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36章 落入陷阱如何好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杀!--杀!杀!”

    浓烟冲天,伏兵四起,在张颌、高览的指挥下,五万精锐将士利用大船、巨筏、浮桥,迅速的渡过了黄河,登岸之后,整齐列阵,挥舞刀枪,以猛虎下山之势,向着白马城冲杀过去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加上马延、张凯的队伍,袁军投入了八万人马,放眼望去,旌旗如海,人马如潮,喊杀声惊天动地,按照道理来说,袁军应该一鼓作气,迅速攻上城墙才对,可是战事的进展情况,完全出乎意料了?

    攻势开始比较顺利,在将校们的指挥下,袁军士兵填平壕沟,搬开鹿角,用木筏渡过护城河,在大批弓箭手的掩护下,一部分竖起云梯,举着盾牌,向上攀爬城墙,另一部分则抬着粗大的木桩,喊着口号,奋力撞击城门!

    再看白马城的守军,似乎有些惊慌失措了,没能组织起有力的反击,只是射出一些稀松的箭支,就没什么动静了,任由敌人接近了城墙,可是片刻之后,形势急转直下……

    “嗖!--嗖!--嗖!”

    白马城墙上,突然涌出大群的弓箭手,前后数排,弯弓搭箭,迅猛射杀,与此同时,巨石、滚木、沸油、金汁……也纷纷出现了,全都招呼到袁军将士身上,面对如此密集的人群,那真是一砸一个准,一滚一大片呀……

    “隆!--隆!隆!”

    城下的袁军可是倒霉了,有的射成了刺猬,有的砸个脑浆崩裂,还有的直接碾成了肉饼,死伤惨重,血流成河,剩下的将士难以招架,如同决堤之水一般,迅速崩溃了……

    “擂起战鼓,重整队形,各部将士,准备再战……督战队上前,敢有后退者--杀无赦!”

    第一波进攻失败了,还折损了部分人马,张颌、高览没有灰心丧气,战场之上,瞬息万变,遇到一些挫折很正常,二人调动人马,排好阵型,继续发起猛攻,犹如滔滔河水一般,前后相继,连绵不绝!

    “咚!--咚!咚!”

    “杀!--杀!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战场之上,战鼓如雷,喊杀震天,张颌、高览身披重甲,手持宝剑,站在箭矢交加之地,亲自指挥部下们攻城,凡是临阵脱逃,或者畏惧不前者,二话不说,立斩剑下,面对如此严厉的军法,袁军将士高呼口号,奋勇向前,发起了一**的进攻,大有不死不休之势!

    问题是,无论袁军将士如何努力,付出多大的牺牲,白马城依旧岿然不动,就像是一盏微弱的灯火,一阵狂风吹来,火苗闪动,摇摇欲坠,可就是不肯熄灭,袁军将士就像灯油一样,不停的填加进去,慢慢的消耗干净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双方从清晨开始,一直厮杀到了日头偏西,依旧没能分出胜负,放眼望去,战场上血流成河,尸积如山,就连河水都染成了暗红色,可见死伤数量之大了!

    不过吗,因为攻守之势不同,伤亡比例也不一样,面对高高的城墙,坚固的防御工事,袁军要牺牲五六个士兵,才能换上曹军一个人,这买卖真是赔上老本了!

    战局发展到这个地步,张颌、高览也感觉到不对劲了,他们统领的可是精锐人马,训练有素,装备精良,士兵也是挑选出来的勇士,就以战斗力而论,仅次于袁绍帐下亲兵-‘大戟士’,远胜过河北其他人马的!

    如此精锐之兵,又是突然袭击的,半天进攻下来,一处城墙也没有突破,反而折损了上万人,加上先前诱敌牺牲的,小小的白马城下,袁军总计伤亡了两万将士,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,也引起了各部将校的怀疑?

    白马太守-刘延,饱读诗书,孝廉出身,为人比较柔弱,善于治理民生,安抚百姓,算是一位不错的官吏,不过吗,此人打仗就很一般了,清剿几个盗贼可以,指挥千军万马不行,很多人劝谏过曹操,换一位骁勇善战的将军来驻守白马城,可惜都被拒绝了!

    如今看来,曹军指挥有法,调度有方,防御的密不透风,牢牢的控制着战场形势,这样精妙的用兵本领,绝不是一朝一夕练出来的,换句话说,负责守城的决不是刘延,而是另有一位幕后黑手!

    再者,城上的守军也有问题,数量上超过了预计,厮杀的本领也极为高强,有好几次,袁军组织了敢死队,都已经爬上城墙了,守军挥舞刀枪,拼命厮杀,硬是把‘敢死队’压下去了,如此骁勇善战的将士,绝不是普通的戍卒呀!

    “大军久攻不克,其中必然有诈,我等还要小心一些,否则的话,死无葬身之地了!”

