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24章 得人心者,可得天下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命运之奇妙,就在于我们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,因而对生活充满了希望,这也是人类快乐的源泉,反过来,如果告诉一个人明天就会掉脑袋,那种感觉一定糟透了,没有了希望,也就没有了生命!

    很不幸运,辛毗就是一个‘倒霉鬼’,拜访丞相府的日子到了,对他来说等于去鬼门关走一趟,起床之后,穿戴整齐,对着铜镜自顾起来,不停的抚摸着头颅和脖子,也许今天就是它们分家的日子了!

    “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,男儿立世,岂能胆怯?”

    哀伤完毕,辛毗取出两封书信,交给了最可靠的两位老仆人,信是昨晚写下的,一封交给主公袁绍,里面记载了自己渡过黄河以后,费心收集到的一些情报;另一封给兄长-辛评,诉说了自己对大势的分析,告诫他离开河北,莫要成为他人的殉葬品!

    出发之前,辛毗反复叮嘱两位仆人,今日前往相府拜见,乃是九死一生之事,一旦得知自己人头落地了,不要哭泣,更不要收尸,立刻逃出许昌城,把书信送到地方;如果自己平安回来了,那就销毁两封书信,忘掉今天的一切事情!

    “隆!……隆!隆!”

    一切都交代清楚了,辛毗坐上一辆豪华的马车,向朱雀大街-丞相府驶去,木制的车轮碾压着青石路面,发出‘隆隆’的声音,既悲且壮,真有些‘壮士一去不复返’的感觉呢!

    俗话说‘蝼蚁尚且偷生,何况是人呢’,当年刺客-荆轲告别朋友,入朝刺杀秦王,心中未尝没有害怕过,只是凭着一股子浩荡之气,战胜了自己的恐惧感,这就是勇士的真谛了!

    辛毗也是一样,明知进入相府很危险,依旧义无反顾的出发了,一则,身为河北使者,自己必须完成使命,这也是一名儒生的节操;二则吗,老子说过一句名言-福祸相依,世上最危险的地方,往往也蕴藏着巨大机遇呀!

    驿站距离朱雀大街不远,两柱香之后,马车停到了相府门前,于此同时,辛毗也做好了准备,鼓起最大的勇气,从马车上一跃而下,迈步向相府大门走去,是生是死,听天由命吧!

    “河北使者-辛佐治,前来拜见丞相大人,还请几位校尉回禀一声!”

    作为一名使者,自然明白进门的规矩了,辛毗右手轻轻一抖,几颗大金豆子滑落出来,垫上几下,少说也有七八两,递向了守门的士兵,再加上一个大笑脸!

    “啪!……请使者门口稍候,在下立刻前往通禀!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之外,守门士兵根本没接金豆子,直接拦了回去,打量了辛毗几眼,在他身上仔细的摸索一番,确定没有任何利刃之后,转身进去了……相府亲兵,军纪如铁,收受贿赂,满门抄斩!

    “来的可是佐治先生吗,我家二公子早有交待了,先生乃是贵客,请到偏殿休息一下,等候丞相大人的传召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从府门内走出一位将军,身高九尺,腰阔十围,身披镔铁战甲,手持精钢巨剑,神态极为威武,正是相府亲军统领--许褚!

    许褚人称‘虎侯’,乃是曹军中有名的勇将,仅以武艺而论,可以排进前三名,与典韦不相伯仲,另外吗,两个人还有共同之处,那就是相貌凶恶,笑起来能吓人一个跟头,发起怒火来,更是鬼神退避呀!

    “多谢二公子厚待,多谢虎侯亲自出迎,在下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这样一位狠角色,竟然口称‘先生’,态度又极为客气,辛毗真有点受宠若惊呢,当然了,他心里也明白,这是曹家二公子的面子,否则的话,人家知道自己是那根葱呀?

    当下许褚头前领路,二人进府门、走回廊、穿门洞,一直来到相府侧殿,这里是来客休息、等候的地方,按照品级的不同,又分为天、地、玄、黄四个大堂,里面分成数个小客厅,辛毗运气不错,直接进了天字一号,享受着高级贵宾的待遇!

    “先生在此安坐片刻,一会丞相大人就会召见你……来人呀,上好茶!”

    进屋之后,许褚告辞离去,吩咐几名侍女上茶,不要怠慢了贵客!

    客厅中有圆形坐榻,旁边是四方的楠木桌案,侍女们送上泡好的茗茶,香味扑鼻,沁人肺腑,辛毗轻轻的品了一口,顿觉浑身舒服无比,刚才还担心又是‘摆酒待客’呢,那就真要他的小命了!

