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8章 和稀泥的高手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冀州-邺城,四座城门紧闭,大小街道戒严,数万铁甲军层层设防,五步一岗,十步一哨,禁止任何人出入,城内各处制高点,也派了弓箭手监视,稍有异动,立刻射杀,再加上往来不断的骑兵,别说是敌方奸细了,就是一只兔子也混不进来!

    半个月之前,大将军袁绍传下命令:‘召集河北四州的文武大员,全部聚集到邺城来,准备召开一次重要会议’,为了安全起见,这才调动大队人马,对邺城实行了戒严!

    “河北文武,皆已至此,事关重大,所有闲杂人等退出去,关闭殿门,加派护卫,敢有窥视机密者--斩!”

    大将军袁绍身披黄金铠,头戴盘龙盔,手持斩将刀,端坐在主位上,身后立着他的三个儿子、袁谭、袁熙、袁尚,同样是盔明甲亮,英武不凡!

    袁家四世三公,门第高贵,爱面子,讲排场,最是繁礼多仪了,无论什么场合中,必须穿戴整齐了,才能出来见人,现在是七月份了,天气炎热,酷暑难耐,袁家父子穿着厚重的铠甲,汗水很快就湿透了内袍,又腥又腻的,真可谓‘死要面子,活受罪呀!’

    与之相比,夙敌-曹家的规矩就宽松多了,除了上朝的时候,曹操总是穿着一身常服,不求华丽,只要舒适,遇到酷暑天气,有时还会****上身,躺在大树下乘凉呢,就算重臣前来议事,也是‘坦诚相见’,这就叫做‘大英雄不拘小节!’

    “参见大将军!--功德巍巍,天下敬仰!”

    有什么样的主公,就有什么样的臣子,河北百官列队整齐,文官穿华服,武将披重甲,足有二三百人之多,一个个挺胸抬头,腰杆笔直,论卖相绝对是第一流的,不过吗,情况如何,唯有自知呀!

    七月酷暑,艳阳高照,大殿门窗紧闭,一丝凉风也没有呀,再加上与会人数众多,不断的散发热量,没一会功夫,很多人就汗流浃背了,头脑也变得昏沉起来,考虑事情难免变得急躁一些,只盼着会议早些结束呢!

    袁绍召集文武大员前来,自然不是‘练习队列,展示排场,再来个集体中暑的’,这个会议的主要目的是:‘出兵南下,讨伐曹操,一统中原,席卷天下!’

    曹、袁之间,必有一战,胜者拥有天下,败者灰飞烟灭,这是天下共知的事情,数年以来,为了试探情况,双方不断的发生摩擦,偷袭徐州、争夺凉州、追剿黄巾……就是这种意志的体现,如今虚实已明,底细已知,该进行最后的决战了!

    “河北四州积蓄的钱财、粮草如何,今年的赋税又能收获多少,有司速速上报!”

    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,尤其是数十万人的大决战,钱粮消耗之巨,绝对是个天文数字,对此,袁绍也是心知肚明的!

    “启禀主公,今年风调雨顺,日照充足,庄稼长势极好,入秋之后,定然会有一场大丰收,预计可得税粮百万斛以上!

    此外,河北各地设置了关卡,加征五成的行商税,可得黄金数十万,加上甄家、梁家两大财阀捐献的财物,府库里也算有些家底了!”

    谋士-沮授站了出来,他是负责税收的,半年多来四处奔波,日以继夜的操劳政务,总算积攒下一些家底了,可是距离百姓温饱、府库充盈还差的远呢!

    “四州兵马训练的怎样了……兵刃、铠甲、战马、攻城器械又准备多少了?”

    诸侯争霸,靠的就是兵强马壮、器械精良,为此,袁绍把训练兵马的任务,交给了最得力几位将军负责!

    “启禀主公,经过大半年的招募,河北兵马已经超过了四十万,至于兵刃、铠甲,工匠们日夜打造,已经陆续运往军中,又从匈奴部落换来了数万匹好马,足够装备一支骑兵了!”

    张颌、高览站了出来,为了训练人马,两人一直住在军营里,可谓尽心竭力了,不过吗,数次作战,河北兵马损失惨重,半数是刚招募的士兵,战斗力并不强,还需加紧训练才行!

    “黄巾余孽清剿的如何了,各地郡、县是否还有暴民闹事?”

    大军出征,后方必须稳固,这也是袁绍最担心的事情,先前的‘黑山黄巾’之乱,对他心理的冲击太大了!

    “启禀主公,末将受命以来,四处剿灭叛逆,地方上已经平定了,贼首-张燕兵败之后,孤身逃入深山,下落不明,纵然还活着,也成不了气候的!”

    负责剿匪的是大将-蒋奇,凭着一流的统兵能力,四处追杀山贼草寇,也是捷报频频,获得了河北文武的一致称赞!

    “哈哈!-皆赖诸公尽心尽力,河北局势大有好转,钱粮充足,兵强马壮,地方安定,以此为资本,平定天下,指日可待了……传令下去,文武官员,各有封赏!”

    听完众人的汇报,袁绍不禁仰天大笑,下令犒赏一众文武大员,不过他忘记了,河北局势复振,还要归功于一个人--萧逸!

