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5章 修复东都(上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自古以来,治国之道在于用人,用人之术如同用药,药物又分为良、毒、温、猛……,庸医者-误以温良之药杀人,神医者-能以猛毒之药救人,生死对错,全在掌控者如何运用了!

    很幸运的,萧逸就是一名神医圣手,再恶毒的药物到了他手中,也能成为治病救人的好东西,聚拢关中地区的山贼、草寇、刀客、流氓……,把这些‘毒瘤’打造成一支利箭,为华夏民族开疆拓土,造福后世子孙,这样的手段堪称神来之笔!

    ‘毒瘤’的问题解决完了,关中地区彻底安稳下来,百姓们开垦荒地,建设家园,形势上一片大好,接下来,萧逸又做了一件坏事--棒打鸳鸯!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马六、吕玲儿相处的极为融洽,二人游山玩水,骑马射猎,感情迅速增温,称呼上也从‘马将军’变成了‘马哥哥’,蜜里调油,简直好的一塌糊涂!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萧逸出手干预了,吕玲儿毕竟年龄还小,离出嫁还有几年时间呢,二人孤男寡女、**的,万一闹出什么‘风流韵事’,那就不好收场了,就算吕布不从棺材里跳出来,貂蝉也会提着宝剑杀过来的!

    为此,萧逸下达军令,让马六继续坐镇长安,操练兵马,安抚百姓,积蓄各种战略物资,至于吕玲儿吗,列入萧氏族谱,三年以后,再以嫡亲妹妹的身份出阁,一切嫁妆从无愁侯府出,也算对得起吕布的托孤之情了!

    当然了,有些大事还是要交待的,分别之前,萧逸、马六在后帐秘密商议了一夜,没人知道他们说什么,亲兵们全部退下去了,人们只是看到,第二天离开的时候,马六神色恍惚,半喜半忧,主动对萧逸行了叩拜大礼,这代表着一个意思--以前是兄弟,日后为君臣!

    为兄者-主持全局,谋划大事,开创万世之基业!

    为弟者-跟随左右,九死无悔,留名于青史之上!

    刘备、关羽、张飞是这样的组合,萧逸、马六、大牛同样如此,朋友-兄弟-君臣,三位一体,生死相依!

    大规模迁移流民,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尤其寒冬季节,稍有不慎就会冻死人的,萧逸传令沿途郡、县,准备马匹、车辆、粮食、帐篷……以及各种物资,接应大队人马的迁移;同时派出使者,前往许昌-丞相府求援,这么大的事情,朝廷不能坐视不理呀!

    至于萧逸吗,亲率三百铁骑,直奔洛阳城,为大队人马探查情况,别看‘修复东都’的计划很好,可是实际操作起来,肯定会出现许多麻烦,现在准备的充分一些,到时候就能少付出代价,人命关天,岂能大意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洛阳令-荀渊……参拜大司马,馆驿已经打扫干净,酒菜、热水也准备好了,请大人下马休息,若有怠慢之处,还请千万恕罪!”

    洛阳城西-一名衣衫褴褛的官员,带着十几个面黄肌瘦的驿卒,跪倒在官道上,用一种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迎接着人马的到来!

    “不必了,将士们带着行军干粮,足够饱腹之用,就不必叨扰地方了!”萧逸大手一挥,三百亲卫下马休息,就在驿站外边,架锅烧水,烹煮食物,既有携带的干粮,也有沿途猎获的野兽,片刻之后,就传出浓浓的肉香味!

    看到数百骑兵自给自足,驿卒们不禁长出一口气,地方上最苦的差事之一,就是迎来送往了,尤其是骑兵大爷们

    ,脾气暴躁,消耗又多,稍微不满意了,轻则赏你几鞭子,重则拔刀砍人,霸道的不得了呢!

    萧逸也是席地而坐,一手端着肉汤,一手举着大饼,吃的是津津有味,凡是上过战场的人,谁没尝过饿肚子的滋味呀,为了补充体力,再粗糙的食物也能吃下去,这样的伙食就算不错了!

    自己吃饭,也不能让别人看着,十几名驿卒也坐了下来,一人一根大棒骨,啃的不亦乐乎,他们也难得吃顿饱饭呀,只有那位洛阳令,还保持着应有的礼仪,慢条斯理的进餐,一看就是世家子弟出身!

    萧逸判断的没错,这位洛阳令出身荀家,是荀彧的子侄辈,还是嫡系出身呢,士族门阀子弟为官,全往富庶的地方送,即能出政绩,又好捞油水,升迁的速度也快!

    荀家却是个列外,竟然把子弟派到洛阳来了,如果是十年前,‘洛阳令’绝对是千金不换的肥差,可是现在吗,用来安置犯罪的官员差不多,穷乡僻壤的,几乎等于流放了!

