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27章 来日方长,血债血偿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兵法有云:‘与一人斗难,与二人斗易’,二人二心,各有盘算,可以共患难,难以共富贵,只要稍加离间,拉拢一个,打击另一个,则联盟必破,至于拉拢的办法吗,大致有两种:其一,加官进爵,以荣华富贵动其心;其二,缔结姻亲,两家人变成一家人!

    荆州与宛城的联盟,按照‘拉弱打强’的惯例,应该收买张绣,打击刘表,如此一来,第六路敌军不战自溃,曹军还能得到战略要地-宛城,居高临下,俯视荆襄九郡,为大军南下做好准备!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道理,在座的人全都明白,也清楚这样做的必要性,不过吗,大殿里鸦雀无声,没一个人敢把话挑明的,甚至连‘宛城’二字都不敢说出来,世人皆知,那是丞相大人的伤心之地呀!

    大公子曹昂-为人聪慧,文武双全,是曹家兄弟中最优秀的一个,也是曹操苦心培养的继承人,一直带在自己身边,言传身教,寄予厚望,结果在宛城之战陨落,半生心血付之东流,还引发了曹家兄弟夺储之争,产生了严重的内耗,对于曹营集团都产生了重大影响!

    杀子之仇,不共戴天,宛城之败,更是奇耻大辱,几年以来,曹操一直想着报仇雪恨,用仇人的头颅,祭奠爱子在天之灵,因为周边战事不断,加上北方的袁绍咄咄逼人,曹操才没敢轻举妄动,只有深埋仇恨,等待时机罢了!

    如今大仇未报,反而要拉拢敌人,给张绣加官进爵,陪上一个大大的笑脸,这样的提议谁能说出来?这样的事情谁又能做出来呢?

    “刷!……刷!”

    大殿里鸦雀无声,气氛紧张至极,众人的目光聚拢在曹操身上,想知道丞相大人做何打算,理智与感情的冲突,天下大势与个人恩怨的比较,是要做一个政治家,还是做一位父亲呢?

    正确的抉择往往是痛苦的,大殿主位上,曹操端坐如山,面色阴沉如水,双目中寒芒闪动,仿佛有雷电交织一般,右手紧握着倚天剑,不停的摩擦着剑柄,无边杀气,弥漫四方!

    “请丞相大人以江山社稷为念-先国后家,苍生为重!”

    郭嘉第一个跪倒在地,身为谋士,他必须上谏主公,可是声音却在颤抖,扪心自问,谁能闯过这道关口呢,自己肯定不行的!

    “请丞相大人以江山社稷为念-先国后家,苍生为重!”

    荀彧、荀攸、程昱、毛玠、满宠、徐晃、李典、乐进、夏侯惇、夏侯渊……一众将领纷纷跪倒在地,上位者的一个决策,关系着无数将士的性命,也影响到天下大势的发展,明知难为,不得不为呀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如此治世良谋,老夫自当从之,日后若有此类事情,还请诸位直言不讳,大家快快请起!”

    沉默半响之后,曹操仰天大笑起来,满天阴云四散,还走下座位,亲自搀扶起众人,又拍拍几位谋士的肩膀,以示嘉奖之意!

    奸雄者-心志如铁,胸怀宽广,能为常人所不能为,也能忍常人所不能忍,先国后家,天下为重,曹操当即表示,听从众人的劝谏,使用‘离间计’,分化瓦解刘表、张绣之间的联盟,以高官厚禄,收买后者!

    决策做出来了,执行起来依旧很麻烦,宛城之战,曹军固然遭受了惨败,张秀的西凉兵同样死伤惨重,就连自家婶娘也陪葬进去了,双方是血海深仇、不死不休的局面,纵然曹操有心化解仇恨,对方是否会同意呢?

    这就需要一名得力的使者了,此人必须有勇有谋、身份贵重,如此,一则显示出曹营集团的诚意,有利于双方休好;二则,张绣麾下的贾诩,乃是有名的‘乱国毒士’,足智多谋,阴狠毒辣,必须派个厉害角色过去,才能跟此人斗一斗!

    谁能出使宛城?谁有把握智斗贾诩、说服张秀,破解最后一路敌军呢?

