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62.第762章 河北忠臣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邺城-大将军府-大堂上!

    袁绍全身披挂,手握宝剑,端坐主位,俊朗的脸上阴云密布,黑的就像锅底一样,面前摆着一副牛皮地图,标注着河北的局势情况,只能用四个字形容--惨不忍睹!

    袁家四世三公,门生故吏遍布天下,自从联军讨伐董卓之后,先以诈术取冀州,进而称霸河北,钱粮充足,文武众多,麾下兵马数十万之众,在整体实力上,冠绝各路诸侯,乃是名副其实的天下霸主!

    可惜-天道无常,时势逆转,过去的一年多时间,袁军先败于青州,折损兵马数万,紧接着出兵凉州,再次遭受惨败,大将颜良、文丑阵亡,谋士逢纪被俘,人马死伤了十多万,百姓哭号日夜不停,袁氏声望一落千丈,霸主之位摇摇欲坠!

    更加严重的是,除了损兵折将,还消耗了大量的军械、钱粮,为了支援西凉之战,袁氏强行征调民夫三十余万,日夜不停的运送物资,千里长途,艰辛无比,活活的累死了数万人,百姓破家者不计其数!

    黑山黄巾能够举事成功,迅速的席卷了数郡之地,跟袁氏的暴政有很大关系,百姓们反正也没活路了,不如跟着造反,也许还有一线生机!

    看看地图上的形势吧,黑山黄巾作乱,占据了常山、中山两郡,正在猛攻巨鹿城,一旦此地失手,这些‘蝗虫’就会席卷冀州南部,袁氏老巢-邺城也会受到威胁!

    并州最近出现一支‘赤水黄巾’,抢占城池,四处游击,上党守将吕旷、吕翔命丧其手,刺史-高干数次出兵讨伐,都没能扑灭对方,反而连吃败仗,弄的狼狈不堪!

    还有中原地区,趁着河北内乱,曹操出动十万重兵,以夏侯惇为征北将军,驻扎官渡,虎视四州之地,让人提心吊胆,日夜不得安宁!

    此外,幽州刺史-袁熙送来军报,塞外的匈奴人也有异动,自次王-赵浪出动数万铁骑,沿着边界不断转悠,似乎有南下之意,长城驻军点燃了狼烟,日夜戒备,以防不测!

    如今的袁氏集团,就像一艘四处漏水的巨船,有心抢救修补,却不知如何下手,如此下去,恐怕有沉没的危险呀!

    “局势危机,刻不容缓,再不有所作为,袁氏死无葬身之地矣,诸位有何良策,还望有以教我,本初多谢了!”

    袁绍好谋无端、外宽内嫉、私心又强……,有很多的缺点,可他并不是傻子,生死存亡之际,终于放下了架子,向一众文武虚心问计!

    “孩儿不才,愿统十万精兵出征,一举剿灭黑山黄巾,而后北御匈奴,南挡曹操,确保河北平安无事,也好为父亲大人分忧!”

    三公子袁尚站了出来,扬起了英俊的小脸,剑眉高挑,器宇轩昂,话语霸气的一塌糊涂……

    很可惜,袁尚说完之后,大殿上沉寂无声,一众文臣武将,有的抬头望天,有的低头看地,还有人眯着眼睛装睡,没一个呐喊助威的,就连袁绍也是沉默不语,只是挥了挥手,示意儿子退下去,别再丢人现眼了!

    西凉之战,让众人看清了一件事情,三公子袁尚就是一个绣花枕头,外表鲜艳,一肚子草包,要是让他统兵出征,必然坏了大事,出去多少损失多少,就连大将军袁绍也动摇了,自己的家业再大,也禁不住一个败家儿子呀!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攘外必先安内,曹军出兵官渡,不过虚张声势而已,大公子袁谭统兵十万镇守,可保无恙,当务之急,立刻救援巨鹿,荡平黑山黄巾,内患一除,外敌自退!”

    谋士审配站出来,提出一个‘安内攘外’的计策,以河北集团的实力,只要内部稳定下来,北方的匈奴也好,南边的曹操也罢,皆不足为虑!

    “先除内患,再平外贼,却是上上之策,不过吗,河北连年征战,实力损耗巨大,想要出兵讨伐黄巾,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呀!”

    沮授也站了出来,提出一个最大的难题:缺兵、少粮、没有军械,如何出兵作战呢?

    袁氏坐拥四州之地,麾下兵马四十余万,实力雄厚,按理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,问题是,兵马虽多,地盘也大,四面御敌,又连吃败战,根本抽调不出机动兵力了!

    大公子袁谭偷袭徐州失败,损兵数万,自己也被生俘了,虽然放了回来,袁绍出于面子问题,也全力压制此事,可大家心里明白,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败战!

