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57章 以霹雳手段,证菩萨心肠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呼!呼!--叮!叮!”

    合肥城外-官道上,北风呼啸,玲儿叮当,一支商队慢慢的行驶中,队伍的规模并不大,只有十辆双辕马车,二十几名伙计随行,可能是路上不太平,为了防备盗贼抢劫,伙计们全都腰跨长刀,背着弓箭,警惕着周围的情况,此外,车队前面打着一面认旗,大写着一个‘郑’字!

    至于十辆马车上,装载的全是好稻米,还有一小部分美酒,乱世之中,田园荒芜,米价如珠,一日三涨,有些灾荒地区,两升稻米就能换一个黄花闺女,四处贩运粮食,却是一门暴利买卖,至于携带的烈酒吗,则是贿赂沿途关卡的,兵大爷没有不爱喝酒的,用此物买路,简直比通关文书还管用呢!

    “弟兄们打起精神来呀,进了寿春城之后,让你们好好的吃喝一顿,再去找找乐子,咱们有十车稻米,能换多少漂亮娘们呀--哈哈!”

    商队头目名叫郑九,扬州-吴郡人氏,今年四十多岁了,长的肥头大耳,体胖如猪,因为一条腿是瘸的,因此人送外号‘郑大瘸子’,至于他的身份吗,名义上是一名粮商,游走四方,谋取暴利,实则是江东的一名密探,侦查敌情,搜集情报!

    这并不奇怪,两军交战,必派侦探,探子也分为许多种类:长探、短探、流星探、明探、暗探、连环探……相辅相成,各有用处,最常见就是游骑兵了,密布四周,侦查敌情,射杀敌方游骑,不过吗,因为目标太明显了,游骑兵活动区域有限,真正发挥大作用的,还是那些匿藏无形的暗探!

    郑九就是一名暗探,他本是江东军中一员,当年攻打‘曲阿城’的时候,不幸负伤瘸了一条腿,无法在军中效力了,就转行做了暗探,以粮商身份做掩护,大江南北,黄河两岸,四出游走,侦查到不少情报,也获得了大量的赏赐!

    人一旦有了钱财,就会生出享受之心,郑九也是如此,这趟任务结束之后,他就回到吴郡老家去,利用多年的积蓄,买一座大宅院,再娶几个漂亮女人,好好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吧,也许过上几年,就有胖娃娃抱了呢!

    至于这趟任务吗,他也计划好了,寿春城被围困多日,最缺的就是粮食了,自己送十车稻米过去,肯定卖一个好价钱,也会成为最受欢迎的人,趁此机会,刺探情报,必然事半功倍呀,如果运气好的话,再暗中刺杀几名将军、校尉,回去换上一个军功爵位,那就再好不过了!

    “哒!哒!--嗖!嗖!”

    小商队正行进中,路旁冲出一队玄甲铁骑,二话不说,弯弓就射,箭簇犹如飞蝗,又凶狠、又精准,片刻之间,商队伙计就倒下一大半了……

    “军爷们手下留情呀,小的们是正经商人,这里有通关文书,还有一份厚礼送上呢!”

    突然遇袭,郑九也发懵了,一面拔出佩剑,拨打箭簇,一面掏出文书,用力挥舞着,话说走南闯北多年了,第一次遇到这么凶悍的骑兵,不言不语的,直接下死手呀!

    “杀!--杀!”

    数十名玄甲铁骑不管什么,两拨箭雨射完之后,拔出腰间的长刀,冲上来就是一阵砍杀,活人一律砍死,死人也得补两刀,确定一个活口也不留下!

    片刻之后,厮杀结束了,小商队全军覆灭,一个活口也没留下,粮车也全被抢走了,郑九身中数刀,倒在了血泊之中,致死也未瞑目,他实在想不明白,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,怎么就失败了呢,豪宅、良田、美女……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了!

    “大司马有令:方圆百里之内,不管是商队、行人、樵夫、农夫……全部斩杀,一个不留,敢有漏网一人,全队游骑兵连坐斩首!”

    杀完人之后,为首的队长指挥手下,在路边挖了一个大坑,把死者扔了进去,让他们入土为安,也算最后一点阴德吧!

    没错的,‘格杀无论’的命令,就是萧逸亲自下达的,因为他要做的事情,实在太重大了,关系到十几万将士生死,以及天下大势的发展,一点消息不能泄漏,否则前功尽弃了!

    老话说的好,只有死人不会走漏消息,因此上,玄甲铁骑四处游荡,斩杀一切遇到的路人,兵荒马乱的年月,还敢四处乱跑的人,不是敌方暗探,就是不法之徒,杀了也没什么可惜的,就算有一两个无辜者,为了天下大局,也只能做一些牺牲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吼!--吼!吼!”

