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7章 添灶退敌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:‘趁你病,要你命’,得知黄巾军发生内讧,两部人马分道扬镳之后,袁军可谓是欣喜若狂,认为这是消灭敌人的最佳时机,大将军-袁绍亲统二十万人马,以苍鹰擒兔之势,向着目标猛扑过去!

    正月二十日:大军从邺城出征,为了鼓舞士气,袁绍打开自己的内库,用私房钱赏赐了全军,一时之间,大小将士欢欣鼓舞,无不甘愿效力!

    正月二十七日:袁军前锋人马到达巨鹿城,收复了这座重镇,大将军袁绍下令-收集战死将士的尸骨,让他们入土为安,并亲往祭祀哭拜,文臣武将观之者,无不落泪!

    二月初二:袁军进驻乐平城,又收复了一座重镇,为了鼓舞士气,袁绍再次犒赏部下,狠狠的下了一场‘金钱雨’,并以大将军的名义,发布了‘讨贼安民檄文’,列数黄巾军的十大罪状,又痛骂了萧逸一顿,说他是‘祸国殃民的千古罪人!’

    二月初六:袁军大举西进,攻入西河郡境内,先锋官-高干统领三万铁骑,日夜兼程,终于发现了黄巾军的踪迹,立刻紧跟上去,与此同时,大将张颌、蒋奇分领五万人马,迅速包抄左右两翼,形成了合围之势!

    二月初九,袁军三面包围成功,抢占了战略优势,至于黄巾军吗,裹挟着大量的百姓,携带的物资又太多了,行进速度缓慢,每日推进不过十余里,全部暴露在平原上--无险可守,形势极为危险!

    敌人追上了,三面合围也成功了,袁军士气高昂,眼看就要高举刀枪,跟敌人决一死战了,大将军袁绍突然下达军令--“各部按兵不动,敢有轻敌冒进者-斩!”

    “哗!……大将军疯了吗,敌军就在眼前了,为什么不进攻呀?”

    “哎!……十有**老毛病发作了,有名的好谋无断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袁军将士准备大战一场呢,此时接到停下的军令,就像突然闪了腰一样,那个难受劲就别提了,原本高昂的士气,立刻衰落了三分,哀怨之声四起,大军临阵止步,这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世人评价袁绍,说他是‘羊质虎皮,好谋无断’,一旦遇到了大事,总是犹豫不决,以至于错失了良机,为此,被老对手曹操坑了无数次,依旧不知悔改,真是本性难移呀!

    不过吗,这次却是冤枉袁绍了,停止进军的命令,乃是河北文武集体商议的结果,原因也很简单--他们心里害怕了!

    如果换一个对手,他们早就擂起战鼓,冲上去奋勇拼杀了,问题是,这次的对手是‘鬼面萧郎’,一个勇猛如虎,狡诈如狼的家伙,不得不三思而后行呀!

    以往无数的战例告诉众人,萧逸最喜欢玩阴谋、出奇兵、吐坏水,总在对手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,突然的逆转乾坤,对此,袁军可是教训深刻呀!

    青州之战,大公子袁谭自信满满,以为抓住了萧逸的软肋,结果呢,一头钻进人家的陷阱里,六万人马全军覆没,自己也当了一次俘虏!

    西凉之战,三公子袁尚统领十五万精锐大军,对战数万疲惫之师,原以为必胜无疑,最后中了萧逸的诡计,落得一败涂地,还折了颜良、文丑两员大将!

    巨鹿之战,袁军三路合围,二公子袁熙巧施妙计,想要‘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’,结果呢,萧逸将计就计,各个击破,一举反败为胜!

    三场大战的过程,袁军前期越是顺利,后面败的就越惨烈,这已经成为一种规律了,众人岂能不小心翼翼呢?

    话说自从出征以来,袁军收复了巨鹿城、乐平城,又发现敌人踪迹,进而形成合围之势,战事进展的太顺利了,顺利的让人胆战心惊,众人反复商议之后,做出一个结论--“萧郎奸诈,必有诡计!”

    既然发现了圈套,就要想出破解的办法,袁绍一面派出大量游骑兵,继续侦查情况,方圆二百里之内,所有的沟沟壑壑,能够埋伏兵马的地方,一处也不能落下!

    另一方面,河北文臣武将齐聚一起,集思广益,分析敌情,为了搜集情报,他们还查看了黄巾军留下的营地,结果真的发现了一些东西!

