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66章 父死子继,兄终弟及(中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大哥!大哥!……小弟前来探望了,你一定要好起来呀,孙氏一族不能没有大哥,江东六郡不能没有大哥!”

    一阵紧促的脚步声中,二公子孙权跑进了船舱,而后跪地膝行过来,紧紧的抱着孙策的手臂,痛哭流涕,呜咽不止,与此同时,大乔夫人也跟了进来,跪在软榻的另一边,俏脸黯然,默默垂泪!

    “二弟!……夫人!……咳!咳!”

    重伤卧床多日,油尽灯枯之际,突然看到亲人们到来了,孙策心情激动之下,连着喷出两口淤血,竟然一下子昏迷过去了!

    “大哥保重身体,万万不敢有事--呜呜!”

    “夫君珍重身体,快点康复过来--呜呜!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别哭了,快传郎中前来救治,再取一份‘枯木逢春汤’过来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看到孙策昏迷不醒,众人顿时慌乱起来了,涕泪横流,嚎哭不止……,关键时刻,还是周瑜沉着稳定,制止了大家的哭声,以免动摇军心,同时让人取来汤药,立刻展开了救治!

    “嗖!--咕嘟!咕嘟!”

    听到周瑜的传唤,立刻冲进几名郎中,还捧着一碗熬好的药汁,漆黑如墨,热气四溢,他们把孙策扶坐起来,小心的灌送下去,还不停的按摩穴位,让药力快点化解开来,自从孙策负伤以来,郎中们日夜守候,一刻不敢离开呀!

    提起这碗‘枯木逢春汤’,还颇有一番来历呢,孙策身负重伤,心脉尽断,呕血不止,郎中们束手无策,眼看就要一命呜呼了,那知道,寿春城派来了一位使者,送上一份救治药方,来人郑重交待:“大司马关心侄儿,特意送来一副良方,希望伯符身体康复,日后也好再决沙场!”

    孙策身负重伤,皆是拜萧逸所赐,还敢派人来送药,真是岂有此理,江东众将勃然大怒,纷纷拔出了刀剑,准备把使者碎尸万段,也好出胸中一口恶气,幸好鲁肃性格稳重,拼力拦阻了众人,而后小心的禀告了孙策、周瑜!

    听闻萧逸派人送药,周瑜心中犹豫,一时难以决断,反倒是垂死的孙策,挣扎着坐了起来,让人厚待来使,赐予金银珠宝,而后煎熬了一份汤药,毫不犹豫,一饮而尽,随后说了一句话:“普天之下,只有嗜血杀神,绝无下毒萧郎!”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种汤药却是神奇,具有‘枯木逢春’之效,孙策服用之后,伤势缓和了许多,好几次奄奄一息了,全靠着这种汤药,又把他从‘鬼门关’拽回来了,否则的话,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!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了,良药虽好,只能治病,难以救命,孙策负伤太重了,胸骨碎裂,心脉尽断,身体丧失生机了,这种汤药只能暂缓一时,终究无法起死回生!

    枯木逢春,名不虚传,服下汤药之后,孙策面色转红,头冒热汗,片刻之后,竟然缓缓的苏醒过来了,一双原本昏暗的眼睛,也凝聚出了一些神采!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心脉尽断,油尽灯枯,吾不能复生矣,速速传众将前来,本将军有大事宣告!”

    感觉着空空的身体,孙策苦笑了几声,自己恐怕大限将至了,因此上,立刻传唤各部将领,准备宣布下遗命,扶二弟孙权上位!

    “还望讨逆将军-保重身体,好生修养,江东十几万健儿,等着重整旗鼓,报仇雪恨呢!”

    一众将校都在外边守候着呢,此时听到了传唤,相继走了进来,共计有:程普、甘宁、徐盛、凌统、丁奉、陈武……皆是江东豪杰之士!

    “诸位皆是豪杰之士,也是孙氏股肱之臣,本想与君等同心协力,共创大业,奈何天不佑我,北伐失败,身负重伤,恐怕再无雄起之日了!

    二弟仲谋,性格稳重,文武双全,可以代我之位,统帅兵马,治理内政,还望诸君用心辅佐,以保江东平安无事,诺如此,吾在九泉之下,也可瞑目了!

    吾死之后,为了江东政局稳固,三年之内不可发丧,以免诸侯们趁虚而入,另外吗,太史慈将军忠心护主,陨落沙场之上,一定厚待他的儿子们,以后把他的棺椁,葬在我的坟茔之侧,阴曹地府之中,也好有个伙伴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孙策挣扎着坐了起来,取出了一柄青冥宝剑,以及两个金漆印盒,郑重的递给了孙权,一枚是讨逆将军大印,一枚是扬州牧大印,宝剑、大印代表着军政大权,也是号令江东六郡的凭证!

    此外,在虎皮软榻下面,还有一摞厚厚的信笺,足有三四百份之多,不过吗,内容全是空白的,这也是他留给继承者的一份保障!