    紧接着,三公子袁尚出征西凉,十五万大军一败涂地,逃回来的不足三万,其余的全变成累累白骨,留在河西走廊了!

    两场败仗下来,袁军损失兵力十五万之多,可以说是伤筋动骨了,更让人郁闷的是,两场大败战,全都是折在一个人中,‘鬼面萧郎’真是袁家的克星呀!

    剩下的军队,袁熙统兵五万,防备北方的匈奴人,高干统兵五万,正在镇压并州的民变,袁谭统兵十万,驻守黄河沿岸,防备曹军偷袭,真是一兵一卒也抽调不出来了!

    如此折扣下来,袁军只剩下七八万兵力了,全部驻扎在邺城附近,负责老巢的安全,轻易不敢动用,根本没有余力征讨黄巾军了!

    再说了,就算强行抽调人马出征,军械、粮草从何而来呢,冀州的百姓已经逼反了,再要压榨下去,其余三州的百姓必然跟着造反,到时候天下大乱,袁氏也就万劫不复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大殿上一片的沉默,这里人都是上层权贵,一旦河北集团奔溃了,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呀,就是为了自己的小命,也得同心协力,共渡难关才行!

    “主公勿忧,咱们还有十万大军没动用呢,不过吗,想要抽调出来有些麻烦,还需各位同僚帮忙才行呀!”

    半响之后,河北第一谋士-田丰站了出来,牙关紧咬,一脸的刚毅之色,似乎在谋划一件大事!

    “兵马何在,元皓先生速速说来,只要能够稳定局势,本大将军言听计从,另有高官厚赏,绝不失言!”

    局势危机,为了保住家业,袁绍难得纳谏一次,而且许下了重赏,因为自己信用不好,还特意加了一层保证,也算用心良苦了!

    “属下一心为了主公霸业,不求厚赏,至于十万大军,就在邺城之中!”

    田丰语出惊人,一众文武面面相觑,不知那里来的兵马,只有沮授、审配、许攸几人略有所思,却是一脸的为难之色,显然他们也想到了什么,就是不敢说出来罢了!

    “邺城乃是天下第一巨邑,居住的士族、门阀、豪强极多,这些人的府邸里,养着大量的门客、侍卫、仆从、佃户……,少则数百人,多则上千人,而且甲胄齐全,精通武艺,如果把他们聚集起来,足以组建十万大军了!

    此外,士族门阀家资丰厚,捐献一些钱粮出来绝无问题,如此兵马有了,军械、钱粮也有了,再委派一员大将统领,讨平黄巾军,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说完自己的计策,田丰毫无得意之色,反而一脸灰败,这个计策献上,可以挽救河北的危局,同样的,也会得罪门阀士族,这是从他们身上挖肉呀,随之而来的强烈报复,就要自己一身承担了!

    借兵、借粮之计,其余几位谋士也想到了,可是没人敢说出来,士族门阀势力强大,一旦得罪了他们,必然没有好下场,再说了,大堂上的文武大员,好多就是士族出身,田丰计策一出,等于犯了众怒呀!

    “此计甚妙,元皓先生真是忠臣呀,既然如此,一事不烦二主,就由先生出面,说服各位家主,交出兵马、钱粮,共渡难关!”

    袁绍身为天下第一门阀,自然知道士族们的秉性了,见利忘义,全无节操,一个个心比锅底都黑,跟他们借兵马、钱粮,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就算办成了,也会得罪一大群人呢!

    如今田丰献计,自己顺水推舟,让他跟士族门阀打交道,好处自己得了,黑锅让他背了,真是一举两得呀!

    “诺……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,粉身碎骨,在所不惜!”

    田丰双手抱拳,身为谋士,一切以主公大业为重,明知前面是火坑,自己也得跳下去呀!

    兵马、军械、钱粮都有了,下一步就是选将了,正所谓:‘一将无能,累死千军’,要是派出一个废物统帅,再多的兵马也是白搭!

    自从颜良、文丑阵亡沙场,军中就以张颌、高览为首,加上新崛起的蒋齐、淳于琼,并称为‘河北四大名将’,不过吗,高览身在幽州,防备匈奴入侵,淳于琼驻守黎阳,防备曹兵北上,剩下两人则在邺城听用!

    “传我军令:以张颌为主将,蒋奇为副将,袁尚为监军,统领人马,择日出征,一举荡平黄巾贼寇!”

    略加思考,袁绍把兵权交给了张郃、蒋奇,二人常年统兵,能征善战,却是合适人选,至于让袁尚监军,则是他的一点私心了1

    儿子再不争气,毕竟是亲生儿子,让袁尚一起随军出征,也好混点功劳,挽回一些面子,万一打了败仗,自然有人承担责任,不会怪罪到他的头上!

    考虑的如此周详,袁绍也算用心良苦了,不过吗,他忘了一句名言……“一颗老鼠屎,就能坏了一锅汤呀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