    自古征战,从敌人的营地中,可以侦察到很多线索,比如说,根据营盘的变动,可以得知敌军的兵力部署,根据灶台的多少,可以推算出敌军的数量,根据对方排泄的粪便,就能知道军粮是否充足……

    为了摸清情况,袁绍带着一群文武大员,在黄巾军留下的营地中,反复查看了多时,仔细的清点灶台的数量,还让人挖开浮土,亲眼看了一下‘黄白之物!’

    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仔细清点之后,袁绍惊奇的发现,黄巾军发生内讧以后,营中的灶台没有减少,反而增加了许多,按照二十人一灶来推算,总兵力超过了五十万众,而且粮草充足,还有肉骨头啃呢!

    “萧郎真是奸诈过人,他一面舍弃城池,做出全军溃退的假象,一面布下天罗地网,等着我军一头撞进去,真是好阴险的手段呀!”

    查看完营地之后,袁绍吓出了一身冷汗,幸好自己用兵谨慎,及时停下了脚步,否则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呢,问题又来了,萧逸要用什么诡计呢?

    袁军大营-中军帐内,文臣武将聚集一起,开始了冥思苦想:

    “分道扬镳的事情,乃是萧逸的障眼法,他肯定埋伏下了重兵,想要四面合围过来,要重演当年的长平之战,把我们的二十万人马活活饿死!”

    “这是声东击西之计,萧逸故意吸引袁军注意力,与此同时,曹贼带兵渡过黄河,一举端掉咱们的老巢--邺城!”

    “依我之见,萧逸会用火攻之计,夜袭我军大营,咱们还是引来几条河水,做好准备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总之一句话,阴谋肯定有的,防范是必须的,送死是不能的,没有弄清楚敌情之前,一步也不能前进了,为了安全起见,大军后退三十里为好!

    一番议论之后,对方的诡计没破解开,反到把袁绍吓得半死,连忙抽调部分人马,星夜回援邺城去了,生怕老巢被人抄掉,那就万劫不复了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呀,你到底耍的什么阴谋诡计,真是难以猜测呢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五天以后,疲惫不堪的游骑兵纷纷回来了,他们没找到任何埋伏,因为劳累、寒冷、饥饿,反而折损了数百人手,带队的校尉跪在大帐中,用全家老小的性命担保,方圆二百里之内,没有敌人一兵一卒,更没有任何的埋伏!

    没有百万伏兵,没有阴谋诡计,什么圈套也没有……,结果出来了,袁军上下也傻眼了,到底什么情况呢?

    “我等中计了,萧逸只是虚张声势罢了,暗中添加灶台,迷惑我军的视线,以至于措施良机了……可恨呀!”

    又是一番考虑之后,田丰终于揭开了谜底,当年孙膑用减灶之计,诱敌深入,打败了魏将庞涓,萧逸更加狡猾,他是反其道而行之呀……

    没有埋伏,也没有诡计,萧逸就是利用‘灯下黑’的心理,让众人胡乱猜测,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,自己则统领大队人马,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险地,真是好大的胆子,好厉害的手段!

    可惜,知道的太晚了,就在袁军停步不前的几天里,黄巾军顺利进入了白虎涧,并且修筑了三道壁垒,又挖了五道壕沟,设下了数十里的大营,彻底的站稳了脚跟!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好一招‘添灶退敌’之计,只是多挖了几个灶台,就吓得二十万人马停步不前,老夫麾下文武众多,无一人可比萧郎呀!”

    想明白之后,袁绍仰天长叹,即叹敌人的狡猾,又叹手下的无能,还有一种深深的惋惜,如此绝世良将,为何没在自己麾下呢?

    “大将军无需忧愁,黄巾军逃进了白虎涧,就等于进了死地,我军牢牢守住山口,不需一个月时间,就能困死他们的几十人马,到时候生擒萧郎,千刀万剐,悬首示众!”

    田丰站了出来,没能看破对方的计策,他也是一脸的懊恼,不过吗,袁军毕竟占据了优势,只要谨慎用兵,仍有九成的胜算,剩下的一分吗,就看天意了!

    “元皓先生所言极是,对方已入死地,只要严防死守,我军仍是胜券在握,不过吗,大战之前,老夫想会一会萧郎,看看他到底何许人也?”

    毕竟是一方霸主,感叹一会之后,袁绍立刻振作起来,亲自作书一封,派遣使者送到黄巾军大营,诚恳的邀请萧逸……“两军阵前,问对答话,指点江山,纵论天下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