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64章 玉兔西坠,金乌东升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孙策重伤,周瑜丧胆,江东人马士气低落,我军正好乘胜追击,大司马岂能轻易议和呢?”

    “将士们浴血厮杀,万死千生,好不容易的挫败强敌,把他们赶过长江,再行议和不迟呀!”

    “末将愿为先锋官,带领本部人马,一举攻克庐江郡,若是不胜,提头来见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听到双方议和的消息,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,张辽、高顺、于禁、宋宪、魏续……一众统兵将领,纷纷前来请战,合肥之战,大获全胜,全军士气高昂,准备再建功勋,此时收兵,岂能甘心?

    再说了,先前坚城难克,粮草不足,萧逸尚且咬紧牙关,带领将士们浴血奋战呢,此时形势逆转,我军占据了绝对上风,江东人马不堪一击了,反而按兵不动,放弃了庐江郡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?

    “呵呵!-诸位将军奋勇作战,一心杀敌立功,却是值得嘉奖呀,不过吗,天下大势,纵横捭阖,进退之间,奇妙至极,还要三思而后行呢!”

    对于热血沸腾的将军们,萧逸好言安抚一番,而后让他们坐下来,又取出一副军事地图,亲自讲述议和的原因,大军进攻庐江郡,其中有着三弊:

    首先,江东军尚有数万人马,在周瑜的指挥下,固守庐江城池,这些人都是哀兵,战斗力不可小觑,此时此刻,萧逸大举进攻的话,短期内难以取胜,还会耽搁了北上救援,一旦官渡战场有变,发生不利的情况,众人悔之晚矣!

    其次,庐江郡是周瑜家乡,盘根错节,影响极大,我军强行攻克之后,必须留人驻守,兵力少了呢,镇压不住局势,恐怕周氏乡党作乱,庐江郡会得而复失;兵力多了呢,消耗大量粮草不说,萧逸也就没有足够的力量,北上救援官渡战场了!

    最后,庐江郡一旦失守,江东人马尽数南渡,从此以后,大江阻隔,往来困难,孙氏或是自立为王,或是分庭抗礼,朝廷一点办法也没有,至于组建水军,征讨江东六郡,没有十年时间,恐怕难以成功!

    正是考虑到三大弊端,萧逸才按兵不动,同意双方议和的,要想争霸天下,不是地盘越大越好,也不能过于贪取战功,必须知进退、懂分寸,庐江郡就是一个例子,攻克下来,据为己有,会有三大弊端,相反的,盘马弯弓,引而不发,却有三大利益:

    首先,快速了结淮南战事,萧逸可以提兵北上,驰援官渡战场,只要打败了袁绍,也就占据了中原大地,那个时候吗,天下三分有其二,曹营集团的霸主地位,也就牢不可破了,再腾出功夫来,一个个收拾地方诸侯,不费吹灰之力!

    其次,留下了庐江郡,就等于打开一座窗户,曹军派遣密探,打听消息,或是收买官员,拉拢豪强,都会容易上很多,如此潜移默化之下,江东六郡也就守不住了,这叫做软实力吞并!

    最后,庐江郡是江东屏障,也是他们北上的‘踏脚石’,无论谁当家做主,都不会放弃此地,而且会驻扎重兵,如此一来,曹军大举南下的话,可以通过一场攻坚战,歼灭江东主力人马,而后渡江南下,岂不是事半功倍吗?

    “大司马胸怀日月,鬼神难测,目光长远,算无遗策,纵然韩信、白起复生,也不过如此了!”

    听完‘三弊、三利’之论,一众将领佩服的五体投地,就差烧香上贡,顶礼膜拜,难怪他们是冲锋陷阵之将,人家是运筹帷幄之帅,二者之间差着境界呢!

    思想做通了,事情就好办了,为了表示议和的诚意,萧逸当即下令:“大军退回寿春城,收拾好各种东西,准备返回中原地区,至于合肥城吗,只留下一点兵马驻守,让它成为双方的缓冲地带吧!”

    天下之事,本就是‘我敬一寸,人敬一尺’,听闻萧逸主动后撤了,江东将校们长出一口气,也开始拔营起寨,准备返回江东六郡了……

    建安四年-春,二月十二日,江东集团召开会议,决定让蒋钦、周泰二将,统领三万人马驻守庐江郡,其余各部人马,纷纷的乘坐大船、木筏,顺着皖水进入长江,而后逆流而上,返回江东六郡!

    建安四年-春,二月十五日,萧逸统领各部人马,连夜北上,救援官渡,至于淮南之地,交给了大将张辽驻守,并且留下三万精兵,同时颁布政令:“免去淮南三年赋税,让百姓们修养生息!”

    至此,历经数月之久,淮南大战终于结束了,此一役,双方投入二十多万兵马,将士死伤超过了半数,消耗的钱粮不计其数,哀鸿遍野,生灵涂炭……最终曹营集团获胜,守住了淮南之地,缴获了大量的物资,江东势力惨败,退到了长江以南,潜伏爪牙,图谋复仇!

