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61章 关怀之殷,情同骨肉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《韩非子》记载:‘战阵之间,不厌诈伪,君其诈之而已矣……’说白了,指挥战争的过程吗,就是双方统帅互相欺骗,无论是你骗了我,还是我骗了你,谁骗了就算谁有本领,没有道德的谴责,也不用良心不安,一句话-‘兵不厌诈,千古至理!’

    论起骗人的本领,孙策算得上一流水平了,时机合适,表情逼真,走位风骚……,如此高超的手段,无论是迷惑敌人,还是诱惑美女,肯定是无往不利的,很可惜,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,萧逸的骗术更胜一筹,已经是真假难辨、人戏合一,堪称是骗子中的宗师人物,世界欠了他一樽‘小金人’呀!

    别人诈败,也就是怪叫几声,假装气力不足,而后扭头就跑,愿意划出一道伤口,流上一些鲜血的,就算是舍得下本钱了,萧逸则不然,对敌人狠,对自己也狠,硬是挨了一记‘回马枪’,血肉纷飞,肋骨断裂,就连自己的兵刃也撒手了,如此逼真的演技下,难怪孙策疏于防范了,一步步的走进了死亡陷阱!

    萧逸武艺高强,吉星高照,沙场上征战数载,基本没受过什么伤,只有跟吕布较量骑射的时候,被箭簇划破过一次脸颊,还被他咒骂了半个多月呢,这次不惜伤筋动骨,也要击败敌人,只有一个原因:孙策威胁之大,远在吕布之上!

    孙策勇武刚烈,韧性过人,最重要的是:他只有二十五岁,年纪轻轻的,前途不可限量,此番战败之后,如果放他返回江东六郡,孙策必然吸取教训,好好的整军经武,那么数年以后,‘江东猛虎’筋粗肉满、爪牙锋利,再次起兵复仇的时候,普天之下,谁人可敌呢?

    一日纵敌,千日之患,放虎归山,必要伤人,正是考虑到这一点,萧逸才不惜血本,也要斩杀这头‘猛虎’,幸好苍天护佑,自己的计划成功了,下一步,就是乘胜追击、斩草除根了!

    “斩杀孙策,建功立业!”

    “斩杀孙策,建功立业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孙策中锤,摔落沙场,口吐鲜血,昏迷不醒……,看到这一幕,曹军疯狂的冲杀过来了,准备砍下孙策的首级,此一战,首功自然是大司马的,无人可以与之比拟,不过吗,谁能够补上一刀,砍下‘猛虎’的头颅,或者抢到一些肢体,同样是大功一件呀!

    当年的垓下之战,霸王-项羽自刎身亡,汉军将士争夺尸骨,引起自相残杀,死伤了数十人,最后‘王翳取其头,郎中骑-杨喜、骑司马-吕马童、郎中-吕胜、杨武各得其一体’,五个人平分了赏赐,各得四万金、封赏二千户……留下了‘五肢侯’的故事,孙策号称‘小霸王’,一身骨肉的价格,绝不会逊色的,各部将士岂能不动心呢?

    “休伤吾主,锦帆将军-甘宁在此!”

    “贼子住手,东莱大将-太史慈在此!”

    有想砍人头的,就是前来护卫的,乱军之中,冲出两员大将来,挥舞兵刃,斩杀兵卒,犹如切瓜砍菜一般,迅速的靠拢过来了,正是江东军两员悍将:甘宁、太史慈!

    “嗖!--啪嗒!”

    太史慈快马加鞭,迅速的靠拢过来了,一个‘海底捞月’,把孙策放在了马鞍上,而后调转了马头,一手紧紧的抱着孙策,防止他再受到伤害,一手挥舞着浑铁枪,奋勇厮杀,向外突围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暗器伤人,速速拿命来吧,我要为江东将士,报仇雪恨--杀!”

    另一边,甘宁满脸杀气,挥舞着一双镔铁戟,直奔萧逸冲杀过去,他心里非常清楚,只要斩杀了此人,主公之仇可报,兵败之辱可雪,江东集团还有‘反败为胜’的机会呢!

    “贼子安敢无礼,某家在此护卫,休想伤大司马一根汗毛--杀呀!”

    就以武艺而论,萧逸不惧任何人,不过吗,他现在重伤在身,难以出马迎战了,幸好的,大将典韦就在身侧,挥舞着一双铁戟,上前挡住了甘宁,二人都是用戟的高手,迅速的厮杀起来,一时间难分胜负!

    至于萧逸吗,目标依旧是追杀孙策,不过吗,凤翅鎏金镗不在手中,身上又负了重伤,难以纵马追杀过去,只好抽出了绝影宝雕弓,又搭上一支三棱透甲锥,瞄准了逃跑的目标,准备一举射杀强敌!

    “呀!……吱!吱!”

    如果在巅峰状态下,一百五十步之内,萧逸绝对是‘一箭双雕’,很可惜,肋骨上的伤势,影响到了他的战力,刚一拉动弓弦,就痛的冷汗直流,就算拼尽了全力,宝雕弓也只是半满而已……

    “啪嗒!--嗖!”

    毕竟是一流的‘射雕手’,纵然是半月之弓,也非寻常人可比,萧逸手指松开之后,透甲锥犹如一条黑龙,呼啸着飞了出去,只奔孙策的脖颈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!……不好!”

