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85.第785章 素手调羹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雁门雄关,绵延东西,巍然耸立,胡骑遥望难翻越;

    白虎深涧,沟通南北,幽谷难行,路人至此尽落魂!

    并州两大天险,北有雁门关,南有白虎涧,前者依靠高山,是阻挡游牧民族的天然屏障,自古战事不断,尸骨堆积如山;后者濒临黄河,是沟通南北的交通要地,悬崖峭壁无数,道路艰难险阻!

    白虎涧位于西河郡,是一条绵延百里的山谷,两侧高山耸立,间道路崎岖,北接吕梁山脉,南通关平原,属于黄河游的一处要津!

    与雁门关连年征战,反复拉锯不同,白虎涧很少发生战事,算有些厮杀,也是小股的山贼罢了,大军绝不会进入此地,道理也很简单--“道路难行,人烟稀少,此乃兵家绝地呀!”

    大兵团作战,需要考虑的事情很多,首先-战场宽阔,纵深足够,能够排兵布阵,人马互相支援,进行大战略迂回,发挥出最强的战斗力!

    其次-人烟稠密,物产丰富,才能获得充分的后勤补给,否则的话,一旦粮草断绝,兵马数量越多,大军饿死的速度越快!

    最后-道路通畅,进退自如,打仗这种事情,胜败难测,赢了快速追击,扩大战果,输了迅速后撤,远遁千里,怕无路可退,让敌军围困致死!

    以三点,乃是兵家之要,统军将领必须牢记于心,生怕犯了一点错误,弄的兵败身亡,当初的长平之战,赵括是纸谈兵,数十万大军轻入险地,粮草断绝,无路可走,最后全军覆没的!

    白虎涧北侧宽阔,南侧狭窄,人烟稀少,道路难行,犹如一副张开的虎口,两侧的山峦,是锋利的虎牙,大军一旦进入,十之**是有去无回了!

    萧逸统兵征战四方,什么样的恶战、险战没打过,军事经验极为丰富,如何看不出来,白虎涧乃是兵家绝地呢,不过吗,道家也有句名言--“福祸相依,孰知其极?”

    天下万物,顺逆难料,总是在不停变化着,白虎涧是一处兵家绝地不假,可是浓浓的死气,又蕴涵着一线生机,只要巧妙运用,未尝不可死求活,把不利的条件,转变成有利的因素!

    说的更清楚一点,战场的选择,是根据双方情况决定的,如果萧逸统领着玄甲铁骑,他肯定列阵平原,利用骑兵的强大冲击力,狠狠地蹂躏敌阵,马蹄踏尸,血溅残阳,痛快的厮杀一场!

    问题是,他现在指挥的是几十万黄巾军,这些人训练不足,器械欠缺,完全是一群乌合之众,统领这样一支军队,在平原地区与袁军对阵,除了全军覆没,没有别的可能了!

    袁绍乃是乱世枭雄,颇为通晓军略,自身威望也高,田丰、许攸更是足智多谋,想要胜过他们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呀,更别提二十万装备精良,训练有素的大军了!

    敌强我弱,硬拼是不可取的,萧逸把战场设在山区,是看了一点……地形对我不利,对敌人更不利,袁军的骑兵多,重装步兵多,辎重车辆更多,对道路要求极高,在山区里根本施展不开,严重的影响了他们的战斗力!

    相反的,黄巾军里有不少的山贼、土匪,这些人常年四处流窜,隐藏在深山老林,对于山地作战,颇有一些经验,算打不赢,全身而退还是没问题的!

    综合以因素,萧逸把战场设在了白虎涧,跟袁绍的二十万大军决战,狠狠挫动敌军之后,带着几十万人马渡河,进入关平原,那里是自己的天下了……“哈哈!”

    想到此处,萧逸不禁一阵狂笑,有了数十万人马,加八百里关沃土,这是称王称霸的资本,进可席卷天下,退能安身保命,如此,萧家三代无忧矣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夫君如此得意,定有喜事临头,夜深天寒,还请用些酒菜吧,这可是奴家的手艺,寻常人吃不到的!”

    香风飘荡,赵雨缓缓的走了进来,身穿赤红裙,头戴金头钗,发髻高高挽起,完全是小妇人的装束,手里提着一个红漆食盒,还有一坛子美酒!

    女人是一种善变的生物,二人自从发生关系后,赵雨一改往日顽劣的模样,竟然学会了温柔体贴,经常素手调羹,大有向贤妻良母发展的趋势!

    “呵呵,深夜之,亲手准备酒菜,真是有劳雨儿了!”

    小恶魔能够改正归邪,萧逸自然高兴了,不过吗,长年舞刀弄枪的手,真的不适合烹饪食物,再好的食材到了赵雨手,也能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!

    说今晚的菜肴吧,一条羊腿烤的半生不熟,外边是黑炭,里面带血丝,面饼烙的又硬又厚,足有十多斤重,要是挂在脖子,都能挡住利箭了!

