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67.第767章 贼将谁堪与战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咚!……咚!咚!”

    “杀!……杀!杀!”

    黎明时分,营门大开,鼓声如雷,旌旗飘摆,十万袁军倾巢出动,向着巨鹿城缓缓推进过去,没有深奥的阵法,也没有复杂的战术,进攻的方法很简单,就是一个整齐的四方大阵,横平竖直,一目了然!

    张郃乃是河北四将之首,文武双全,能征善战,这次统兵讨贼,却摆出如此简单的一个阵型,不是他才能不够,更不是粗心大意,却有不得已的苦衷呀!

    ‘阵而后战,兵法之常,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’……两军交战,要想摆出一个威力强大的阵型,除了统帅精通兵法,指挥有方,更重要的是士兵们训练有素,能够完美的执行命令,全军上下,令行禁止,步调一致,就像头脑指挥手臂一样,才能发挥出阵型的威力!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是,张郃的指挥能力没问题,士兵们的素质很有问题,十万大军都是临时拼凑起来的,军械缺乏,训练不足,不少人更是第一次上阵杀敌,别说是‘八门金锁、十面埋伏……’之类的复杂阵型,就是最简单的‘一字长蛇阵’也玩不好,能知道‘闻鼓而进,闻金而退’就不错了!

    这样素质的军队,让他们摆出复杂的阵型,根本发挥不出威力,反而会自乱阵脚,真不如现在的四方阵,简单明白,士兵们知道进退,将领指挥的也容易,这就叫做适合自己的阵型,才是最好的阵型!

    “化繁为简,因势利导,能让十万人马发挥出最强战力,张郃不愧大将之才,不过吗,也就是个将才了,永远成不了韩信那样的无敌统帅!”

    萧逸混在行军队列中,观察完军阵之后,对张郃的统兵能力比较认可,却也看出了不足之处,十万对四十万,敌众我寡,全线出击必然吃亏,如果是自己统兵的话,一定派出小股人马,骚然敌军的两翼,以分其势,再集中优势兵力,直插对方的中军……呵呵……

    谋划一番之后,萧逸自嘲的笑了笑,真是统帅当久了,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--万马军中一小兵呀!

    为了掩饰身份,萧逸特意换了一套普通士兵的服饰,头戴铁盔,黑纱遮面,又用墨碳涂黑了小脸,武器换成了一条长枪,就连坐下的‘白菜大爷’,浑身也用染料涂成了红棕色,混在大队人马中,徐徐而行,一声不吭!

    这样古怪的装束,如果在别的军队中,早就被揪出来审问了,可是混在这支人马里,却是格外的安全,十万大军乃是乌合之众,兵器、盔甲、战马……全是拼凑来的,五花八门,极难辨别,士兵们的打扮更是千奇百怪,足够玩一次化妆舞会了!

    有身披锦袍,坐骑骏马的士族公子,有铁盔皮甲,骑着驽马的家丁,还有破衣烂衫,光脚步行的佃户……,十二月的天气,为了抵御寒冷的北风,很多人都在脸上裹了麻布,只露出一双眼睛,那里看的出本来面目呢!

    将校们不愿意裹布条,就在脸上涂一层油脂,用来抗拒风寒,有些在意自己形象的,干脆戴上一副镔铁面具,既威武,又实用,款式也有很多,什么盖世天王、地狱鬼差、六丁六甲……,就连蚩尤鬼面也出现了七八副,乱七八糟,难以分辨,混在这样的队伍里,萧逸绝不会露馅的,谁叫他长的不太英俊呢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得知十万袁兵杀过来了,张燕毫不怯阵,尽起麾下兵马四十万,涌出城门,高举旗帜,浩浩荡荡的前去迎敌!

    放弃坚城不守,主动出城迎战,张燕也有自己的考虑,一则:守城是一件精细的事情,需要各部人马紧密配合,才有取胜的可能,自己麾下的四十万人马,全是裹挟来的普通百姓,一点战术也不懂得,根本守护不了一座城池!

    二则:当初陈留之战,自己的百万兵马被围困城中,粮草断绝,无处可逃,最后全军覆没了,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,张燕不敢犯第二次错误了,出城野战的话,打胜了最好,万一打不胜,咱们撒丫子就跑,起码不会成为瓮中之鳖!

    “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!”

    “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诛灭逆贼,护国安民!”

    “诛灭逆贼,护国安民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两方人马摆开阵势,高呼口号,在巨鹿城南二十里的地方相遇了,这里地势平坦,空间开阔,正是两军交战的好沙场,更加难得的是,四百多年之前,这里就是秦、楚两军决战的地方,沙土之中,白骨犹存,青天之上,战魂悠悠!

