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9章 悲催的袁二公子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吼!……吼!……吼!”

    萧逸大手一挥,从壁垒下面走出一群壮汉,他们喊着高昂的号子,抬上几十根粗大的原木,迅速的搭起了一个架子,高三丈、宽两丈,上插五色旗帜,迎风飘扬,十分醒目!

    “嗖!……救命呀!”

    一根粗大的牛皮绳抛过去,几名壮汉用力拉扯着,很快的,一个黑乎乎的家伙就挂了上去,还在不停的哀嚎着,几盆冷水泼上去,冲下了大量的污秽,也露出了此人的真面目,赫然是袁家二公子--袁熙!

    巨鹿大战,袁军三路人马惨败,大小将领各自奔逃,袁尚、张颌、刘备、淳于琼等人,都安全的回到了邺城,唯有二公子袁熙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,落了个失踪的结果!

    有逃回去的士兵传言,这位二公子马失前蹄,摔倒在疆场上,被千军万马踩踏成肉泥了,为此,大将军袁绍还隆重祭祀了一番,给他立了个‘衣冠冢’,不管怎么说,袁家次子战死沙场,也算一件荣耀的事情,还能用来激励三军士气!

    谁能想到呀,这位二公子没有死,还活的挺结实的,只是成了人家的俘虏,如今挂在两军阵前,等于狠狠抽了袁家一巴掌呀!

    “爹呀!……快来救我,我是熙儿呀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原木架子上,袁熙拼命扭动身体,一边高喊救命,一边嚎啕大哭,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,这段时间以来,二公子岂止是伤心,那真是五脏六腑,无处不伤呀!

    自从成为俘虏之后,袁熙的噩梦就开始了,没人在意他高贵的身份,直接安排进了苦力营,由专人日夜监视着,每天干的是牛马活,吃的是猪狗饭,稍微的抱怨了几句,立刻就是一顿暴揍,身上的新伤覆盖旧伤,别提多悲惨了!

    如果只是挨饿、受冻、被揍,袁熙还能忍受着,不管怎么说,好死不如赖活着,古今成大事者,有几个没受过虐待的,齐桓公咬舌装死,晋文公颠沛流离,越王勾践入吴为奴,还给敌人尝过粪便呢……问题是,袁二公子除了生活困苦,**上还经常受到侮辱!

    黄巾军成员复杂,山贼、草寇、流氓众多,经常做一些糟蹋妇女的事情,自从萧逸统兵以来,严肃军纪,斩下无数犯事者的人头,才算刹住了这股歪风邪气!

    ****妇女的事情不敢做了,士兵们的**却没有消失,自然而然的,他们的目光就落到了袁熙身上,这位二公子皮肤白嫩,容貌俊美,比之寻常女子还要诱人呢,于是乎,某些灾难开始了,用一句话来形容……‘菊花残,满地伤,花落人断肠!’

    袁熙居住的小帐篷,成了大营里最热闹的地方,夜夜春风不断,保守估计,最近一段时间,‘宠爱’过二公子的黄巾兵,人数多达千人以上,是名副其实的‘千人斩’,好在袁熙生命力顽强,纵然百般虐待,依旧坚强的活着,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奇迹吧!

    “父子天性,人伦之一,大将军若想爱子平安无事,就请速速退兵吧,再送十万两黄金,二十万斛粟米……,否则的话……嘿嘿!”

    高坡壁垒上,萧逸轻晃着二郎腿,就像一名劫匪似的勒索起赎金,不过吗,这番话语却大有深意,总结起来两个字--诛心!

    袁家三个儿子,次子袁熙乃是庶出,也是最不得宠的一个,他到底是生是死,对于袁绍来说并不重要,如果萧逸暗派使者,趁机勒索一些钱粮,袁绍也许还会答应的,在两军阵前直接勒索钱粮,这个性质就变了!

    不救这个儿子吧,人家会说他无情无义,连亲生骨肉都弃之不顾,日后部下将校有了危难,还能指望袁绍出手搭救吗,难免会造成人心离散!

    用钱粮赎回这个儿子吧,人家又会说了,袁大将军因私废公,为了自己儿子的性命,不惜用粮草资助敌人,不顾河北四州的大局,同样会造成人心离散!

    救人不是,不救也不是,反正不是人,这就是萧逸设下的难题,无论袁绍如何取舍,最后都是一个结果……“人心散了,队伍不好带了,河北四州也就守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萧逸小儿,无耻之徒,有本事与老夫决一死战,扣押人质,勒索钱财,算什么英雄好汉……来人呀,全军进攻,给老夫攻破壁垒!”