    “能受如此礼遇,自己也算是不虚此行了,不过吗,‘朝为座上客,暮为阶下囚’的例子很多,万万不敢掉以轻心呀……要是能见二公子一面就好了!”

    一边品着香茗,享受着难得的快乐,辛毗一边沉思着可能遇到的问题,以及应对之策,那怕希望渺茫,自己也要尽力活下去,曹操为人霸道阴险,起码是个讲道理的人吧,只要别故意的激怒他……可是三项条件,苛刻无比,人家不怒才怪呢?

    “嗯?……有人在谈话?”

    对策没想出来,却听到了一些声音,是从隔壁客厅传来的,声音比较洪亮,透着隔板也能听清楚,聊的热火朝天,估计人数不少呢?

    “寒门子弟也能出入相府,接受选拔,成为一方封疆大吏,真是苍天有眼呀!”

    “多亏了丞相大人的‘求贤令’,不问出身,唯才是举,我等才有了出头之日!”

    “寒门被压制几百了,如今有了机会,我等就该忠心报效,勤于任事,让天下人好好看看,山野藏麒麟,寒门有国士!”

    “此言大善!……没错呀!……说的对着呢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从谈话中得知,隔壁是几名寒门子弟,因为才学出众,受到了曹丞相的赏识,准备提拔重用,让他们去治理一方,估计会委任‘郡守’之类的,那可是二千石的高官呀!

    自从夏、商、周三代以来,朝廷官职一直被贵族把持着,除非学陈胜、吴广举旗造反,否则寒门子弟那有崛起的机会呢!

    两汉更是如此了,选拔官员全靠出身门第,士族子弟就算蠢笨如猪,也能高官得坐,骏马得骑,反观寒门子弟呢,纵然是天纵奇才,也没有用武之地,最多给人家当门客罢了,计谋自己想,有刀自己挨,功勋尽归他人,真是让人心寒呀!

    自从主政兖州开始,曹操不顾世人的反对,坚决颁布了‘求贤令’,宣示四海,广招人才,不问出身门第,只看能力高低,给了寒门子弟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!

    据说还在筹备一种‘科举考试’,只要是读书人,不论出身,不论学派,都可以报名参加,大家坐在考场里面,统一回答试卷,根据成绩好坏,择优录取人才,可谓是公正严明!

    “曹公胸怀四海,天下寒门才子,尽入麾下矣,有这些人才相助,曹氏日后恐有蛇龙之变呀?”

    看看曹操唯才是举的用人方式,再想想河北官场的黑暗,以及自己受到的不公平待遇,辛毗真是感慨万分呀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自己没去河北游历,而是跟毛玠、满宠一起投了曹营,凭自己的能力、才学,只要用心做事,恐怕早就身居高位了,别说是郡守、别驾之类,就是主政一方的-州牧,自己也敢伸手够一够呀!

    “贵使久候了,丞相大人传召,请您书房相见!”

    正在辛毗陷入幻想之中,一名青衣侍从走了进来---历经千般阻挠,终于要与奸雄相见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河北使者见过丞相大人,这里有大将军的书信一封,还请过目!”

    相府书房中,辛毗终于见到了乱世奸雄-曹操,后者头戴素冠,身穿常服,周围的摆设也极为简朴,与大将军袁绍的派头相比,真可谓天壤之别!

    做个形象的比喻,袁绍出身高贵,生活奢侈,犹如一柄装饰华丽的宝剑,浑身珠光宝气的,天下人见了,无不挑大拇指称赞--“好一件价值连城的珍宝!”

    至于曹操吗,出身草根,朴实无华,犹如一把斩获四方的战刀,长刀所向,血流成河,天下人见了,只会感到深深的恐惧--“好一柄纵横无敌的利刃!”

    剑是拿来看的,刀是用来杀人的,这就是二者最本质的区别了!

    暗暗的评论之后,辛毗从怀里取出一封书信,双手递了上去,腰杆却是挺的笔直,按理来说,他一个七品的小主簿,见了大汉丞相,应该跪地献书,以示恭敬的!

    不过吗,他还有另一重身份-河北使者,某种意义上说,也代表着袁绍本人,因此,决不能下跪行礼,丢了河北四州的面子,当然了,此举也容易激怒对方,惹来杀身之祸呢!

