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59章 地狱恶鬼营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常言道:‘打仗就是杀人的买卖’,谁心狠手辣、悍不畏死,谁就能获得胜利,问题来了,蝼蚁尚且偷生,何况于人呢,趋利避害乃是本性,什么样的人才不怕死呢,武林高手、壮硕健儿、蛮荒野人……统统不是,唯有必死之人,才最不怕死!

    “千古艰难惟一死,伤心岂独息夫人”……一个人如果连死都不怕了,也就不畏惧任何事物,刀山敢上,火海敢闯,就算遇到了老虎,也敢赤手空拳的扑上去,如果把这种劲头用在战场上,绝对是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!

    “吼!--吼!吼!”

    萧逸挥手示意之后,麾下人马波浪般分裂开来,从中走出一支特殊的队伍,人数约有四五千之众,一个个面容僵硬,肤色惨白,浑身充满了戾气,就像是地狱里的恶鬼群,私自闯入了人间界,准备好好的享受一顿血食,说白了,就是要吃人肉,喝人血!

    光天化日之下,自然不会有鬼了,这些人是地牢死囚,都是一些杀人如麻、穷凶极恶之徒,萧逸统兵出征的时候,把他们也收编过来,单独组建了一支队伍,号称‘地狱恶鬼营’,负责统领他们的校尉,就是地狱四兽:狂龙、绝虎、暴熊、毒豹!

    自从开战以来,别的人马轮番上阵厮杀,萧逸也亲临战阵,奋勇杀敌,只有这些‘地狱恶鬼们’,整天的‘三顿吃饱,一觉睡好’,小日子舒服极了,挖掘‘夫差湖’的时候,因为人手不足,寿春城的妇孺都派上去了,还是没有调动他们上场,因为一个简单道理--‘好钢要用在刀刃上!’

    合肥城-壁垒遍布,壕沟纵横,说是‘固若金汤’也不过分,这块难啃的‘硬骨头’,寻常人马根本应付不了,只有悍不畏死的‘地狱恶鬼营’,才有强行突破的本领,不过吗,要想激发出他们的战斗力,还需要一点小诱惑才行!

    “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,今天就是他们的好日子了……把东西推出来吧!”

    萧逸跃马上前,浑身杀气缭绕,目光所过之处,数千凶徒纷纷避退,无一人胆敢仰视的,恶人自有恶人磨,如果说他们是一群恶鬼,这位大司马就是‘恶鬼之王’,嗜血成性,手段凶残,堪称:‘比肩白起,当世杀神!’

    “隆!--隆!隆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亲兵们赶出了十几辆马车,上面堆满了兵刃、云梯、美酒……还有一摞厚厚的文书,那是萧逸亲自签发的:‘****令’,上面盖着大司马金印,鲜红如血,极为醒目!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十恶不赦之人,就算千刀万剐了,也是罪有应得,不过吗,上天有好生之德,本大司马慈悲为怀,给你们一个立功赎罪、重获自由的机会!

    看到城墙之上,那面‘赤色鹰纹帅旗’了吗,喝了烈酒,拿起兵刃,当你们冲上城头,砍断了大旗的一刻,你们就是自由之身了,可以回到家乡,与妻儿老小团聚……相反的,谁敢后退一步,全队人员,尽皆斩首!”

    两军阵前,萧逸划破手指,斜指青天,盟下了最毒的血誓,自己要合肥城,囚犯们要自由,二者正好交换,公平合理,童叟无欺!

    “吼!……吼!吼!”

    “吼!……吼!吼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城池,再看看厚厚的‘****令’,囚犯们目光尽赤,状若疯狂,发出了野兽般的吼叫声,只有待在暗无天日的地牢中,才明白‘自由之身’的可贵,为了换取一份自由,他们愿意付出一切代价!

    “杀呀!--冲上城头,砍到帅旗,咱们就是自由之身了!”

    “冲呀!--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有赚,待在幽暗的地牢里,老子早就活腻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自由的诱惑下,死囚们终于疯狂了,他们先是喝上几口美酒,而后一手抓住兵刃,一手抬着云梯,高声呐喊,向着合肥城猛冲过去,到了这一刻,就是刀山火海,也阻止不了他们的脚步,大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“今日不死,明天享福!”

    “咚!咚!--咚!咚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旌旗飘扬,战鼓如雷,在萧逸的指挥下,各部人马随后推进,‘地狱恶鬼营’作为一把尖刀,作用是撕开对方的防线,可是想夺取合肥城,还要十万大军齐心协力!

    杀神执掌,恶鬼出笼,攻破合肥,就在今日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放箭!……死守城池,一步不退!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!……他们怎么不躲呀,真是一群恶鬼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许逃跑!……后退者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江东将士身经百战,对阵诸侯,征伐山越,什么硬仗没打过呀,可是今天遇到的敌人不一样了,他们没有盔甲,没有盾牌,甚至连进攻队形也没有,只是一窝蜂的冲杀过来,可以说是最弱的对手了!

    可是他们有决死之心、无畏之勇,密集的箭簇射过来,他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亲扑后继,奋勇向前,仿佛不知道死为何物一般,因此上,他们也是最强大的敌人!

