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4章 开设赌局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举头无青天,俯首见黄泉,

    煎熬度春秋,空对旧山川,

    此身化白骨,血肉做泥丸,

    魂魄归幽冥,地狱常相伴!

    “吼!--吼!吼!”

    断魂谷中,数千名重犯走出了地牢,享受着半个月一次的‘放风’,因为在地下待的太久了,他们的肢体僵硬,神情呆滞,就连语言能力也退化了,只能发出野兽般的吼叫声,目光中几乎没有人类的感情了,只剩下原始的饥饿、疯狂、杀戮!

    这也不足为怪了,地牢里阴暗潮湿,空间狭小,空气更是污浊不堪,生活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,不但犯人们的身体受到了损害,心理也逐渐的扭曲起来,人性泯灭,兽性复苏,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的话,那就是--行尸走肉!

    “吱!--吱!吱!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,一只小山鼠钻出了洞穴,四肢短粗,身体肥胖,小眼睛四处打探着,满是慌张的神色,也许是受到惊吓的缘故,它竟然跑进了犯人群里,吱吱怪叫,四下乱窜!

    “山鼠!--好大一团肥肉,别让它跑掉了!”

    “山鼠是老子的,谁敢过来抢夺,咱们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看到山鼠之后,犯人们先是一愣,随即狂吼起来,犹如一条条发疯的恶狗,向着猎物猛冲了过去,四面围堵,手脚齐下,疯狂无比,因为肉少人多,犯人们难免拳脚相加,互相殴斗起来!

    乱世之中,耕地荒芜,粮食短缺,寻常百姓都难以裹腹了,何况是这些重犯人呢,地牢里的伙食标准:两天一顿稀粥,都能照出人影子来,至于犯人们会不会饿死,就不是朝廷考虑的事情了,这年头里,皇帝家里也没有余粮呀!

    官府不给饱饭吃,犯人们只有自己想办法了,为了填饱肚子,他们就像疯狂的野兽,吞噬着周围的一切东西:野菜、野草、树皮、蜥蜴、毒蛇、蚯蚓……无不争抢,无不入口,如果抓到一只山鼠,那就是难得的大餐了!

    天下大乱,盗贼蜂拥,每年送进地牢的犯人,数量在三、四千人左右,数年时间下来,这里的人数应该超过两万了,可是仔细查看一下,‘放风’的犯人绝不超过四千,至于剩下的人吗,全都消失不见了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,偶尔找到几根白骨,上面也是布满了牙印,下场如何,不问可知了!

    “抓住了!……老子抓住了!……好香的一块肉呀!”

    几番追逐之后,一名犯人抓住了小山鼠,死死的扣在手中,即不扒皮,也不烧烤,直接塞进了嘴里,生吞活剥,咬的满嘴血腥!

    “嗖!……啪!”

    吃到嘴的肥肉,也未必是安全的,又一名犯人冲了上来,抡起手腕上的铁链子,猛砸前者的头部,顿时脑浆迸裂,血花飞溅,再从死者口中扣出山鼠肉,塞进了自己的嘴里,拼命的咀嚼起来,按照地牢的规矩,吞进肚子里才是自己的!

    “快点吐出来,把肉给老子吐出来呀!”

    “再不吐出来,老子把你的心肝也挖出来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又有几名犯人冲上来,猛施重手,拼命抢夺,拳头、铁链、石头、牙齿……无所不用,场面迅速混乱起来,犹如一群抢夺食物的野兽,为了生存,不惜一切!

    一柱香之后,血腥斗殴结束了,可怜的山鼠四分五裂,连皮带骨的,都被犯人们吞咽下去了,与此同时,共有五名犯人成了它的陪葬品,受伤的不计其数,一只山鼠等于五条人命,这就是地牢里的价值了--公平合理,童叟无欺!

    “好一群虎狼之徒,人性泯灭,兽性十足,若是派上战场,必然无往不胜,不过吗,一旦发生反噬,后果同样严重呀!”

    山坡上,萧逸亲眼目睹了一切,重犯们的疯狂劲,让他也是颇为吃惊的,这群悍不畏死之徒,论起战斗力来,比‘陷阵营’毫不逊色,不过吗,想要驯服也是一件难事呀!

    生命的意义在于挑战,越是有难度的事情,越能获得成功的快感,萧逸盘坐在山坡上,眉头紧皱,摸着下巴,开始思考收复这些人,如此虎狼之师,弃之不用太可惜了!

    收买-肯定不行,以高官厚禄收拢人心,是最为靠不住的,只要有人出的价格更高,他们立刻就会叛变过去,甚至是反戈一击,当年的温侯-吕布,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!

    强压-也不行呀,以萧逸的本领,凭着一双铁拳,绝对能把众人打趴下,就像一名训兽师,用皮鞭驯服猛兽似的,问题是,驯服的猛兽也就没用了,野性消失,战力不存,猛虎变成了小猫咪,要之何用呀?