    一方是乌合之众,甲械不足,缺乏训练,一方是蚁聚之兵,狂奔乱跑,毫无队形,这样的一场决战中,战略、战术、阵型……统统没有用处,比拼的就是双方的士气,办法也很简单--斗将!

    “曹渠帅何在,出阵挑战,斩杀敌将,振奋士气!”

    张燕大手一挥,派出了手下的头号战将,试图激励三军士气,再用人海战术彻底的湮灭官军!

    “拔山举鼎-霸王转世-曹冒在此,谁敢决一死战?”

    粗豪的叫喊声响起,从黄巾军中冲出一员大将,身高八尺,虎背熊腰,发如乱草,面如铁锈,扫笤眉,绿豆眼,满嘴的大黄板牙,相貌极为丑陋,手持一对熟铜巨锤,坐下一匹青鬃马,往来冲突,高声挑战!

    曹冒本是屠夫出身,性粗狂,不知礼,更不是做生意的材料,后来穷的吃不上饭了,只好加入黄巾军,仗着一身过人的蛮力,两只熟铜巨锤,以及残暴嗜杀的性格,斩杀过不少敌将,号称‘百万黄巾第一力士!’

    狭路相逢勇者胜,两军交战,头一阵至关重要,若能斩杀敌将,就可以振奋军心,也就多了三分胜算呀!

    张郃虎目圆整,一抖手中镔铁长枪,准备出战敌将,无论如何也要赢下这一阵!

    “隽乂将军乃是三军统帅,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岂能轻易出马呢,敌将不过蝼蚁之辈,交与我家兄弟足矣!”

    刘备伸出修长的手臂,一把拦住了张郃,向身边使个眼色,斩将之功,还是收入自己手中吧!

    “贼将休要猖狂,用汝的项上人头,试一试关某的宝刀锋利……杀!”

    声如凤鸣,直冲云霄,袁军队列中也冲出一员大将,身长九尺,面如重枣,丹凤眼,卧蚕眉,一副美髯飘洒过腹,坐下一匹胭脂卷毛马,手中一柄青龙偃月刀,威风凛凛,如同天神下凡一般,正是桃园兄弟之一--关羽!

    “哈哈,真有前来送死的,敌将休走,尝尝本将军这对铜锤的厉害!”狂笑声中,曹冒咧开蛤蟆大嘴,瞪着绿豆小眼,高举一双熟铜巨锤,冲杀过来!

    关羽抬头望天,一言不发,双脚轻点马腹,单手拖着青龙偃月刀,运用神力,一记‘力劈华山’,狠狠砍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“轰!……隆隆!”

    刀、锤空中相碰,发出惊雷般的巨响,关羽身躯微晃,单手紧握刀柄,神色丝毫未变,再看曹冒,身躯乱晃,双耳轰鸣,一双绿豆眼凸出老高,坐骑更是连退三步,嘶鸣不止!

    “刷!……呼!”

    关羽得势不饶人,刀锋一转,猛然横扫过去,发出‘呼呼’的恶风,疾如车轮一般!

    “呀!……老子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曹冒紧咬牙关,用尽全身气力,举锤相迎,又是狠狠一次撞击,震的他眼冒金星,两条臂膀酸痛的犹如针扎一般,小舌头吐出老长,口水喷了一地!

    两次重击之后,这位‘黄巾第一力士’终于明白了,这是遇到绝顶高手了,再要较量下去,不出三个回合,自己的项上人头恐怕难保呀,流氓战术-能打则打,打不赢就跑,曹冒不敢恋战了,调转马头,准备逃之夭夭!

    “贼将休走,留下人头!”

    到嘴的肥肉,岂能让他跑了,关羽催马追赶过去,高举青龙偃月刀,向着曹冒的后脑劈落,准备用这颗人头,向世人展示自己的勇猛!

    好歹也是沙场宿将,听到恶风响起,曹冒连忙伏在马背上,高举一双铜锤,护在自己身后,只要挡住这一刀,就能逃回本阵,再也不招惹这位赤面长髯之将了,真是天神下凡,难以抵挡呀!

    “刷!-刷!-刷!……啪嗒!”

    可惜,命中注定,在劫难逃,青龙刀快如闪电,正劈在铜锤柄上,神力所至,立断两半,刀势不减,又劈在曹冒的脖颈上,如切腐土,一闪而过,最后落在了青鬃马的身上……

    一刀闪过,锤头、人头、马头同时落地,鲜血喷涌,飞溅四方,关羽趁势收刀,手捋长髯,傲立不动,从始至终,眼皮都没抬一下,浑身傲气,势压三军!

    贼

    “桃园兄弟-关云长在此,贼将谁堪与战?”

    (昨日打球,一败涂地,双臂酸软,难以码字,斩杀曹冒,解我心恨……呵呵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