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54章 龙争虎斗(下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木制黑漆食案上,一条清蒸银鱼、一份油焖河虾,一碗稻米饭,再加上一坛子米酒,这就是宴会的饮食了,菜肴不算丰盛,也就是寻常渔家的伙食,烹制的却很精致,散发出诱人的香气,能在沙场征战之余,享受一顿朴素的家常饭,颇有一种‘返璞归真’的感觉呢!

    “银鱼、河虾、稻米饭……都是巢湖里面的特产,口感极佳,名扬四海,希望叔父大人喜欢!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孙策举起了筷子,吃的是津津有味,汉代实行分食制度,不论菜肴好坏、多少,每人都是平均一份,落座之后,各吃各的,不会吃到别人的口水!

    至于团团围坐一起,大家共享一份食物,筷子交叉,口水飞溅,那是游牧民族的习俗,还没有传入中原内地呢,也不被汉族士人接受,认为是粗鄙无礼,形同野兽一样的吃法!

    “刷!-敌方献食,未可轻动,请大司马小心一些,让末将查看之后,再行享用不迟!”

    中军官-小斌上前几步,轻声劝阻起来,还从怀里摸出一根银簪子,准备测试一下酒菜,他是担心对方投毒,诸侯之间宴饮,这是一项必备的工序,因此不算失礼之举,有些达官显贵身边,还设有专门的‘试毒师’呢!

    “嗯!--不必了,退下吧!”

    萧逸微微的摇头,而后举起竹木筷子,品尝着几种巢湖特产,还提起米酒坛子,狠狠的灌了一大口,北酒刚烈,南酒醇香,酿制不同,各有滋味!

    孙策勇武刚烈,心地光明,这样的好男儿可以真刀真枪,以生死相搏,却不会投毒害人的,如此豪杰,自当信赖,如果换成了‘碧眼小儿’-孙仲谋设宴,就算试毒师检测十八遍了,萧逸也不会动一下筷子,孙氏兄弟,同根所生,性情截然不同,一个是英雄,一个是政客!

    “大司马义薄云天,以一颗赤心,推人腹中,如此胸襟气魄,真乃大英雄也……本将军先干为敬了!”

    能够被一位劲敌信任,绝对是人生的莫大荣耀,孙策欢喜之下,举起酒坛子一阵狂饮,作为信任的一种回敬,不过吗,二人的称呼也随之变化了……“亭外是叔侄,亭内为劲敌!”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册封你:讨逆将军-扬州牧-南昌乡侯,世袭罔替,如此天高地厚之恩,将军不思忠心报答,反而起兵反叛,弄的战火纷飞,生灵涂炭,你可知罪吗?”

    双方的称呼改变了,谈话内容也要改变,萧逸心思敏捷,立刻先下手为强,扣了一顶大帽子过去,发起了猛烈的政治讨伐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此天下者,汉家之天下也,曹丞相可以纵横捭阖,坐拥中原,本将军也能攻取城池,割据一方,至于出兵北伐的原因吗,我也想试试‘天下人’的滋味罢了!”

    没有找借口,更没有心虚,孙策回答的很干脆,我起兵造反的目的:‘就是想坐上龙椅,号令天下’,这种坦率的谈话方式,反而让人无懈可击了!

    仁义道德的绳索,可以束缚凡夫俗子,却制约不了英雄豪杰,正所谓:‘男子汉,大丈夫,行非常事,立万世名’,就像秦皇汉武一样,杀亲人、屠骨肉、涂炭生灵,依旧被后人尊奉为‘圣君’,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,完全凌驾于仁义道德之上!

    “古人有云: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,如今两军对垒沙场,短期内难分胜负,不知大司马军中粮草,还能支持多少日月呢?”

    来而不往非礼也,孙策开始反击了,话语犹如利箭一般,直指对方的要害……粮草不足,难以久长!

    “呵呵!-朝廷两线作战,动用了上百万人力,物资消耗极为惊人,至于军中粮草吗,只够两三个月使用了!”

    萧逸没有隐瞒什么,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,说瞎话也解决不了问题,反而引来对方耻笑,不如坦诚相待呢!

    “合肥-巢湖固若金汤,急切之间难以攻克,大司马粮草不足,进退两难,不知有何打算呢?”

    “天下没有不破之城池,也没有不打败仗的将军,淮南之势难以挽回的话,那就换地再战好了!”

    “一战再战,生灵涂炭,大司马有没有想过,两家罢兵议和,重归于好呢?”

    “若能停止厮杀,休养生息,自然是苍生之幸了,不过吗,宝剑出鞘,无血不回,此事不太容易吧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番唇枪舌剑下来,二人四目相对,都在试探对方的底细,萧逸没有想到,对方在宴会之上,竟然提出议和,莫非说,江东集团后院起火了,或者另有隐情不成?

