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63.第763章 士族门阀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门阀--特指世代为官的名门望族,这些家族历史悠久,底蕴深厚,彼此之间互通婚姻,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政治集团,又利用‘孝廉制度’,几乎垄断了推举官员的权利,与外戚、宦官,并称为大汉王朝的三根支柱!

    汉灵帝驾崩之后,为了争夺朝廷大权,以何进为首的外戚集团,与‘十常侍’为首的宦官集团之间,召开了一场激烈的厮杀--同室操戈,同归于尽,最后的结果是:三根支柱,折断其二,汉室江山,岌岌可危!

    外戚、宦官两大集团覆没,没有了竞争对手,门阀集团抢占了大量的政治利益,形成了一家独大的局面,他们或是支持诸侯,割据一方,或是亲自上阵,参与争霸,汉室江山衰落到如此地步,门阀们真是‘功不可没’呀!

    袁家四世三公,门生故吏遍布天下,拥有无可匹敌的政治声望,自然而然的,邺城也就成为了士族聚集之地,中原门阀,七分在此,豪强大户,比比皆是,而且拥有大量的特权,他们抢占良田,不交赋税,组建商队,收敛钱财,蓄养奴婢,任意杀戮,完全超脱于律法之外,也没人敢约束他们的行为!

    河北百姓都明白一个道理,宁可得罪官府,不能得罪门阀,宁可拖欠皇粮,不能少了地租,原因也很简单,官府如狼,门阀似虎,前者只会撕下你的皮肉,后者吃人不吐骨头,两害相较,还是取其轻者吧!

    不过吗,凡事总有例外,就在门阀们享受美好生活的时候,一条消息传来:“谋士田丰献策,要求士族门阀交出护卫,捐献钱粮,组建成一支大军,跟黄巾军上阵拼杀!”
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,邺城立刻沸腾起来,士族门阀的本性就是唯利是图,让他们搜刮百姓没问题,想要搜刮他们可就难了,再者说了,兵马、钱粮乃是立身之本,也是各个家族的根基,谁肯轻易交出来呀!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了,这是大将军府下的政令,又有‘讨灭黄巾,救国救民’的口号,名正言顺,合情合理,想要硬抗是不可能的,不过吗,政治的精髓就是‘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’,你有征兵调粮的命令,我有一毛不拔的办法,就看谁的手段更高超了!

    士族门阀十分堕落,也喜欢互相攀比,居则高楼大厦,穿则绫罗绸缎,用则金银器皿,行则驷马之车,尤其在吃喝上面,更是奢侈无比,山珍海味,珍馐果品……应有尽有,随便一餐花费的钱财,足够普通百姓十年之用,最令人发指的是--他们还吃人!

    饥荒之年,穷人们实在没有吃的了,为了求一条活命,只好四处寻找尸体,就像野狗似的啃食腐肉,或者互相交换孩子,杀死后烹煮成肉羹,这就叫‘易子而食!’

    灾民们吃人,门阀们也吃人,他们吃腻了山珍海味,为了追求刺激,就会购买一些贫民的孩子,养的白白胖胖,再杀掉吃肉,还有一个专门的称呼‘菜人!’

    一位门阀为了显示阔气,举行过‘百童宴’,就是宰杀一百名幼童,把他们的血肉做成美味佳肴,用来款待宾客,对此,有人表示不服气,也举办了一个‘十美宴’,杀掉自己的十名侍妾,蒸熟之后招待客人,生活堕落可见一斑了!

    可是征兵调粮的命令出来,短短一夜之间,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士族们以前是互相攀比,看谁的生活更加奢侈,现在截然相反了,要是有人称赞你家里有钱,简直比骂祖宗八代还难受,‘装穷’成了大家新的生活方式!

    为了装穷,士族们出门不坐车了,年长的骑头小毛驴,年轻的干脆步行,衣着也是一样,满是补丁的衣裳,配上一双草鞋,腰间系一条麻绳,就是标准的士族装束了,又透气、又低调,简直是‘装穷’的不二法宝!

    一旦有官员登门催捐,士族们就带着全家老小,人手一只破碗,一个野菜团子,堵在大门口处,哭天喊地,总之一句话--“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了,千万别让我出钱,要也没有!”

    面对集体耍无赖的门阀们,田丰先是登门劝说,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希望他们捐献钱粮,共渡难关,可惜,一点用处也没有,这些家伙全是玻璃耗子……一毛不拔呀!

    劝说无用,只好用强硬手段了,田丰调来五千精兵,挨家挨户的威逼,再不肯捐献钱财出来,全部带走吃牢饭去,看你们是要钱还是要命!

    很可惜,田丰低估了士族们的脸皮厚度,以及吝啬的程度,他们的反应可以用一句话形容--光着屁股打老虎,一不要命,二不要脸!

    刀架在脖子上也不捐钱粮,实在逼迫急了,您就把全家老小带走好了,反正也吃不上饭了,进了牢房里面,起码有人管饭不是!

    劝说没用,威逼也没有,无奈之下,田丰用出了最后手段,带上几个大力士,扛着百斤镔铁重锤,挨个登门拜访,凡是不肯出钱出力的,二话不说,直接砸大门、拆柱子,门阀们一下子慌乱了,自己的脸面可以不要,大门和柱子不能不要呀!

    门第,指一个家族的社会地位和文化程度,权贵之家成为高门,贫贱之家称为寒门,二者差异极大,基本不会通婚!

    阀阅,高门大户会在门前竖上两根柱子,左边的记载功绩,称为阀,右边的记载官职,称为阅,用来体现一个家族的历史荣耀!

