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6章 分道扬镳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过江龙-阴谋叛乱,罪无可恕……五马分尸!”

    “大红狼-派遣刺客,图谋不轨……大卸八块!”

    “上山虎-背后诽谤,不尊军令……斩立决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黄巾大营-中军帐内,萧逸端坐在帅位上,浑身杀气缭绕,手持一支狼毫笔,正在一份名单上涂抹着--笔锋一动,人头落地!

    大帐内,上百名亲兵站列两旁,手持利刃,杀气腾腾,各部头领们跪在地上,一个个面如死灰,活像是一群待宰的羔羊,帅案上勾画一笔,立刻有亲兵冲上来,从他们中间拖走一个人,按令行刑,片刻之间,已经斩杀了十余人,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!

    黄巾头目们都是山贼、草寇出身,也没有个正经的名字,平时都用匪号称呼,什么混天王、大红狼、小红狼……,听起来威风八面,此时却成了任人宰杀的鸡雏,如此铁血无情的手段,让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--“坐在帅位上的人,才是真正的索命阎罗呢!”

    内鬼作乱,必须严惩,就在刚才,一群刺客手持剧毒兵刃,突然袭击了中军帐,好在亲兵们反应及时,没让刺客们得逞,事情过后,萧逸大发雷霆,下令追查幕后之人,挨个诛杀,一个不留!

    至于追查的方式也很简单,没有人证,没有物证,也不要什么口供,取出大小头目的名单,萧逸亲自执笔勾画,涂抹谁的名字,谁就人头落地,这个办法省心、省力、又简单,活人全都没意见,死人则不用发表意见了!

    天亮以后,审判终于结束了,共计五十七位头领,全部处以极刑,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落地,挂在了大营的辕门上,昭示全军,威慑人心!

    萧逸心中很清楚,这五十七位头目之中,只有少数人跟刺杀有关系,其余都是冤枉的,可他还是杀了这些‘无辜者’,制造了一起大型的冤案,当然了,萧逸也不是滥杀无辜,丧命者都有一个共同点--桀骜不驯!

    黄巾军成员复杂,山贼、草寇、流氓……应有尽有,这些人性情顽劣,不服军法管制,对萧逸发布的命令,也是阳奉阴违,屡屡贻误军机,甚至要带兵出走,另立山头,之前斩杀的悍将张勇,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!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萧逸一直想整顿军纪,除掉这些害群之马,问题是,自己的斩蛟剑再锋利,也不能杀无罪之人呀,必须有个杀人的借口,就算没有真的,弄个假的也可以呀!

    机缘凑巧,此时发生了行刺事件,正中萧逸的下怀,以此为借口,他挥舞屠刀,斩杀了一些黄巾军头目,而后提拔了自己的心腹侍卫,让他们去顶替死者,执掌兵马大权,从根本上控制住了几十万黄巾军!

    处理完之后,萧逸斥退众人,独自坐在大帐内,小脸越发的阴沉起来,目光中露出一种迷茫之色……颠倒黑白,玩弄权术,上位者真不好做呀!

    自古以来,上位者行事,只论成败,不分对错,只要对江山社稷有利,既可以杀坏人,也能够杀好人,必要的时刻,甚至杀掉自己的亲人,这就是帝王权术,最典型的代表人物,就是秦始皇-嬴政!

    始皇帝雄才大略,一生都在杀戮中渡过的,对付敌人凶狠,对待亲人同样无情,鸩杀生父,囚禁生母,囊杀同母异父之弟,又斩首同父异母之弟,至于杀掉的文臣武将,更是不计其数,其中不乏正人君子,为了统一大业,始皇帝依旧杀了他们,总之一句话--要想做一名优秀的帝王,就不能当一个好人!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英雄造时势,时势造英雄,并非我心狠手辣,而是天意如此,为之奈何呀!”

    萧逸一阵的苦笑,本想做一个与世无争的小道士,却成了杀人如麻的大将军,后来想做一名忠臣良辅,却又逐渐变成了一个权术高手,自己的人生道路如何,真是难以预料呀!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,要想在乱世中生存下去,要想保护好亲人们,自己就必须紧握屠刀,在战场上浴血厮杀,无论如何,杀人总比被人杀强的多吧?

    “启禀大司马,昨夜刺杀之事,只是几个卑鄙小人所为,与众家兄弟无关,还请高抬贵手,放他们一条生路吧!”

