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63章 王佐之才-鲁子敬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萧郎身负重伤,行动不便,奴家来喂你吃饭--乖!-张嘴!”

    “萧郎身负重伤,起居不便,奴家来给你穿衣服--乖!-伸手!”

    “萧郎身负重伤,‘更衣’不便,奴家搀扶你过去吧--乖!-大鸟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自从挨了一记‘回马枪’,萧逸的生活水平直线上升,赵雨贴身服侍着,温柔贤惠到了极点,每日里饭来张口,衣来伸手,简直比的上国宝‘滚滚’了,稻香也是煎熬汤药,日夜守护,甚至不顾男女之防,亲自验伤敷药,一双眸子温柔的滴出水来了!

    大司马身负战伤了,文武官员、门阀大户,自然要有所表示了,有人送来了珍贵药材,用于医治;有人送来了山珍海味,滋补身体;还有人送来了美貌女子,服侍起居……林林总总的,足有上百车之多,看的萧逸心花怒放,这一枪挨的不亏呀!

    萧逸久居上位,对于礼物颇有心得,珍贵药材吗,留下一部分自用,其余的送给华佗先生,可以救治无数人命呢,各种美味佳肴吗,分赐给寿春城的百姓们,此番大战获胜,他们也是劳苦功高呀,至于那些美貌女子吗,萧逸一眼都没看,直接赐予有功将士了,有两头‘母老虎’紧盯着呢,自己一点错误也不敢犯呀!

    当然了,除了安心养伤、收取礼物,萧逸还做了两件事情:其一,大本营移到了合肥城,陈兵十万之众,日夜操练,打造器械,做出一副进攻庐江郡的姿态,以此争取更有利的和谈条件!

    萧逸心中明白,以自己现在的力量,无法扫平江东六郡,如果强行开战的话,只会消耗兵力,拖延时间,可谓‘有百害而无一利’,不如双方议和,争取一个有利的条件,而后火速北上,救援官渡!

    其二,派人四处制造谣言,就说大司马身负重伤,金疮发做,性命危在旦夕,只能卧榻修养,无法统兵征战了,以此迷惑各路诸侯,尤其是北方的袁绍,让他放心的继续攻打官渡防线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萧逸派出心腹之人,手持密信禀告曹操,半个月之内,淮南之事了结,十万大军星夜北上,直捣袁绍大军的要害之地,让前方将士们一定坚持住!

    官渡战场上,双方投入百万兵力,厮杀不断,互有胜负,从十月深秋季节,一直僵持到了初春,仗打到这个份上,双方已经精疲力竭了,这个时候吗,萧逸的十万大军压上去,战争胜负的天平,立刻会发生倾斜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合肥城外-玄甲军大营-中军帐内!

    “启禀大司马!-江东使者鲁肃,携带重礼,前来拜见,正在营门口等候呢!”

    中军官-小斌走进来,跪倒行礼之后,奉上一份大红拜帖,上面字迹工整,苍劲有力,一看就是个书法高手,落款五个大字:临淮-鲁子敬!

    “呵呵!-鲁肃忠烈,临事不苟,腹有良谋,目光长远,素有长者之风,江东豪杰何其多也?”

    萧逸斜披着百花战袍,正在品尝一份银鱼,吃的津津有味,看到红色拜贴之后,从软榻上一跃而起,小黑脸上满是懊悔之色,自己忙着统兵征战,忘记了一位王佐之才呀!

    现在的鲁肃吗,年纪尚轻,功勋未立,还是一个无名之辈,可是身为‘穿越一族’,萧逸心里清楚,此人才能卓著,文武双全,日后会是‘东吴四大英将’之一,也是争议最多的一位!

    在原来的历史中,周瑜、鲁肃、吕蒙、陆逊,合称‘东吴四大英将’,他们执掌千军万马,镇守长江上游三十余年,北御曹魏,西挡蜀汉,接连挫败强敌,确保东吴政权,堪称统帅之才,至于他们的能力高低,贡献大小,却有不同的评价!

    就以战功而论,周瑜火烧赤壁、吕蒙偷袭荆州、陆逊大胜夷陵,三个人战功赫赫,名标青史,只有鲁肃是个例外,他没打过大仗、恶仗,甚至很少统兵出征,犹如一头勤恳的老黄牛,默默无闻,低头做事,可是后人评价起他,却是挑双手大拇指称赞……一代儒将,王佐之才!

    正所谓:‘善战者无赫赫之功’,鲁肃没打过大胜仗,可是他合纵连横,一手促成了吴、蜀联盟,对抗北方曹魏,他也没征服过什么城池,可是执掌兵马的七八年,他在长江沿线上,构筑了一条坚固的防线,确保了大后方的安全,而且坚守数十年之久,三国之中,吴国后亡,鲁肃功不可没呀!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:营门大开,两廊奏乐,以贵宾之礼,欢迎子敬先生,各部将校人等,不得有怠慢之处!”

    说话间,萧逸摘下金冠,披散头发,又扯乱了战袍,斜躺在软榻上,装出一副病歪歪的样子,至于那份美味银鱼,也让人撤下去了,换了一碗粟米粥,作为一名‘负伤者’,不能动荤腥的!

    “江东使者-鲁子敬,见过大司马大人,听闻贵体欠安,讨逆将军甚是担心,特派在下前来问候,并备下薄礼一份,还请笑纳!“

    鲁肃今年二十八岁了,中等身材,容貌平常,目光柔和,言辞谦恭,虽然没有大将英武之气,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!

    说实话,鲁肃的内心中,同样是波涛汹涌,自己并非门阀子弟,只是一位土豪罢了,既无名望,也无官职,一直在自己的庄园里面,饱读诗书,纵马游猎,虽有一腔的抱负,可惜无处施展呀!

