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55章 遇到疑难事,扔鞋问苍天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心中迷茫,信马由缰,敢问苍天,路在何方?……双方会盟结束之后,萧逸没有返回大营,而是放开了缰绳,任由‘白菜’随意奔跑,享受着大自然的风光,自己则闭目沉思,小黑脸上冷如冰霜,议和条件拒绝了,豪言壮语放出去了,可是破敌之策何在呢?

    平心而论,孙策、周瑜不亏当世豪杰,合肥-巢湖的水、陆大寨,固若金汤,无懈可击,自己苦思冥想多时,也没有找到破绽之处,每日里百爪挠心、肝肠寸断,就连‘鱼水之欢’也没兴致了,可是表面上吗,还要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以此来稳定军心、鼓舞士气!

    统帅者,三军之魂,将士之胆,纵然泰山崩于前,也要沉着稳定,试想呀,战场上遇到难题了,士兵可以依赖校尉,校尉可以依赖将军,将军可以依赖萧逸,萧逸又能依赖谁人呢?……无依无靠,唯有自强!

    可是大家往往忘记了,这位大司马-无愁乡侯-天下第一名将,今年只有二十六岁而已,尚未到‘而立’之年呢,却要执掌千军万马,征战四方,不得休闲,如此巨大的责任……泰山压顶,奋力扛起,其中滋味,谁人知之?

    “哎!--玩游戏的,不开外挂,玩穿越的,不给神器,双手空空,自求活命,仰望苍天,待我何薄?”

    万般烦恼上心头,萧逸又自怨自艾起来,自己真是命苦呀,本是一个‘红朝-帝都’的小宅男,游戏、喝酒、泡妹子……无忧无虑,突然挨了一道黑色闪电,变成为了‘穿越一族’,结果还是个三等公民……

    人家玩穿越的‘幸运儿’,投胎到大富大贵之家,刚一出生落地,七八个奶妈抱着,十几个丫鬟陪着,每日里吃喝玩乐,无忧无虑,长大之后呢,万贯家财、高官厚禄,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未婚妻,再加上一群活泼可爱的小姨子,那真是万花丛中过,美女皆归我!

    还有运气爆棚的‘位面之子’,直接进了帝王之家,凭着先知先觉的本领,顶着‘天才儿童’的光环,拳打皇弟,脚踢皇兄,横扫一切竞争者,顺利接过老爹的位子,成为了九五至尊!

    再然后呢,三宫六院,美女如云,内修民政,外拓疆土,打的异族们跪地求饶,万里江山尽归朕有,最后活到了一百岁,戴着‘圣君’的头衔,埋入皇陵,载于史册!

    当然了,也有一些运气不好的,穿越到了‘魔武世界’,而且经脉阻塞,天生废柴,小时候还受了无数的欺负,于是乎,老天爷看不下去了,让主人公偶然间得到一件‘作弊器’,里面不是武功秘籍、神兵神器,就是一个无所不知的白胡子老头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呢,在‘作弊器’的帮助下,废柴变成了天才,一飞冲天,横扫无敌,至少混了个‘至尊、斗帝’之类,美女、荣誉、地位……纷纷而来,美的不要不要的,玩腻之后呢,再进入下一个空间面,开启新的‘装逼’之旅……

    人家是天之骄子,咱只是三等公民,萧逸绝对是‘穿越一族’的另类,一个被命运之神抛弃的倒霉鬼,刚刚穿越过来,就让恶狼咬了一口,差点小命不保,当了几年小道士,贫苦度日不说,又好悬死于战火,至于武功秘籍、作弊神器一样也没有,全靠着自己的智慧、勇气、毅力,无数次的死里逃生,慢慢的成为上位者!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:‘遇到疑难事,举头问神灵’,萧逸现在进退两难,走投无路,只好撞一次大运了,老天爷亏待自己许久了,也该帮一次忙了吧,就算不降下霹雳闪电,劈死孙策、周瑜两个家伙,起码也给自己指一条明路呢?

    “天上地下、寰宇之内、神仙佛圣、妖魔鬼怪、夜叉妖精……总之一切有法力者--助我!”

    荒山野岭之中,没法搞个祭天仪式,也没有龟甲、签桶、艾草……之类的算命道具,所以吗,在简陋的条件之下,萧逸选择了最简单的办法---扔鞋!

    “嗖!……啪嗒!”

    小孩子的看家本领之一,遇到疑难困惑、问题不解、山中迷路之类的,都可以用此法解决,据说灵验度极高呢,萧逸也是没办法了,脱下了一只云锦靴,高高的抛向天空,重重的摔落凡尘……西北方向!

    “神灵指示,西北方向,全力奔驰,必遇贵人,可解疑惑,克敌制胜……驾!驾!”

