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0章 江东潜龙-碧眼儿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兵法有云:“未思进,先思退,未料胜,先料败,兵胜而不顾家者,其势必败”,江东集团决定出兵南下,荡平山越叛逆,在此之前,第一件要做的事情,不是决定行军路线,也不是挑选先锋大将,而是确保后方平安无事!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-‘世上最可信的是誓言,最不可信的也是誓言’,曹营集团与东吴集团之间,虽然签订了互不侵犯的协议,也准备赠送粮草,派遣人质入都了,可是世事难料,谁又敢保证不出意外呢?

    当年的楚汉之争,历时五年之久,双方打的尸山血河,精疲力尽了,却谁也奈何不了谁,无奈之下,刘邦、项羽决定议和,双方以鸿沟为界,东边为楚,西边为汉,平分天下,各自为王!

    盟约签订,血誓立下,项羽就信以为真了,统领大军返回彭城,一路上放松了警惕性,然后呢,纸上的墨迹未干,刘邦就撕毁了盟约,大军越过鸿沟,偷袭楚军营地,最后在该下围住了项羽,逼的霸王走投五路,自刎乌江,万里江山尽归了刘氏!

    刘邦背信弃义,不惜用一世的骂名,换来了皇帝宝座,还有大汉四百年天下,二者相比,这个买卖一点也不亏呀,成熟的政治家都明白一个道理,在天下面前,什么道义、廉耻、仇恨、****……统统的不值一提!

    秦末大乱,霸王-项羽就是在会稽举兵的,麾下都是江东子弟兵,八千健儿北上,无有一人生还,如此血淋淋的教训,江东人刻骨铭心呀,纵然过去四百多年了,也丝毫没有忘记,总不能在一个陷阱上栽倒两次吧?

    曹操号称‘乱世奸雄’,心性狡诈,重实利,轻信义,说谎就跟喝凉水一样,谁敢保证他会遵守承诺呢,如果东吴人马南下平乱,在山区陷入了苦战,曹军突然渡江偷袭呢,此事不得不防呀!

    还有荆州-刘表,跟孙家兄弟有杀父之仇呀,夏口城又被孙策夺取了,一旦江东人马南下,荆州兵会不会卷土重来,这也是必须考虑的事情!

    孙策今年二十四岁,在政治上却很成熟了,考虑事情也很周全,绝不会让敌人有机可乘的,为此,他做出了一系列的军事部署:

    首先,在自己出征期间,让二弟孙权坐镇吴郡,心腹老将程普、韩当统领二万兵马,负责城防事务,至于行政方面的事情,交给江东第一谋士-张昭处理,孙家内宅的家务事,则由夫人大乔掌管,内外、文武分明,可保万无一失!

    其次,令甘宁为主将,丁奉、董袭为副将,统领两万人马,巡视长江沿线,在岸边建起百余座烽火台,一旦北边的曹军有异动,立刻点燃烟火,向吴郡发出预警,同时尽力阻拦曹军渡江!

    最后,让黄盖、凌操二将统兵一万,负责夏口城防务,禁闭城门,只守不出,无论荆州兵马如何挑衅,也不要管他们,牢牢的守住城池就可以了!

    以上几点,综合起来就是:‘内外兼备,严防死守,争取时间,扫除内患’,如此,孙策就可以放心出征了!

    只要解决了山越之乱,江东六郡就能集中全力,出兵北上,与曹操、袁绍逐鹿中原,万里江山,归属何人,尚未可知呢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建安三年-春,三月二十七日,黄道吉日,喜在东南,利于出征!

    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,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;

    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,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;

    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,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;

    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?忧心悄悄,仆夫况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上午辰时,姑苏台上,一场浩大的出征仪式开始了,按照吴人的习俗,请来了十几位法师,头戴冠羽,身穿皂衣,挥舞干戈,跳着祭祀之舞,唱起了名篇《出车》,并献上了三牲大贡,祈求苍天保佑!

    “将士出征,勇如熊罷,旌旗所向,一往无前!”

    “吴有健儿,锐勇敢战,安邦定国,护我家园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孙权带领数以万计的家眷们,捧着美酒、佳肴,为出征的将士们践行,以壮三军之威!

    孙家兄弟五人,都是相貌堂堂的帅哥,属于小白脸一类的,唯独孙权是个例外,生的肩宽背厚,方面大耳,尤其一双碧绿色的眼睛,好像藏着万顷碧波,一看就是非凡之人!

