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61.第761章 甄家之主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三间小屋,青石为墙,白木为顶,窗无锦绣,门无朱漆,唯有几株翠柏,傲立庭前,五尺泥墙,环绕四周,楼台烟雨之中,自成一方天地!

    这样的一座小院子,也就是中产之家的水平,根本谈不上富贵,谁又能想到,里面住着全天下最有钱的人呢,真有一丝‘摆脱金银俗物,只求返璞归真’的味道了!

    如果说,小院有什么出奇之处,就是门前的一副对联:

    上联:子孙若如我,留钱做什么?贤而多财,则损其志!

    下联:子孙不如我,留钱做什么?愚而多财,益增其过!

    横批:不沾红尘!

    “呵呵,家财亿万,子孙无能,只会徒增烦恼,既然如此,让我来替你分担一二如何?”

    看过之后,萧逸淡淡一笑,世人就是如此,没钱的烦恼,有钱的也烦恼,归根结底,还是愿意做一个烦恼的有钱人,门前挂出这副对联,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,里面住的肯定是一条老狐狸!

    “属下见过五公子,主人静养之地,闲人一律免进!”小院门前站着两名护卫,身材魁梧,腰佩利剑,看到二人走过来,先对甄宓躬身行礼,又伸手拦住了萧逸!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与五公子亲密无间,并非外人,还请两位行个方便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萧逸目光凝聚,杀气外露,虽是孤身一人,竟然散发出千军万马的气势!

    “嘶!--贵客请进,小人们失礼了!”

    甄家护卫,自然是精挑细选的高手,二人刚想拔剑抵抗,可是目光一碰触,他们立刻僵硬住了,浑身汗出如雨,就像是‘看门犬’遇到了‘下山虎’,叫唤一声都不敢,乖乖的让开了道路!

    萧郎出行,鬼神避让,尸山血河中凝炼出的气势,岂是两个护卫能抗衡的,院门敞开,二人走进了小屋!

    凡是上位者,气质必然出众,或是傲气凌云,或是深沉如海,或是杀气冲天,一方面是内心强大,气场外泄,另一方面,也为了震慑人心,收拢属下,您要是一点气势也没有,根本不会有人追随的!

    可是见到小院主人之后,萧逸把以前的结论推翻了,老天爷爷呀,这就是甄家之主……全天下最有钱的男人,容貌、形象、气质……各个方面,实在太差劲了吧?

    年约五旬,精气全无,浑身锦袍,松松垮垮,金带横腰,如拧麻花,脸色黝黑,久不清洗,满嘴烂牙,参差不齐……,尤其一双浑浊的眼睛,白多黑少,昏昏欲睡,随时进入冬眠的架势!

    普天之下,奇人不少,萧逸也见识过一些异类,不过吗,大都是突出自己的形象,吸引他人目光之用,这位甄家之主则不同,他是从头到脚,从里到外,充斥着一种特别的气质--邋遢!

    一个如此邋遢之人,竟然成为了天下第一财阀,真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,也证明了一个道理--颜值的高低,跟个人事业成就没多大关系!

    “宓儿拜见伯父大人--身体康健,福寿绵长!”

    甄宓自幼丧父,全靠伯父养育长大,立刻跪地行礼,眉开眼笑,就像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!

    “小易见过伯父大人--好吃好睡,逍遥度日!”

    邋遢的伯父,那也是伯父呀,萧逸走到右手边,与甄宓并排的位置上,弯下腰来,抱拳行礼,却丝毫没有下跪的意思!

    别看只是走步、弯腰、行礼三个动作,里面透露的信息可多了,不过吗,需要聪明人才能领悟!

    秦汉时期:右为上,左为下,秦兵发髻都是向右倾斜的,就是为了体现自己的社会地位,至于身份低下的穷人吗,则有一个专门的称呼--闾左!

    司马迁-《史记-陈涉世家》:‘二世元年七月,发闾左适戍渔阳九百人,屯大泽乡……’,就是征发九百个穷鬼,去渔阳郡充军的意思!

    所以说,几个人一同行礼的话,身份高的人必然位列右边,这是绝不会错的!

    二人上前行礼,萧逸位于右边,说明他的地位在甄宓之上,再加上一人跪、一人立,同时口称伯父,他的真实身份也就不问可知了,除了夫君,谁敢如此?

    “刷!……刷!”

    甄安身为‘天下第一财阀’,自然是聪明绝顶之人,瞬间明白过来,原本混浊的眼睛中,射出两道精光,上下打量着萧逸,震惊、钦佩、不可思议……

    甄宓嫁给‘鬼面萧郎’的事情,甄安一清二楚,乱世之中,为了家门兴旺,世族都是左右逢源的,兄在袁家,弟在曹营的情况,比比皆是,如此一来,无论那方获胜,都可以保证家族传承下去!