    还有一碗浓浓的羹汤,黑呼呼、黏稠稠、烂兮兮……,凭着萧逸射雕手的眼力,硬是没看出什么材料做的,真有偷天换日的本领呀!

    “夫君迟疑不肯动箸,莫非是不合口味吗,妾身资质愚钝,还请多多责罚!”

    看到萧逸久久不下筷子,赵雨的小脸阴沉下来,言语很是客气,拳头却紧紧握起,大有武力逼迫的意思,贤良淑德不过是外表,专横霸道才是小恶魔的本性呢!

    “岂敢呀,雨儿心灵手巧,这几道菜肴制作精美,色、香、味俱全,起皇宫的御膳来,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呀!”

    萧逸轻泯一口羹汤,而后紧闭双眼,装出一副陶醉的样子,接着拼命的吹捧起来,还留下了两行热泪……******真咸呀!

    “既然喜欢,夫君多吃一些吧,当初在家做饭,二哥常夸我心灵手巧呢!”听了爱郎的吹捧,赵雨很是受用,开始吹嘘起自己往日的‘辉煌功绩!’

    “义兄情性坚韧,真乃当世豪杰呀!”提起赵云来,萧逸佩服的五体投地,真是铜肠铁胃般的男子汉呀,不过吗,人家只是吃几年罢了,自己却要享受一辈子,想想真有些生无可恋呀!

    不过吗,逢强智取,遇弱活擒,想要自己的肠胃不受罪,也是有办法滴!

    “酒菜再好,也没有我的心肝宝贝好呀,夜色已深,咱们还是安寝了吧!”

    萧逸一把抱住了小恶魔,双手下游走,不停的抚摸一些敏感部位,弄的赵雨娇喘连连,小脸布满了红霞!

    这是对策了,新婚夫妻,**,只要把小恶魔抱了床,好好的疼爱一番,可以躲过夜宵了,换句话说,是萧逸出卖色相,保全自己的舌头!

    “嗖!……刷!”

    大将者,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时刻警惕周围的情况,二人正在亲昵间,萧逸抱着赵雨的身子,突然向后一个躲闪,与此同时,一支冷箭从面前飞过,钉在了木制的屏风!

    标准的狼牙箭,在灯火的照耀下,箭簇泛着阵阵的绿光,显然是涂抹了剧毒,这是一击必杀的节奏呀!

    “不好!……有刺客!”

    萧逸抱着赵雨的小蛮腰,几个翻滚之间,来到兵器架子边,伸手抄起一杆铁戟,舞动的犹如车轮一般,护住二人的安全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赵雨一个鲤鱼打挺,也伸手抄过一杆亮银枪,抖出几个漂亮的枪花,护住了另外一个方向!

    “杀!……杀杀!”

    几支暗箭过后,一群黑衣人冲进大帐,全是黑纱遮面,手持大刀,叫喊着杀奔过来,显得极为凶悍!

    “大胆贼子,安敢如此,谁也别想生离此地了!”

    萧逸、赵雨毫不怯阵,立刻与刺客厮杀起来,二人武艺精绝,互相配合默契,以寡敌众之下,依旧杀的黑衣人节节败退,转眼倒地七八个了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帐外也响起了喊杀声,显然是亲兵们前来救援,与刺客们厮杀起来了,听声音判断,刺客约有三四十人之多呢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,喊杀声平息下来了,数十名刺客无一漏,非死既擒,亲兵们也折损了数十人,萧逸、赵雨却是毫发未伤!

    “大司马受惊了,卑职护卫不利,让刺客摸了进来,情愿自刎谢罪!”

    曹性领人冲了进来,立刻跪地请罪,满脸的懊恼之色,身为宿卫官,竟然让刺客摸进了大帐,自己真是罪该万死呀!

    “不必自责,外敌好御,家贼难防,以后加强防范也是了!”

    萧逸何等精明,立刻分析出了缘故,这些刺客能摸进自己的大帐,又避开了巡逻的亲兵,没有内鬼引路才怪呢!

    “启禀大司马,弟兄们抓住一个活口,只需严刑拷打一番,不难问出幕后指使者!”亲兵们推出一个黑衣刺客,五花大绑捆着,口还塞了一块破布,防止他嚼舌自尽了!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……想要刺杀我的人,在黄巾军大营,既然想死,成全他们好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萧逸手的铁戟刺出,把黑衣刺客扎了个透心凉,鲜血喷涌而出,顿时气绝身亡了!

    有了刺客的口供,只能杀一些人,没有口供,自己想杀谁杀谁,这才是‘死无对证’呢!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擂鼓聚将,军帐议事……另外,刀斧手准备,今夜要大开杀戒了!”

    “诺!-擂鼓聚将,大开杀戒!”

    (男爵不在状态,卡很厉害,努力恢复……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