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68章 孙氏幼子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花开两朵,各表一支,就在孙策身亡,孙权上位,日月交替,江东六郡易主的时候,萧逸统领的十万大军,北上进入到徐州境内了,就驻扎在重镇下邳城,一则养精蓄锐,整顿人马;二则,搜集粮草,补充军需!

    俗话说:‘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’,淮南之战,江东大军惨败,人马折损过半,灰溜溜的撤回老家去了,同样的,作为获胜的一方,曹军也付出了惨重代价,将士死伤了数万之众,消耗了大量的军械、粮草、战马……,说是‘五痨七伤’也不过分了!

    再精锐的军队,一番大战之后,也要好好的修整一下,才能投入新的战场上,因此上,萧逸暂且屯兵下邳,每日督促各部将校们,救治伤员,补充器械,也好早一些恢复战斗力,北上救援官渡战场!

    至于粮草问题吗,更是曹营集团的头等大事,战争进行大半年了,曹营投入了数十万兵马,青壮民夫超过了百万之众,至于消耗的粮草,更是不计其数了,司州、豫州、兖州的府库存储,已经消耗一空了,为了给大军筹措粮草,荀彧、荀攸一群内政官员,日夜操劳不休,几乎愁白了头发呀!

    徐州之地,人口众多,商业发达,又有渔盐之利,号称‘富甲东南’,萧逸屯兵下邳城,就是想弄到一批粮草,也好支援官渡战场,否则的话,十万大军开拔过去,后勤补给更加困难,不出一个月时间,曹军就该全线奔溃了!

    问题是,这个粮草不好筹措呀,自从开战以来,徐州出钱粮、出民夫,同时支援南、北两大战场,物资消耗的极为惊人,用刺史-陈群的话说:“府库空虚,钱粮皆无,再要强行征调的话,黎民百姓就要人吃人了!”

    对于陈群的话吗,萧逸相信一半,这位刺史大人日夜操劳,已经尽到自己的职责了,徐州的府库确实空虚了,民力也消耗殆尽了,不过吗,粮草还是有不少的,只是不在官库里面,而是藏于私库之中!

    徐州底蕴深厚,士族汇聚,这些门阀大户们,占据了大量的土地、人口,又插手商业运转,聚敛了无数钱财,他们的私人库房里,金银堆积如山,粮草不计其数,如果能抽调一部分出来,足以支援官渡战场,维持几十万大军的消耗了!

    当然了,想从门阀大户身上拔毛,绝不是一件容易事情,陈群身为徐州刺史,也动过这方面的心思,结果处处碰壁,口水喷了无数,却没一家门阀愿意捐粮的,这个不是他能力不足,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呀!

    孟子曾经说过:“为政不难,不得罪于巨室’,陈群身为徐州刺史,要想地方平安无事,政令上下顺达,自然不愿得罪门阀巨室了,只能好言相劝,不敢武力威逼,结果收效甚微了,再说了,他们陈氏一族,就是有名的门阀世家,又如何背叛自己的阵营呢?

    “传本大司马军令:徐州的门阀巨室、豪强大户,五日之内,一律前来下邳城,参加南征的庆功宴,有敢推辞者,以军法从事!”

    都说门阀猛如虎,轻易碰不得,萧逸不信这个邪,还要摸摸老虎屁股,再狠狠的拔一些毛下来呢,看看是他们的脖子硬,还是自己的刀子快?

    当然了,萧逸敢于挑战门阀巨室,也不是一味蛮干,自然有所凭借了,首先:他担任过徐州牧的职务,执掌政权一年有余,既有大量人脉,又有深厚影响,对于门阀巨室很是了解,可以做到‘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!’

    其次,他现在是当朝大司马,脱离地方官的行列了,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,也就不用顾忌太多了,如今十万雄兵在手,软硬兼施之下,士族门阀谁敢不听话呢,‘鬼面萧郎’的手段如何,他们可是一清二楚的!

    最后吗,萧逸也不怕士族们报复,他位高权重,手握重兵,当今天下吗,能够予以制约的,也就是自家岳父大人了,不过吗,曹操一向提拔寒门子弟,打压士族门阀,为了筹措军粮的事情,怎会处罚自家女婿呢?

    凭着以上三点,萧逸这设下‘鸿门宴’,邀请士族门阀前来,只要他们来到下邳城,也就掉入陷阱中了,如果谁敢不来吗,那就更容易了,违抗军令,满门抄斩,鸡犬不留,财产充公!

    一时之间,徐州各地沸沸扬扬,那些门阀家主们,明知道没有好果子吃,还是带上丰厚的礼物,坐着华丽的车马,向下邳城汇聚过来了,当然了,他们私下串联过了,最后谁胜谁负,还要看手段高低呢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深夜!-下邳城外-玄甲军大营-中军帐内!

    萧逸披着一件百花战袍,斜卧在狼皮软榻上,肋部伤口包扎整齐,散发出浓浓的药味,整个人却是精神抖擞,正在品尝一壶好茶,自从负伤以后,他就没沾过美酒了,只能以茶代酒,自我安慰一下,不是不想偷喝几口,实在有一个厉害监督者--稻香!