    既然方向明确了,那就奋勇闯上一程吧,萧逸一拍‘白菜’的脑门,向着西北狂奔而去,数百玄甲铁骑不明所以,只是紧紧跟随着,一时间,铁蹄铮铮,震动山野,尘埃四起,鸟兽俱惊……

    《三国志-魏书》记载:大司马-萧逸征战淮南,因为粮草不足、舟船不备,受困于合肥、巢湖之前,历时月余,难以取胜,幸得苍天青睐,赐予良策,大破敌军……此非天命者乎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五里地!……十里地!……二十里地!……三十里地!”

    骏马奔驰,疾速闪电,转瞬之间,三十里地跑出去了,萧逸举目四望,希望遇到个山中隐士、世外高人,也好指点迷津……可惜呀,一座茅庐、一个人影也没有,山野空旷,鸟兽绝踪!

    “老天爷呀!-您就发发慈悲吧,哥连云锦靴都扔了,那是夫人们亲手缝制的,回去要跪洗衣板的……嗯?”

    万分郁闷之时,萧逸目光扫动,发现不远处的小山上,隐隐约约的有一座神殿,周围巨木高耸,荒草丛生,只有一座石碑屹立着,斜指青天,傲视寰宇,努力昭示自己的存在!

    “驾!--驾!驾!”

    有神殿就一定有神灵,有用没有,试试再说,众人催动坐骑,迅速的来到山坡下,荒山野岭,没有道路,萧逸翻身下马,在十几名护卫的簇拥下,如同狸猫般攀援而上,其余人在周围布防,弯弓搭箭,拔出刀枪,严密的监视一切动静!

    小孤山不算高,也就是两百丈左右,众人挥舞兵刃,劈砍荆棘,开拓道路,半个时辰之后,就来到了山顶上,也找到了那座神殿,而后一阵目瞪口呆,萧逸征战天下,阅历丰富,见过一些破败的神殿,可是没见过这么破的,里面莫非供奉着‘穷神’吗?

    神殿的占地面积很大,分为前殿、后殿,左右配殿,以及碑亭、井亭、神厨、神库……各种建筑,一应俱全,看的出来,这里以前也是金碧辉煌、香火鼎盛的,供奉着一位帝王,或者是一位神灵!

    可惜呀,无情岁月的摧残之下,多少鼎盛王朝皆化云烟,何况是一座祭祀神殿呢,如今殿宇倒塌,门窗俱碎,荒草丛生,狐鼠藏匿……只剩下一块残破的剑形石碑,还有大半间的前殿,顽强屹立,诉说往事!

    “走!--咱们进去看看,何方人物,如此落魄,荒山野岭,香火全无,也算是一大奇观呢?”

    观看了一会,萧逸也没发现什么,大殿上面有半块残匾,历经风雨侵蚀,金漆脱落干净,早已辨认不清字迹了,不过吗,雁过留痕,还是有一点点印记的,匾额中间的古撰文,似乎是一个--王!

    进入神殿里面,同样是残破不堪的,恐怕几百年没人打理过了,台阶断裂、墙壁倒塌,房梁上满是尘土、蛛网,还有小老鼠来回奔跑,‘吱吱’怪叫,看来它们在这里安家落户,不知繁衍多少代了!

    大殿中有一座石雕神像,端坐在祭台之上,高有两丈左右,身穿龙纹冕服,头戴九旒王冠,左手持着一柄湛卢剑,右手握着白玉圭,目视前方,不怒自威,虽然满身尘土,却隐隐有一种王者之风!

    华夏历史,源远流长,夏、商、周、秦、汉,两千多年的时间中,出现过无数的帝王、霸主,有一些功盖寰宇、万世祭祀:炎黄、蚩尤、大禹、秦始皇、汉武帝……纵然再过千年万载,后人也会祭祀供奉的,可是绝大多数王者,随着自己国家的灭亡,也就泯灭在历史长河中了,这座神殿的主人,大概也是其中之一!

    上山求神,当有诚意,清扫殿宇,重燃香火……众人立刻行动起来了,清理碎石、打扫尘土,又取来了清水、麻布,仔细的清洗了神像,前后忙碌了一个多时辰,大殿里总算有点样子了!

    另外吗,在清理大殿的时候,护卫们发现了一块石碑,上面刻有古词一首,在岁月的侵蚀之下,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了,只能看出几句来:

    吴越水为国,行师利舟战,

    争霸开此河,余皇试亲练,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霸业已成空,山河风云变,

    台上失娇艳,黄泉掩遮面!

    “吴越水战?……北上争霸……湛卢宝剑……自杀了?”

    看完古词,沉思片刻,又在神像上查看一番,前后联想之后,萧逸终于知道破殿里面,供奉的是谁了…………吴王-夫差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