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0章 全身退而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第一队人马伤亡太重了,立刻退下修整,救治伤员……”

    “第二队人马继续进攻,一定要打破壁垒,营救出二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第三队人马做好准备,盾牌、弓箭、云梯……越多越好,用血肉之躯冲击壁垒,真是太吃亏了!”

    白虎涧山口前,激战在继续着,袁军将士反复冲杀,前后投入了十万重兵,还是无法攻克对方的壁垒,反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崎岖的山道上,尸体堆积,血流成河,又迅速冻成了红色的冰块,真是惨不忍睹呀!

    相反的,黄巾军却是士气高昂,他们准备的很充分,箭支、滚木、雷石……大量囤积,又占据了高处的地利,再上萧逸指挥得当,士兵伤亡极其微小,战果却很辉煌,短短的半天时间,倒下的敌军就超过了万人了!

    “来人呀,给袁军鼓舞一下士气,让他们快点发起进攻,磨磨蹭蹭的做什么,让人等的花都谢了!”

    萧逸站在壁垒高处,一双鹰隼般的眼睛中,射出两道冰冷的目光,还不时的抽动几下鼻子,一脸陶醉的神态,浓郁的血香味道,永远是自己的最爱呀!

    “诺!-弟兄们,给袁二公子加点料,让他叫的再凄惨一点呀!”

    “啪!……哗啦!……嗷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牛皮鞭子就狠狠抽在袁熙身上了,打的皮开肉绽,血肉模糊,接下来,几桶冷水泼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寒冬腊月,北风呼啸,冷水泼在人身上,立刻结成了一层冰霜,等到袁熙被冻僵之后,士兵们又在木架下生火,把这位二公子烤化过来,冰火两重天的滋味下,袁熙不断发出哀嚎声,山谷回音,远远传出!

    当然了,士兵们只是折磨袁熙,并不是要他的性命,每隔两个时辰,就会把他放下来一次,灌上一碗喷香的牛肉羹,活动一下筋骨,让郎中给他治伤敷药,等二公子恢复元气了,又被挂在木架子上,继续严刑拷打,反反复复,乐此不疲!

    如此的折磨袁熙,并不是萧逸有虐待人的爱好,而是他的心理战术之一,也是给袁氏集团埋下一颗毒钉,让他们内斗的伤口无法愈合,永远的血流不止!

    徐州偷袭战,大公子袁谭成了俘虏,萧逸好生款待了一番,送他返回青州,还送了五千石精盐作为礼物,客气的不得了呢!

    西凉之战,三公子袁尚被困枯水川,眼看就要全军覆灭了,也是萧逸网开一面,故意让开了通道,让他带着残兵败将逃之夭夭了!

    接连放走袁家两位公子,并不是萧逸大发善心,而是他看明白了,袁谭、袁尚两兄弟,都是志大才疏之辈,这种无用的货色,杀掉不过脏一块地,活着才有大用呢!

    袁氏称雄河北,坐拥四州之地,麾下文臣武将极多,兵马数十万之众,虽然小受挫折,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仅以实力而论,依旧是各路诸侯之首!

    对付这样的庞然大物,光靠外部打击不够的,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它内部分裂,为此,萧逸才放过了袁家兄弟,埋下了内讧的种子!

    袁熙则不同了,这位二公子虽是庶出,也不受父亲的宠爱,可是以才能而论,却是三兄弟中最出色的,文韬武略均有可取之处,这些在巨鹿大战中表现的淋漓尽致,如果换一个对手的话,恐怕就喝他的‘洗脚水’了!

    不过吗,这位二公子也有一个缺陷,那就是内心自卑,为人狠毒,总是喜欢玩弄一些阴谋诡计,永远成不了正大光明的人!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袁熙成为俘虏之后,萧逸才百般的虐待****,却又不杀死他,让他在生死之间挣扎,把性格缺陷进一步扩大,从一条普通的菜花蛇,变成一条剧毒的竹叶青,最后狠狠咬在‘袁氏’这个巨人身上!

    另一方面吗,毒打二公子袁熙,也是为了刺激袁绍,让他不断的抽调兵力,填进‘白虎涧’这个无底洞,最大化的消耗河北集团的力量,为双方的大决战做好准备!

    “杀呀!--攻破壁垒,生擒萧逸,赏赐十万金,封为一州之主!”

    果然,听到了袁熙的哀嚎声,还没整顿好的袁军,只好仓促的发起了进攻,已经疯狂的袁大将军,亲自仗剑督战,凡是临阵退缩者--杀无赦!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来吧,人数越多多好,把鲜血统统流干吧!