    门阀,就是门第和阀阅的合称,前者为地位,后者为荣耀,缺一不可!

    现在田丰带人拆大门、砸柱子,就跟挖他们的祖坟一样,没了这两样东西,士族们以后怎么混日子呀!

    士族们可以不要面子,不能不要‘祖坟’,无奈之下,只好强忍心痛-‘出人手,捐钱粮’,帮忙组建出征的大军,与此同时,他们对田丰也是恨之入骨了,只要抓住机会,肯定是千刀万剐,挫骨扬灰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甄氏-大堂上,一场宗族会议正在进行中,凡是族内的成年男子,不论嫡庶,一律出席会议,共计数十人,另有高级管事百余人,站在大堂两侧旁听,事关重大,他们也有发言建议的权利!

    甄宓乃是嫡出之女,家族地位极高,也换了一身男儿装,以‘五公子’的身份,坐在仅次于家主的位置上,参与了会议!

    至于萧逸吗,青衣小帽,手持佩剑,就站在佳人身后,名为护卫,实为谋主,一双眼睛发出阵阵寒光,不停的扫视着甄氏族人,他们都是自己儿子的竞争对手呀,作为一名合格的父亲,是不是该拔掉这些扎手的荆棘呢?

    坐在甄宓对面的,就是她的嫡亲大哥甄豫,一个相貌英俊,神态和蔼的人物,三旬上下的年纪,头戴羽冠,身穿皂衣,手持一本《道德经》,正看的津津有味,至于会议上的事情,一点过问的意思也没有!

    “忘却功名,不问世事,一心求道,不染红尘,真是一个自由自在的奇男子呀!”

    查看半响之后,萧逸对这位大公子做出了判断,甄家嫡出五子,只有他活到了现在,不是没有原因的呀,这是一个没有危险的人,自然会长命百岁了!

    “袁氏为门阀之首,甄氏为财阀之首,二者互相依靠,同舟共济,如今黄巾作乱,河北动荡不安,黎民百姓惨遭涂炭,各地的商路也断绝了,家族商业损失严重……

    于公于私,甄家都该出兵马,捐钱粮,帮助大将军讨平贼寇,顺便打通各处商路,汇通天下……不过吗,大军出征,必须有人统帅,家族之中,可有人愿意担此重任呀?”

    事关重大,家主甄安也出席会议了,与往日里邋遢的形象不同,今天换了一身装束,头戴紫金冠,身披福寿袍,手持一根金丝龙头拐杖,端坐上位,如松似岳,颇有一股子不怒自威的感觉!

    这次征兵调粮的事情,甄家表现的十分积极,护卫、家丁、佃户共计召集了一万人,至于捐献出的钱粮、军械,更是占了全军的十分之三,可谓全力以赴,没有任何保留了!

    一方面,甄家乃是天下第一财阀,就算装穷也没用,不如出手大方一些,还能换来仁义美名,以及大将军的的好感!

    另一方面,财阀要想生存下去,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,河北混乱不堪,甄家商队也是损失惨重,为了自身的安全,也该出兵讨贼!

    问题也就来了,甄氏是一个商业家族,赚取钱财就天下无敌,带兵打仗却一窍不通,一万精锐人马派出去了,谁负责上阵杀敌,谁又能把他们安全带回来呢?

    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,没有一个好的统兵人物,出兵征战就等于送死,这也是今天会议的目的,选出一名优秀的子弟,担负起统兵重任!

    大堂上,众人目光闪动,都在思考统兵的人选,这是一个获得权利的好机会,同样的,也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事情,面对数十万黄巾军,稍有不慎,就会尸骨无存呀!

    甄安身为一家之主,轻易不能离开邺城,再说了,他的年事已高,也受不了征战的辛苦,自然不能统兵出征了!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少家主甄豫,不过吗,这位大少爷一心求道,不理世事,也没有统兵的才能,让他出战黄巾军,只有一个结果--全军覆没,家族元气大伤!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甄氏子弟,一个个低着脑袋,沉默不语,他们吃喝玩乐,提笼驾鸟,小日子过的舒服极了,干嘛去跟黄巾军拼命呢,万一有个闪失,家里的娇妻美妾怎么办?无数家财又怎么办?

    “形势危急,生死关头,甄家子弟众多,就没一个主动请缨,上阵杀敌的勇士吗?”

    半响无人回话,甄安不禁一脸失落,为了开拓商路,家族的精英子弟损失殆尽,剩下的全是眼高手低,毫无用处的一群废物,让他们继承家业,甄家必败无疑……

    “宓儿不才,愿意统领家族子弟出征,讨平黄巾贼寇,打通四方商路,还河北一个平安无事!”

    甄宓站了出来,主动请缨,带队出征,清秀的目光中满是鄙夷之色,对于这些家族子弟,她也是看不上眼的,否则也轮不到一个女人去草原上冒险了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就劳累宓儿了,沙场危险,一定小心应对,这些人马乃是家族精华,万万不能有失呀!”

    甄安微微点头,家族阴盛阳衰,只能让唯一有胆魄的女娃统兵了,至于甄宓的能力如何,自然不用担心,因为她身后站着天下第一名将……鬼面萧郎,用兵如神,百战百胜,从无败绩!

    “呵呵,财权、兵权尽入手中,天下第一财阀的家业,绝不会落入别人手中了!”

    萧逸淡淡一笑,目光扫过甄宓的小腹,满是得意的神色--“宝贝儿子,老爹给你弄来一份偌大家业,以后你就有好日子过了!”

    (清明节,回老家给父亲上坟了,耽误几天更新,对不起大家了……男爵顿首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