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9章 丢官罢爵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汉家制度,五日一朝,天子坐殿,百官行礼,而后商议军国大事,安定社稷江山,如果皇帝身体不适,可以让太子代掌政务,称为‘监国’,或者皇帝年纪太小,没有处理政务的能力,则由皇太后临朝听政,名为‘称制’,总之一句话,九龙宝座上不能没有人!

    不过吗,自从曹操担任丞相以来,皇帝上朝的次数明显减少了,皇城的钟鼓几个月也难以敲响一次,至于军国大事吗,全部在丞相府处理了,久而久之,形成了‘政令出于相府,天子虚坐朝堂’的局势,谁才是真正的执政者,天下人心知肚明!

    “咚!--咚!咚!”

    “隆!--隆!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建安三年-夏,六月二十四日-寅时,玉兔西坠,金乌东升,皇城内钟鼓齐鸣,震动九重,这是召唤百官上朝的信号,不过吗,有经验的人听的出来,皇城的钟鼓重而少威,中间还掺杂几个乱音,很显然,因为太久不上朝,负责钟鼓的宦官都有些手生了!

    同样的,听到皇城内的钟鼓声,文武百官也是一阵茫然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连忙召唤仆从,沐浴更衣,准备朝见天子,一时之间,百官府邸乱成了一团,有人穿反了朝靴,有人找不到笏板,还有人都走出府门了,才想起忘记带上印绶,对文武百官来说,‘上朝议政’真的有些陌生了!

    寅时三刻,文武百官、皇亲国戚齐聚在皇城外,大都来的匆匆忙忙,仪表也是狼狈不堪,只有一些曹营集团的重臣们,显得从容不迫,他们是早有准备了!

    至于丞相府的车驾,已经从司马门进入皇城了,这也是‘剑履上殿,参拜不名’之后,曹操得到的又一项特权-‘可以随时随地,出入皇城’,至于司马门的守卫,也被‘虎豹骑’接管过来了!

    “隆!--隆!隆!”

    卯时一刻,文武百官排着队伍,从太平门进入皇城,一直来到麒麟殿下,脱下靴子,交出佩剑,又经过宦官们的搜查之后,这才进入大殿里面,‘百官上朝,不带寸铁’-这也是汉家制度之一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大汉天子-刘协,头戴十二冕黄金冠,身穿暗金五爪飞龙袍,手持天子剑,在几名内侍臣的陪同下,也坐到了九龙宝座之上,小皇帝的神情有些激动,目光中隐隐的泪花闪动,作为一名没有实权的皇帝,他是多么珍惜上朝的机会呀!

    丞相曹操站在御阶上,头戴八宝赤金冠,身穿四爪白蟒袍,手持倚天剑,目光凝聚,如蕴雷电,颇具王者之风,另外吗,群臣观察之后,发现曹操距离宝座更近了,以前还有七八步,现在只剩下三步了,真是触手可及呢!

    “恭祝吾皇-统御江山,万年无期!”

    “恭祝吾皇-统御江山,万年无期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殿上,文武百官行三跪九叩大礼,参拜大汉天子,山呼之声,震耳欲聋,不过在有心人看来,真正接受大礼参拜的,却是御阶上的曹操,一位名副其实的‘站皇帝!’

    “众位爱卿-免礼平身-赐座!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汉家君臣,素有主客之谊,行礼之后,百官们不用站在大殿上,而是按照官职、爵位的高低,文东武西,分坐两旁,因为夏季炎热,座位上铺着凉席,大殿四角放着冰块,待遇还是相当不错的!

    站在最前面的,是十几个须发皆白的老臣,弓背弯腰,昏昏欲睡,别看他们的模样不济,身份却是极高,随便拉出一个来,都是历经数朝的元老,有的还见过汉冲帝、汉质帝呢,属于祖爷爷辈的人物,他们没有什么实权,却享有崇高的威望,纵然是丞相曹操也要礼敬几分呢!

    萧逸也坐在朝堂上,因为官拜‘大司马’,爵封‘无愁乡侯’,又有显赫的军功在身,他的位置非常靠前,仅在三公之下,傲视文武百官,这样一位英气勃勃的青年人,与那些须发皆白的老者同坐,颇有一种‘鹤立鸡群’的感觉呢!

    为官数年以来,萧逸是很少上朝的,一是生性懒惰,讨厌繁礼多仪的事情,二是自尊心太强,不愿意给任何人下跪行礼,哪怕是当今皇帝,因此他总是装病推诿,今天发烧,明天泻肚,后天又睡觉落枕了,上朝的位置总是空着的,以至于有人称他为‘病司马!’

    今天可不一样,想躲也躲不开了,昨天晚上,丞相府派来一位侍女,专门传信给曹节,让她督促萧逸来上朝,这招可是厉害了,皇帝的圣旨可以不管,丞相的钧令也能抗拒,同床共枕的大夫人发话了,那个男人敢不听呢?

    “萧郎竟然上朝来了,朕的眼睛没花吧,还是一直没睡醒呢?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绝世杀神,稳坐朝堂之上,犹如猛虎卧于山丘,爪牙锋利,虎视眈眈那!”

