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60章 龙争虎斗,一决死生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吼!-合肥城破了!”

    “吼!-合肥城破了!”

    “万胜!-万胜!-万胜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沙场之上,两军对决,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,正在激烈厮杀之时,突然响起一阵叫喊声,原来‘恶鬼们’有进无退,以命换命,终于抢占了城门楼,而后放下吊桥,打开城门,接应大队人马入城了,看到这一幕,陌刀兵、陷阵营、丹阳兵……全都高呼万胜,涌进城门,攻势也更加猛烈了!

    战事到了这一步,城墙突破,城门失守,赤鹰帅旗也被砍断了,江东人马完全处于下风,按照道理来说,他们应该放弃合肥城,尽量的保全人马,以待卷土重来,不过吗,一些性格刚烈的统帅,喜欢正面来解决困局--‘绝地反击!’

    “咚!-咚!-咚!”

    “杀!-杀!-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各部人马争先入城,欢呼万胜的时候,合肥城内-战鼓隆隆,惊天动地,紧接着,城内冲出一队人马,高举一面‘孙’字烈焰旗,挥舞刀枪,大砍大杀,犹如下山猛虎一般,硬是把攻城的人潮顶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江东六郡的健儿们,你们的长刀卷刃了吗,你们的胆子吓破了吗……我以江东子弟的骄傲,‘西楚霸王’的名义号召你们,击败敌军,抢回帅旗--杀呀!”

    生死关头,绝地反击,冲出来的正是孙策,他用一种极端的方式表明:“虽然水军灭了,城池破了,只要手中有枪,胯下有马,‘江东小霸王’-依旧是神勇无敌-威风不倒!”

    “隆!-隆!隆!”

    孙策手中‘神威烈焰枪’,上下翻飞,如舞梨花,真犹如霸王转世一般,带领着一万亲卫军,硬把敌人杀的步步后退,直指对方的中军大阵!

    浴血奋战,绝地反击,也是一种无奈的战术,事到如今,江东人马落入下风,合肥城就要守不住了,要想转败为胜,只有一个办法可行--‘冲入中军大阵,杀掉统帅萧逸’,如此一来,十万敌军群龙无首,也就会不战自败了!

    战场上,孙策目光如电,四处张望,一直寻找着‘金狼头大纛旗’,那是萧逸的指挥帅旗,人不离旗,旗不离人,问题是,千军万马之中,想要讨取上将首级,绝不是一件容易事,孙策固然勇猛如虎,也难以招架群狼呀,几番冲杀之后,就感到越来越吃力了……

    “江东小霸王!--江东小霸王!”

    “生擒孙策,立功受赏!--生擒孙策,立功受赏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早在开战之前,萧逸就颁布了命令:无论何人,能生擒、或斩杀‘小霸王’,赏金万两、官升五极、爵封亭侯……大司马-萧逸亲持金杯,向勇士敬酒为贺,如此丰厚赏赐之下,大小将士岂不动心?

    不过吗,生擒孙策这件事,只是一种愿望罢了,人家是江东统帅,有千军万马保护着,别说是抓住他了,想看见一眼都费劲,万万没有想到呀,这位‘小霸王’血气方刚,亲自冲入大阵中了,真可谓天赐良机!

    因此上,各部将士先是惊叹,而后变成了狂喜,挥舞刀枪,高呼口号,犹如潮水般席卷而来,生怕这个‘活宝贝’跑出去了!

    “呜!-呜!呜!”

    乱军之中,孙策左右冲突,拼死厮杀,可是敌人越杀越多,根本就冲不出去,麾下亲兵死伤惨重,渐渐的支撑不住了,正在此时,响起了一阵苍凉的号角,原本疯狂围攻的人马,潮水般的退了下去,紧接着,一杆金狼头大纛旗,慢慢的靠近过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!--好一头江东猛虎,勇武刚烈,名不虚传,想要绝地反击吗……萧某大好头颅在此,有本事放马过来吧!”

    一阵爽朗的笑声中,萧逸跃马横镗,出现在战场上了,小黑脸上挂满了笑容,还不停的摸着鼻子,沙场决战,手刃豪杰……自家藏宝库的木架上,正好缺少一枚‘小霸王-骷髅盏!’

    “久闻大司马武艺高强、骑射无双,号称‘大汉第一勇士’,今日生死相搏,不论胜负如何,孙伯符都是铭刻肺腑!”

    孙策双手抱拳,在马背上行了一礼,对方兵马如潮,没用‘车轮战’磨死自己,而是亲自上阵,一决死生,可见男儿血性-可昭日月!

    “杀!--一决生死,有我无敌!”

    “杀!--天下英雄,舍我其谁?”

    王者相见,必分雌雄,二人高举兵刃,浑身杀气缭绕,心中战意喷涌,同时发起了进攻……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,天下九州,幅员万里,永远容不下两个英雄!

    “杀!-鬼面萧郎-神威盖世,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“杀!-江东孙郎-勇武刚烈,战无不胜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两边的将士们也没闲着,高呼口号,奋勇拼杀,用无数的生命、鲜血,为各自的统帅呐喊助威,一时之间,喊杀震天,生死决战,尸积如山,血流成河,战况迅速进入到了白热化……

    “当!……当!当!”

    孙策勇武过人,招数凶悍,手中的‘神威烈焰枪’-大开大合、大砍大杀,犹如烈火燎原一般,焚尽八荒,肃清万里……

    萧逸杀伐骁勇,稳如泰山,一杆‘凤翅鎏金镗’,上下飞舞,密不透风,犹如万里银河一般,飞流直下,来去无踪……

    三十个回合!……五十个回合!……八十个回合!……一百二十个回合!

