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8章 自家的熊孩子-打不得呀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许昌城-丞相府-密室!

    一场重要的军政会议正在召开中,大汉丞相-曹操亲自主持,参与者包括郭嘉、程昱、荀彧、荀攸四大谋士,曹、夏侯两家的主要将领,至于议论的主题,就是‘山越叛乱’事件!

    越人的历史极为悠久,生活在南方的群山峻岭中,洞穴为家,聚族而居,人口多达数十万之众,以采集、渔猎为生,善于开采矿石,铸造兵刃,民风极为彪悍,素有‘断发纹身,不畏生死’的习俗!

    靠着这种强悍的民风,越人在钱塘江一带地域上,建立过自己的国家-古越国,到了春秋时期,还出现过一位大名鼎鼎的君王,就是卧薪尝胆-复仇灭吴的--勾践大王!

    天道轮回,兴衰难测,又过了百余年,强大的越国也逐渐衰落了,趁此机会,楚怀王大举东征,尽取江淮之地,越国残部退入山区中,形成了无数的部落,关起门来过日子,政治上处于半独立状态!

    之后的几百年里,中原大地风云变幻,秦、汉相继崛起,每当国势强盛的时候,越人就称臣纳贡,表现的比较乖巧,等到中原国势衰弱了,他们就会举兵叛乱,侵略汉家城池,抢夺一些生活物资!

    汉家四百年天下,越人不断的叛乱-臣服-再叛乱-再臣服……,反反复复,没有休止,弄的朝廷上下疲惫不堪,屡屡出兵讨伐,却难以根除干净,南方的群山峻岭,就是越人最好的避难所了,打的赢就抢一把,打不赢就进山沟,谁也奈何不了!

    这次也是一样,汉室衰落,诸侯征战,中原大地乱成了一锅粥,感觉到机会来了,百越部落集结了数万兵马,发动了大规模的叛乱,兵峰直指会稽、豫章等郡,一路上攻关破寨,声势极为浩大!

    与以往的叛乱不同,越人部落推举出了一位首领,号称‘无常大王’,此人骁勇善战,拥有一定的政治眼光,打出了‘祭祀勾践,复兴越国’的口号,还派一队使者来到许昌城,送上了大量的贡品,希望得到朝廷的正式册封,成为一个正式的国家,子孙臣服,永为番属!

    江东六郡,乃是孙策的地盘,岂容他人染指,小霸王一面调集兵马、粮草,积极的备战,一面上书给朝廷,表示自己平定叛乱的决心,不过吗,言辞傲慢,盛气凌人,大有分庭抗礼之势!

    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,掌握着大义的名分,面对地方上的叛乱,必须做出一个姿态,对此,文臣武将们却形成了两种不同的意见:

    “孙策者,江东猛虎也,勇武刚烈,割据六郡之地,招纳名士,对抗朝廷旨意,日后必为心腹大患!

    这次山越叛乱,江东人马倾巢出动,后方空虚无比,朝廷应该派遣大将,统领重兵,与越人南北夹击,消灭这头‘猛虎’,趁机夺取六郡之地!”

    荀彧、荀攸,以及大部分武将,都是这种意见的支持者,他们认为,统一天下的步骤,应该‘先易后难’,攻取江东之后,再逆流而上消灭荆州-刘表、益州-刘璋,最后集合整个南方的力量,与河北-袁绍决一死战,如此方有胜算呢!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得中原者得天下,未有先取东南,而成就帝业者……唯有与袁绍决一死战,夺取河北之地,积蓄粮草,操练水师,而后兴兵南下,攻略江东、荆州、益州等地,才是统一天下之道!

    再者说,孙策骁勇,文武效命,又有三江之险要,江东潮湿,瘟疫流行,北方人到了那里寸步难行,一旦大军陷入苦战,袁绍趁势出兵来攻,恐怕许昌不保呀!”

    郭嘉、程昱则是另外一种意见,先北后南-乃是既定的统一战略,坚决不能改变,再说了,长江天险,难以逾越,没有强大的水军不行的,曹军的骑兵、步兵战力强悍,水军却很薄弱,艨艟战船也没有几只,大举南下攻吴,那是自取其短呀!

    “诸位所言,皆有一定的道理,此事关系到社稷安危,与天下苍生的福祉,老夫要好好的斟酌一番!”

    曹操本是决断之人,面对统一天下的大战略,也不禁犹豫起来,先北后南,或是先易后难,真是不好抉择呀!

    一方面,他认可郭嘉的策略,得中原者得天下,只有先统一了北方,积蓄足够的力量,再操练一支精锐水军之后,才能扫平南方诸侯,实现自己‘扫平九州,混一天下’的伟大梦想!