    另一边,提出议和之后,孙策满是不甘心呀,他何尝不想决一死战,大破劲敌,一雪前耻,可是不行呀,为了天下大局着想,议和比开战更加有利……

    当今天下大势,河北集团、江东集团南北夹击,官渡、淮南两处战场上厮杀不断,人马死伤无数,其余诸侯也准备落井下石了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最多几个月时间,曹营集团就全线崩溃了,而后被人瓜分干净,烟消云散……

    问题是,曹操一旦灭亡了,袁绍就会独霸中原,控制朝廷大权,接下来,他的野心会进一步膨胀,河北百万人马,必然大举南下,进攻荆州、益州、扬州……扫平南方诸侯;以江东集团的力量,根本无法抗拒,不是投降,就是灭亡呀!

    天下争霸,纵横捭阖,力强者难以抗衡,力弱者易于相处,正是考虑到这一点,孙策、周瑜才想议和的,他们反复商议过,可以削弱曹营集团的力量,却不能让他立刻灭亡,需要留下抗衡河北集团,形成一个巧妙的势力平衡,最好能争取到七八年时间!

    趁此机会,江东集团修养生息,操练兵马,逆流而上,吞并荆州、益州两地,完全的割据长江以南,那个时候吗,孙策就可以提兵百万,大举北伐中原了,曹操也好,袁绍也罢,都是自己的盘中餐、口中肉!

    这个计划缜密合理,切实可行,也是江东集团的战略计划,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二十年之后,华夏大地上会出现一个‘孙氏王朝’,执掌天下,威慑四夷!

    “战火纷飞,生灵涂炭,本将军也于心不忍呀,只要大司马接受条件,割让一些城池、土地,江东将士就会脱下战袍,回家与妻儿们团聚,共享天伦之乐!”

    想要罢兵议和,自然会有条件,说话间,孙策让人摆出一份‘天下寰宇图’,又拔出一柄小匕首,在上面轻轻的划了一条线,他们想要的是:寿春、丹阳、广陵、颍川-共计四郡之地!

    孙策、周瑜目光很精准,寿春、丹阳两郡到手,江东就有了战略纵深,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,而广陵、颍川两郡,则是前进基地了,以后北伐中原,易如反掌!

    平心而论,以江东人马占据的优势,他们提出条件并不过分,与曹营集团的存亡相比,区区四郡也不算什么,只要南方达成议和,曹军就可以抽调兵力,北上救援官渡战场了,那里才是生死攸关之地呢!

    只要打败了袁绍大军,曹军可以掠夺河北之地,把损失弥补回来,修养几年之后,再出兵南下、报仇雪恨也不迟晚,这样的议和条件,寻常将帅绝对双手赞成,不过吗,今天坐在这里的是--‘鬼面萧郎!’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自古以来,如画江山,能者据之,岂有随意割让的道理,再说了,四郡城池,都是将士们浴血奋战得来的,讨逆将军想要夺取,那就用尸山血河来换吧!”

    萧逸何等人物,对天下大势了如指掌,瞬间就明白了缘故,冷笑几声之后,一把抓起‘天下寰宇图’,直接塞进了自己怀中--大好河山,一寸不让!

    再说了,沙场征战,胜者为王,那有祈求的和平呢,割地议和-犹如抱薪救火,薪不尽,火不灭,今日退一步,明日退两步,后天就会满盘皆输了!

    “大司马为了几座城池,不肯罢兵议和,至百姓水深火热之中,未免私心太重了吧?”

    提议否决,地图抢走,孙策的脸色阴沉下来,与此同时,江东护卫拔剑出鞘,目光中满是杀意,如果议和不成,唯有刀兵相见了!

    “讨逆将军南征北战,杀人无数,踏着累累的白骨,换来一身荣华富贵,莫非不是私心吗……多说无益,咱们刀兵相见,胜者为王!”

    萧逸毫不畏惧,慢慢的喝完杯中酒,这才起身离开了凉亭,周围的玄甲护卫涌过来,同样是刀剑出鞘,杀气腾腾,他们早就做好准备了!

    群雄四起,天下逐鹿,杀人无数,血流成河,谁不是为了荣华富贵,为了一家一姓的江山呢,至于‘救民水火、拯救苍生’的口号,只是政客们喊着玩罢了,谁要是当成理想了,恐怕会一辈子痛苦!

    “且慢一步,本将军还有一个问题,藏在心中很久了,还请赐教解惑……大司马文韬武略,天下罕见,无论是实力、威望、时机,足以割据一方,自立为王,为何屈身事曹,甘为臣属呢?”

    不只是孙策一个人,天下很多人都在疑问,以萧逸的一身本领,能征善战,远在各路诸侯之上,趁着天下大乱的机会,他完全可以自立为王,甚至成为‘九五至尊’,为何投入曹操麾下,为别人征战沙场呢?

    “曹公心怀天下,海纳百川,乃是首屈一指的大英雄,为这样的‘王者’效力,无愁心甘情愿,希望曹公-扫平九州,天下一统!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萧逸走出了浮桥,跃马扬鞭,一骑绝尘而去,不过吗,有一句话他没说出来--“今日天下,归属曹公,明日江山,我来执掌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