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23章 要操两代人的心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‘唇枪舌剑,笑傲王侯,不辱君命,不失臣节’,这就是一名使者的标准了,以此来评价,辛毗无疑是个失败者,半个月的时间里,每天吐的昏天暗地,正事一件没做成,真可谓奇耻大辱呀,于是乎,痛定思痛之后,他决定发起反击了!

    对待君子行正道,对付小人玩阴谋,要想摆脱尴尬的处境,自己必须也无耻一次了,先用一副对联戒了酒,接下来,辛毗用出了必杀技--绝食!

    绝食-就是不吃饭,不喝水,枯坐在驿馆里,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抗议,辛毗还正式宣布:“曹丞相一日不见,自己就绝食一日,直到饿死为止,让曹家背负一个虐杀使者的恶名,从此以后,诸侯人人厌之!”

    这一招果然有用,事关曹家的脸面问题,丞相府岂能坐视不理呢,半天之后,一副熟悉的面孔出现了……二公子曹丕!

    “听闻先生大会宾客,日夜置酒高歌,如此风雅之事,在许昌城内传为美谈,真是羡煞旁人呀!”

    想在乱世中存活,必须腹黑皮厚才行,在这方面,曹丕继承了父亲的优良基因,一件阴损至极的事情,硬是说成了风雅美谈,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!

    “小饮怡情罢了,没什么值得炫耀的,本使前来许昌多日了,尚未拜会丞相大人,着实太过失礼了,还请二公子成全,河北将士不胜感激呢!”

    为了使者的面子,明知被人阴了一把,也得打落牙齿肚里吞了,不过吗,辛毗也不是好惹的,话语中露出了威胁的意思,河北几十万兵马就是最大的本钱了!

    “先生此言差矣,外镇使者入京,必先拜见天子,汇报地方事务,此乃汉家祖制,岂能忽视呢,莫非河北有不臣之心吗?”

    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曹丕整天跟一群政客学习,早就练的牙尖嘴利了,直接扣过去一顶大帽子,对方还挑不出毛病来?

    “这个吗……二公子所言极是,却是外臣孟浪无礼了,自当先朝天子,后见丞相,河北官民忠君爱国,绝无二心!”

    舌战失利,辛毗郁闷的想撞墙,明知对方在拖延时间,却是无可奈何,阴谋好破,阳谋难挡,这是谁调教的少年郎,真心厉害呀!

    天下人都知道,汉室衰微至极,小皇帝不过是个傀儡罢了,真正掌握军政大权的,乃是丞相-曹操,这次前来许昌面谈,也是曹、袁两大集团之间的对弈,皇宫里那位一点发言权也没有滴!

    问题是,小皇帝再没权利,再没有话语权,可他毕竟是大汉天子,拥有大义的名分,四百年的江山社稷,已经是深入人心了,诸侯们纵然实力雄厚,野心勃勃,也要献上自己的膝盖,君臣名分,压死人呀!

    更让人郁闷的是,按照汉家制度,诸侯使者朝拜天子之前,必须斋戒三日,沐浴更衣之后,才能进宫行礼,以示对天子权威的尊敬,换句话说,辛毗还要等上三天时间,才能见到小皇帝,否则就是大逆不道的乱臣贼子!

    “哎!……一步落后,步步落后,当初袁公优柔寡断,错失良机,让曹操把小皇帝接到了许昌,从此‘挟天子以令诸侯’,占据了政治主动,如今处处受制于人,真是悔不当初呀!”

    纵然有一万个不情愿,辛毗也得乖乖的待在驿馆,每天吃素食、勤洗澡,焚香上礼,等候大汉天子的召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咚!……咚!咚!”

    三天之后,皇城鼓响,宫门大开,天子降旨,宣召使者,辛毗换上正式的朝服,在宦官的引领下,从太平门入宫,先在麒麟殿外下跪行礼,而后上殿面君,再行三跪九叩大礼,献上从河北带来的贡品,再好好的歌功颂德一番,最后接受天子询问!

    “爱卿免礼平身吧!……朕居宫中,久未出京了,不知河北的军政、民生如何了,袁大将军是否康健呢?”

    毕竟是汉家江山,刘协虽然不做主,过过嘴瘾也是好的嘛,其实他心里也明白,曹操也好,袁绍也罢,都是一路货色,全在觊觎江山社稷,只有让他们继续对峙下去,自己的皇位才能安稳呢!

    “有赖陛下洪福,河北四州风调雨顺,连年大熟,百姓安居乐业,一片富足景象,大将军更是兢兢业业,上马统兵,下马治民,不敢有丝毫的懈怠!”

    天子宣诏,有问必答,辛毗陈述了河北的情况,当然了,说的只是一些皮毛,核心问题,还要严守机密的,不过吗,一番问答下来,他对小皇帝倒是有了些认识呢!