    不能不救,又不能赎人,唯一的办法就是硬抢了,袁绍已经想好了,夺回袁熙之后,亲自一剑杀了他,也算给将士们一个交待,也洗刷了袁家的耻辱!

    “大将军切不可感情用事呀,事到如今,须以河北大局为重,当年楚汉相争之时,汉高皇帝的故事,您难道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田丰催马上前,力劝袁绍不要冲动行事,他们的战略是堵住山口,活活的困死黄巾军,此时发动进攻,只会损兵折将,失去战略主动权!

    当年楚汉争雄,霸王-项羽为了逼迫对手出战,把刘邦的老父亲推到阵前,设下了铁锅、沸水,要把这位刘老太公给煮了!

    面对这种局面,刘邦眉头都不皱一下,说出了千古名言--“你我约为兄弟,我爹就是你爹,要是把咱们爹煮了的话,千万别忘了分我一杯羹!”

    面对如此无赖的对手,项羽暴跳如雷,却也毫无办法,只好把刘老太公放下来,好生养在军中,最后又送还给了刘邦!

    田丰说出这件事情来,就是劝谏袁绍,为了江山社稷,就当一次无赖好了,可以说,这是破解危局的一个好办法,可惜行不通呀!

    古往今来,战争无数,策略无数,可是无论怎么变化,都离不开一条规律,那就是将领的性格,决定了全军的命运!

    刘邦是个无赖,一向说了不算,算了不说,所以能战胜言出必行的项羽,现在情况不同了,袁绍士族门阀出身,为人又繁礼多仪,一向是死要命子活受罪,与之相比,萧逸可是有名的腹黑皮厚,玩起无赖战术来,都能当他的教师爷了!

    “啪!-啪!……救命呀……父亲快救我呀!”

    看到袁绍犹豫不决,萧逸决定给他舔一把火,轻轻一摆手,立刻涌出几名大汉,手中长鞭舞动如龙,狠狠抽在袁熙身上,打的这位二公子哭爹喊娘,泪水如同泉涌一般!

    “该死的,传我军令……各部人马轮番冲杀,攻破壁垒,生擒萧逸,千刀万剐,以雪此耻!”

    听到呼啸的皮鞭声,袁绍终于发疯了,这不是打袁熙的屁股,是打袁氏一族的脸面呀,如此奇耻大辱,是可忍,孰不可忍?

    “咚!……咚咚!”

    “杀呀!-攻破壁垒,生擒萧郎!”

    “冲呀!-有进无退,怯阵者死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声令下如山倒,战鼓如雷,袁军将士齐声呐喊,高举刀枪,向着对面的壁垒冲去,就像决堤的洪水一般,声势浩大至极!

    “哈哈,敌人自己送死来了,弟兄们好好的招待一下,今日鬼门关大开,是阎王爷收人的好日子呢!”

    面对汹涌而来的人马,萧逸只是淡淡一笑,刚进白虎涧的时候,袁绍立刻挥军猛攻,自己还会有些担心,不过吗,一封拍马的书信,争取到了三天时间,如今壁垒坚固,壕沟深挖,对方就有百万之众,一时半会也攻不进来了!

    “嗖!……嗖!嗖!”

    果然,壁垒上乱箭如雨,巨石如雹,狠狠的砸了下去,袁军就像风雨中的麦田一般,一片片的倒下去,几个回合的冲杀,白白折损了数千兵马,却连一道壕沟也没能突破!

    进攻如此的不顺利,一则是袁军的准备不足,原来的计划是围困,此时突然变成了进攻,各种攻城用的器械都没有准备,光靠着士兵们的血肉之躯,如何突破对方坚固的壁垒呢!

    二则,白虎涧的地形也很要命,山口狭窄,道路崎岖,袁军十万人马根本施展不开,只能轮流发起冲击,用这种添油战术,一点点的消耗干净!

    相反的,黄巾军准备充分,又有地势的便宜,自然大占上风了,厮杀到后来,壁垒上的守军都懒得扔石块了,干脆往下泼水,寒冬腊月,滴水成冰,清澈的山泉水泼在袁军身上,简直比刀子还要锋利,片刻就冻僵了一大片,哀嚎之声,响彻山谷!

    “大哥!……木筏已经准备好了,将士们随时可以渡河,对方接应的人马也到了,马六将军亲自领队!”小静走上前来,贴在萧逸耳边,轻轻的禀告着一条消息!

    “很好!……传令各部,按照顺序渡河,不许胡乱争抢……另外吗,你去告诉马六一声,凡是过河的黄巾军,一律解除兵器,敢有反抗者--杀无赦!”

    萧逸微微点头,麾下几十万人马具是虎狼之徒,渡河之后,必须拔掉爪牙,以免不听号令,再次变成了流寇,那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!

    “诺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