    张颌、高览互相看看,心中都泛起了一股子寒意,沙场之上,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的,问题是,他们也不敢轻易撤回去,一旦首阵失败,自家主公面前不好交代呀!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唯有拼死一搏了,云台贤弟坐镇中军,指挥大局,愚兄亲自带队冲击一次,趁机查看一下敌军的虚实如何?”

    “如此也好,刀剑无情,兄长披上双重铠甲,再多带一些侍卫,能攻则攻,不成就退回来,咱们再寻良策就是了!”

    张颌、高览多年相处,情同手足一般,当即做好了分工,一个带队冲杀,刺探虚实,另一个坐镇指挥,安排后路,二人明白,再攻不下白马城,人马就要迅速撤退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隆!……隆!隆!”

    兵马如潮水,坚城似顽石,任尔风吹浪打,我自岿然不动,未出预料之外,袁军的进攻又一次失败了,人马潮水般退了回来,不过吗,总算把对方的虚实查清楚了!

    “贤弟请看此物,守城的不是一般人马,而是曹军精锐之士,咱们必须早做打算了,否则的话,数万将士皆为他乡之鬼了!”

    张颌退回来了,甲胄上满是血迹,还插着几支狼牙箭,幸亏有双层重甲,只是伤了一点皮肉,此外,他的手里紧紧攥着一些东西--腰牌!

    诸侯争霸,鱼龙混杂,军队多如牛毛一般,要想彼此区分,一是查看军中旗帜,每个将领都有一面大纛旗,设计独特,绝不混杂,比如萧逸的‘金狼头大纛’,只要高高的举起来,战场上的人就都知道--鬼面萧郎在此!

    其次看盔甲、服饰,天下十方诸侯,百万以上的军队,不可能穿一样的铠甲,这是诸侯的财力、物力决定的,一般来说,精锐人马的器械充足,精铁铠甲、纯铜头盔、掩心镜、牛皮靴、长枪、短刀、盾牌、弓箭、匕首……一应俱全!

    那些二流的军队土兵,装备可就差多了,只有牛皮甲、白木枪,缺口钝刀、藤条盾牌……,另外,士兵的服饰上-前心后背位置,还会有文字标记,比如“曹、袁、刘、孙、张……,一目了然,方便区分!

    不过吗,旗帜可以调换,服饰可以遮盖,有一样东西不会假冒的,那就是腰牌了,每个士兵都有一枚,放在最保险的地方,上面记载了士兵的年龄、家乡、职务、兵种……全部清清楚楚的,看上一眼,立刻知道身份了!

    腰牌就是一个身份证明,沙场厮杀,残酷无比,水淹、火烧、石头砸……无所不用,大战过后,经常是残尸遍地,血肉模糊,根本看不出谁是谁了,这时候翻出腰牌,按照记载,区分遗体,送回故乡安葬,因此上,每一个士兵都格外珍惜自己的腰牌!

    张颌手里的几枚腰牌,是他斩杀曹军士兵之后,从尸体上摸索来到,上面的字迹很清晰:

    郑术--兖州-陈留郡人,三十二岁,虎豹骑-左营-二等战兵,善使用长枪、弓箭!

    唐超--徐州-广陵郡人,二十七岁,虎豹骑-左营-一等战兵,善于使用铁锤,盾牌!

    王宝--徐州-彭城郡人,二十五岁,虎豹骑-中营-一等战兵,善于使用巨戟、弓箭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腰牌记载的,这些士兵的家乡、年纪、官职并不重要,可是有三个字,却让张颌、高览心生寒意--“虎豹骑!”

    世人皆知,曹军精锐将士众多,最厉害的两支人马:一是玄甲铁骑,纵横驰骋,天下无敌,另一支就是虎豹骑,忠心耿耿,可昭日月!

    ‘虎豹骑’-相府亲卫军,按照编织,分为前、后、左、右、中五大营,共计两万多人,他们器械精良,训练有素,粮饷是普通士兵的三倍,最重要的是:全军上下只服从曹操一个人,命令下达,赴汤蹈火,一往无前,就是让他们入宫弑君,也不会有半点犹豫的,堪称最为忠心的军队!

    如今‘虎豹骑’出现在白马城,就说明‘声东击东’的计策失败了,曹军早就设下了陷阱,利用坚固的城防工事,不断的消耗袁军的有生力量,另外吗,如此狠毒的计策、高超的指挥水平,幕后黑手的身份……十之**就是曹操!

    奸雄在此指挥,曹军主力肯定也来了,继续攻击白马城,无异于飞蛾扑火,白白损耗人马,一点胜算也没有的!

    到了这个份上,张颌、高览面如死灰一般,二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立刻退兵,撤回北岸,否则的话,全军尽覆,尸骨无存!

    (昨天停电了,没法码字,今天尽量补回来吧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