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8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大司马-无愁乡侯-萧逸,致书于大将军-袁本初之前,昔日董贼为乱,废立天子,天下诸侯联军讨之,明公身为盟主,号令四海,莫敢不从,颇不负大丈夫之志……,今日诚意相邀,无愁敢不奉命,愿遵照诸侯会盟之礼,斋戒三日,祭祀神灵,两军阵前相见,指点江山,笑傲王侯,岂不快哉?”

    两军相距不过十余里,使者往来极为方便,当天下午,一封萧逸的亲笔书信,就送到了袁军大营,言辞十分恭谨,甚至颇多献媚之词,如果不是亲眼得见,难以相信出自‘杀神’之手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世人皆言,萧郎傲气凌云,一向目中无人,如今致书老夫面前,却成了一位谦谦君子,看来流言蜚语不可尽信呀!”

    看过书信之后,袁绍仰天大笑,颇有几分自得之意,能够让‘鬼面萧郎’如此乖巧的,普天之下,唯有两人而已,一是奸雄曹孟德,二就是自己袁本初!

    “袁家四世三公,海内仰望,大将军神威盖世,天下豪杰莫不顺从,萧逸再是桀骜不驯,遇到了真命之主,也得俯首帖耳不是吗?”

    有人自吹自擂,就有人溜须拍马,谋士许攸站了出来,各种阿谀奉承之词,犹如滔滔江水一般连绵不绝……

    “人家以礼相待,老夫也不能轻慢了,三日之内,各部人马不可轻动,也好让世人看清楚,什么才是天下第一门阀!”

    世人都说袁绍好谋无断,却忘了他还有一个习惯‘繁礼多仪’,再说明白点……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!

    兵家相争,一时一刻就能决定胜负,为了毫无用处的面子,竟然罢兵三日,白白错过了大好时机,这样的蠢事也就袁绍做的出来了,如果换成了曹操,白天签订盟约,晚上就带兵偷袭了,大丈夫立于世间,没有江山,谈何脸面呢!

    当然了,袁绍并非无谋之人,相反的,他也是熟读兵书战册,颇有谋略的当世人杰,只是缺乏了决断力,至于立下‘罢兵三日,阵前相见’的约定吗,他是有一个凭借,再加上一个企图!

    袁绍凭借的,就是战略上的绝对优势,数十万黄巾军进入白虎涧,就等于进入了死地,可谓插翅难逃了,从地形上来看,此处是一条六七十里的峡谷,东西两侧是起伏的山脉,高耸陡峭,猿猴难攀,人马根本无法翻越过去!

    北面的出口被袁军封堵住了,整整二十万大军,前后连营四十余里,壁垒森严,密不透风,三丈多宽,一丈多深的壕沟就挖了六条,上设鹿角,下插尖刺,就是百万大军也难以逾越!

    至于南面吗,就是有名的‘虎啸峡’,乃是黄河上有名的险地,水流湍急,暗礁密布,地势落差又大,飞奔的河水撞击在岩石上,发出虎吼一般的声响,故而得名,更加奇特的是,此处乃是一块暖地!

    所谓‘暖地’,就是地下有热源,时常有暖气冒出来,造成的结果就是,此处的黄河水不结冰,寒冬腊月,别的地方冰封千里了,虎啸峡依旧水流不断,想要踏冰过河,那是永远不可能的事情!

    地势险、峡口深、水流急、礁石多……,这样的地方,就算用大船渡河,也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,运气好的话,过去一半,沉掉一半,运气不好,十之**都要祭了龙王爷,黄巾军数十万人马,又没有足够的船只,靠着扎起的木筏子过河,等于自己跳进鬼门关呀!

    正是凭借着这一点,袁绍才能有恃无恐,下达了‘罢兵三日’的命令,反正黄巾军也逃不掉,不如趁机做个人情,让天下人看看袁大将军的气度!

    至于袁绍的那个企图吗……就是‘降伏萧逸,收为己用’,掌控这柄无双神剑,用它来开创一个袁氏王朝!

    世人皆知,萧逸乃是曹操的左膀右臂,也是曹营集团的首席大将,数年以来,征战沙场,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,曹家控制的兖、豫、徐、司、凉五州之地,有一大半是萧逸打下来的,仅以军功而论,无人可出其右!

    再者,萧逸在曹军中的威望,也是无人可比的,许多的异姓将领,都对他马首是瞻,一旦反水,就能拉走曹营三成以上的兵马,这对曹家势力而言,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!

    也就是说,得到萧逸,就能打败曹操,就能称霸中原大地,自古以来,得中原者得天下,如此巨大的诱惑下,袁绍岂能不动心呢,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,也要收服这柄‘神剑’,实在得不到的话,那就毁了它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呜!……呜!呜!”

