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20章 潜龙诗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相府虎头金牌在此,沿途关卡,速速开门……隆!隆!”

    曹丕接受父命之后,立刻挑选了几名侍卫,快马加鞭直奔天牢而去,靠着手中的虎头金牌,沿途关卡畅通无阻,进入断魂谷之后,把侍卫、马匹留在了山脚下,自己沿着山道飞奔而上,快如脱兔,敏如灵猿,话说曹二公子深藏不露,其实一身的武艺也是不错的!

    小舅子亲自登门了,做姐夫的自然要好好招待一番了,萧逸走出山洞数步,算是出门迎接了,曹节则素手调羹,准备起饭菜来,相府的家教很严格,男孩必须弓马娴熟,饱览兵书,女子在读书识字之余,也要学习女红、厨艺,争取做一个贤妻良母呢!

    群山峻岭中,饭菜以野味为主,一份红烧兔肉,一盘清炖河鱼,十几枚腌制的野鸭蛋,还有几份新鲜的野菜,都是夫妻二人游山玩水的时候,顺手弄回来的,绝对的天然食品!

    菜色很是平常,酒却是第一流的,打开封泥之后,浓香扑鼻,沁人肺腑,这也是萧逸唯一的特权了,住在简陋的山洞没什么,吃些粗粮、野菜也可以,唯独在喝酒上,一点也不能凑合了,都是从无愁侯府专门取来的,精心配制的佳酿呀!

    “子桓见过姐姐、姐夫,多日不见,你们在山上受苦了,父亲大人心中惦念,特让小弟前来探望!”

    见面之后,曹丕立刻躬身行礼,目光却落在了萧逸的手上,颇有畏惧之色,看到没什么东西后,这才长出了一口气!

    当初在军中历练,萧逸极为严格,下手也黑,曹家三兄弟没少挨揍,打的是皮开肉绽呀,久而久之,他们都留下心理阴影了,每次遇到萧逸之后,先看他手里有没有鞭子,然后才能放下心,这种畏惧感已经深入骨髓,永生难改了!

    “自家人不必客气了,子桓进来落坐吧,咱们边吃边谈,你姐姐的厨艺可是不错的!”

    萧逸微微点头,算是回了半礼,神态即不热情,也不冷漠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相府里的小舅子太多了,个个不是省油的灯,自己不敢偏依分毫呀!

    “荒山野岭的没什么好饭菜,真是委屈小弟了,父亲、母亲大人可好?其他弟妹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有劳阿姐挂念着,父母大人一切安好,弟弟妹妹们勤读诗书,丞相府里面一片和睦!”

    “家和万事兴,父亲大人日理万机,很是辛苦的,兄弟之中,子桓居长,还要多多为父亲分忧才是!”

    相对的,曹节就没什么顾忌了,相府最有潜质的四位公子,曹丕、曹彰、曹植、曹熊,跟她都是一奶同胞的亲姐弟,日后无论谁潜龙飞天了,也不会亏待了嫡亲姐姐的,起码是个‘开国长公主’的身份,这才是有福之人呢!

    “小弟资质愚钝,不堪重用,比不上几位弟弟聪慧伶俐,日后还要姐姐、姐夫多帮衬才是呢,这次上山来,父亲大人有烦恼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曹家兄弟姐妹中,曹丕不是最聪明的,却是最会做人的,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,无形之中,还拉近了彼此的关系,他非常的清楚,只要自家姐姐点头了,姐夫的态度也就好说了!

    “能让丞相大人烦恼的事情,莫非是河北形势有变,袁绍准备起兵南下了,厚颜老儿真是贼心不死呀?”

    萧逸心思敏捷,瞬间就猜到了一些情况,不禁攥紧了拳头,目光中杀气腾腾,大战即将来临,自己又有用武之地了!

    “姐夫不亏是当世第一名将,心思敏捷,无人可比,袁绍派来了一名使者,还提了三项无礼要求-割地赔款,献出天子,朝廷若不答应的话,双方就要刀兵相见了!

    父亲大人威武不屈,准备集结兵马,决一死战,各位文武重臣也同意了,不过吗,天下大局,万民生死,小弟以为还要慎重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曹丕口才不错,说话条理清晰,一字不差的把会议内容重复出来,又加了一些自己的见解,颇有表现之意,看来他也不于甘寂寞了!

    “袁绍称雄河北,麾下兵多粮足,又有一众文臣武将效力,就以实力而论,稳居天下诸侯之首,先前小有挫折,可是雄风犹存呀……至于朝廷一方吗,丞相大人励精图治多年,积蓄力量,操练兵马,就以军事实力来说,完全能够分庭抗礼了!

    双方势均力敌,大战一起,必然精彩异常,也会耗时长久的,打个一、二年也有可能呀,如此一来,双方胜负的关键有两点:一是谁的粮草更充足,二是谁的盟友更多了!”

