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71.第771章 逍遥散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呜呜!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“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,神兵降世,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“张郃懦夫,蒋奇鼠辈,速速投降,可免一死!”

    “刘备小人,冒充宗室,袁尚竖子,庶出野种……,有种的出营列阵,咱们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袁军大营前,数百名身高立壮,嗓音洪亮的黄巾兵,擂鼓鸣号,高声叫骂,各种污言秽语层出不穷,袁军将领更是挨个点名,祖宗十八代都快挖出来了!

    数十丈外,张燕坐骑青鬃烈马,手持三尖两刃刀,带领一队精锐骑兵,往来冲突,呐喊助威,几次冲突对方的大营,都被壕沟阻挡,难以前进!

    双方已经僵持半月有余了,天气越来越冷,军中粮草所剩不多,必须尽快打败袁兵,南下劫掠富庶之地,数十万黄巾军才有生路,否则的话,不是冻饿而死,就是自行溃散!

    为此,张燕天天挑战,打压对方的士气,他已经想好了,实在不行就硬攻袁军大营,人踩马踏,宁可付出二十万人命,也要打通南下道路!

    再看袁军一方,营门紧闭,壁垒森严,免战牌高高挂起,任你如何挑衅,就是不出门应战,至于对方的污言秽语吗,张郃传令全军--“他骂任他骂,清风吹面过,耳朵全堵上,不误吃与喝!”

    为将者,智勇双全,能屈能伸,既要有冲锋陷阵的勇气,也要有忍辱负重的韧性,当年楚汉相争,项羽统兵进攻荥阳,为了诱敌出战,把刘老太公推到阵前,差点扔进油锅给煮了!

    结果如何呢,刘邦依旧紧闭城门,按兵不动,说出了流传千古的流氓名言:“二人约为兄弟,吾翁即尔翁,必欲烹尔翁,则幸分我一杯羹!”

    五分勇气,三分智慧,一分坚韧,再加一分不要脸,这就是战胜强敌的不二法门!

    当然了,袁军将校并非一心要做缩头乌龟,而是苦思破敌之计,黄巾神兵太厉害了,喝了符水之后,力大无穷,悍不畏死,简直就是一个个地狱恶魔!

    除了战斗力强大,更重要的还是心理威慑,汉人一向敬天地,畏鬼神,对不知道的事情比较恐惧,眼看黄巾神兵口吐白沫,状若疯狂的样子,以为真有神灵附体呢,袁军将士吓的失魂落魄,根本不敢与之对阵,对方却是士气高涨,战力倍增,这样的仗如何取胜呀?

    冥思苦想,集思广益,经过十多天的探讨,袁军出现了三种意见,一个比一个奇葩,也一个比一个有意思:

    第一种:坚守不出,待敌自毙--既然打不过敌人,干脆深沟高垒,对峙下去,黄巾神兵力大无穷,终究是血肉之躯,他们也要吃饭的,如今天气寒冷,大雪将至,敌军又粮草不足,只要继续消耗下去,必然能够取胜!

    张郃、蒋奇推崇这个策略,想要不战而屈敌之兵,活活耗死数十万黄巾军,这个办法符合兵家之道,又狠又毒,可行性也很强,不过吗,杀伤也必然惨重,一战之后,冀州恐怕就要千里无人烟了!

    第二种:夜袭敌营,速战速决--消耗战损失过大,不到万不得已,还是不要使用,不如主动出击,夜袭地营,黄巾军都是乌合之众,训练不足,防备松懈,突然袭击,定能一举克敌!

    至于黄巾神兵吗,需要喝下符水,才会发挥出威力,偷袭他们,打断请神附体的过程,不就行了吗!

    刘备是这种意见的支持者,一方面是爱护百姓,不想弄的生灵涂炭;另一方面,也是为自己考虑,桃园兄弟要想掌握兵权,必须立下战功,不出去打仗,怎么有立功的机会呢?

    第三种:对阵沙场,驱邪灭妖--黄巾军厉害之处,不过是会一些邪门妖法罢了,既然如此,咱们就摆开阵势,请几位得道高人,再准备一些驱邪的东西,破了对方的神兵,不就行了吗?

    不用说,想出这种办法的人--就是袁尚了,这位三公子效仿古人,喜欢招揽奇人异士,麾下有几位‘法力高深’的法师,信誓旦旦的保证,自己只要小试身手,定能破了黄巾军的妖法!

    三种意见,各不相让,一番争论之后,决定各行其道,不管有用没用,先试试再说!

    一声令下,袁军将士忙碌开了,他们修筑壁垒,挖掘壕沟,储备粮草,做出一副长期坚守的模样,同时派出大量的游骑兵,侦查敌情,寻找黄巾军的漏洞,准备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三公子袁尚也没闲着,调动自己的人手,四处收集破除妖法的东西,什么神像、法器、念珠、桃木、绣花鞋、女人内衣……之类,统统没有放过,还有驱邪必备的法宝--黑狗血!