    去年冬天的时候,萧逸裹挟走了数十万百姓,让河北四州元气大伤,不过吗,同样也消除了内患,使得地方上平定下来,就像挤破了一个脓疮,让人剧痛一番之后,对身体却有好处的!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人痛过之后,就会吸取教训了,一败徐州、二败西凉、三败白虎涧,三战皆败,彻底打痛了袁绍,也激发了危机感,大半年来,他废寝忘食的处理政务,麾下文武也是尽心尽力,这才有了好转的局面呀!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了,因果循环,大丈夫无不报之仇,如今河北局势大好,麾下兵强马壮,下一步吗,就该出兵南下,报仇雪恨了……

    “兵者,国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,此一役,事关天下归属,还望大将军三思而后行呀!”

    随着一道清朗的声音,田丰迈步走出队列,因为‘临危受命’之功,他已经升为‘冀州别驾’,位列文官之首,可谓春风得意了,同样的,也招来了不少的嫉妒心!

    “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,占据了朝廷大义的名分,又坐拥徐、兖、豫、司、凉五州之地,麾下兵马数十万,谋臣如云,武将如雨,气焰十分嚣张,此时决战,恐怕时机未到吧!

    以属下之见,主公应该励精图治,让河北百姓修养生息,积蓄粮草,铸造军械,三年之后,再行决战未迟也,如此,可有七分胜算!”

    田丰谋略过人,非常清楚彼此的优劣,曹军将校骁勇,兵马精锐,利在速战速决,可他们也有一个弱点,那就是后勤供应困难,出兵时间超过三个月,就会后继乏力了,围困下邳之战,就是最好的证明!

    相反的,袁军战斗力稍弱一些,后勤供应却很强,冀州地域广阔,土地肥沃,一年出产的粮食,是徐、豫、兖三州的总和,如此雄厚的资本,打一场持久战、消耗战,才是正确的决定呀!

    “哗!……元皓言之有理,曹军骁勇善战,又有名将坐镇指挥,我等不可操之过急呀!”

    田丰的话语就像一桶冷水,让众人的头脑清醒了许多,事关生死存亡,谨慎一些没错的!

    “元皓此言差异,曹营看似强大,实则外强中干,而且有三大弊病,乃是自取灭亡之道……”

    谋士-郭图站了出来,直接出言反对,目光中还有一丝嫉妒,他与田丰的关系吗,本来还算过得去,自从后者升官之后,二人的关系变的微妙起来,争吵的次数也增加了!

    “首先,曹操名为汉相,实为汉贼,上欺天子,下压百官,天下人早已恨之入骨了,一旦开战,必然众叛亲离,土崩瓦解!

    其次,数年以来,曹操穷兵黩武,讨伐各路诸侯,虽然侥幸得胜了,麾下兵马也是死伤惨重,钱粮更是消耗无数,已经是强弩之末了!

    最后,曹操目光短浅,又不能容人,竟然把首席大将-萧逸关入天牢,无异于自断臂膀,而且有失人心,麾下将校岂肯卖力死战呢?

    有此三败,曹贼岂有不灭之理呢,大将军顺天应人,出兵讨贼,上报天子,下安百姓,自当无往不胜,一统中原!”

    “公则先生言之有理,速速出兵,讨伐曹贼,末将愿意做开路先锋”

    “曹贼不灭,天下难安,早晚必有一战,何必犹豫不决呢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郭图口才极佳,一番滔滔雄辩,把众人的心火又煽动起来了,尤其是一众武将们,恨不得立刻出兵,决一死战!

    问题又来了,河北两大谋士,一个主张暂缓出兵,一个想要速战速决,又各有道理,到底如何抉择,真是个难题呀,众人的目光全集中在袁绍身上,希望他能英明果断一次,做出正确的决策!

    可惜,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袁绍纵然振作了一下,也改不了自己的老毛病--好谋无断,坐在那里,反复琢磨了半响,也难以做出决定,只好把目光投向一个人--许攸!

    河北众多谋士中,许攸才智一般,为人还很贪婪,喜欢金银、房产、良田、美女……就像貔貅一样,无物不吞,因此同僚们都看不起他,不过吗,他也有一向特别的本事--和稀泥!

    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,主公的目光落下来了,许攸纵然心中不愿,也唯有挺身而出了!

    “元皓、公则二人所言,各有道理,不过吗,正义之师,先礼后兵,大将军何不派出一名使者,携带大量贡品,前往许昌朝见天子,以示忠臣之意,然后拜会一下曹操,提出三个条件:

    其一,归还裹挟走的数十万百姓,再赔偿黄金二十万,粟米五十万斛,以做安置之用!

    其二,割让西凉六郡之地,释放被俘获的河北将士,让他们回家与亲人团聚,尤其是逆贼-逢纪,必须押送回邺城,依律治罪!

    其三,昭告天下,迁都邺城,再把小皇帝也请来,如此一来,大将军就可以奉天子以讨不臣了!

    如果曹操答应了,主公白得城池、钱财、人口……好处多多,如果不答应吗,再昭告天下,以勤王为名,出兵讨伐,也算正大光明了!”

    许攸不愧是和稀泥的老手,一番言语下来,把双方的意见都顾及到了,提出的计策呢,也是又狠又毒,获得了众人一致认可!

    “子远先生所言,甚和孤意,立刻派使者前往许昌,提出三项条件,看操贼如何答复?”

    袁绍满意的点点头,许攸虽然贪婪一些,却也有些本事,不过这种人吗,可以重用,不可重信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