    另一方面,曹操心中有一个很大的顾忌,那就是小霸王-孙策,天下诸侯如袁绍、刘表、刘璋、张鲁、公孙度……,都与曹操年齿相当,唯有孙策年少,而且是整整年轻二十岁呀!

    换而言之,各路诸侯谁也熬不过孙策,等到大家入土的时候,小霸王正是年富力强,开拓进取的好时候,这就是时间优势呀!

    曹操非常清楚,自己的儿子们虽然不错,可是统领千军万马,决胜两军之间,没一个比得了孙策,真到了那个时候,天下谁属,可就难说了!

    因此,曹操有一个愿望,在自己的有生之年,平定四海,统一天下,退一步说,也要除掉小霸王-孙策,绝不能把这个强敌留给子孙后代!

    一边是天下大局,一边是后患无穷,两难之间,又该如何取舍呢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咚!……咚!咚!”

    就在会议陷入僵局的时候,外面响起一阵沉重的脚步声,铿锵有力,由远及近,很快就来到了密室门外,沿途侍卫无人胆敢阻拦!

    “萧郎回来了,这下就好办了!”

    “萧郎目光精准,最善于分析战略,定有一番高见的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众人不禁长出一口气,相府密室,机要重地,寻常人靠近半步,立斩不赦,曾经有一位后宅夫人,恃宠而骄,硬要闯进来看看,曹操知道以后,亲自执剑斩杀,人头悬挂府门,以示警告,从此无人敢越雷池半步!

    当然了,有两个人是例外,可以在任何时候,不经禀告的情况下,直接进入相府密室,一个是首席谋士-郭嘉,另一个,就是丞相大人的女婿-萧逸!

    “末将见过丞相大人,见过各位先生,贸然而来,实在唐突了!”

    密室铁门一开,萧逸迈步走了进来,小黑脸上满是尘土,只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,依旧透露着幽冥般的目光!

    洛阳到许昌的路程是四百余里,寻常人快马加鞭,也要两天的时间,萧逸一天一夜就回来了,堪称是神速无比了,即是他骑术了得,也是坐骑给力呀!

    当初的巨鹿大战,为了不暴露身份,萧逸让人带着‘白菜’返回许昌城,以后骑乘的战马,都是寻常坐骑而已!

    前些日子,西征军送回战利品来,其中有三十匹汗血宝马,都是血统纯正,日行千里的良驹呀,还是清一色的俊秀母马,萧逸留下十匹给了‘赤兔兽’,剩下的带在身边,准备送给‘白菜’做老婆的!

    正是靠着这群汗血宝马,萧逸带着几名心腹护卫,轮番骑乘,日夜兼程,这才在最短时间内回到许昌城!

    “萧郎回来的正好,山越反叛,江东大乱,是否出兵南征,还为老夫决策一下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的目光中满是期待之色,在天下大势的判断上,自家女婿可是从未犯错的,似乎能‘未卜先知’呢!

    “先南后北,或是先易后南,末将也难以决断……,不过吗,末将明白一个道理,若是孙策胜了,江东六郡还是汉家土地,若是越人胜了,江南半壁恐怕就要归属蛮夷了!”

    略加沉吟之后,萧逸没讲什么战略战术,也没分析利弊得失,只是说了一个人尽皆知的道理-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!

    “萧郎言之有理,大汉朝廷,岂能与蛮夷之类妥协呢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孙策霸道,毕竟为国守土,此时不能拖他的后腿呀!”

    “出兵江东,南北夹击,就算侥幸成功,也会失去天下人心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,这话说的没错呀,孙策桀骜不驯,毕竟是汉家血脉,越人再是乖巧听话,却是南方蛮夷,二者不能相提并论的!

    一个是自家的熊孩子,一个是别人家的听话孩子,如今两个孩子打起来了,为人父母者应该偏袒谁,这是不问自知的呀--自家的熊孩子,打不得呀!

    “无愁言之有理呀,老夫身为大汉丞相,理应保我华夏金瓯无缺,岂能让山越蛮夷割据一方,自立为王呢?”

    毕竟是一代奸雄,曹操在民族大义上毫不含糊,拿起越人送来的书信,几下撕的粉碎,以示绝不妥协之意,又换来虎痴-许褚---“立斩越人使者,人头悬挂示众!”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英明神武--汉家疆土,尺寸不让!”

    “蛮夷犯我大汉城池--出兵讨伐,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事情上升到了民族大义上,也就没有商讨的余地了,一众文武站起身来,振臂高呼,至于统一天下的战略吗,先北后南,绝无更改!

    “咱们好人做到底,立刻调集一批军械、粮草,送给孙策小儿,助上一臂之力,另外吗,让他派一名孙氏血脉入朝见驾!”

    先送粮草,以示天下大义,后索人质,用来牵制江东集团,如此公私兼顾的办法,不愧是乱世奸雄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