    众人互相看看,不禁犹豫起来,论能力、身份的话,四大谋士足以胜任了,不过吗,他们各有重任在身,实在分不出精力来呀,何况此行危险重重,稍有不慎就会被人家扔进油锅里,不敢让几位谋士犯险呢!

    “属下不才,愿意跑一趟宛城,说服张绣前来归顺,解除丞相大人的后顾之忧!”

    郭嘉主动请缨了,既然是自己出的计策,就该自己迎难而上,那怕真的下了油锅,也怨不上别人了!

    “呵呵!--奉孝大才,参谋军机,一刻不离老夫左右,岂能去宛城赴险呢,至于使者的人选吗……吾儿子建何在,担任使者,前往宛城,不得有误!”

    曹操可舍不得左膀右臂冒险了,别说区区一个宛城,就是用荆襄九郡,也换不来一个‘鬼才’,随即目光一转,落在了自家儿子--曹植身上!

    “孩儿遵命!--立刻收拾行囊,出使宛城,说服张绣来归,不知父亲大人有何指示?”

    曹家子弟,皆是人中龙凤,四公子-曹植以文采见长,可是关键时刻吗,也有深入虎穴的勇气,即是家族血脉遗传,也是军中磨练的结果!

    “到达宛城,见到张将军之后,传达为父之言,就说小有过失,不必挂念,往日如烟,来日方长……再正式册封张秀为扬威将军-宛城乡侯,食邑三千户,子孙世袭!

    此外吗,听闻张将军有一幼女,年方八岁,聪慧可爱,吾儿可求之为妻,两家结为秦晋之好,事成之后,就在宛城住上一段时间,小夫妻之间也好联络感情!”

    “诺!-孩儿遵命,必然求得婚姻,化解往日仇怨!”曹植再次跪地行礼,而后去后宅拜别母亲,收拾行囊去了,此一番深入龙潭虎穴,却是危险重重,也是对自己的一次考验呀!

    “哗!--什么?--联姻?--老夫的耳朵没听错吧?”

    “疯了!……疯了!……真的疯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看着曹植离去的身影,众人又是一阵大哗,大声惊呼者有之,目瞪口呆者有之,一蹦三尺-手舞足蹈者亦有之,不愧是一代奸雄,用心之深,胸怀之阔,天下无人可比!

    曹操放下私人恩怨,给仇人加官进爵,已经让众人很佩服了,没想到的,竟然派自己的爱子为使者,深入险地,游说顽敌,这是什么样的气魄呀,你杀我一子,我再送一子,如此手段、魄力,古之圣君也未有之呀!

    更何况,曹操还要让爱子求婚,两家结为秦晋之好,这是‘化干戈为玉帛’的最好办法了,曹植何许人也,那是丞相大人的爱子,也是呼声最高的继承人之一,亲自到宛城求亲,还要住上一段时间,等于变相的抵押一个人质了,如此风度,别说是敌人了,就是铁人也得感动落泪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胸怀天下,海纳百川--天下万民,敬仰如山!”

    众人再次跪倒在地,心甘情愿的献上自己的膝盖,跟随这样一位主公,真是三生有幸呀,纵然粉身碎骨,也是九死无悔!

    “诸位免礼平身--还望齐心合力,共创大业!”

    曹操双臂张开,仰头仰天,目光中却隐约有泪花闪动:“子修吾儿,在天之灵见谅,这也是迫不得已呀,为了曹氏一族的兴盛,只能委屈你了……不过吗,为父答应你-来日方长-血债血偿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咚!……咚!咚!”

    内部会议完毕之后,曹操立刻换上朝服,带着一众文武大员,在数千‘虎豹骑’的护卫下,进入皇城,面见天子,同时召集文武百官,上朝议政!

    曹营集团最大的优势之一,就是‘挟天子以令诸侯’,这么好的一张政治牌,当然要使用上了,自古打仗之前,必然有一场舆论战,互相谩骂,狂喷口水,找到各种理由,宣告自己的正义性,这就叫做‘出师有名!’

    在这方面,曹操从来不用费脑筋,因为他有一面最大的旗帜--‘奉诏讨贼’,此天下者,汉家之天下也,皇帝金口玉言一开,说谁是乱臣贼子,那谁就是乱臣贼子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,还没法子反驳,胆敢跟皇帝辩理,本身就是大不敬之罪,真是吃死你,没商量呢!

    “臣等参拜吾皇--江山一统,万年无期!”