    看着汹涌而来的敌军,萧逸仰天大笑,手持一副硬弓,走到壁垒高处,一边指挥战斗,一边射杀敌人,尤其是身披重甲,头戴银盔的将校,更是挨个的点名,一箭一个,例无虚发!

    从正当午时,一直到日落黄昏,袁军共计发起了十二次冲锋,每次都是惨败收场,战死的士兵高达两万以上,受伤者不计其数,光是将、校一级的军官,就折损了四五十位,可以说是元气大伤了!

    “呜!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巨大的伤亡,让袁绍清醒了一些,在几位谋士的劝说下,终于下达了退兵的命令,苍凉的号角声中,袁军将士潮水般退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各部将士听令,人不卸甲,马不离鞍,千万不可大意,加派双倍的人手巡逻,以防袁军夜袭,只要熬过三天,咱们就赢了!”

    首战获胜,萧逸丝毫没有轻敌,自己更是以身作则,就在壁垒上过夜了,与麾下将士同甘共苦,激励士气!

    “呜!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果然,第二天清晨,袁军再次出动大队人马,在山口处整齐布阵,重新发起了进攻,不过吗,战术上却有了很大的变化!

    除了刀枪、弓箭、云梯之外,袁军又多了两样武器:麻袋、木桶,一个用来装泥土,一个用来盛清水,

    另外,进攻队形也改变了,不再是笨拙的‘添油战术’,而是步步为营,发动了波浪形攻击,一队人马推进百步之后,用大型盾牌组成一道防线,然后往壕沟里填泥土,泼上一些清水,再填一层泥土,再倒一些清水……

    天气寒冷,泥水混合物迅速凝固起来,很快就把壕沟填平了,又牢固,又平整,袁军士兵在上面铺了草垫子,原本难以逾越的壕沟,就变成了通行的坦途!

    靠着这个办法,短短两个时辰,袁军就填平了一条三丈宽,一丈深的壕沟,盾牌手再次推进百步,继续填第二条壕沟,办法虽然笨拙了一些,效果却出奇的好!

    “以拙破巧,如此聪明的战术,一定是田丰想出来的,却是破局的好办法,可惜呀,如此优秀的一名谋士,没有遇到好的主公,白白浪费了!”

    查看完袁军的战术后,萧逸不禁拍手称赞,仅以谋略而论,田丰比起‘鬼才’郭嘉来,也只是略逊半筹而已,若能全力发挥出来,天下诸侯无人敢正视河北四州!

    可惜了,此计虽妙,却来的太迟了,按照袁军的进度,三天之后才能攻破壁垒,那时候自己早就逃出险地了,从此以后,袁、曹两方攻守之势也要逆转过来了!

    萧逸所猜测的丝毫没错,这个以拙破巧的计策,正是田丰苦思冥想出来的,昨天夜间,袁军高层召开会议,田丰当众发表了一番见解:

    “萧郎狡诈过人,最善于出奇制胜,犹如天马行空一般,让人难以捉摸,与这样的对手比拼谋略,乃是‘以我之短,攻人之长’,岂有不败之理!

    若想战胜此人,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拼力-不拼智,集中全部的力量,以雷霆万钧之势压过去,不贪快,不贪功,不露任何破绽,活活的消耗死他,这就是打败萧逸的唯一办法!”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田丰却是一流的谋士,对敌我分析的极为透彻,按照他的计策,袁军将士步步为营,用了三天多的时间,先后填平了三道壕沟,又堆起出一个大斜坡,人马逐渐冲了壁垒,胜利就在眼前了……

    “传令各部人马,按序撤下壁垒,向‘虎啸峡’转移,渡河南下,同时点燃篝火,阻止袁军追击!”

    河北的事情已经完结了,自己也该返回许昌了,不过吗,有个人不能忘记呀,想到这里,萧逸左手执弓,右手抽出一支燕尾箭,瞄准了木架上的袁熙的……下面!

    世上最恶毒之人,莫过于太监了,这种人不男不女,生活上没有希望,对世界充满了怨恨,什么坏事都敢做,不惜与天地同归于尽,所以呢……

    “嗖!……嗷!”

    一声惨嚎,惊震四野,挂在木架子上,袁熙已经哀嚎了三天三夜,可是这一声痛呼,绝对是最惨烈的……蛋蛋碎了,人生的希望也就没有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