    对于双方的统帅吗,天下人议论纷纷,萧逸临危受命,力挽狂澜,在形势不利的情况下,一举挫败了强敌,不亏是‘天下第一名将’,不过吗,人们更加关注的,还是‘小霸王’的伤势,孙策到底生死如何了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呦!呦!……呦!呦!”

    春风吹拂,水波兴起,游鱼成群,水鸟翱翔……浩浩荡荡的长江水面上,一队中型的乌篷走舸,全都升起了满帆,在东南风的帮助下,水手们喊着号子,猛划木桨,船队逆流而上,速度颇为惊人!

    ‘走舸’是战船的一种,多见于东南地区,船体比较细长,吃水线很浅,一旦划动起来,走势如飞,百舸争流,故而得名,不过吗,这种船只载重有限,最多运输二十几个人,往往系在大船后面备用,单独的船队很是少见的!

    船队有十余艘走舸,却一面认旗也没有,看不出他们的来历,船队也不靠岸休息,水手们分成了三班,轮番划桨,日夜兼程,不停的向前行驶,似乎有十万火急的事情!

    在第一艘走舸上面,坐着一位年轻人,头戴金冠,身穿锦袍,腰横一柄龙泉宝剑,此人容貌英伟,五官端正,尤其一双眼睛-‘碧绿如海,深不可测’,颇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,正是孙氏二公子--孙权!

    孙氏名门,渊源流长,乃是一代‘兵圣’孙武之后,家族世代从军,子弟皆好弓马,孙坚勇武过人,号称‘江东猛虎’,几个儿子也是如此,勇武刚烈,能征善战,就连最小的女娃-孙尚香,也是兵刃随身,不让须眉男儿!

    孙氏兄弟之中,孙权是个例外,性格沉稳,喜怒不形于色,弓马娴熟,喜爱读书,是个文武双全的少年人,再加上天生异象,深受家族中人青睐,曾经有高人言道:“孙家次子,形貌奇伟,骨体不凡,命格贵不可言也!”

    自从大军北伐之后,孙权就代替兄长,坐镇江东六郡,一方面筹措兵源、钱粮,源源不断的支持前线,不使大军有所短缺;另一方面吗,处理政务,判决刑法,安抚六郡人心,很好的稳定了大后方!

    可是几天之前,一封鸿翎秘信的到来,划破了平静的生活,接到秘信的时候,孙权大吃一惊,上面帖着四根鸿毛,代表着十万火急,秘信也很简单,只有十六个字:‘合肥兵败,损失惨重,速来军中,主持大局!’

    书信上十六个字,犹如十六道惊雷,震的孙权魂飞魄散,他心中明白,自家大哥勇武过人,如果打了一场败仗,他肯定是重整旗鼓,报仇雪恨……,可是书信之上,只字未提‘援兵、粮草’的事情,反而让自己速速过去,主持大局,如此只有一个解释:“大哥身负重伤,恐怕性命难保了!”

    想通关系之后,孙权不敢怠慢,先是禀告了两位母亲,就说‘军中有事,大哥急召’,而后让三弟孙翊,代替自己坐镇六郡,处理大小事物,最后安排了一队‘走舸’,带上百余名心腹亲兵,又接上嫂嫂大乔夫人,日夜兼程,前往军中,生怕耽误了大事!

    “嗖!……啪嗒!”

    一路之上,孙权忧心忡忡,又不敢显露出来,只好手持鱼竿,坐在船头上垂钓,也是运气极好,小半天的功夫,竟然钓上七八条江鱼,尤其一尾金色大鲤鱼,赤背长须,鳞片狰狞,颇有一种化龙之势!

    “坐观垂钓者,徒有慕鱼情,只知鱼汤美,不见江风寒……现在才知道,这个‘鱼竿’不好掌握呀!”

    收获满满,心中塞塞,孙权心里清楚,江东六郡的地盘,全是大哥打下来的,‘小霸王’的威名,天下诸侯皆惧,孙氏的荣辱富贵,也系在大哥一人身上了,如果真的‘山崚崩、江河断’,又该如何是好呢?

    鸿翎急报,召见自己,十有**是托付大事,可是以自己的能力、威望,能够慑服那些骄兵悍将吗?能够抵挡天下诸侯进攻吗?……万斤重担,如何挑起?

    “启禀二公子,大夫人身怀六甲,长途跋涉,呕吐不止,已经两天水米未进了,是否停船靠岸休息一夜?”

    有心腹亲兵走过来,也是一脸疲惫之色,日夜行船,上下颠簸,身强体壮的汉子都吃不消了,何况是一个体弱的孕妇呢?

    “还请转告嫂夫人,十万火急,不敢休息,让她务必坚持一下吧,把我钓的金鲤鱼送过去,熬成一份热鱼粥,请嫂夫人食用一点吧!”

    望着后面的一艘走舸,孙权目光复杂,如今之事,自己容不得退缩了,老母、幼弟、弱妹、寡嫂……一门的老弱妇孺,自己不挺身而出,又能依靠何人呢?

    “玉兔西坠,金乌东升,循环交替,天地至理,没有不落的日月,也没有不死的英雄,大哥的时代即将过去了,未来的天下风云,就由我来执掌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