    沙场之上,风起云涌,龙争虎斗,转瞬之间,一百多个回合过去了,二人依旧难分高下,不过吗,胜负的天平慢慢的倾斜了……

    萧逸久经沙场,经验丰富,平时与许褚、典韦互相讨教,更与吕布生死大战过,一身武艺渐入纯青之境,因此上,越战越勇,频频的发起了进攻……

    相反的,孙策血气方刚,骁勇善战,可是在江东六郡之地,没有绝顶高手与其过招,各方面都略逊了半筹,战场上的不利形势,也直接影响到了他的心志,一百多个回合之后,逐渐的落入了下风,更加郁闷的是,他的坐骑快支撑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“咴!……咴!咴!”

    萧逸骑的汗血宝马,奔驰如飞,神骏无比,人马心意相通,配合的天衣无缝,‘白菜’的智商极高,双方激战的时候,它总在欺负对方的坐骑,不是狠狠的踹一蹄子,就是偷偷的咬上一口,犹如狸猫戏鼠一般,玩的不亦乐乎!

    孙策骑着一匹‘赤炭火龙驹’,也是难得的千里马,不过吗,与‘白菜大爷’相比,武力、智商皆被碾压了,一番激战下来,它已经挨了四蹄子,还被咬了三口,鲜血淋淋,疼痛难忍,不停的发出嘶鸣声,下意识的四处躲避,真是可怜极了!

    “该死的!--天雷遇地火,恶人骑凶马,真是坏到一块去了,如此厮杀下去,自己恐怕危险了,必须想一个办法,败中取胜才行……

    孙策心中明白,就算自己咬牙苦撑,坐下战马也坚持不住了……不过吗,逢强智取,遇弱活擒,沙场争霸,即是斗勇,更是斗智!

    “呼!-噗!--不好!”

    恰好此时,凤翅鎏金镗横扫而来,力有千斤之重,孙策目光转动,计上心头,身形向后躲闪之时,故意的慢了一点点,让镗刃划破自己的胸甲,一股子鲜血喷涌出来,孙策惨叫了一声,调转马头,落荒而逃……

    “大司马万胜!--大司马万胜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番激战之下,敌人落荒而逃,战场上响起了欢呼声,在曹军各部人马眼中,这场胜利已成定局,再也不会出现翻盘了,全都瞪大了眼睛,等着大司马追上去,一击斩下‘小霸王’的首级!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雕虫小技,也敢瞒我,江东猛虎,穷途末路,也学会狡诈之术了!”

    狮子搏兔,必尽全力,轻敌大意,取死之道……萧逸心中一阵冷笑,轻轻摸了一下‘白菜’的耳朵,而后纵马追了上去--将计就计,取其性命!

    四十步!……三十步!……二十步!……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,眼看马头碰到马尾了!

    “吼!--霸王回马枪!”

    双方距离五步了,孙策突然一声狂吼,猛的一提战马缰绳,身形扭转过来之后,‘神威烈焰枪’奋力刺出……破甲声、骨碎声相继响起……“苍天保佑-自己真的得手了!”

    “哎呦!……奸诈小人,卑鄙无耻!”

    肋部中枪,鲜血喷涌,骨头也断了两根,萧逸惨叫了一声,‘凤翅镏金镗’落在了地上,自己抱着马脖子,扭身就往回跑,一路上血迹斑斑,简直狼狈到了极点!

    “讨逆将军万胜!……讨逆将军万胜!”

    眼看孙策一击得手,形势发生了逆转,江东人马纷纷欢呼起来,相反的,曹军将士目瞪口呆,一脸的不可思议,难道说,战无不胜的‘鬼面萧郎’,今日就要陨落了吗?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鬼面萧郎,不过如此,兵刃遗落沙场之上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……杀!”

    一招回马枪,刺伤了强敌,孙策心花怒放,挥舞着‘神威烈焰枪’,反过来追杀萧逸……五十步、三十步、二十步……只要再靠近一点,自己就可以触摸到胜利了!

    “以血偿血!--以牙还牙!”

    人生难测,乐极生悲,双方相距不到两丈远了,伏在马背上的萧逸,突然挺直了身躯,眼睛都不回望一下,手腕灵活的翻转,一个东西猛的砸了出去--流星锤!

    当年萧逸前往蓟县-梁家,偶得一块万年深海寒铁,如获至宝之下,请大牛的父亲帮忙,打造了三件趁手的兵器,凤翅鎏金镗、二十支弓箭、链子流星锤……前两者经常使用,天下人全都知晓,至于后者吗,却是深藏不露,当作自己的‘必杀技!’

    链子流星锤--乃是萧逸的保命绝技,轻易绝不会动用,自从出道以来,只有虎牢关大战,对付‘虎鸠’-吕布用了一次,打碎了他的三叉紫金冠,如果不是张飞一声怪叫,惊扰了‘赤兔马’的步伐,差一点取了吕布的性命,威力之强,可见一斑!

    “不好!……中计了!”

    流星锤急如风火,快如闪电,孙策一心追杀劲敌,根本没有防备什么,再想躲闪来不及了,只能用尽全部力气,扭转了一下身子,希望避开了要害……

    “嗖!……啪!”

    说是迟,那时快,流星锤呼啸而至,犹如一道黑色的闪电,正砸在了孙策胸口上,精钢的护心镜,硬是碎成了数块,整个人从马背上飞起来了,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口喷鲜血,生死不知……

    生死存亡,瞬间反转,谁能笑到最后,真是不好说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