    萧逸久经沙场,对曹、袁双方的实力很清楚,一方兵多粮足,根基雄厚,另一方上下齐心,将士用命,可谓是半斤八两,谁能取的最后的胜利,就要看天意如何了!

    粮草筹措问题,一直是曹军的软肋,最近几年老天爷不开眼,蝗灾、旱灾、风灾接连不断,动辄赤地千里,草木尽灭,庄稼更是颗粒无收,全靠朝廷的努力救济,这才没有出现大规模民变!

    正是因为粮草不足,曹军每次讨伐诸侯,必须速战速决,一般时间不超过三个月,攻打寿春之役,全靠缴获的敌军粮草充饥,这才坚持了下来;还有围困下邳城,久攻不下,粮草耗尽,差点功亏一篑呀,全靠了萧逸、郭嘉出奇谋,这才攻灭了吕布!

    相对的,冀州沃野千里,水利充足,自古就是盛产粮食的地方,后勤方面强太多了,如果袁绍不宣而战,聚集四州人马全力南下,曹军恐怕要陷入苦战了呢,万幸的,人家来了个‘先礼后兵’,这就有缓冲的时间了!

    现在是七月盛夏,再有三个月就是金秋了,那时候秋粮收获,府库丰盈,曹军出征也能坚持久一些,另外吗,秋收之后,民间壮丁也空闲下来了,可以运送军械、粮草,甚至是从军入伍,上阵厮杀,所以说,必须把战争发起时间,推迟到十月份以后,曹军才有更大的胜算!

    第二个关键,就是外交战了,袁绍盘踞河北,背靠大漠,那里是游牧民族的区域,其中-乌丸人生性贪婪,已经用钱财收买了,不会侵犯边界;至于匈奴人吗,雁门一战死伤惨重,王庭又四分五裂的,没有大举南下的实力,也就是说,袁绍可以毫无顾忌的,把全部兵力压向黄河沿岸,这叫做单线作战!

    相反的,曹军则是多线作战了,北面有袁绍大军压境,西南有张鲁、刘璋蠢蠢欲动,正南是刘表不怀好意,东南则是孙策虎视眈眈,万全处于劣势上,为了防备诸侯们趁虚而入,必须分派人马防御关隘,如此一来,用于对抗袁绍的兵力就大打折扣了!

    未来三个月内,曹军必须派出使者,想尽一切办法,也要拉拢住各路诸侯,让他们在曹、袁大战的时候,尽量站在曹军一方,至少也要保持中立,多一个盟友,就多一份胜算呀!

    总而言之,时间就是胜利的保障,无论如何,也要争取三个月的时间,让曹军做好决战的准备,这次河北使者入朝,就是一个好机会,想尽各种办法,也要绊住来人的脚步,使者不回,袁军不出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大司马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,纵然姜尚、韩信复生,也不过如此了,此番谈话,小弟会一字不差的禀告上去,父亲大人必然烦恼尽去!”

    听完萧逸的战略规划,曹丕佩服的五体投地,就差跪地拜师了……公事说完了,按理说就该回去了,可是这位二公子吗,一点告辞的意思也没有,目光中反而露出了一种期待,或者说-勃勃野心!

    “嗯?--啪!”

    如果有人欲言又止,肯定是不想太多人听到,萧逸何等精明呀,立刻轻捻手指,向身边的夫人做出暗示,曹节心领神会,转身走出了山洞,为他们看门把风去了!

    “此番大战一起,父亲大人必然亲征,小弟有心效力一番,不知是随军护卫呢,还是坐镇许昌,还望大司马教我?”

    深山洞府,不见天地,只有二人在此,曹丕突然跪倒在地,行大礼参拜,目光中满是祈求之色,这一仗事关曹家生死,也关系到自己的荣辱,上天入地,在此一搏!

    这也不奇怪,身为奸雄之子,岂会没有政治野心呢,自从大哥曹昂陨殁之后,曹丕就是实际上的长子,按照宗族制度,继承父业,理所应当!

    实际情况却非如此,曹操每次巡视地方,或者接见诸侯使者,身边总是带着曹植,宠爱有加,风光无限,久而久之,世人只知道文采出众的四公子,却忘记了整日处理公务的二公子!

    曹丕今日跪地问计,一是想巩固自己的地位,日后继承曹氏的偌大家业;二吗,也是试探一下萧逸的态度,以对方的才干、实力,只要站在自己一方,储位也就十拿九稳了!

    “嘶!……嘶!嘶!”

    平心而论,萧逸不想干涉曹家兄弟的争斗,更不想受到曹操的记恨,可是看着曹丕祈求的目光,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,以自己的身份、实力,想要完全置身事外,那是不可能的了,又不能做的明目张胆,既然如此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逸用手指沾着酒水,在青石桌案上,写下了一首四言诗:

    龙潜海角恐惊天,暂且偷闲跃在渊,

    等待风云起聚会,飞腾**定乾坤!

    储位之争,变幻莫测,万般言语,尽在于此,至于曹丕能领悟多少,就看他的造化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