    好在曹操宽宏大度,没计较什么,只是让人呈上书信,打开之后,仔细的起来,却是袁绍的亲笔,言语霸道,态度嚣张,直接提出了三项条款,一个比一个苛刻,最后还用朱砂写了一句:“朝廷若不答应,河北百万大军,就要渡过黄河,踏平许昌城,皆时玉石俱焚矣!”

    “袁本初自恃兵强马壮,轻视朝廷权威,要做大汉的逆臣贼子,莫非以为老夫的宝刀不锋利否?”

    使者不肯下跪,曹操并不在意,一些虚礼而已,华而无用,只要自己荡平诸侯,一统九州,天下人都会跪拜下去的,这才是上位者的心态!

    对方的书信,或者说‘战书’就不一样了,这是两大集团之间的较量,也是曹、袁二人的决战,既然你傲慢无礼,我唯有以无礼回之!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袁本初,想要土地、城池,就派兵来取,想要陛下前往河北,就带人来抢好了,他要兵戈相见,老夫奉陪到底,咱们沙场争雄-胜者为王!

    另外吗,贵使者的头颅不错,可否借与老夫一用,行血誓之礼,定决战之期呀?“

    说话间,曹操双目微睁,散发出阵阵的杀气,周围的护卫更是拔刀出鞘,四面围拢上来了,一声令下,人头落地!

    ”两军交战,尚且不斩来使,丞相大人如此行事,不怕天下人耻笑吗?“

    辛毗有勇有谋,此时也是肝胆俱寒呀,所谓‘血誓之礼’,就是双方对峙的时候,把使者的人头砍下,口中塞入一封战书,装在木闸里送回去,以示决一死战,绝不妥协之意,比法过于血腥了,不是深仇大恨绝不会用的!

    “刷!……刷!”

    可惜,再灵敏的舌头,也抵挡不住拳头,护卫们手持刀剑,步步紧逼,眼看就要人头落地了,生死关头,一道人影冲了进来!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且慢,佐治先生才华横溢,乃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又与孩儿倾心结交,还望刀下留人呀?”

    冲进来的是曹丕,一面苦苦哀求,希望父亲收回杀人的命令,一面把辛毗护在自己身后,阻挡围拢过来的士兵,大有以身挡刀的架势!

    “此乃军国大事,弱龄小儿知道什么,还不快滚出去!”

    虎毒尚且不食子,看到儿子在求情,曹操的语气也不禁软了下来,周围的护卫更是不敢轻举妄动!

    “天下虽大,知己难求,如今朋友有难,孩儿不能坐视不理,回来之后,再接受父亲大人的家法处置!”

    趁此机会,曹丕拉了辛毗就往外跑,一直来到了相府门面,二人翻身上马,在几名亲兵护卫下,一路跑出了许昌城,沿途的巡逻将士,无人敢于阻挡!

    于此同时,曹丕派出手下,去驿站接了辛毗的几名仆人,前往城外汇合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许昌城北-五十里-一处高坡上!

    送君千里,终有一别,这是本公子的贴身佩剑,还有一份过关文牒,有此二物在身,可保先生平安回到河北,日后相距千里,难以请教学问,真是人生一大憾事呀!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安全地带后,曹丕从怀里取出一份关文,又解下自己的佩剑,全送了出去,做为曹家的二公子,如此厚待敌方-使者,真可谓是仁至义尽了!

    “呜呜!……公子如此厚待,佐治永生难忘,可惜身在河北,难做背主之事,若有来生的话,在下愿意跟随公子左右,倾心报效,九死无悔!”

    视为知己者死,如果是一般人,早就跪倒在地,倾心投靠了,可惜,辛毗是一个有原则的人,公私分明,决不做背主求荣之事,可是感激之心,却是难以言喻的!

    “家法无情,公子请回相府!”

    “路途遥远,先生一路保重!”

    “人生知己!”

    “知己难求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番告辞之后,辛毗眼含热泪,翻身上马,带着几名仆人,一路向北而去,只留下曹丕站在高坡上,久久的凝视着……

    “公子爷如此厚待,此人仍不肯留下,何不就地斩杀,反而放他回去呢!”

    一名亲兵催马上前,挥舞几下佩刀,示意自己可以追赶上去,提着人头回来!

    “不必了,自古以来-留人易,留心难,何必强求呢……本公子诚心相待,必然金石为开,此人返回河北去了,一颗心却留在了许昌城!”

    凝视远方,曹丕心情激荡,同时想起了父亲说过的一句话--“龙蛇起陆,诸侯争霸,得人心者,可得天下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