功,手上从没有沾过人血!

    少年热血,金戈铁马,谁不想征战沙场,成为一位绝世名将呢,司马懿也无数次申请过,想要下去领兵征战,那怕做一名低级校尉,总比天天握着笔杆子,待在帐篷里面的好呀!

    面对请战的热血青年,萧逸就像一个仁慈的兄长,总是好言安抚:“两军对垒之时,箭矢如雨,刀枪如林,将士死伤不计其数,仲达身怀大才,未来国之重器,岂敢轻易损伤呢,还是留在大营安全一些!”

    时间长久了,司马懿也产生了怀疑,自己只能担任文职,无法成为武将,更别提统领千军万马了,一腔建功立业的热血,也慢慢的冷却下来了,只是偶尔在睡梦之中,才会有金戈铁马、百万雄兵……可惜的是,这种美梦也越来越少了!

    “大司马文韬武略,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,得到了您的赏识,进入玄甲军中任职,究竟是我的大幸呢,还是我的大不幸呢?”

    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活动了几下筋骨之后,司马懿慢慢的走出了帐篷,仰望着无限星空,一双鹰隼般的眼睛里满是疑问,自己的人生何去何从呢?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苍穹浩荡,无边无际,皓月当空,璀璨夺目,距离最近的星星吗,注定了黯淡无光……除非时来运转,自己化身金乌,光芒万丈,才能争一个雌雄胜负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斗转星移,黑夜消退,转瞬之间,东方日出,光芒万丈,大地又一次明亮起来了,可是玄甲军大营里面,依旧是静悄悄的,只有人影走动,不闻鼓号之声,大司马萧逸传下军令:‘天大、地大、睡觉最大,谁也不许惊扰了财神爷,犹如肥猪挨宰之前,必须吃饱喝足一个道理!“

    一直到日上三竿了,豪强们才陆续苏醒过来,一个个头疼欲裂,脚步虚浮,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了,回想起昨天的‘庆功宴’,不禁一阵阵的后怕,不喝酒,就杀人,如此豪饮,古今未见,万幸他们都活下来了呢!

    看到一众豪强们醒过来了,士兵们送上了铜盆、热水、毛巾,让他们好好的洗漱一下,此外,醉酒之后,腹中空空,火头军熬了一些粟米粥,好让众人滋润肠胃,恢复一下体力,照顾的无微不至呀!

    “如此豪饮,闻所未闻,真庆幸老夫还活着呢?”

    “利刃临头,谁敢不喝,这位大司马的做事风格,也真是古今罕见呀!”

    “什么也别说了,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,若是再喝上一顿,老夫就要入土为安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洗了脸,喝了粥,众人也有了一些精神,就准备告辞离去了,生怕大司马再宴请一次,那就真要他们的老命了!

    “哈哈!--昨天之宴,宾主尽欢,诸位皆是赤诚君子,大司马很是高兴呢,特意派下官前来看望,而后派遣一队士兵,恭送各位返回家中!”

    一阵爽朗的笑声中,司马懿出现在大帐内,面带笑容,抱拳行礼,态度很是和善呢,虽是一夜未眠,他的精神却很饱满!

    “有劳大司马关心,我等心中感激不尽,如此盛情宴会,真是终生难忘!”

    家主们连忙抱拳回礼,做出感激涕零之状,心中却在大骂,白刃临头,谁敢不喝呀,有人暗暗决定,回去就传位给子嗣,自己退居二线养老,这种酒宴一辈子也不参加了!

    “对了,昨夜一番畅饮之后,诸位家主豪情万丈,一致决定捐献钱粮,帮助朝廷讨平叛逆,盛情难却之下,大司马也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,还请各位依照捐献的数字,速速送来钱粮、车辆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司马懿从怀中取出一些文书,正是家主们写的字据,愿意捐献钱粮若干……白纸黑字,清清楚楚,上面还有红色手印呢!

    “什么?……老夫竟然捐献钱粮了,足足三千担呢?”

    “天呀?……老夫是头晕眼花了,还是身在梦中呢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看着厚厚的一摞文书,还有手上沾染的印泥,一众家主们目瞪口呆,说实话,昨天喝的烂醉如泥,后面发生了什么事,谁也说不清楚的,可是喝的再多,他们也不会捐献钱粮呀?

    问题是,白纸黑字,清清楚楚,上面还有他们的手印,谁敢说文书是假的呢?最重要的是,昨天喝的烂醉如泥了,一个清醒的人也没有,这事如何说的清楚么?

    “军国大事,岂能儿戏,诸位皆是大汉子民,莫非要欺骗朝廷吗……大司马若是知道了,一定会很生气的,后果也会很严重!”

    司马懿面色阴沉,向后面猛地一挥手,顿时冲进来一队铁甲兵,手持刀剑,杀气腾腾,紧盯着一众家主的脖子……

    “我等岂敢言而无信呢,请大司马放心吧,五日之内,钱粮一定送到大营中,不敢耽误了军国大事!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无路可退,明知道让人家坑了一把,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了,家主们垂头丧气的,只能自我安慰一下了,捐献出一些钱粮,总比掉脑袋强吧!

    一顿庆功宴,喝没了十万担粮食,以及大量的金银珠宝,‘鬼面萧郎’的美酒,真不是一般的贵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生死之前,万物皆空,没有人是不惜命的,在刀剑的威胁下,徐州豪强们爆发出了巨大能量,短短的几天时间,就捐献出了:赤金五万两、白银三十万两,粮食十万担,以及大量的牛马、车辆、家丁……足够支援一场大的战事了!

    钱粮足备,后方无忧,将士修养,锐气旺盛,下一步吗,就该有所行动了,萧逸当即下令:‘让大牛、高顺、于禁带领本部人马,押送着十万担粮食,火速驰援官渡防线,对抗袁绍的河北大军!’

    至于萧逸本人,还有三万玄甲铁骑精锐,依旧留守下邳城,来了个按兵不动,对外面宣称是:‘大司马伤势严重,肋部金疮崩裂,一时无法统兵出征了’,实际情况吗……‘鬼面萧郎’又要坑人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