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3章 地狱四兽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好!好!好!--妙!妙!妙!……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,富贵如浮云,功名似梦幻,站在高山观虎斗,趴在桥头看水流,任尔风起云涌,我自快乐逍遥!

    黎明时分,第一缕阳光射进山洞中,萧逸准时苏醒过来,从石榻上一跃而起,披上麻布衫,提起一只木桶,飞奔到数里外的山涧里,汲取最清澈的泉水,而后以手作斧,砍上一捆木柴,再扛回到山洞中,如果运气好的话,还能猎到几只山鸡、野兔呢!

    这个时候,赵雨也穿戴整齐了,青衣木簪,不施脂粉,犹如寻常农妇一般,取出一个小铁锅,用清澈的泉水,小火熬煮起粟米粥,片刻之间,香味扑鼻,再配上一些野菜,就是二人的早餐了!

    住进天牢之后,萧逸没使用仆从,也没要奢侈品,只留下一袋粟米,一口铁锅,两副碗筷,过上了简朴的生活,就像在小道观一样,粗茶淡饭,自由自在!

    当然了,人是一种群体生物,再简朴的生活,也是需要朋友的,吃饱喝足之后,赵雨留在山洞附近,采摘一些树枝、野花,装饰他们的新家;萧逸则提着酒葫芦,背着一个小竹药篓,外出访友去了,这也是他的特权之一,可以在山谷里随意活动,甚至是走出天牢!

    “小易哥早上好!……又出去采药呀!”

    “小易哥真是妙手神医呀,吃了你的汤药,老夫的病痛痊愈了!”

    “感谢小易哥救治之恩,这是一只烤山鸡,老夫聊表寸心而已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牢里都是一些俘虏、犯官,他们出身高贵,待遇优厚,每天可以出来散步,见到萧逸之后,纷纷抱拳行礼,态度极为恭敬,有的还送上了礼物!

    “大家在山洞里待久了,阴寒之气入体,难免患上疾病,一定要勤晒太阳才行呀!”

    进入天牢之后,萧逸隐藏了自己的身份,依旧以‘小易’的名字,与其他的犯人交往,还利用自己高超的医术,经常为犯人们治病,很快就获得了众人的好感!

    当然了,萧逸也不是谁都救治,对于大奸大恶之人,尤其是剥削百姓的酷吏,就算好话说尽,额头磕破了,他也是置之不理的,任由他们躺在阴冷的山洞里,彻夜哀嚎,腐烂发霉,最后痛苦的死去!

    准确的说,萧逸只结交两种人,其一,身怀异才,有一技之长的人,天牢里面卧虎藏龙,不乏一些奇才、怪才,因为性格上的缺陷,弄的身陷囹圄,这不全是他们的错误,只是没放到合适的位置上!

    这好比一条狡猾的老猫,牙尖爪利,又很贪吃,用来抓老鼠就非常厉害,如果让它看守咸鱼库房,那就只能是监守自盗了!

    其二,就是品德高尚,饱读诗书的正人君子了,不要以为天牢里都是坏人,恰恰相反的,乱世之中,黑白颠倒,正所谓‘杀人放火金腰带,铺桥修路无遗骸’,越是正人君子,越容易吃亏呢!

    萧逸就认识好几个犯官,都是饱学之士,理政能力也不错,因为打击地方豪强势力,遭到对方的陷害,这才丢掉官职,关入天牢!

    “文侯兄在家吗,小弟前来看你了,今天咱们聊聊黄河水利的事情!”

    来到一处山洞前,萧逸先是高声呼喊,而后拧开了酒葫芦,散发出诱人的香气,要想让老猫上钩,必须用点诱饵才行!

    “嗖!……好浓的酒香气,把我的馋虫都勾出来了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从山洞里冲出一名中年人,披头散发,衣衫褴褛,流着晶莹剔透的口水,一把抢过酒葫芦,仰头狂灌起来!

    丁斐,字-文侯,沛郡-谯县人,三十五岁,善言谈,有文采,举过孝廉,当过‘典农校尉’,是个八面玲珑的家伙,不过吗,他有个最大的特点……爱贪小便宜,绝对是‘风过留痕,雁过拔毛’,就是碰到一口破铁锅,也要抓几把铁锈下来!

    正是这种性格作怪,他才变成了一名囚犯,说起来十分搞笑,担任‘典农校尉’期间,丁斐老毛病复发,用家里一头病牛,换了公家的一头壮牛,结果被人告发了,最后以贪污的罪名,关进了天牢,因为一头牛,弄丢了官印,这也算是一朵奇葩了!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了,丁斐人品差了点,爱占小便宜,一身才干却不是假的,治理地方,屯田聚粮,都很有一套办法,最为难得的,他还是一位水利专家,对于挖掘渠道,饮水灌溉,颇有一些奇思妙想!

    这也是萧逸最看重的地方,当今天下,群雄四起,征战不断,其中不乏绝世名将,也不缺无双谋臣,可是二者人数越多,战争就越发激烈,百姓死伤也就越重,相反的,这种水利专家,才是国家恢复元气的关键呢!

    无功受禄,寝食不安,既然喝了人家的美酒,自然要报答一下了,再说了,丁斐此人,还有个‘好为人师’的习惯,有人前来请教,自然要好好的展示一下本领了,也让大家看看,自己出了占小便宜,也是有真才实学的!

