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66.第766章 得见仇人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流动作战,劫掠为生,黄巾军进城之后,就像蝗虫似的扫荡着一切目标,杀人、放火、抢劫、*****无恶不作,无法无天,原本繁华富庶的巨鹿城,立刻变成了阿鼻地狱!

    至于城中的百姓们,年轻女子成了大小头目们的玩物,任意****,生不如死,其他人的下场更惨,老弱病残,全部斩杀,强壮的男子编入队伍中,成为了黄巾军新的一员,跟着大队人马劫掠四方,再去祸害别人的家乡!

    “立刻派人守护府库,严禁任何人出入,各部将士再有胡乱放火者--杀无赦!”

    进城之后,张燕立刻控制了粮库,生怕部下们玩的太嗨了,一把火给烧个干净,这样的蠢事不是没做过,没了物资、粮草的补充,几十万人马只能喝西北风了!

    至于部下们正在做的‘好事’,张燕只能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了,不是不想约束部下,而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破城劫掠,自古如此,谁要是挡了乱兵发财的机会,他们手里的刀枪可不认人呀!

    与那些胡作非为的黄巾头目不同,张燕是一个有理想的人,他自幼跟随师傅张角,游走四方,散施符水,治病救人,见到过人世间太多的苦难了,因此,师徒二人招募信徒,试图建立一个有田同种、有钱同花,人人安居乐业的国度!

    十余年来,张燕东奔西走,不断的带领信徒举事,想要推翻汉室江山,还天下百姓一个太平盛世,可惜,事与愿违,黄巾军所到之处,带来的不是生活安宁,而是无边苦难,尸积如山,血流成河,百姓十不存一……

    张燕也曾扪心自问,太平道的宗旨是带领信徒走进天堂,结果呢,却把他们推进了阿鼻地狱,难道说自己错了吗,恩师的教义错了吗,谁又能给自己一个答案呢?

    带着无数的疑问,来到了太守府门前,这是官兵最后坚守的地方,黄巾军死伤了上千人马,这才攻破此处,激战刚刚结束,残肢断肠,四处抛洒,混合着没有凝固的鲜血,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!

    一个俘虏也没抓到,官兵们抵抗到了最后,全军覆没,无一生还,巨鹿太守本人穿戴整齐,腰系官印,在大堂上悬梁自尽了,面容狰狞,死不瞑目,至于他的亲人们,全跳了后宅的水井,满门老小,尽数殉难!

    “强敌围攻,坚守不降,尽忠职守,以身殉城,他也算一个好官员了,放下来吧,准备一些上好的棺椁,把他们全家老小厚葬了!”

    巡视一番之后,张燕心中升起一种无力感,要想创建一个政权,必须得到读书人的支持,当年汉高祖-刘邦‘三年亡秦,五年灭楚’,靠的就是文有萧何、张良,武有韩信、彭越,这才成就帝王大业!

    就以武力而论,黄巾军不乏悍不畏死之士,谋士方面就差的太远了,自从举事以来,张燕攻破不少城池,一个投降的官员也没有,胆大的自杀身亡,以全气节,胆小的逃之夭夭,就算被抓回来了,宁可砍头,决不归降!

    要想打天下,必须有文士帮助,既然对方的不肯归顺,那就自己培养吧,攻克中山郡以后,张燕花了大力气,从民间找到十五个读书人,又是送上厚礼,又是拔刀威胁,好歹弄到了大营中,分发官印,让他们担任各地县令,治理民生,也好为黄巾军弄出一块根据地!

    结果呢,十五个读书人去上任了,没过半个月,就跑了十个,剩下五个没跑掉的,全都自杀身亡,只留下一副白绫,上面四个血字--‘死不从贼!’

    死不从贼--这四个字直戳张燕的内心,无论自己如何洗白身份,无论自己如何礼贤下士,在读书人的眼里,黄巾军永远是贼寇,只能祸乱苍生,不能治理天下呀!

