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56章 我有一个大胆的计划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提起吴王-夫差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什么妇人之仁、纵敌为患,什么杀害忠良、贪恋美色,最终导致国破身亡,基本上都是负面的评论,也成了后世君主引以为戒的例子,可是揭开历史神秘的面纱,以公正的目光重新审视,就会看到不一样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夫差-姬姓,吴氏,为西周宗族血脉,出身极为高贵,公元前496年,其父吴王-阖闾大举攻越,两军战于欈李,越人采取偷袭战术,大败吴军主力,阖闾中箭,伤重不治,夫差继承了王位,执掌军国大事,这一年,他还是个三十二岁的年轻人!

    公元前494年,三年丧期结束,吴王-夫差尽起国内精锐,出兵为父报仇,两军大战于夫椒,夫差亲临战阵,激励三军,一举攻克了越国王城,越王-勾践走投无路之下,以金银财宝贿赂了吴太宰-伯嚭,以‘身为奴,妻为妾’的条件,换取了一条活命,而后又献上西施、郑旦两位美女,以此取悦吴王!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里,吴国厉兵秣马,北上争霸,把触手伸向了中原地区,与齐、晋、楚几个老牌霸主,开始了激烈的角逐;

    公元前487年,夫差以救援邹国为借口,出兵讨伐鲁国,包围其都城,强行签订了城下之盟!

    公元前486年,夫差为了运送粮草,下令开凿邗沟,连结了长江、淮河,并在艾陵之战中,以‘鸣金进攻’的狡诈手段,全歼了十万齐军,抽翻了第一位老牌霸主!

    公元前482年,夫差带领大军北上,与诸侯盟会于黄池,为了显示实力,他把军队分成左、中、右三路,亲自高举斧钺,以熊虎为旗号,用强大的武力威逼诸侯,夺取了‘霸主’的宝座,周天子赐予旌旗、车辆、弓箭……,加封‘东方之伯’,夫差功业,如日中天!

    可是连年征战,也极大的损耗了国力,青壮年大量战死沙场,趁着夫差北上会盟,国内兵力十分空虚,隐忍了二十年的越王-勾践,出兵偷袭了吴国都城,杀其太子-友,而后又用了三年时间,团团围困姑苏台,一代霸主夫差,终于走上了末路!

    据史书记载:越国灭吴之后,勾践手下留情,想把夫差流放到舟山群岛,派遣五百名仆从照顾生活,却被夫差一口回绝了,身为王者,宁死不辱,最后以黑纱遮面,自刎身亡,以示无颜见列祖列宗于地下!

    这就是夫差悲壮、凄惨的一生了,他曾经掌控一个强大的国家,拥有过世上最美丽的女人,只因一时的妇人之仁,最后落得个国家身亡,如果做个公正的评价,夫差有帝王之命,有帝王之才,却没有帝王之魂--杀伐果断,铁血无情!

    “大司马-萧无愁,千载之下,祭祀吴王殿下,荒野相逢,即是有缘,还望英灵护佑,指点迷津,若能大破敌军,平定乱世,一定重修庙宇,再造金身,千秋万世,香火不绝!”

    对于这位悲剧霸主的一生,萧逸壮其志、怜其情、鄙其心,还是那句老话,千秋功过,后人评论,不过吗,真正让他感兴趣的,还是石碑上的记载--邗沟!

    作为一名大军统帅,必须知天文、识地理、通晓四时变化,利用一切自然资源,才能破敌制胜,可是天道无常,阴晴难测,这就需要敏锐的目光了,在重重迷雾之中,找到可以利用的资源,一个大胆的计划,开始形成了!

    “派出游骑,搜索四方,找几个土人过来问话,记住了,只能好言相劝,不准武力胁迫,速去速回!”

    要想问路径,须找本地人,萧逸大手一挥,派出了百名游骑,分成了十队,四面八方奔驰而去,搜素附近的山村、野寨,有句话说的好,再恶劣的环境中,也会有汉民生存之地……

    荒山野岭,寻人不易,一个多时辰之后,护卫铁骑跑回来了,一个个气喘吁吁、汗流浃背,与此同时,马背上还带着几位须发皆白,面如死灰的老者!

    “将军大人饶命呀!--小老儿都是守法之民,每年耕作土地,缴纳赋税,不敢遗漏分毫,更没有犯奸作科之举……”

    搀扶下马之后,几位差点颠簸散架的老者,立刻瘫软在地上,磕头犹如鸡吃碎米,不过吗,马老滑、人来奸,他们的目光很精准,全都跪在萧逸面前,苦苦哀求着,生怕惹来杀身之祸!

    倒不是几位老者胆怯,实在是乱世之中,灾祸频繁,杀人如同割草一般,他们本来好好的坐在家中,哄着宝贝孙子呢,突然闯进一伙铁骑兵,二话不说,驾上马背就走,任谁也会魂飞天外的!