    就以政治智慧而论,大汉历代二十四位君主里面,刘协大概能排到七八名的位置,虽然没有高帝、文帝、景帝、武帝几位的雄才大略,可是比起平帝、桓帝、灵帝……那些败家子强的太多了,如果是太平盛世,做个守成之君是绰绰有余的!

    可惜造化弄人,在二十四代皇帝之中,刘协的运气属于倒数五名,比起被毒死的和帝、质帝、冲帝、少帝略微好一点而已,跟被废黜的昌邑王-刘贺有的一拼,都是空有人君之位,却无人君之福呀!

    问答完毕之后,小皇帝表示很满意,下旨赐给袁绍御马一匹,御带一条,以是宠信重臣之意,又褒奖了辛毗一番,加封了‘光禄勋’的荣誉官职,并且赐下一顿御膳!

    “臣!--叩谢陛下天恩!--呜呜!”

    皇家赐膳,莫大光荣,可是进入侧殿,看到准备好的御膳之后,辛毗立刻痛哭流涕起来,不是感动的,而是太悲催了!

    说句实话,皇家御膳还是不错的,一块金黄色的鹿脯,一条肥硕的河鱼,几道新鲜蔬菜,再加上一碗粟米饭,色、香、味俱全,让人看了很有食欲,问题是,除了菜肴,还有一大坛子御酒呢,足有十多斤的容量,不知道是小皇帝吩咐的,还是某些人别有用心呀!

    皇家御膳,可没有打包带走的,为了显示臣子的忠心,必须全部吃完,一个米粒也不能剩下,辛毗正值壮年,吃些饭菜没问题,可是喝酒就不行了!

    半个月的痛饮,不但伤害了他的肠胃,还留下了心理阴影,别说是喝酒了,一闻到酒味就想呕吐呀,立刻天昏地暗,四肢无力,问题是,天子赐酒,谁敢不喝,就是毒药也得往下吞呀!

    “呜呜!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辛毗一边痛哭流涕,一边吃着御膳,喝酒的时候,更是双目禁闭,拿出了拼命的架势,几次想呕吐出来,都被他以拳捶胸,硬是压下去了,整整用了两个时辰,才吃完这顿饭,一个米粒没剩下,一口御酒没浪费,最后在几名宦官的搀扶下,蹒跚着走出了皇城!

    “河北使者的眼泪就跟流水一样,真是少有的忠臣呀!”

    “赐下御膳的人多了,如此痛哭的还是第一个,大汉江山有望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看到离去的身影,执勤的宦官们挑大拇指称赞,有这样忠心耿耿的臣子,大汉江山,气数未绝!

    “哇!……哇!哇!”

    可是谁知道,辛毗刚刚坐上马车,就开始狂吐起来了,整整的喷洒了一路,回到驿站之后,一头栽倒在卧榻上,好半天缓不过劲来,想去相府拜见曹操,还是修养几天再说吧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深夜-丞相府-书房中!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酒之一物,少饮提神爽气,滥饮灭志杀神,子桓一番接触下来,以为辛毗的本领如何呀?”

    曹操端坐如山,正在翻阅密报,‘虎豹骑’无孔不入,皇宫里发生的任何事情,不出半个时辰,就会详细的送到相府,包括小皇帝吃了什么,跟那个妃子过夜,一晚上**了几次!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启禀父亲大人,佐治先生文采过人,乃是治国理政之才,这次着了暗算,并非能力不足,而是对手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在父亲面前,曹丕永远毕恭毕敬的,进退举止,无不合理,每回答一句话,也要在肚子里转上三圈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说的好,十个辛毗,不敌一个萧郎,不过吗,辛毗也是难得的人才,袁绍让他做一名使者,实在是太屈才了,明天演一出好戏,争取收服此人!”

    曹操满意的点点头,不知是欢喜即将得到一位人才,还是欣赏儿子看人的眼光,也许二者均有之吧!

    “诺!……孩儿明天就领人入府,就怕他不肯投诚,又该如何是好呢?”

    “简单!-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,不肯归顺,一个字‘杀’,免得日后为他人所用!”

    “嘶!嘶!……孩儿明白了!”

    曹丕倒吸一口冷气,跪地行礼之后,缓缓退了出去,面色依旧有些苍白!

    “哎!……生子如羊,不如生子如狼,关键时刻,还是缺少一些魄力呀!”

    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,曹操心中一阵的叹息,这个次子城府颇深,文韬武略也有可取之处,在同龄人之中,算是一个佼佼者了,可惜,心胸、气魄略有不足,只有守成之能,并无开拓之力呀!

    儿子本领不够,做老子的就要操两代人的心了,之所以要收服辛毗,一个是为大决战做准备,另一个,也是在储备人才,就像自己的左膀右臂-萧逸、郭嘉一样,儿子也得有几个股肱之臣了!

    母爱如水,父爱如山,形式不同,心思一样,惟愿子女飞黄腾达,康泰一生!

    (伤心的父亲节!……我的父亲去世四年了,思念、想哭……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