    最好的办法吗,就是混入兽群中,跟他们形成一体,进而成为‘万兽之王’,如此一来,就能号令这些虎狼之徒了,即能保证忠诚度,又不影响战斗力!

    “文侯先生保重身体,过几天再来探望,必有好酒好肉献上,另外吗,十年磨一剑,必有出鞘时,还请耐心等待时日呀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逸站起身来,先跟丁斐告辞一番,这只贪婪的老猫吗,日后也是要重用的,而后去找监军校尉-郎威,有些事情必须让他帮忙了,再有吗,自己也要准备一些工具,任尔虎狼凶猛,看我手段如何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艳阳高照,万里无云,出乎众人意料的是,地牢的铁闸门又打开了,继续让犯人们‘放风’,还加了一碗浓粥,几个粗麦饼,让他们吃了顿饱饭,这可是从没有的好事呀!

    对此,犯人们也是大惑不解,莫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?……不过吗,有便宜不占王八蛋,大家反正烂命一条,没什么可害怕的,吃饱喝足之后,陆续的走出了地牢,继续享受着阳光雨露!

    “呼!--呼!呼!”

    来回的转了几圈,活动下筋骨,犯人们就无所事事了,监狱里没有娱乐活动,四周的风景更是看腻味了,只好躺在山石上,晒太阳、抓虱子、睡大觉,就像一群慵懒的猴子,生活的意义就是--混吃等死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骰子六面,内有乾坤,先买后开,输赢天定,大家快来下注了,美食、美酒有的是呀!”

    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,众人目光转动,发现山坡上坐着一个年轻人,小脸微黑,目光清澈,笑起来还有两个大酒窝,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,有人立刻认出来了,这位就是新来的神医--小易哥!

    萧逸举着两只黑瓷大碗,里面是六颗方形的骰子,鸽蛋大小,晶莹剔透,每面刻有不同的点数,从一到六,还涂了各种颜色呢!

    地上铺着一张厚牛皮,画着许多奇怪的格子,上面标注了点数、赔率,非常清楚,中间则是两个字--大、小!

    为了这套赌具,萧逸可是下大功夫了,图纸是赵雨动手画的,黑瓷碗是二人吃饭用的,如今也拿出来了,至于六枚骰子吗,是萧逸挑选上好的牛骨,连夜打磨出来的,重量合适,手感极佳!

    男人吗,一生离不开酒、色、财、气,尤其是赌博,只要沾上手了,就再也放不下去,平常人看到赌博的,尚且心痒难耐呢,何况是一群无聊至极的犯人,怀着好奇心,人们纷纷围拢过来……

    “一共六颗骰子,最小六点,最多三十六点,大家猜大猜小,能赢多少,全靠运气了呀!”

    赌博的规矩很简单,就是猜骰子的点数,萧逸来坐庄,压中了,赔上相应的倍数,猜错了,赌注归庄家所有,说明白之后,犯人们立刻玩了起来!

    “老子压一块山鼠肉,就选九点了!”

    “老子有两条蛇肉,全都压上了,十八点!!”

    “老子有一大块黑肉,昨天才弄来的,新鲜着呢--压豹子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犯人们没有钱财,因为监狱里没有店铺,就是金山银海也无用,不过吗,还是有一些私下交易的,使用的硬通货就是食物,地牢里面,常年饥饿,食物就是人命呀!

    犯人们纷纷翻开衣物,从隐蔽的地方掏出食物,什么鼠、蛇肉、兔肉、蜥蜴肉……丰富多彩,甚至还有一些‘黑肉’,这是地牢里的特产之一,大家心知肚明,就是人肉!

    同样的,萧逸的赌资也是食物,一大摞的牛油饼,又香又脆,吃起来满嘴香甜,还有一大坛子美酒,香飘四野,对于犯人们来说,简直诱惑无比呀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兄弟们真是好手气呀,这是上好的牛油饼,都归你们了!”

    坐庄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,要想引人上钩,必须让他们赢上几把,等到赌瘾上来了,也就掉进陷阱了,因此,萧逸小心的控制骰子,连着输了十多把,整摞的牛油饼,顿时没了一大半!

    “都给老子让开了,这么香的牛油饼,今天非吃个痛快不可,至于这些美酒吗,就孝敬给狂龙大哥!”

    一个雄壮的身影走了过来,正是四兽之一的‘爆熊’,看样子也是动心了,想要好好玩几把,周围的犯人立刻让开一个位置,这位大爷的暴脾气,他们真心惹不起呀!

    “牛油饼、无愁酒全在这里了,都是上等货色,这位兄弟手气好的话,尽管赢走就是了!”

    看到目标出现了,萧逸心中一阵得意,只要是男人,无论老少、贵贱、贫富,终究逃不出一个‘玩’字,全是没长大的孩子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