    甄家也是如此,老巢放在邺城,很袁家紧密合作;侄女嫁给曹营大将,留下一条退路,无论谁胜谁败,甄家可保平安无恙!

    办法很好,事情也很顺利,可是甄安没有想到,大名鼎鼎的‘鬼面萧郎’,竟敢潜伏到邺城,登门拜访自己,这样的气魄,真是让人既钦佩,又让人胆寒呀!

    鬼面萧郎--河北集团的生死大敌,想到这里,甄安的第一反应就是叫护卫,擒拿住大敌,可是嘴巴张开,舌头翻了几个圈,终究没敢出声,满心的惊恐全都吞了回去!

    聪明人考虑事情比较周全,二人相距不过五尺,甄安只要惊叫出声,以萧郎之神勇,瞬间就能扑过来,扭断自己的脖子,至于护卫们能否擒住此人,谁也不敢保证呀!

    有钱人全都惜命,甄安身为天下第一财阀,自然更加怕死了,别说一个‘鬼面萧郎’,就是跟皇帝老子换命,他也不会做的!

    退一步说,就算自己平安无事,护卫们也擒住了萧逸,又能如何呢,交给大将军袁绍,换上一笔钱财、几个官职?

    以甄家的势力,钱财如粪土,官职不稀罕,别看他们是商业家族,子弟们习文练武,将军、郡守也有好几位呢,家族实力丝毫不差,袁绍的奖励再丰厚,总不能分出一州之地吧?

    相反的,真要擒住了萧逸,未必是一件好事:

    首先,甄宓会跟家族翻脸,发生一场严重内讧,以她掌控的力量,绝对能够弄塌甄家半边天呀!

    其次,无愁侯府必然派出死士,就是以命换命,也要血洗了甄家满门,双方不死不休!

    最后,曹操也会恨甄家入骨的,别忘了,萧逸也是他的女婿,一旦奸雄执掌天下,必然屠尽甄家满门,鸡犬不留!

    好处一点点,坏处无限多,这么亏本的事情,傻子也不会做呀!

    商人最懂得取舍了,甄安权衡一番之后,发现自己拿萧逸毫无办法,真是蒸不熟、煮不烂、砸不碎……的一个大坏蛋,除非玉石俱焚,否则不能碰他一根汗毛!

    抓不得、杀不得,又得罪不得,剩下的只有一个办法--谈判!

    甄宓聪慧过人,主动走到门口,监视周围环境,防止隔墙有耳,屋子里剩下了一老一小两条狐狸!

    “呵呵,大司马身份尊贵,海内仰望,驾临邺城,不知有何贵干呢?”

    “宓儿思念亲人,无愁陪同前来,也好拜见长辈,另外吗,就是寻找一个人,了断私人恩怨!”

    “敢问此人的姓名?”

    “公孙寻--又称紫木公子!”

    “紫木公子……老朽不知此人,不过吗,只要他身在邺城,甄家可以略尽微博之力!”

    ‘鬼面萧郎’的仇人,必然非同一般,甄家耳目之多,竟然没听说过此人,说明这位紫木公子,也是个深藏不露的厉害绝色,不过吗,有一句话说的好--钱可通神,只要钱用到位了,没什么人找不到的!

    沉思片刻,甄安从怀里摸出一枚玉牌,三寸大小,白如羊脂,周边刻着铜钱纹路,正中一个龙飞凤舞的‘甄’字,正是甄氏族长令牌,手握此物,就能够调动亿万钱财,以及大量的人手!

    甄家名为商业家族,暗地里也培养了大批人手,有文人、武将、刺客、死士、密探、间谍……,多达数千人,密布四方,一旦动用起来,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呢!

    玉牌攥在手中,迟迟没有递出去,甄安的意思很明确,这就是一场公平交易,想让甄家出手帮忙,你得拿出交换的东西!

    “同兴衰,共荣辱,生死相依,只要萧氏傲立一日,必保甄家平安无事!”

    萧逸知道对方要什么,这几句誓言,也是发自肺腑的,原因很简单,甄家早晚是自己儿子的,与无愁侯府的后代子孙,乃是同出一脉的骨肉兄弟,共同进退,守望相助,不是合情合理的吗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素重承诺,一言出口,驷马难追!”

    甄安递出了玉牌,心中很是高兴,原本想找一个靠山,确保甄家无事就好,没想到对方如此重情义,鬼面萧郎的庇护之下,甄家人三代无忧呀!

    “伯父安心修养,晚辈告辞了!”

    “还请善待宓儿,她是一个好孩子呀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府邸之后,甄宓手持令牌,立刻调动人手,四处追查紫木公子的下落,准备找一个机会,斩杀此人,为爱郎报仇雪恨!

    几天过去了,紫木公子深居简出,一直没能找到机会,却传来了一个重要消息:“黑山黄巾军大举南下,围攻巨鹿郡,十万火急,需要救兵!”

    河北四州的局势,彻底混乱起来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