    数天之前,好朋友周瑜上门拜访,二人宴饮之后,同榻而眠,详细的交谈了一番,点评诸侯,分析时局,最后鲁肃答应下来,出仕江东,辅佐孙氏,建立一番丰功伟绩,他接受的第一个任务:就是出使敌营,商谈议和之事!

    出发之前,鲁肃反复思量过,自己会遇到什么困难,江东大军刚刚战败,统帅孙策身负重伤,对方会同意议和吗,而且听人说过,‘萧郎’弑杀成性,会不会把自己扔进油锅,再做成一枚‘骷髅盏’呢?

    结果恰恰相反,营门大开,鼓乐相迎,待以贵宾之礼,让人受宠若惊……鲁肃想不明白,自己无官无爵,为何受到如此厚待,他更加想不明白,名震天下的‘鬼面萧郎’,竟然是一个病歪歪的小黑脸,一点也不帅气吗!

    “咳咳!-毕竟叔侄一场,伯符真是有心了,他这一记‘回马枪’,真是又狠又毒呀,差点要了我的小命……子敬先生请坐吧!”

    萧逸的伤势不重,却装出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,用来欺骗天下诸侯;同样的,孙策奄奄一息了,还要装作平安无事,反过来派人问安,双方都在演戏,只是心照不宣罢了!

    寒暄几句之后,双方分宾主落座,亲兵奉上酒菜,好生款待使者,萧逸有伤在身,不能饮酒,只好让赵雨代替了……接下来,该商谈一些军国大事了……

    “江东叛逆,勾结袁绍,出兵侵扰淮南,如今兵败将亡,锐气丧尽,我欲统兵南下,一举荡平江东六郡,先生以为可乎?”

    “讨逆将军北上,本欲辅佐天子,何谈叛逆呢,至于江东六郡吗,上下一心,江汉为池,纵然大司马神威盖世,三年五载之内,恐怕也难以平定吧?”

    “两军鏖战,死伤无数,淮南之地,生灵涂炭,本大司马还挨了一枪,伤势很是沉重,伯符总得有个说法吧?”

    “沙场之上,误伤了大司马,讨逆将军甚是不安,愿意献上黄金一万两,白银十万两,上等白米五十船,吴、越美女三百名,以为赔礼之用,从此以来,双方言归于好,共保大汉社稷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番唇枪舌剑之后,鲁肃提出了议和的条件:‘俯首称臣,赔偿财物’,出发之前,周瑜私下交待过了,只要不割让土地、不派遣人质,其余的都可以答应,只求快一点议和,孙策的身体快支撑不住了!

    “呵呵!-伯符年纪也不小了,战和之间,如同儿戏,真是长不大的孩子呀,不过吗,身为一名长辈者,自当宽宏大度一些,既然先生前来说情了,双方议和之事,本大司马同意了!”

    萧逸腹中坏水上涌,言语之间,把孙策说成了一个调皮娃娃,自己打几巴掌也是应该的,不过到了最后,还是同意了双方议和,这仗真心打不下去了!

    “啪!-啪!-啪!”

    双方议和达成了,不用签字画押,也不用对天盟誓,这个时候的汉人,重承诺、轻生死,只要三击掌就可以了,而后继续宴饮,鲁肃喝酒吃肉,品尝美味佳肴,至于萧逸吗,小口泯着粟米粥,暗地里直流口水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如今天下大乱,朝廷正是用人之际,双方议和达成之后,先生何不前往许昌,我会上奏丞相大人,委以‘侍中’之职,,以君之才,日后飞黄腾达,前途不可限量!”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萧逸伸出了橄榄枝,对于王佐之才,他绝对是慷慨大方的,许诺了二千石的高官,而且明确表示,若不满意,可以商量!

    “乡野粗鄙之人,能得大司马看重,真是三生有幸了,不过吗,在下答应周公谨,出仕江东,辅佐讨逆,恕不能从命了!”

    鲁肃有些吃惊,没想到对方开出如此高价,周瑜许诺自己的,也不过一个‘赞军校尉’,可是稍加犹豫之后,还是婉言谢绝了!

    “先生拒绝了朝廷征召,反而出仕地方诸侯,如此违背人臣之礼,就不怕惹来杀身之祸吗?”

    天下英才,不为己用,立刻除之,此乃古今惯例,萧逸笑容不变,却摸了摸鼻子,与此同时,两旁护卫拔剑出鞘,宴会上杀气腾腾!

    “呵呵!-讨逆将军乃是扬州牧,朝廷任命的封疆大吏,在下出仕江东,就是效命朝廷,何罪之有呢……再说了,北方天空,群星璀璨,区区荧火之光,何必自讨没趣呢?”

    鲁肃拒绝了高官厚禄,一方面他答应了好友周瑜,不能做失信之人;另一方面吗,曹营人才济济,谋士如云,武将如雨,没有自己施展的空间了,相反的,江东六郡方兴未艾,才是自己大展拳脚的地方!

    “呵呵,人各有志,不能强求,先生人品高贵,心怀忠义,日后必为一代名臣,满饮此杯,壮志必酬!”

    沉吟半响,萧逸终究没下杀手,一方面:议和大事,不容破坏;另一方面:大争之世,龙蛇起陆,扼杀一位豪杰人物,实在太过可惜了!

    “多谢大司马如此厚待,子敬自当兢兢业业,不负厚望,日后沙场相见,必然退避三舍,以报今日情谊!”

    鲁肃高举酒杯,一饮而尽,心中壮怀激烈,万万没有想到,天下之间,自己会有两个知己,一个是好友周公谨,另一个,就是敌人萧无愁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