    就在游骑四处,射杀敌方密探,封锁消息的时候,萧逸也开始了计划,数万精锐士兵、十万青壮民夫,按照设计好的线路,用他们手中的工具,开挖渠道,清除巨石,一时之间,工地上挥汗如雨,热火朝天……

    汉家百姓,不愧是最勤劳的一个民族,虽然天气寒冷、土壤坚硬,虽然工具简单、工程巨大,他们还是以最大的毅力,克服着种种困难,顶着寒风,步步向前,他们再次用汗水证明了,这是一个修筑过万里长城的民族,这是一个不可战胜的民族!

    萧逸的计划并不复杂,就像大禹治水一样,开挖旧的渠道,把肥水、施水、淮水……重新引流过来,利用原来的盆地,汇聚成一个湖泊,名字也起好了,就叫做‘夫差湖’,以此纪念一代霸主,吴王夫差!

    在聚水成湖的同时,萧逸还派出人手,驻守在南侧大堤上,而且做了一点小手脚,只要水位达标了,一声令下,掘开堤坝,就会制造出一场大洪水,利用地势的高低,奔腾而下,势不可挡,沿着河道一直冲入巢湖,那个时候吗,数万江东将士,皆成为了鱼鳖之食!

    为了加大水流的冲击力,萧逸还派人砍伐了大量树木,就沉浸在湖水中,等到泄洪的时候,这些巨木顺势而下,力有万钧,就是再坚固的大船,也会砸个稀巴烂的,真可谓狠辣到了极点!

    孙策、周瑜仗着水军之利,据守巢湖天险,原以为万无一失,这次就是告诉他们,什么叫‘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’,不过吗,要想执行这个计划,还有三个难关:

    第一就是封锁消息了,孙策、周瑜足智多谋,让他们稍微知道一点风声,就会惊醒过来,或是迁移水寨,或是修筑堤坝,那样的话,前功尽弃,淮南之势也就无法挽回了!

    正是考虑到这一点,萧逸才大开杀戒,派出上千名游骑兵,射杀方圆百里的密探,以及行迹可疑者,十几天的时间,已经有数百人丧命了,其中有一些无辜者,可是为了天下大计,容不得半点慈悲心!

    第二个难关,就是水流变化问题,几条河流引入了‘夫差湖’,原来河道水位必然降低,江东水军就驻扎在巢湖入口,一旦被他们察觉到了,后果难以预料呀!

    因此上,萧逸颁布严令,只能慢慢蓄水,不可一蹴而就,更不能截断旧河道,万幸的是,现在是枯水季节,几条河流水位下降,只要不是太明显了,下游的敌军也就不会发现了!

    第三个难关,就是移民问题了,斗转星移,沧海桑田,几百年时间下来,盆地中出现了几十个村落,共计上千户百姓,他们的家宅、田园、祖坟……尽在于此,一下子要搬走了,谈何容易呢!

    为了劝说百姓们迁走,地方官员可是费劲了唇舌,连哄带劝的,可有些顽固分子,就是软硬不吃,死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还有一些死硬的老汉,干脆把自己锁在家中,誓与田宅共存亡了!

    拆迁问题,自古难办,为了顺利施工,萧逸安排了三种对策:

    首先‘好言相劝,加倍赔偿’,凡是搬迁的百姓,官府安排新住宅、田亩,数量上翻倍不说,还免去三年的赋税,因为搬迁祖坟,惊扰亡灵的,再赔偿一头耕牛,这个绝对是高价了!

    其次,官员亲自劝说,郡守、县令、亭长……全都派下去了,遇到顽固不化的百姓,先作揖,再鞠躬,实在不行跪下磕头,自古没有官员跪拜百姓的,能做到这个份上,真是仁至义尽了!

    第三,诸多方法用尽之后,还是不肯搬迁的‘钉子户’,只有一个对策--杀,治乱世须用重典,为了江淮战局的胜负,为了九州天下的太平,杀几个人也是难免了,这是为了救更多的人,叫做‘以霹雳手段,证菩萨心肠!’

    顽强的意志力,可以推动事态的发展,在萧逸的指挥下,工程进展的很顺利,正月二十八日,施水渠道挖通,水流缓缓的进入‘夫差湖’,原本干涸的盆地,又变得流水潺潺了!

    二月初六,肥水渠道也挖通了,‘夫差湖’水位大涨,覆盖面积二百余里,淹没丘陵无数,最深处可达十余丈,算是名副其实的湖泊了!

    二月初十,淮河渠道也挖通了,水流大量的注入,湖面迅速扩张,占地方圆三百余里,深处超过了五十丈,就像一个巨大的水盆,悬挂在江东军头上,随时可以倾覆而下!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里,三条河流不断注入,‘夫差湖’水位直线上升,已经接近了萧逸要求的容量,与此同时,一脸疲惫的陈群出现了,上告一个坏消息,因为大量的征调民夫,军中存粮消耗极大,已经快要见底了,最多还能支持十天!

    “咱们没有粮草,可是合肥城内有呀,传令三军将士,好好的休息一下,三天之后,与孙策、周瑜决一雌雄,天下大势,皆在此一战了!”

    安排完毕之后,萧逸也准备起来了,他要亲临战阵,激励士气,如果运气好的话,三天之后,可以在合肥城内享用晚饭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