    此外,孙权的性格也与众不同,孙家兄弟大都喜好弓马,性如烈火,继承了江东猛虎-孙坚的基因,只有这位二公子,除了操练武艺,还喜欢博览群书,在书法上也有一定的造诣,堪称是一位文武全才!

    孙坚在世之时,用重金请来一位术士,为几个儿女扑算命运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:“孙家五子,面容清秀,命带福禄,日后前程远大,可惜,寿数皆不长久,有中途短夭之忧……唯有次子-孙权例外,既有福禄,又得寿数,乃是天生大富大贵之人!

    至于孙家的宝贝女儿吗,本是九天彩凤下凡,有母仪天下之相貌,却受‘贪狼星’干扰,有堕落凡尘之意,至于是福是祸,难以预料呀!

    老巢的安危,关系着孙氏的生死存亡,临别之时,孙策秉退众人,把二弟单独叫到身边,开始了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……

    “镇守吴郡,非同一般,内有士族桀骜不驯,外有强敌虎视眈眈,二弟担负重任,有何计策,以保江东六郡无恙?”

    略加考虑之后,孙策决定用问答的形式,考验一下自家二弟,到底有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!

    “回禀兄长,文武之道,一张一弛……内政上,江东士族以顾、朱、陆、张四家为首,可以双管齐下,一方面,以礼相待,赐予官爵,让他们的子弟进入幕府,为孙氏天下卖力,另一方面吗,扶持流亡北士,选拔人才,提拔官职,使之互相对抗,保持平衡之道!

    军事上,大哥派遣的几位将军,皆是忠心耿耿,能征善战之人,小弟居中策应,供给粮草,可保江东六郡无恙了,若是荆州刘表来攻,小弟统兵出阵,歼灭来犯之敌,若是曹贼南下,小弟拒守长江天险,等候大哥带兵回援!

    不过吗,曹贼手下有大将萧逸,此人诡计多端,最善于奇兵制胜,手段绝伦,让人防不胜防,江东众将,难以抗衡此人,还望大哥教导一二!”

    孙权显然是有准备的,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,内外兼顾,滴水不透,根本就不像一个十六岁的少年,而是一位饱经风雨的政客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数年的磨练下来,二弟越发的成熟稳重了,尤其是处理内政上,比起为兄更强三分,真是令人欣慰呀!”

    听完对答,孙策也是暗暗吃惊,老天爷竟然如此厚赐,自己只是想要个独当一面的将才,却送来个统御全局的帅才,不过吗,这对于孙家来说,这究竟是好是坏呢?

    “刘表垂垂老矣,再没有了年轻时的进取之心,只想着坐镇荆襄九郡,没有纵横天下之意了,膝下二子也是无能之辈,为了争夺储位,明争暗斗,内耗极大,此一路不必过于担心了!

    至于萧逸,此人狡猾如狐,凶狠如狼,勇猛如虎,却是难得的统帅之才,愚兄数次与之交手,也是一点便宜没占到呀!

    不过吗,此人爱恨分明,一诺千金,绝不反悔,为兄若是攻打汉家城池,萧郎必定出兵偷袭,这次对付的是山越蛮夷,萧郎必然按兵不动的,纵然曹操有意南下,他也会全力阻止!”

    “兄长如何断定,萧郎不会出兵南下呢,人心可是最难测的呀?”孙权心中颇为疑惑,如此的信任一位敌将,这不是自家兄长的风格呀!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我与萧郎乃是生死大敌,日后必有一场血战,金戈铁马,不死不休,面对如此强敌,也算是彼此相知,惺惺相惜吧!”

    孙策遥望北方,目光中满是浓浓的战意,普天之下,最了解自己心事的人,不是身边的朋友,而是生死敌人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咚!……咚咚!”

    祭祀仪式完毕,在隆隆的战鼓声中,各部人马拔营起寨,开始向南方进发,太史慈勇武善战,统领五千精兵,做为全军的开路先锋!

    此次出征,孙策统领七万人马,从陆路进兵,沿着曲阿、海盐一线行进,沿途大张旗鼓,做足了声势,做为一支明师,吸引敌军的注意力!

    周瑜统领三万水兵,大小战船五百艘,沿着太湖水系,南下进入豫章郡,做为一支暗师,截断越人的后路,同时肩负运送粮草、军械的重任!

    两路人马,共计十万大军,一明一暗,齐头并进,最后在会稽山汇合,与山越决一死战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