    丞相入宫,皇帝临朝,文武百官不敢怠慢,纷纷换上朝服,来到‘麒麟殿’见驾,就连一些久不露面的汉室老臣、四朝元老,也拄着拐杖上朝来了,曹、袁大战一触即发,事关天下大势,他们也坐不住了呢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入宫面奏,准备出兵北上,讨伐袁氏,诸位爱卿以为妥当否呀?”

    九龙宝座上,小皇帝的神色颇有忐忑,曹、袁大战即将爆发,无论谁胜谁败,对自己都不是一件好事呀!

    刘协清楚的记得,萧逸送过一份天下时局图,上面绘画的内容,就是最真实的写照了,天下诸侯犹如猛兽,割据一方,互相撕咬,自己则是一个年幼小儿,困在兽群当中,毫无自保之力!

    小儿能够平安无事,因为猛兽们互相牵制,谁也不敢轻举妄动,一旦让它们分出胜负来,最后的胜出者,就会一口吞下大汉天下,自己取而代之了,所以最好的办法,就是让它们继续对峙下去,多混战一天,皇位就安稳一天!

    当然了,这种小心思只能深深藏起,不能公之于众,大汉天子的脸面不能丢的,至于那些事情吗,让人代劳就可以了,想到这里,刘协轻轻的摸下鼻子,发出了暗号,话说这个奇怪动作,也是跟某人学来的,真是很酷呢!

    “听闻丞相要出兵北上,迎战河北大军,下官以为万万不可,自从黄巾作乱以来,天下沸腾,社稷不安,诸侯割据,战乱不断,汉室江山元气大伤,黎民百姓死伤无数呀!

    自从迁都许昌之后,有赖当今天子圣明,文武百官尽心竭力,社稷才转危为安,百姓们安居乐业,大好局面来之不易,万万不可轻动兵戈了,否则的话,生灵涂炭,国家难保呀!”

    国丈-伏完第一个站出来,直言反对开战,他是皇亲国戚,与国同休的存在,无论如何,也要保住小皇帝的宝座!

    “国丈言之有理呀!……袁氏四世三公,门生故吏遍布天下,又占据四州之地,麾下人马数十万,如此人物,岂能力敌呢,不如派遣使者,割地赔款-以和为贵,老夫愿意去河北一趟,化干戈为玉帛呀!”

    孔融也站了出来,请求担任议和使者,在老夫子看来,双方实力悬殊,袁氏必胜,曹军必败,这次真能出使河北,自己也不会再回来了,凭着‘孔圣后裔’的招牌,总是能混个肚圆呢!

    “二公多虑了,袁本初羊质虎皮-外强中干罢了,麾下人马虽多,不过一群乌合之众,老夫自有破敌之计,取胜之法,诸公不必担心!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曹操不禁目露杀机了,满朝文武,三心二意,不知多少人与袁绍私通呢,要想威慑住他们,进而稳定朝廷,只有一个办法了……杀一儆百!

    “袁大将军曾为诸侯盟主,讨打董贼,有功于汉室,岂能刀兵相见呢,不如请来许昌城,与丞相大人共同辅政,如同周公、召公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一个倒霉鬼跑出来了,站在大殿上侃侃而谈,此人名叫崔涛,官拜-御史中丞,乃是袁氏的门生故吏,自然向着袁绍说话了,可惜,他的话只说了一半,人生道路就走尽了!

    “袁绍贼子,久怀不臣之心,若是进入许昌,乃引狼入室也,如此言论,必是袁氏贼党无疑……金甲武士何在,把贼子拖出去,就地斩首,诛灭九族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曹操大手一挥,几名金甲武士冲上来,二话不说,就把拖出去了,随即一声惨叫响起,片刻之后,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送上,五官扭曲,死不瞑目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英明神武,识破奸贼,杀的好,杀的秒呀!”

    “朝廷上下,齐心合力,与袁氏逆贼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鲜血是红的,刀子是白的,没人真的不怕死,文武百官顿时屈服了,曹、袁之战胜负未分,天下大势没有明朗,他们还是不要乱动的好!

    剩下的事就简单了,在曹操的武力威慑下,小皇帝颁布了一道圣旨:“河北袁绍,拥兵自重,叛逆朝廷,实乃大汉乱臣贼子,天下之人共讨之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