    张燕走进大帐,单膝跪地行礼,一脸的畏惧之色,对这位老大的性子,他太清楚不过了,杀伐果断,铁血无情,外边的几十颗人头,不过是开胃小菜,大餐还在后边呢!

    自从巨鹿大战过后,各部头领的心态发生了变化,很多人不想投靠朝廷了,他们纷纷鼓动自己,发动一场兵变,夺回大首领的位置,继续造反大业,对此,张燕严词拒绝了,警告众人不要妄动,以免引来杀身之祸!

    张燕心里很清楚,萧逸足智多谋,统兵征战从无败绩,自己根本不是对手,各部头领更是不行,他们人数虽多,不过是驱群羊以斗猛虎,白白送死罢了!

    可惜呀,这些人不听劝告,结果事情不成,反而丢掉了性命,以他对萧逸的了解,要么不杀人,要么就杀个干净,所以才单独进帐,为剩下的弟兄们求情,毕竟一起造反起事的,多少有些香火之情!

    “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,我会给他们留一条活路的,至于走不走的通,就看他们的造化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萧逸似乎要摸摸鼻子,手抬到半空中,又慢慢放了回去,神情颇有一些怪异!

    “大司马恕罪,小弟无心之言,还请多多海涵,不管别人如何,小弟绝对忠心耿耿,不敢背叛!”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动作,却把张燕吓得魂飞魄散,早就听人说了,鬼面萧郎摸鼻子,就是要杀人了,莫非自己也人头难保了?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贤弟多虑了,只要你听命行事,荣华富贵,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萧逸有些哭笑不得,自己只是想挠一下鼻子,又怕吓到了人,这才收了回去,结果还是闹出了误会!

    不过吗,张燕的话也提醒了自己,靠着杀戮手段,只能威慑人心,难以真正收服,眼看就要和袁军决战了,各部头领并不可靠,一旦临阵反水,那就坏大事了!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不如让他们离开好了,剔除不稳定的因素,增强军队的凝聚力,当然了,也不能白白放走,必须发挥一些作用,不是喜欢当山大王吗,那就成全他们好了!

    萧逸面露一丝冷笑,带着张燕进入后帐,二人低低的密语起来,一直商议了两个多时辰,张燕才告辞离去,原本皱成一团的小脸,也舒展开来了……“鬼神莫测,老大就是厉害呀!”

    回去之后,张燕秘密串联了一些头领,都是不想投靠朝廷的人,连夜打开营门,带着五万多人马,以及大量的军械、粮草,一路向北逃窜,直奔新兴郡去了,那里山脉纵横,是个落草为寇的好地方!

    大营发生了叛乱,萧逸并没有追杀,而是统领人马,南下进入西平郡,向白虎涧进发了,准备渡过黄河,进入关中平原!

    总之,在世人眼中,黄巾军发生了严重内讧,人马分道扬镳了,同样的,他们的力量也就削弱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贼人上下离心,分道扬镳了,真是天助老夫成功呀!”

    黄巾军发生了分裂,最高兴的就是袁绍了,他立刻召集手下谋士,商议破敌之策,是各个击破,还是集中人马,先行歼灭一部呢?

    “张燕是黄巾余孽,统领数万人马北上,不过是落草为寇罢了,此等癣疥之疾,日后腾出手来,再行处置不迟……相反的,萧逸性如虎狼,又善于用兵,才是咱们的心腹大患,必须集中全部兵力,剿灭此獠,方为上策!”

    田丰的目光中满是刚毅之色,张燕岂能与萧逸相比呢,前者是悍将,后者是帅才,此人不除,河北必亡!

    “萧逸统兵南下,必然是想渡过黄河,进入关中,不过吗,此人对并州地理不熟悉,贸然闯进了白虎涧,此乃兵家绝地,也是主公生擒顽敌的福地呀!”

    许攸从怀中掏出一份并州地图,言语中充满了自信,用手指着一处渡口--虎跳峡!

    “立刻派出一支人马,日夜兼程,前往虎跳峡,搜寻大小船只,一把火烧个干净,此处水深浪急,暗礁遍布,木筏根本过不去,等于断了敌军的退路!

    大将军亲统二十万人马,向南推进,把敌军逼入白虎涧,死死的围困住,用不了一个月时间,就能把他们活活饿死,到时候生擒萧逸,曹贼必然破胆,天下则归大将军所有矣!”

    两位心腹谋士,全部建议出兵追击,袁绍也精神起来,略加思考之后,难得的果决了一次……“传令全军,加快速度,直扑白虎涧,生擒萧逸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