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67章 父死子继,兄终弟及(下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镇江城乃是江东门户,也是长江中下游的重镇,江东船队行驶到了此处,突然接到了一道军令:“全军弃船靠岸,补充粮草,医治伤兵,好好休整之后,再行返回吴郡!”

    大军突然中途停下,并非没有目的,此番北伐失败,江东人马死伤过半,军械、粮草损失不计其数,军中士气一落千丈,如果让将士们灰头土脸的回去,估计下一次,他们也就没有勇气,出征沙场,奋勇杀敌了!

    因此上,水军大都督-周瑜进谏,全军在镇江城修整几日,同时调拨来粮草、衣物,让数万江东健儿吃饱喝足,也好精神抖擞的返回家乡,与此同时,再派人四出宣传,就说:‘此番北伐,大获全胜,杀敌无数,凯旋而归!’

    战争胜负,真假难辨,历代的统治者们,为了自己的面子,谁也不会承认打败仗的,不信翻开历史看一看,那怕输的再惨的战事,经过官员们的粉饰之后,也会成为一场大胜仗的,反正瞎话说的多了,世人也就相信了……彭城之战、白登之围,就是最好的例子了!

    另外吗,江东将领们商议之后,决定举行一场阅兵式,一则:振奋军心,鼓舞士气,让天下诸侯看一看,江东健儿依旧威风不倒;二则:也是趁着阅兵机会,让全军将士认识一下,孙氏二公子的风采,为孙权执掌大权,铺开一条坦途吧!

    一声令下如山倒,那个胆大敢不听,数万人马停船登岸,扎下了一座水陆大寨,与此同时,地方上送来了大批物资,将士们吃饱喝足、更换衣衫,一番修整之后,往日的虎狼之师,总算恢复了几分元气!

    “呜!--呜!呜!”

    “万胜!-万胜!-万胜!”

    三天之后,阅兵式开始了,数万将士倾巢出动,就在镇江城外,排列出一个四方大阵,放眼望去,人马如潮,刀枪如林,五色旌旗,迎风飘扬,在中军鼓号指挥之下,各部人马进退自如,不愧是天下精锐之师!

    “江东健儿,虎狼之师--征战沙场,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二公子孙权身披精钢铠,手持青冥宝剑,坐下一匹白龙驹,在江数十名将校的簇拥下,跃马阵前,检阅三军,马蹄所到之处,欢呼万胜,声振九霄,算是进行了一次完美亮相!

    对于这位二公子的表现,一众将校还是很满意的,纷纷私下认为,孙权勇武之风,虽然不及兄长,可是进退之间,气势稳如泰山,也算是一代英主了,日后为龙为蛇,恐怕难以预料呢!

    可是感叹之余,不少将校遥望江面,三层楼船之上,旧主孙策的伤势如何了,名震天下的小霸王,就要将星陨落了吗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战鼓如雷,沙场点兵,催人热血,豪情万丈……可惜呀,我再也不能统领大军,征战沙场了!”

    楼船顶层之上,孙策缓缓的苏醒过来了,感觉****的伤痛减轻了许多,竟然慢慢的坐了起来,亲手打开了一扇窗户,遥望着远处军阵,目光亮如皓月一般!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夫君今日精神抖擞,想来是伤势大好了,咱们可以回家去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看到孙策坐起来了,大乔一阵惊喜,紧接着,泪水就流淌下来了,她已经明白过来,夫君不是身体好转了,而是油尽灯枯之际,最后的回光返照罢了!

    “咱们结发夫妻,本想白头偕老,百年好合,奈何天意弄人,中途离去……真想看着孩儿降生,长大成人呀!”

    孙策轻轻的擦拭妻子的泪水,又抚摸她隆起的腹部,感受着小胎儿的活动,不舍的目光之中,满是浓浓的父爱!

    “夫妻一体,生死与共,夫君若有不测,为妻愿意相随地下,只是怀有夫君的骨血,故而不敢轻易言死……心中所虑着,若是生下一位麟儿,孤儿寡母如何求生呢?”

    大乔的父亲乔玄,乃是大汉名臣,历任大司徒、大司空、太尉等职务,宦海沉浮,阅历丰富,耳濡目染之下,乔氏姐妹也有一定的政治眼光,只是简单的一句话,就说中了要害!

    大乔夫人怀有身孕,再过一个多月时间,这个孩子就要出生了,如果是一个小女娃,那就一切好说了,大乔自会好生养育,教导以琴棋书画,把她培养成一个倾城佳丽!

    孙策之女,孙权之侄,凭着这样的身份,此女会是一颗‘江东明珠’,若干年之后,选择一位少年豪杰为婿,从此生儿育女、相夫教子,在孙氏宗族的护佑下,无忧无虑的过上一辈子!

    相反的,如果大乔生出一个男孩儿,事情可就麻烦多了,江东六郡的基业,是孙策一手开创出来的,按照礼法,‘子继父业-天经地义’,身为孙策之子,孙氏家族嫡孙,这个孩子天生拥有继承权的,也就陷入了政治漩涡之中!

    现在接替上位的,乃是二公子孙权,用不了几年时间,他也会迎娶娇妻,生育子嗣,而后用心培育成才,接下来呢,问题也就出现了,身为江东霸主,必须确立一位继承人的,孙权执掌的权位,是传给自己的儿子,还是传给大哥的儿子?