    “呵呵!-几位老人家请起,派人请你们前来,绝无加害之意,只想询问一些事情,来人呀,取金盏、美酒来,为几位长者压惊!”

    萧逸不敢受此大礼,连忙双手搀扶起来,又令人取来美酒,亲自斟满之后,为几位老者压惊驱寒,而后询问起邗沟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“启禀将军大人,千年以前,此地本是一片湖泊,水草茂盛,鱼类繁衍,堪称是一块宝地呀,后来吴王-夫差北上争霸,为了大军运送粮草,下令开挖了刊沟,恰好路过此处,眼看地形雄俊,物产丰富,下令修筑堤坝,蓄水为湖,扎下了水军大寨,以此为根基,操练人马,争霸天下!

    后来越兴吴亡,此地也就荒废了,又过了几百年,地势变换,河流改道,肥水、施水、泄水尽皆流入了巢湖,此地没有活水注入,也就慢慢的干枯了,不过昔日建筑,依旧留有痕迹呢!”

    事有凑巧,几位老者的祖先,本就是吴国的士卒,负责看守水寨大营的,国破之后,他们不愿意归顺越人,就留在此地,繁衍生息,耕作为生,因此对当年的事情,可谓是了如执掌!

    至于那座吴王庙宇,也是他们的祖先修葺的,用来纪念先王-夫差,只是近些年来,战乱频繁,民不聊生,大家肚子都吃不饱了,那有力气上香祭祀呢,因此显赫一时的庙宇,也就逐渐残破不堪了!

    其中一位年纪最长着,还以手为笔,以沙为纸,在地上画起了地图,讲述巢湖与几条河流的关系,水势大小,流量走向,全都说的清清楚楚!

    “多谢几位长者指点迷津,本将军立刻派人送你们回去,乱世之中,生民不易,不过请放心吧,战乱没有平息,可是你们的苦日子到头了,来人呀,取一些金银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萧大司马出行,有两样东西随身必备:美酒、金银,前者可以交友问路,后者可以役鬼通神,百试百灵,童叟无欺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常言道: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送走几位老者之后,萧逸带着三百护卫,风驰电掣似的前往山中,他要实地估测一下,自己的计划是否可行,如果老天爷帮忙的话,淮南之事可以速战速决了!

    峰峦如聚,流水潺潺,湖泊遍地,游鱼嬉戏……,几位老者没有虚言,这里果然是一大片沼泽地,方圆足有三四百里,与肥水、施水近在咫尺,可以想象的出来,当年百川归流,烟波飘渺的样子!

    另外吗,七八百年过去了,吴国操练水军的建筑还在,点将台高高耸立,俯视四方,霸气十足,用来停泊的港口,地势开阔,足以容纳几千艘战船,还有南侧的大堤坝,巨石为基,黄土夯筑,上面遍生杨柳,虽然有些残破了,依旧可以正常使用,可见古人建筑水平之高,投入心血之巨了!

    “感谢阿基米德,感谢牛顿、伽利略……当然了,还有罚我抄写一百遍定理的、提前进入‘更年期’的数学女老师……呜呜,一百遍呀!”

    查看完毕之后,萧逸折了一根枯枝,就在大堤上,写写画画的,利用前世的数学知识,反复计算着工程量、水流量、地势落差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来--自己的办法可行!

    “哈哈!-真是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,多谢吴王殿下护佑,在下一定遵守承诺,重修庙宇,再塑金身,千秋万载,祭祀不绝!”

    为人处世,言而有信,萧逸当即传令下去,拨给当地土人一笔款项,让他们重修吴王庙宇,****上香祭祀,作为回报,他们的子子孙孙,从此不必缴纳赋税,不必服兵役,可以安居乐业,守护这片世外桃源!

    大有收获之后,萧逸快马回到大本营,连夜召集众将,商议破敌之策,他一边手持笔墨,绘制地图,一边传下三道军令:

    其一,派出大量的游骑兵,潜伏在合肥、巢湖附近,射杀敌军的游骑、密探,切断江东大军的耳目,因为事关重大,下手必须狠辣,宁可错杀三千,也不放过一个!

    其二,大军倾巢出动,逼近合肥城下寨,侦查地形,砍伐树木,大量的修造云梯、撞车、楼车……之类攻城器械,同时给士兵们加餐,做好大决战的准备!

    其三,寿春城内外,凡是十六岁以上,六十岁以下的男子,一律征集起来,自备锤子、铁钎、扁担、绳索之类工具准备听用,至于日常消耗的粮食,则由官府统一拨发,谁敢克扣口粮,杀无赦!

    安排妥当之后,萧逸对着合肥一阵的冷笑:“孙策、周瑜两个小儿,欺负哥没有水军,难破巢湖,这次就教会你们一个真理-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