    华夏文化中,狗对应十二地支的戌土,也是阳土,乃是纯阳之畜,所以说,黑狗先天阳气最纯,以阳制阴,最适合驱邪之用了!

    于是乎,方圆百里之内的黑狗倒霉了,袁军人马四出,挨家挨户搜寻黑狗,找到之后,立刻杀掉取血,涂抹在法器上,准备驱邪之用!

    乱世征战,民不聊生,老百姓都吃不饱饭,那有余粮养狗呢,士兵们找不到黑狗,就把其他狗染黑了替代,依旧不够使用,只好用弓箭射杀野狼,用狼血代替狗血,反正模样都差不多,狼还管狗叫舅舅呢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就在全军上下忙碌之时,一身白衣的甄宓,牵着一头小羊羔,带着自信的笑容,前往中军大帐,自称找到了破敌的计策!

    五公子前来,众人不敢怠慢,张郃、蒋奇、袁尚、刘备兄弟全部出帐相迎,一则,甄家富甲天下,供应着大军的粮草,谁也不敢得罪这个家族!

    二则,这位‘五公子’身份神秘,有人说她嫡系出身,未来会执掌甄家,成为天下第一财阀;也有人说,她是女扮男装,其实是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,流言蜚语,惹人遐思,这次有了机会,自然要结识一番了!

    “素闻五公子英俊潇洒,风度翩翩,今日相见,果然是名不虚传,天下间竟有如此风流人物,真羡煞我们这些粗鄙之人了……不知有何破敌良策,还请不吝赐教!”

    称赞几句之后,张郃直奔主题,他不管这位‘五公子’是男是女,是神是鬼,只要能够打败黄巾兵就可以了!

    “呵呵,将军勿忧,黄巾贼装神弄鬼,所谓‘神兵’之说,不过是一点小把戏,诸位请上眼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甄宓令人取来一碗温水,又拿出一个小葫芦,倒出一些黑色的粉末,调好之后,喂给了小羊羔!

    “咩!--咩!咩!”

    小羊羔干渴半天了,见到水后,立刻欢快饮用起来,很是活泼,可是片刻之后,异变突生,小羊羔双目发红,口吐白沫,浑身毛发竖起,又崩又跳,在大帐中横冲直撞,就像发疯了似的!

    “小家伙,乖乖待着吧,再敢乱跑,本将军就用你做宵夜……”

    “咩!……咩!咩!”

    三将军张飞离着最近,伸出一只蒲扇般的大手,一把抓了过去,那知道小羊羔咩咩乱叫,拼命挣扎,竟然较上劲了,张飞用了三分力气,才算把小家伙制服,黝黑的脸上满是惊诧之色!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众人更是惊讶,张飞武艺高强,一身力气远超常人,大手伸出去,就是一头牤牛也能摔倒,如今对付一只小羊羔,还要用上几分力气,简直太不可思议了!

    “一碗药水下去,原本驯服的羔羊,竟然变得如此暴烈,气力就像小牛犊一般,真是不可思议……黄巾神兵专横霸道,莫非就是饮了药物的结果?”

    刘备心思过人,立刻想明白了,所谓的请神附体,原来就是一群磕药兵呀,黄巾军可怕之处,就在于利用宗教迷惑人心,只要打破这层光环,纵有百万之众,又有何惧!

    “玄德公所言不差,黄巾兵力大无穷,不知痛痒,都是服用药物所致,本公子自幼喜读医术,在一个古籍上见过记载,略加研究,就调制出了药物,还取了一个名字---逍遥散!

    甄宓小脸扬起,毫不客气的归功于己,反正夫妻同体,也没必要分的太清楚了!

    “五公子博学多才,不愧是世家子弟呀!”

    “五公子足智多谋,立下大功,日后必然平步青云,扶摇直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袁、甄两家荣辱与共,你我二人也该多亲多近呀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看过实验之后,众人喜笑颜开,一个劲的讨好这位‘五公子’,尤其是袁尚,花言巧语,鼓吹不断,目光中满是淫邪之色,他可是生冷不忌,男女通吃的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小羊羔药效消退,无力的倒在地上,四肢颤抖,再没有了刚才的横霸模样,不过吗,却也没有丧命,只是全身脱力罢了!

    原来的药方过于霸道,服用者不死既残,实在有伤天和,萧逸实验之后,添加了一些东西,缓和了药效,即能激发潜力,又不会过度损伤经脉,只要休息几天,就能恢复过来了,当然了,是药三分毒,不到万不得已,还是不用为好,它真的会上瘾呢!

    “传令军中,挑选敢死之士,三天之后,全军出动,与贼兵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张郃想要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’,也弄出一支‘神兵’,去对付黄巾贼兵,不就是磕药吗,看谁磕的过谁?

    “将军不可,服用药浴,让人发狂而战,终究有伤天和,我有一计,不费一兵一卒,可破贼兵……”

    甄宓又站了出来,小脸上满是傲气,不为自己,而是为了爱郎,如此缺德……不是,如此聪明的办法,只有‘鬼面萧郎’想的出来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