    小姑娘今年十三岁了,豆蔻年华,天真可爱,绝对是一位小美人胚子,按照汉代规矩:‘女子十四及夲,可以生儿育女’,因此上,稻香也算一位大姑娘了,可以谈婚论嫁,自由选择夫婿了!

    稻香身为华佗之徒,拥有一身精湛的医术,加上无愁侯府的关系,自然不乏追求者了,不过吗,小姑娘整天围着大帐转悠,看向萧逸的目光中,甜的几乎滴出****来了,暗藏的一点小心思,是人就看的出来呢!

    这也不奇怪,萧逸手握重兵,战功显赫,号称‘大汉第一名将’,人样子也算说的过去了,自然容易吸引女人的目光了,不知多少公卿之女、望族名媛,都在偷偷的爱慕他呢,‘娶妻当娶曹家女,嫁人就嫁鬼面郎’,这可不是一句空话!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情,萧逸到不介意什么,正所谓入乡随俗吗,大汉满朝文武官员,那个不是妻妾成群呀,自己多纳一位夫人,也是合情合理的,不过吗,此事不可操之过急,还是让稻香长大一些,再正式迎娶不迟呀!

    稻香除了照顾起居,更换伤药之外,还帮忙处理一些政务,比如整理各处的密报,再逐一的给萧逸听……

    二月二十五日,江东人马暂停镇江城,举行了大规模阅兵,二公子-孙权代替兄长,手持青冥宝剑,巡视了各部人马,并且赐予了酒肉、布帛,全军士气大振!

    三月八日,江东人马到达了吴郡,诸将各回驻地,操练人马,周瑜前往鄱阳湖,扎下一座水军大寨,招募兵勇,打造战船,准备重建一支江东水军!

    三月十二日,大乔夫人一路劳顿,不小心伤了胎气,早产下一个男婴,是为孙氏长子,取名:孙绍,却没有大肆庆祝,只是内宅设宴而已,小霸王也没有出席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孙权代兄阅兵,镇江停靠三日,大乔早产一子,却没有大肆庆祝……如此看来,小霸王-孙策,恐怕是将星陨落了!”

    听完了密报之后,萧逸一跃而起,遥望东南方向,一脸的哀叹之色,综合各种情报,确定孙策去世了,从此自己少了一位劲敌,人生也就无趣了许多呀!

    至于孙权吗,性格坚韧,任才尚计,却是一名合格的统帅,不过吗,此人内心阴暗,薄情寡义,称不上盖世英雄,最多成为一个‘勾践’,只能做为敌人,难以引为知己,至于开疆拓土的本领,比孙策相差的太远了!

    “传令各部人马,军旗降下一半,斜指东南方向,不得有误……另外吗,再派人前往江东,送上良驹一匹、弓箭一副,恭喜伯符,喜得贵子,我还会上奏朝廷,册封孙绍为光禄大夫、俸禄两千石!”

    江东一方密不发丧,隐瞒了孙策的死讯,萧逸也不想拆穿他们,只是用自己的方式,隐晦的表达了哀悼之情,至于送上礼物,册封官职吗,一方面是安抚孤儿寡母,不管怎么说,孙策也是败亡自己手中;另一方面吗,则是埋下一颗钉子,挑起江东集团的内部纷争!

    江东集团的厉害之处,不在于兵强马壮,也不是钱粮充足,而是他们上下一心,众志成城,正是靠着这种凝聚力,江东才能抗拒强敌,最终称雄一方的!

    不过吗,只要有人的地方,就会有利益纷争的,江东集团也不是铁板一块,而他们最大的弱点吗,就在军方将领上,出身根源不同,代表的利益也不同……

    江东将领分成两个派系,一是元老派,程普、黄盖、韩当、朱治、吕范……他们是孙坚旧部,托孤老臣,或者说,他们是效忠孙氏一族,至于谁做家主不重要,只要此人姓孙就可以了!

    另外一派则是周瑜、甘宁、蒋钦、徐盛、周泰……他们是孙策招募来的,待如手足一般,因此上,他们只效忠孙策一个人,并不是效忠孙氏家族,如今孙策身亡,他们的忠诚心,自然转移到孙绍身上了!

    以前孙策活着的时候,两派将领团结一致,奋勇作战,开创出了偌大一片基业,可是现在吗,兄终弟及,孙权上位,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,程普、黄盖、韩当……一众老将,自然会拥戴二公子孙权,继续效忠孙氏家族了,可是周瑜、甘宁、蒋钦等人,恐怕就有别的心思了吧?

    萧逸上奏朝廷,册封官爵,就是要捧起孙绍,让天下人都明白,他才是孙氏嫡子,也是江东集团的少主人,数年过后,孙策死讯公布出来,孙权上位之后,就要面临一个难题了,谁做自己的继承人--儿子?侄子?

    如果孙权大公无私,册立侄子为继承者,那就一切好说了,不过吗,如果孙权私心作祟,让自己的儿子做继承者,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,江东诸将也会一分为二,开始激烈的内斗,如此一来,孙氏灭亡的时间,也就指日可待了!

    不是萧逸手段阴险,也不是利用孤儿寡母,诸侯们争霸天下,本就是军事、政治、外交……各方面的比拼,江东集团内部不出问题,别人如何挑拨离间呢,总之一句话,孙氏一家哭泣,好过江东百姓哭泣,大不了平定天下之后,给孤儿寡母一个富贵平安吧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