    “混沌初分,阴阳相生,轻清者上浮为天,重浊者下沉为地,而后水、火二神相争,共工氏战败,头触不周山,天塌西北,地陷东南,万般河水,尽向东流,时常泛滥成灾,苦了天下黎民呀,要想治理水患,必有有一副清晰的江河图,然后因势利导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山坡上,丁斐折了一根树枝,画起了天下江河图,长江、黄河、淮河、渭水、泾水……一一道来,脉络清晰!

    另一边,萧逸牢记于心,结合后世的水利知识,不时提出一些建设性建议,二人越谈越投机,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……农耕民族的命脉,就在一个‘水’字上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呜!……呜!呜!”

    二人正在高谈阔论之时,周围响起了一阵号角声,与此同时,一队队铁甲兵出现了,手持强弓硬弩,占领了各处制高点,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!

    “大家快回去呀!……那群野兽要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,好不容易晒个太阳,偏偏赶上野兽出笼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各处山坡上,原本晒太阳的犯官们,立刻停止了活动,飞快的躲进了山洞里,犹如老鼠遇到凶猫一样,瞬间走了个干净!

    “隆!……隆!隆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几处铁闸门打开,从地牢里走出一群戴着铁链的犯人,一个个相貌凶恶,披头散发,见到阳光之后,立刻仰天咆哮,仿佛地狱冲出的恶鬼一般!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重犯,平时关在地牢中,阴暗潮湿,容易生病,死亡率极高,为此,监狱里定下一个规矩,每半个月让他们出来一次,活动筋骨,沐浴阳光,算是一种人性的照顾吧!

    “一群囚犯放风而已,又有大批的官军监视着,大家为何怕成这样子呢?”

    看着周围空空的山坡,萧逸心中颇为疑惑,天牢待遇虽好,也不是天天能出来的,犯官们宁可牺牲散步的机会,也要躲避回山洞,其中必有古怪!

    “小易哥有所不知,地牢与天牢不同,里面都是一些穷凶极恶之徒,个个双手沾满血腥,尤其是‘地狱四兽’,嗜血成性,杀人如麻,大家岂能不怕呢!”

    丁斐面色微青,小心的后退几步,喝了两口酒壮胆,这才继续叙说起来……

    凡是有人的地方,就会出现等级,地牢里也是一样,数千重犯关押一起,个个凶悍好斗,经常互相厮杀,死伤极大,其中有四个最厉害的家伙,成为了众多犯人的头目,就是有名的地狱四兽--龙、虎、熊、豹!

    狂龙,三十二岁,身高八尺,相貌堂堂,善使一柄板门大刀,招数狂野,如舞蛟龙,本是关中一带的马贼头目,为人仗义疏财,能够服众,最重要的是胆大包天,别人落草为寇,顶多抢一些大户人家,弄些粮食裹腹罢了!

    这位大爷可不一样,最喜欢跟官府作对了,经常的抢劫官仓,把粮食分发给穷苦百姓,在民间颇有一些名望,后来发展到劫掠皇室贡品,朝廷震怒之下,派出重兵围剿,用了半年时间,死伤了数百士兵,终于生擒此人,关入天牢,等到秋后问斩!

    绝虎,二十八岁,身高七尺,双臂修长,善使一双镔铁虎头刺,本是黄河上的一名水贼,精通水性,善于驾船,能在夜间泅渡黄河,最厉害的一次,为了躲避官府的追捕,他潜入水中三天三夜,以芦苇杆换气,生食鱼虾充饥,最后平安脱险!

    为了抓住他,官府也是豁出去了,出动几千士兵,划着上百条大船,拖着几十张巨网,四面封堵,步步推进,终于把‘绝虎’抓住了,同时捞上来的,还有几千斤的黄河鲤鱼,真可谓大丰收呀!

    爆熊,二十六岁,身高过丈,膀大腰圆,臂力过人,能够托举八百斤重物,本是军中一名戍卒,杀敌有功,提升为伍长了,不过吗,此人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,性格暴烈,因为一些纷争,竟然把校尉打死了,还把人头拧了下来!

    这样的暴徒,本该军法处置的,可是‘爆熊’立下过军功,为人朴实,人缘极好,同僚们一同求情之下,送进了地牢中,等候发落!

    毒豹,二十四岁,身高七尺五寸,面如冠玉,文质彬彬,与前面三位截然不同,怎么看也不像个歹人,反而像个白面书生,事实上他却是个读书人,还是墨家的嫡传弟子呢!

    墨家以‘博爱、非攻’著称,绝豹却是一位叛逆者,凭着聪明的头脑,高超的机关本领,奉行‘替天行道,惩恶扬善’的信念,四处杀人放火,惩治地方豪强,手段极为毒辣,经常灭人满门,鸡犬不留!

    出了这么一位孽徒,墨家也是脸上无光,后来几位长老联手,生擒了‘毒豹’,交给官府处置,又被押送进地牢中,四兽之中,他的年纪最小,也是最聪明的,一直充当着谋士的角色!

    因为四人的外号都带一个‘兽’字,又关押在地牢之中,因此称为‘地狱四兽’,至于他们的本来名字,反而被逐渐忘记了,可以说,龙、虎、熊、豹,就是重犯之首,谁能降伏了他们,就等于降伏了数千虎狼之徒!

    “地狱四兽-狂龙、绝虎、暴熊、毒豹……真是天赐良将,吾必收入麾下,好好的培养一番!”

    听完介绍,萧逸心中一阵大喜,在别人眼中,这四个人穷凶极恶,犹如野兽一般,可在自己的眼中,却是一等一的勇士,用来冲锋陷阵,必然无往不利呢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