    大将军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太史慈奋勇冲杀之时,突然感觉一股恶风袭来,就知道大事不好了,刹那之间,不容多想,太史慈没有躲闪暗箭,而是拱起了身子,紧紧的护住了孙策,主公生死,高于一切!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透甲锥正射中了太史慈,力量之大,直透重甲,狠狠的射进了后心,入肉四寸有余,撞碎了他的一块肩胛骨,鲜血喷涌出来,染红了身上战袍……

    万幸的是,半月之弓,劲道不足,只是重创了太史慈,没能取了他的性命,更没有伤到了孙策,太史慈紧咬牙关,继续挥舞着铁枪,奋力向外厮杀!

    “救援主公,向外突围!”

    “救援主公,向外突围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徐盛、蒋钦、周泰……众人冲杀过来,将二人团团保卫起来了,又扯掉了孙策的大红披风,扔掉了盘龙赤金盔,趁着兵荒马乱,向南方夺路而逃,迅速的无影无踪了……

    “好一个太史慈,舍命护主,奋力冲杀,堪称是一位忠勇双全之将,让人钦佩不已--噗!”

    忠勇之士,天下敬仰,萧逸抱拳行了一礼,以示对敌人的尊敬,接下来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直接瘫软在了马背上,刚才弯弓射敌,用力过于猛烈了,肋下的伤口完全崩裂了……

    “大司马千金之躯-平安无事!”

    “大司马千金之躯-平安无事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护卫们立刻冲了过来,小心的把萧逸抬下来,赶紧的包扎上伤口,又找来一辆双轮马车,铺上厚厚的垫子,大牛亲自护卫在一旁,迅速赶回了寿春城,至于战场上的事情,则交给了张辽、高顺等人处置!

    接下来,张辽、高顺指挥人马,继续追杀江东败兵,一连追出百余里,直到庐江郡边界上,这才鸣金收兵,沿途抓获的俘虏,不计其数,尤其是合肥城内,囤积着大量的军械、粮草,也成了他们的战利品,足够大军数月之用了!

    至此,合肥之战结束了,此一役,江东集团一场惨败,水军全部覆灭,陆军损失惨重,人马伤亡超过了半数,军械、粮草丢弃无数,最为重要的是,统帅-孙策身负重伤,大都督-周瑜下落不明,合肥-巢湖大营皆破了,他们彻底丧失了战争主动权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寿春城最有名的神医,就是华佗先生了,两年多的时间里,昔日的‘伪皇宫’,变成了医家圣堂,招收门徒数百人,种植的药草不计其数,平时治病救人,免费增药,深受四方百姓的爱戴,全都尊称其为‘活神仙!’

    听闻大司马冲锋陷阵,身负枪伤,华佗不敢怠慢,立刻准备一间干净屋子,用烈酒给器械消毒之后,在几名徒弟的帮助下,开始了一场外科手术……

    清洗伤口、固定断骨、缝合皮肉、敷上了白药,再用麻布仔细的包裹起来,灌几口消炎的汤药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愧是医家圣手,只用了两柱香的时间,华佗就缝合好了伤势……,还开了一副‘生息补血’的方子,让徒弟们赶紧熬制去了!

    在治疗伤口的时候,华佗准备用独家秘方-‘麻沸散’,让患者昏睡过去,以缓解伤口的疼痛,却被萧逸拒绝了,只是紧咬牙关,任由针线缝合伤口,痛的汗流满面,也是一声不吭!

    不是萧逸故作坚强,想过一把’刮骨疗伤‘的瘾,实在是另有苦衷呀,‘麻沸散’固然神奇,可以缓解患者的疼痛,不过吗,‘是药三分毒呀’,有一利,必有一弊,后世的麻醉药剂,尚且会出现后遗症呢,何况是医学落后的两汉时期呢?

    万一全身麻醉之后,出现了后遗症,自己四肢瘫软、口水横流怎么办?作为一名大军统帅,萧逸需要一个健硕的体魄,以及一颗清醒的头脑,去完成‘平定天下,结束乱世’的梦想,因此上,一点危险也不能冒的,宁可挨上几十针,也不能服用‘麻沸散!’

    “此枪锋利,甚是毒辣,幸好有铠甲护身,阻挡了大部分力道,大司马血气方刚,只要安心修养百日,就会平安无事了,不过吗,在此期间,绝对不能动武,更不能上阵厮杀了!”

    缝合伤口之后,华佗长出一口气,老神医心中清楚,萧逸的安危,事关天下兴亡,尤其是丞相大人,宁可舍弃十座寿春城,也不愿意伤了自己的女婿!

    “多谢先生出手救治,无愁心中感激不尽,另外吗,还请煎熬一副‘活血化瘀、治疗内伤’的药剂,派人快马送到江东军大营,就说萧郎特意送上,请伯符服用之!”

    治疗完毕之后,萧逸突然伸出手来,一把抓住了华佗的衣襟,提出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,让他救治受伤的孙策!

    “两军交战数月,杀伤不计其数,彼此早已恨之入骨了,沙场之上,大司马亲掷‘流星锤’,一举重创了孙策,下手毫不留情,此时送药问安,又是何故呢?”

    听完要求,华佗一脸的不可思议,连忙伸出三根手指,重新给萧逸把脉,怀疑他除了肋骨受伤,脑子也受到了撞击,变得‘瓦塌掉了……’

    “呵呵!-两军交战,生死拼杀,乃是军人的本分,故而无所不用其极……,如今战事结束,送药问安,则是私人情谊了,二者并不冲突,别忘了,我还是伯符的‘叔父’呢!”

    病榻之上,萧逸面色苍白如纸,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,关怀之殷,情同骨肉,沙场对决,你死我活,这就是乱世风云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