    不过吗,事到如今,有进无退,那怕前面无路可走,自己也要奋勇闯一下,因为一旦停下脚步,不用官军动手,数十万部下就会把自己撕成碎片!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筑造祭坛,准备贡品,本将军要祭祀黄天,正式接任‘天公将军’,号令四方,图谋大事!”

    张燕略加思考,自己攻克了巨鹿城,就有资格继承恩师的称号,唯有如此,才能聚集黄巾余部,进而壮大力量,跟官军决一死战!

    建安元年,十二月十二日,张燕攻克巨鹿,正式打出‘天公将军’的旗号,聚集部众,再起风云,一时之间,河北震惊,万民惶恐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巨鹿失守,冀州震动,得知情况之后,前来救援的大军立刻停下了脚步,统帅张郃擂鼓聚将,召集众人商议对策,城池已经失陷,他们这支援兵又该何去何从呢?

    “咚!……咚!咚!”

    军情如火,战鼓如雷,各部将领不敢怠慢,立刻前往中军大帐,参加会议的有主将张郃、副将蒋奇、监军袁尚、刘关张三兄弟……,还有百余名将校,按照官职高低,在大帐中分成两队排列!

    甄宓以‘五公子’的身份,也参加了会议,还弄到了一副软榻,坐在离帅位很近的地方,有肉有酒,很是滋润,至于萧逸吗,为了防止泄露身份,只好用黑纱蒙面,混在大群侍卫当中,顶着阵阵的寒风,一边搓着冰冷的双手,一边窥视帐内的情况!

    “诸位将军,巨鹿失陷贼手,救援已经失败,十万人马何去何从,各位可有良策?”

    张郃顶盔贯甲,手持宝剑,端坐如山,依旧保持着统帅的威仪,说话的速度不快不慢,一点慌乱的意思也没有!

    “巨鹿失守,门户洞开,贼兵必然大举南下,咱们应该收兵回去,帮助大将军固守邺城,而后联络青、幽、并三州兵马,里应外合,一举剿灭黄巾贼寇!”

    蒋奇第一个站了出来,主张全军后撤,固守待援,以他们的十万人马,加上邺城原有驻军,打退敌军却是很难,坚守城池万无一失,堪称一个比较稳妥的计策!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,贼兵攻占巨鹿,军心骄狂无比,趁其不备,我军大举进攻,必获全胜,如此贼兵可退,巨鹿可复,邺城也就平安无事了!

    我等若是后退,贼兵必来追赶,冀州南部,一马平川,无险可守,就是想退回邺城,恐怕也不可能了!”

    刘备也站了出来,主张以攻代守,跟黄巾军决一死战,理由也很充分,看来蛰伏邺城这段时间,‘大耳朵阿福’也学了一些兵法呢!

    一个主攻,一个主退,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出现了,而且各有道理,将校们面面相觑,先是低头沉思,接着小声议论,最后高声争吵起来……

    邺城乃是河北治所,我等的妻儿老小尽在城中,万万不能有失,还是回兵救援为好呀!“

    ”说的容易,数十万黄巾军就在面前,咱们一旦转身后撤,人家必然随后掩杀,谁来为全军断后,又能挡的住吗?“

    ”不退又能怎么办,敌众我寡,兵力相差悬殊,若是平原野战,恐怕让黄巾军吃的渣都不剩呀……“

    ”男子汉,大丈夫,战死沙场,也比当逃兵强,再说了,就算咱们守住邺城,其余各郡怎么办,任由黄巾贼兵蹂躏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上百名将校形成了两派,各执一词,互不相让,在大帐中吵成一团,谁也说服不了谁,不过吗,家有千口,主事一人,到底是战是退,还要看主将的决定了!

    帅位上,张郃手握宝剑,冷笑不语,身为大军统帅,他的心中早有定计了,所以在大帐议事,是想查看一下部下们的态度,看看谁是悍不畏死,敢打敢杀的勇士,谁又是胆小如鼠,不堪一用的废物!