    刚刚见识了‘巨浪滔天,战船尽灭’,又出现一群恶鬼般的敌人,不少江东士兵的意志崩溃了,有的跪倒在地,抱头痛哭,有的丧失斗志,转身逃跑,将领们无论如何努力,也难以鼓舞士气了,说话实话,他们也是肝胆俱寒呀!

    “好一个鬼面萧郎,果然是悍勇如虎,凶狠如狼,狡猾如狐……无论文韬武略,我皆不如此人呀!”

    面对如此局势,孙策也是心生寒意,如果再给他一个选择,绝不会轻易北上争霸,可惜呀,一切都太晚了,事到如今,唯有拼死一搏,方有一线生机!

    “杀!……杀!杀!”

    趁此机会,几千名囚犯冲到了城下,竖起云梯之后,纷纷的攀爬城墙,很快就突破了几个垛口,与守军展开了肉搏战,一时间,刀枪飞舞,杀声震天,人头滚落,血如泉涌,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……赤色鹰纹帅旗!

    江东将士也疯狂了,高声呐喊,冲向城楼,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帅旗,那不仅是一支军队的荣耀,也是指挥作战的工具,战场之上,形势复杂,十几万人马拼命厮杀,又没有扩音设备,全靠挥舞帅旗,发出各种命令,指挥大军进退呢,而且军中流传一个说法:“帅旗倒下,主帅身亡!”

    “三弟、四弟,带人去抢占城门,接应大军入城,二弟与我一起,冲上城楼,砍到帅旗,今天是咱们扬名立万的日子,全都加把劲呀!”

    不愧是一方龙头,见识高人一筹,狂龙心里明白,砍到帅旗只是手段,夺取城池才是目的,只要夺下合肥城,不管帅旗倒没倒下,他们兄弟都会重获自由,相反的,如果夺城失败了,后果吗……死人是没有后果的了!

    再说了,江东人马也在拼死反抗,弟兄们每前进一步,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,如今派人去进攻城门,可以分散对方的兵力,也容易冲上城楼一些,只要砍到了帅旗,大事定矣!

    “咚!咚!……杀!杀!”

    于此同时,萧逸下达了总攻命令,十万大军潮水般冲了上来,猛攻合肥的城墙,江东军拼死抵抗,奈何人心已乱,渐渐的招架不住了……趁此机会,狂龙带着一伙人马,终于冲上了城楼,距离帅旗只有数步之遥了!

    “大胆贼子,安敢猖狂,本将军在此,尔等休想上前一步!”

    负责守护帅旗的,正是威越校尉-董袭,此人也是一员悍将,手中一杆赤缨长枪,招式凌厉,杀伐狠辣,而且为人忠心耿耿,因此上,才被授予护卫帅旗的重任!

    “呵呵!-老子以前是贼子,以后绝不是贼子--挡我者死!”

    狂龙挥舞长刀,带人猛扑了上去,与守军厮杀起来,他的目光中除了对自由的渴望,还有一种炙热的火焰--功名利禄,封妻荫子!

    在断魂谷的时候,萧逸对‘地狱四兽’说过一段话:“人生下来就有一种命格,或是荣华富贵,或是低贱贫寒,此乃天意裁决,人力无法改变,不过吗,上天也是公平的,会给人一个‘改命’的机会,乱世之中,奋勇征战,博取军功,就是抓住了这个机会!

    对于这番高论,狂龙是深信不疑的,他早就暗下决心了,要用手中的长刀,浴血厮杀,斩将立功,换来一世的荣华富贵,以此改变自己的命运,无论如何,自己的子孙后代不用做贼了!

    “嗖!--贼子去死吧!”

    董袭挥舞长枪,一个‘蛟龙出水’,猛刺对方的软肋,不过吗,此乃虚招,迷惑视线用的,只要对方一躲闪,自己的长枪就会顺势而入,直奔心脏,一击毙命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咱们一起死吧!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狂龙纹丝不动,任由长枪刺过来,直接穿透了自己的肋部,骨肉皆碎,鲜血喷涌,他却一点痛感也没有,僵硬的面容上,反而露出了一丝微笑,而后一手紧紧抓住枪杆,一手提起了长刀,凶狠的刺向对方心口,‘以血偿血,以伤换命’,这就是亡命徒的战术了!

    “嗖!……噗!”

    面对这种亡命的战术,董袭也惊呆了,手中长枪撤不回来,因为靠的太近了,想要躲闪也来不及了,任由长刀透胸而过,鲜血喷涌出来,人也无力的倒下去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吗,临死之前,董袭明白了一个道理,自己的武功更高,自己的兵刃更长,自己的甲胄更厚……很可惜,自己没有以命换命的勇气,狭路相逢勇者胜呀!

    “吼!……嗖!”

    狂龙顾不得伤势,蹒跚着爬上城楼,举起手中长刀,用尽全力向旗杆砍去,刀光闪动,碗口粗的旗杆折断,直接掉到了城下……‘赤色鹰纹帅旗’倒下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