    父死子继,兄终弟及,江东霸主的位子,应该传儿子,或是还侄儿,恐怕谁也说不清楚了,双方子嗣都有继承权,一场争斗也就在所难免了,就像历史上的鲁国,因为王位传承混乱,造成了五世之乱,兄弟相争,叔侄残杀,社稷动荡不安,国力一落千丈,前车之鉴,不可不防呀!

    更加郁闷的是,这种争斗无法避免,试想呀,孙权执掌江东之后,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,势必提拔一些心腹文武,安插在关键位置上,逐渐的代替大哥的旧部,这叫做‘一朝天子一朝臣’,权力更迭,势必如此,历史上从来没有例外!

    可是被代替下来的旧部们,他们会甘心交出权利吗,人非圣贤,谁没私心,荣华富贵,岂能让人,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利,这些人肯定会想办法的!

    因为君臣大义,正面对抗肯定不行,最好的办法就是:推出孙策的儿子,争夺继承人的位子,从而恢复他们的政治天堂,如此一来,江东集团就会一分为二,彼此内斗不休,甚至刀兵相见了!

    二虎相争,必有一伤,无论谁胜谁负,都是孙氏血脉的悲哀,江东六郡这片基业,恐怕也就守不住了,就像一个根系上面,长出了两支树杈,彼此争夺养分,结果谁也长不好了,唯一的办法:就是砍掉其中一支,确保另外一支,这么简单的道理,孙策明白,孙权也明白!

    人生在世,近不过夫妻,亲莫如父子,无论是亲情血脉,还是政治考虑,别人家听话乖巧的孩子,也比不上自己的‘败家子’,皆时孙权执掌江东大权,就像一位手持利刃的园丁,选择砍掉那个树枝,也就不难判断了吧?

    “兄弟、父子、叔侄……权利之争,泯灭人性,孙氏一脉子孙,莫非也要骨肉相残吗?”

    想到恐怖的后果,孙策不禁冷汗淋漓,如果没有一个‘保护者’,自己还未出世的儿子,恐怕就无法长大成人了,就算孙权不动手,他身边的心腹们也会‘提前除害!’

    问题是,谁来做这个‘守护者’呢,此人必须智慧过人,又身居上位,手握重兵,拥有足够的势力,能够跟孙权分庭抗礼,唯有如此,才能保护大乔与孩子,最重要的是,此人必须忠心耿耿,值得托付才行呀!

    “周郎与我情同手足,相交甚深,武略、才智冠绝江东上下,乃是忠诚可信之人,自会护佑你们母子平安!”

    略加思索之后,孙策决定托孤给周瑜,江东一众文武官员们,他最信任的就是周瑜了,这种朋友之情,甚至超过了亲兄弟!

    “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敢问夫君大人,在周公瑾之后,我们母子性命,又该托付何人呢?”

    听了夫君的安排,大乔夫人愁眉略展,可是心中忧虑没有放下,她听说过一段秘闻,孙策、周瑜年幼之时,有异人为他们批判命格,结论是:‘才气秀达,乱世豪杰,天妒英才,寿禄不终’……如今呢,孙策即将英年早逝了,周瑜恐怕也不是长寿之人呀!

    周瑜一旦中途夭折,江东集团之中,也就没人能抗拒孙权了,到了那个时候吗,权利之争一起,孙策的遗腹子,恐怕就要幼年夭折了!

    “是呀!……公瑾锋芒毕露,恐怕也不是长久之人,若是真有那么一天,你们母子就离开江东,前去投奔萧逸吧,自会平安无事一生的!”

    做为一位父亲,必须保护自己的孩子,闭目沉思良久,反复考虑之后,孙策轻轻的说出了第二个‘守护者’--鬼面萧郎!

    “夫君伤势过重,已经糊涂了吗,萧逸乃是江东大敌,彼此不共戴天,从古至今,岂有托孤于敌者?”

    大乔目瞪口呆,一副樱桃小口,都能塞进三个鸡蛋了,自家夫君一身的伤势,就是萧逸亲手所赐,她们母子前去投靠,那不是羊入虎口吗?

    “萧逸与我征战沙场,一切只为江山社稷,彼此并无私怨,再说了,萧郎-傲上而不辱下,恃强而不凌弱,绝不会欺凌孤儿寡母,日后告诉吾儿:千万不要想着报仇,视萧郎如视生父,诚心侍奉,可保平安!”

    喘息着说完最后一个字,孙策气力耗尽,心脉断裂,一头栽倒在了软榻上,望着天边的落日,缓缓的闭上了眼睛……一代霸主,终于落幕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建安四年-春,二月二十五日,江东大军停靠镇江城,人马修整数日之后,举行了盛大阅兵仪式,二公子孙权手持宝剑,跃马阵前,巡视三军将士,尽展一代枭雄本色!

    当天黄昏,日落时分,小霸王-孙策,因为伤势过重,逝世在楼船之上,年仅二十五岁,据说弥留之际,口中低语:“天下争霸……鬼面萧郎……谁才是英雄?”

    二月二十八日,江东大军继续启程,为了安抚人心,暂且密不发丧,回到吴郡之后,以三层银棺入殓孙策,为了防止肉身腐烂,偷偷的沉入寒泉之中,准备三年之后,再行入土为安……至此,皓月陨落,旭日东升,江东政权交替完毕,正式进入了孙权时代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