    三天时间,转瞬即逝,双方会面的日子到了,上午辰时,袁军营门大开,号角连绵,鼓声如雷,十万大军列队而出,就在白虎涧前面,摆下了一个混元乾坤大阵!

    放眼望去,旌旗飘摆,人马如潮,大阵整齐划一,队列横平竖直,犹如刀切斧剁的一般,锋利的刀枪举在空中,发出耀眼的光芒,让人不禁望而生畏!

    再看中军大纛旗下,上百名将校簇拥着,袁绍头戴赤金盘龙盔,身披大叶黄金甲,坐下千里逍遥马,手持一柄斩将刀,真可谓威风八面,气冲霄汉!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大将军有礼了,三日来按兵不动,谨守承若,真是一言九鼎的大丈夫,末将佩服之至呀!”

    另一边,萧逸也登上了壁垒,为了今日的会面,他也仔细打扮了一番,头戴紫金冠,身披百花袍,腰横狮蛮带,脚下云锦战靴,论起‘骚包’的程度来,一点不比袁大将军逊色!

    赵雨、小静、吕玲儿、稻香就站在身后,同样的全副武装,手持利刃,还举着一面墨绿色大纛旗,上书四个大字--‘鬼面萧郎’,上下飘摆,十分拉风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一别数载,萧郎南征北战,从无败绩,已经是天下第一名将了,真是可喜可贺呀!”

    看着壁垒上的年轻人,袁绍也是颇为感慨,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时候,自己是天下盟主,号令四方,莫敢不从,何等的威风呀!

    那时候的萧逸呢,不过是并州刺史-张扬手下一名校尉,既无声望,又没后台,只能站在队列后面,连发言的资格也没有!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却出乎世人意料,就是这个黑脸年轻人,一杯温酒下肚,阵斩西凉悍将华雄,虎牢关下,与温侯-吕布鏖战百余合,打的不分胜负,各路诸侯无不惊叹,称之为‘鬼面萧郎!’

    可惜,袁绍自恃清高,不愿意屈节结交一名校尉,也就没太用心了,结果白白便宜了曹操,让他得到一员无双战将,换来了数州的城池,早知如此,自己就是跪地叩首,也要把萧逸拉拢过来,真是一念之差,错失良将呀!

    “汉室倾颓,皇纲失统,奴颜媚膝之徒,纷纷秉政,曹孟德不过是阉宦之后,上欺天子,下压百官,天下人无不恨之入骨,日后必败无疑……

    萧郎当世豪杰,何必为曹贼效力,空招万世骂名,本将军求贤若渴,萧郎若肯投奔过来,当以一州之地相封,出将入相,岂不美哉!

    再者,本将军府中有四位女儿,皆是豆蔻年华,容貌过人,萧郎有意的话,可以随意挑选一二,成为袁家的乘龙快婿,从此齐心合力,共图天下!”

    为了收买萧逸,袁绍也是下血本了,除了高官厚禄,一州之地外,还搭上了自己的几个女儿,不过他心里清楚,与整个天下相比,今日付出多少都是值得的!

    “多谢大将军一番好意,高官厚禄、如花美人,谁能不爱呢……可惜呀,昔日恩师授课,只教了‘士为知己者死’,并没有‘屈膝变节’之说,故而不敢从命!”

    高破壁垒上,萧逸端坐不动,稳如泰山一般,说实话,袁绍开出的条件,真的挺诱人的,不过吗,道不同不相为谋呀!

    袁家四世三公,乃是天下门阀之首,日后若得了天下,必然建立一个士族门阀政权,垄断官职,世袭罔替,寒门子弟永无出头之日,华夏民族也会继续内斗下去,白白消耗民族元气!

    相反的,曹操的政治蓝图,与萧逸完全一致,就是建立一个寒族政权,实行科举制度,给那些寒门子弟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,凝聚整个民族的向心力,荡平四海,开疆拓土!

    二者相比较,萧逸自然要站在曹营一方了,另外吗,自己帮袁绍打江山,天下只会姓袁,自己帮曹家打江山,天下还有可能姓萧呢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休怪本将军手下无情了,白虎涧乃是兵家死地,纵然是孙武复生,也是插翅难逃了,萧郎执意不降,兵败之日,悔之晚矣!”

    没能劝说成功,袁绍心中一阵叹息,随即又暗下决心,既然得不到这柄‘神剑’,那就毁了它!

    “大将军想要厄守谷口,活活的困死末将,恐怕没那么容易吧,来人呀,把‘宝贝疙瘩’挂起来,让对面的袁军将士看清楚!”

    萧逸既然敢入死地,自然有万全的准备,手里的‘宝贝’一出,不信袁绍老儿不发疯,就在白虎涧山口,让二十万袁军的鲜血流干吧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