    正所谓‘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’,只有弄清内部情况,才能分兵派将不是,不过吗,在做出决定之前,有一块‘绊脚石’必须踢开,否则必然坏事,想到这里,张郃目光转动,盯在了监军袁尚身上……

    “军情如火,紧急万分,本将军难以决断,三公子智勇双全,又身为监军,心中定有良策,还请赐教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吗,事关重大,本公子也要谋划一下,是吧……万一出了差错……是吧?”

    袁尚是一个虚有其表的草包,这次出任监军的职务,不过是想混一些功劳罢了,张郃突然把决策大权推过来,立刻吓的他张嘴结舌,半天说不出一句整话!

    主子有难,谋士出力,后边的门客堆中,缓步走出一名身材高挑的青年人,面如冠玉,长发飘飘,尤其一双漂亮的桃花眼,转动之间,媚气外露--正是久不露面的紫木公子!

    自从毒杀袁术,抢到假玉玺之后,紫木公子就投奔到袁绍麾下,蛰伏邺城,窥视形势,想要借着河北集团的力量,为自己报仇雪恨,最好再谋个一官半职,混个荣华富贵出来!

    好歹也是士族公子出身,凭着一套吃喝玩乐的本事,再加上奉承拍马的技术,紫木公子很快获得了袁氏父子的欢心,进而成为了袁尚手下一名门客,跟随左右,很是亲近!

    如今看到主子有难,紫木公子立刻靠了过来,伸出一根手指头,偷偷在袁尚后背上写了一个字--‘病!’

    “哎呦!……疼死我了,本公子身体不适,暂且告退了……军中大事交给诸位将军了!”

    袁尚没有大智慧,却有小聪明,立刻心领神会了,伸手狠掐自己的大腿,趁势哀嚎一声,装出突发疾病的样子,周围的门客立刻拥上来,抬起这位三公子就走,一溜烟的跑出了大帐……

    绊脚石踢开了,张郃冷笑几声,猛地拔剑在手,开始分兵派将:“沙场决战,有进无退,明日三更做饭,五更出发,全军将士轻装前进,直奔巨鹿城,跟黄巾贼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“诺!--决一死战,不胜不归!”

    主将决定开战了,别人也不敢再多说什么,全都站起身来,抱拳听令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帐门外,萧逸一直仔细监视者,看到张郃指挥人马的本领,不禁一阵的赞叹,有勇有谋,当机立断,不亏是大将之才呀,比起有勇无谋的颜良、文丑之辈,强上了百倍不止,袁绍若是早用此人,西凉之战尚未可知呢?

    至于袁尚吗,花花公子一个,杀了只会脏一块地方,留着反而有大用,就凭他这份败家的本领,袁绍就是有再大的基业,也会烟消云散的,所以说,此人不能杀,反而要推上一把,让他爬的更高才行呢!

    思考之间,萧逸的目光四下扫动,猛然看到了一张俊美的小白脸,还有那双漂亮的桃花眼--紫木公子!

    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,数年以来,萧逸朝思暮想的就是手刃此人,为卧虎亭的乡亲们报仇,可是长久以来,一直没有任何音讯,万万没有想到,仇人会出现在眼前呀!

    “嘎吱!--嘎吱!”

    钢牙紧咬,铁拳紧握,萧逸用强大的意志力,压制着心中复仇的火焰,“此人必死无疑了,现在却不是时候,一旦打草惊蛇,会坏了自己的计划,为了天下大计,个人恩怨只能暂且忍耐一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好半响,萧逸总算压制住心中怒火,而后觉得口中微甜,嘴唇微痛,原来是用力过度,不小心把嘴唇咬破了,丝丝血迹从嘴角淌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嘶嘶!……别着急呀,有朝一日,必然痛饮仇人之血,千刀万剐,祭祀英灵!”萧逸伸出舌头,轻舔着唇边的血丝,又摸了摸鼻子,复仇的味道,真是甘美无比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