    孙权的年纪太轻了,个人威望不足,压制不住文武大员们,一旦孙策的死讯传出去,人心不稳,政局动荡,内部山越反叛,外面诸侯来攻,内忧外患之下,江东集团必然土崩瓦解,孙氏一门也难以保全了!

    因此上,趁着清醒的时候,孙策签了三四百份信笺,上面的内容空白着,下面的名字、大印、密押一应俱全,如此一来,孙权上位之后,可以用大哥的名义,继续发布政令、军令,统治江东六郡之地,让诸侯们不敢轻举妄动,真可谓用心良苦呀!

    “大哥!……呜呜……江东大局,重如山岳,小弟何德何能,如何承担的起呀?”

    接过了宝剑、大印、信笺,孙权再次痛哭起来,犹如杜鹃啼血,不胜凄凉,此时此刻,他的心情上下起伏,简直复杂到了极点……

    一方面,大哥勇武刚烈,能征善战,傲视天下群雄,就像天空上一轮皓月,光芒四射之下,群星暗淡无光,孙权身为二公子,一直生活在大哥的阴影中,纵然有万丈雄心,也没有施展的机会……现在好了,月落日升,新旧交替,轮到自己大展伸手了!

    另一方面,大哥即是江东霸主,也是家族的保护者,犹如一颗参天大树,保护母亲、弟妹们的安全,如今呢,大树即将倒下了,八方风云,谁来遮挡,万斤重担,如何挑起……想到未来的重重困难,孙权心中一片茫然呀!

    自己的身后之事,孙策心中一清二楚,孙权年纪轻轻,威望不足,执掌江东军政大权,文臣武将甘愿听命吗,一旦出现尾大不掉之势,那可就麻烦了呀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孙策望向了周瑜,目光中满是恳求之色,事到如今,必须有一个人做出表率,才能压服住骄兵悍将,让孙权坐稳大位!

    “水军大都督-周公谨,参拜主公,从此鞍前马后,甘愿驱驰!”

    在义兄恳求的目光下,周瑜双膝跪倒在地,行起了君臣大礼,表示愿意辅佐新主,执掌江东六郡,这个举动,可谓石破惊天了,要知道,孙策、周瑜情同手足,一向平起平坐的,此时以人臣自居,无形中抬高了孙权!

    或者说,周瑜此时跪拜的,不是新主孙权,而是他与孙策二十年的友谊,是一种叫做‘好兄弟,请放心’的承诺,无论未来有多少风雨,我都会替你承担起来!

    “我等参拜主公!-忠心效力,誓死不渝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周瑜乃是武将之首,位高权重,手握重兵,他尚且行大礼参拜呢,其余将校那敢怠慢呢,不管是否心甘情愿,纷纷上前跪拜行礼,以示效忠新主,永不背叛!

    “诸位将军快快请起,从此以后,咱们上下一心,共保富贵,仲谋若有过失之处,诸位可以直言相谏,如此江东基业,稳如泰山!”

    孙权不敢托大,正式的接受拜礼之后,连忙搀扶起一众将领,挨个的好言安抚着,以他的城府之深,这种事情不费吹灰之力!

    按照规矩,政权交接之时,新旧主公之间,必有一些机密之言,外人不得私下探听,因此行礼之后,周瑜带领众人退了出去,偌大的船舱里面,只留下了孙氏兄弟、以及大乔夫人!

    “天下大乱,诸侯争霸,花落谁家,尚未可知,以吴越之众,三江之固,二弟励精图治,日后大有可为,若有疑难之时,内事不决,可问张昭,外事不决,可问周瑜,此二人皆为王佐之才,二弟虚心请教,可保江东无恙!

    不过吗,贤弟善于内政,短在武略,有件事一定要牢记心中,并且告诉后继之人,中原势大,不可轻视,萧郎骁勇,无人可敌,此人一日不死,尔等一日不可北伐……切记!切记!”

    孙策颇有识人之明,也明白天下大势,以二弟孙权的才略,恐怕只有守成之能,并无开拓之力,不过吗,只要江东上下一心,众志成城之下,割据一方还是没问题的!

    “大哥请放心吧,小弟主政以后,一定安抚百姓,励精图治,守护江东平安,中原一日不乱,萧郎一日不死,江东子弟决不北上争霸!”

    听了大哥的遗言,孙权连忙点头答应,不过吗,内心中却很不服气,男子汉,大丈夫,谁不想建功立业,扫荡天下群雄呢,大哥做不到的事情,自己未必做不到,至于‘鬼面萧郎’吗,咱们来日一决雌雄!

    “言尽于此,二弟好自为之吧,军心尚且未安,你立刻手持宝剑,前往巡视一番,以安众人之心!”

    交接了军政大权,诸将也下跪行礼了,孙策终于长出一口气,无力的瘫软在虎皮榻上,而后轻轻的挥手,示意孙权退出去……国事已经安排妥当,家中之事又该如何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