    “荀氏忠烈,名不虚传呀……可惜,天下大势如此,不是一两个忠臣能挽回的,最后不过是一曲悲歌罢了!”

    萧逸自然明白,荀彧把家族子弟派到洛阳,是替大汉王朝守住老巢,保留最后一点威望,其心可悯,其志难舒呀!

    吃饱喝足之后,在荀渊的引导下,萧逸进入了洛阳城区,他要亲自查看情况,再制定一份详细的修复计划,既要节约人力、物力,又要把事情做的完美!

    来洛阳之前,萧逸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,可是踏入城门之后,看着遍地废墟,还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,这里的情况吗,不是糟糕,而是非常糟糕!

    当初的洛阳城,繁荣富庶,人口众多,南来北往的商旅络绎不绝,大街两旁全是店铺,各种物品应有尽有,品类之多,工艺之高,让萧逸都大吃一惊,大汉精华,尽在此处!

    数年时间过去了,往日的繁华景象消失不见了,城墙破损,房屋倒塌,到处都是烧焦的废墟,骷髅白骨随处可见,偶尔见到几个活人,也是漫无目的的游荡,靠着扒取树皮,挖掘草根活命!

    “汉家二百年心血,尽数毁于一旦呀,洛阳附近还有多少百姓,房屋、存粮、农具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看着满目疮痍的景象,萧逸不禁黯然神伤,诸侯争霸,民不聊生,汉家的元气大伤,不知多久才能恢复呀!

    “启禀大司马,天灾不断,民不聊生,洛阳百姓仅剩一千二百三十三户,共计五千六百四十八人,房屋尽毁,田亩荒芜,全靠朝廷赈济一些粮食,才能勉强活命而已!

    荀渊对洛阳的情况了如指掌,人口数量清楚到个位数,可见是一位深入走访,体察民情的好官!

    洛阳是大汉都城,鼎盛时期人口超过了五十万,如今仅剩下百分之一,衰落到如此地步,总结起来是四灾……火灾、兵灾、盗灾、天灾!

    董卓乱国,为了躲避关东联军的兵锋,强行把朝廷迁往长安,临走的时候,下令给李傕、郭汜、张济、樊稠四将,放火焚烧洛阳城,无数的宫殿楼宇,尽化灰烬,幸亏了张济天良未泯,保全了一半的城区,这就是火灾了!

    关东联军名为讨贼,实际也是一丘之貉,进入洛阳城之后,大肆纵兵劫掠,百姓苦不堪言,破坏之巨,比起火灾来有过之而无不及,这就是兵灾!

    朝廷衰败之后,天下贼寇蜂拥,四处劫掠百姓,各方人马路过洛阳城,谁不前来抢上一把,钱财、粮食、布匹、女人……,比蝗虫扫荡还要干净呢,这就是盗灾!

    最后,老天爷也不做美,最近几年时间,又是蝗虫,又是旱灾,田间的庄稼颗粒无收,草木枯死,鸟兽绝迹,百姓饿死不计其数,这就是天灾了!

    四灾之下,生灵涂炭,百姓们死走逃亡,剩下的也是奄奄一息了,除此之外,洛阳城的损毁情况,也是惨不忍睹!

    放眼望去,往日的宫殿楼阁,全变成了破砖烂瓦,剩下的完好建筑只有两处,一是东边的白马寺,晨钟暮鼓,依旧有和尚在修行,另一处是天机楼,曾经的文人墨客汇聚之地,挺立在一片废墟中,任凭风吹雨打,依旧岿然不动!

    白马寺能够存留下来,全靠了佛祖保佑了,最近几十年,道家衰落,佛家昌盛,为了超脱苦海,求一个来世富贵,剃发出家者甚多,跪拜佛祖的更是不计其数,兵也好,贼也罢,对寺庙也是手下留情,白马寺才能免遭涂炭之苦!

    至于天机楼吗,全亏了萧逸,当初醉酒狂吟,留下了一副墨宝,凡是路过的官军、盗贼,谁不知道‘鬼面萧郎’的大名呀,万一惹怒了这位杀神,他们必然人头不保,因此,几年下来,没人敢动天机楼一砖一瓦!

    “洛阳毁坏至此,却是让人心痛,不过吗,有一弊必有一利,全毁了也是件好事,一张白纸好做诗吗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萧逸就振奋起来,旧日的大汉东都,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,就在自己手里,会诞生一座新的洛阳,光芒万丈,傲立东方!

    “立刻张贴告示,通晓四方百姓,本都督要修复洛阳城,大家齐心合力,再造一个繁荣盛世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