    “萧郎年纪轻轻的,已经位高爵显了,前途不可限量呀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看到萧逸的身影之后,殿上君臣反应不一,有人吃惊,有人畏惧,还有人想到了若干年后,此子的位置又在那里呢?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了,要想日后飞黄腾达,甚至金鳞化龙,先过眼前的难关才行,否则的话,一切皆是虚幻!

    能够坐在朝堂上的人,没有一个平凡之辈,开始的惊慌过后,众人迅速的冷静下来,彼此交换眼神,偷打手势,酝酿起一股政治风暴来……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朝野上下议论纷纷,参奏萧逸的折子,几乎堆满了丞相府的书房,一个个义愤填膺,恨不得为国家除掉这个祸害呢?

    如今正主出现了,文武百官却集体沉默了,一个个鼻观口,口问心,犹如老僧入定一般,玩起了装聋作哑的把戏,背后参奏是一回事,当面指责又是一回事,鬼面萧郎在此,谁敢口出不逊呢?

    “诸位臣工,近日老夫收到许多奏折,皆是参奏大司马-萧逸的,既然如此,今日就议一下他的罪名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曹操向殿下一挥手,几名武士抬上个大箩筐,里面全是文武百官的奏折,少说也有上千份呢,无一列外,都是参奏萧逸的,里面言辞之激烈,语气之恶毒,足够开一次骂人大会了!

    奏折抬上来了,文武百官的头反而更低了,大家心理清楚,曹操与萧逸配合默契,情同父子,人家敢出言训斥,那是岳父教训女婿,合情合理,别人能乱说什么呀,谁不怕引火烧身呢?

    为官之道,明哲保身,一时间,大殿里沉静如水,群臣没一个发言的,论起‘乌龟神功’,他们可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呢,否则也不能矗立朝堂,风雨不倒!

    “嗯!……刷!”

    御阶下坐的都是些奸猾之人,九龙宝座上却是一个冲动少年,眼看局势僵持住了,小皇帝轻轻的咳嗽一声,又晃动一下腰间的天子剑,向心腹大臣们发出了暗号!

    “臣参奏大司马-萧逸,大罪有三,一曰:桀骜不驯,违抗圣旨,二曰:欺凌皇室,撕毁图纸,三曰:擅作主张,营造城池……”

    君叫臣死,臣不得不死,国丈-伏完第一个站了出来,手持象牙笏板,公开列属罪状!

    “臣参奏大司马-萧逸,滥杀无辜,涂炭生灵……”

    “臣参奏大司马-萧逸,聚敛钱财,贪婪成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正所谓破鼓万人捶,有人开了头,群臣顿时一拥而上,犹如一群发疯的恶狗,准备围攻死这头‘贪狼!’

    “臣-莽撞无礼,有失臣节,辜负国恩,请陛下降罪……!”

    按照规矩,萧逸摘下发冠,脱去朝服,表示甘心的接受惩罚,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,却在群臣脸上一一扫过,做为一个小心眼男人,今日之仇,他朝必报!

    “群臣一致上奏,大司马罪责难逃,丞相以为此事如何处置呢?”

    经历过无数风浪,小皇帝也成熟起来了,自己没有发表意见,而是把问题交给了曹操处理……

    这件事情上,小皇帝跟几位心腹大臣商议过了,可以说是个双赢的局面,如果曹操袒护萧逸的话,就会落下个‘徇私枉法’的坏名声,原本积累起来的威望,也会下降许多,趁此机会,小皇帝可以夺回一部分权利!

    如果曹操明哲保身,果真是处置了萧逸,那就更好了,以后者的功劳、实力,斩杀是不可能的,不过削去官爵没问题,如此一来,原本的曹、萧联盟就会出现裂痕了,小皇帝趁机争取一下,许下高官厚禄,未尝不能把萧逸拉过来,那个时候吗……呵呵!

    曹操一代奸雄,瞬间就明白了这个圈套,有些惊讶的看看小皇帝,又冷酷的笑了笑,目光转动只见,立刻有了决断:

    “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,萧郎虽是老夫的爱婿,又岂能例外呢,传本相的钧令:削去官爵,仗责一百,打入天牢,监禁终身!”

    “哗!……削掉官爵了,还要监禁起来,丞相大人真是铁面无私呀!”

    听完判决,群臣一阵的喧哗,有人甚至惊叫起来,原以为曹操肯定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袒护自家女婿呢,文武百官也准备好了据理力争,揭露这对翁婿的丑陋嘴脸,那知道人家公事公办,根本不留一点话柄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万万不可,萧郎有大功于国……”

    朝堂之上,有赞成的,就有反对的,荀彧准备起来争辩一下,他是有名的汉室死忠,也是一名正直之人,萧逸文武双全,战功无人可比,乃是平定天下的良将,岂能监禁起来呢!

    荀彧刚一起身,就被身边的郭嘉拦住了,伏在耳边轻语了几句--“国之利器,不可轻示于人,无双良将,隐忍方成大器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