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60.第760章 家族纷争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蛇有七寸,龙有逆鳞,无论多么强大的存在,也有罩门所在,甄家行商天下,富可敌国,想要控制这个庞大的商业家族,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,只要征服两个人就可以了,一个是甄宓,萧逸已经把她睡服了,另一个是她的伯父甄安,萧逸正准备把他说服!

    甄安-甄氏家主,三大财阀中最神秘的一位,不慕权势,不贪虚名,不好女色,从不抛头露面,为人低调至极,不过吗,天下诸侯谈论起此人,也要带上三分敬意,原因也很简单,他乃是天下三大财阀之首!

    拜访这样的重量级人物,自然要好好的准备一番,为了不暴露身份,萧逸换上一套侍从服饰,又涂抹了一层脂粉,把小黑脸变成了小白脸,如此就万无一失了!

    萧郎名震天下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可见过本尊者少之又少,沙场之上,他总戴着一副蚩尤鬼面盔,从不以真面目示人,加上性格懒散,深居简出,早朝都不愿意上,认识他的人寥寥无几,这也是萧逸敢于走南闯北,深入敌后的原因之一!

    因为行踪神秘,关于萧逸的容貌如何,外界有很多的传言,有人说他青面獠牙,双眼血红,每日以人肉为食;也有人说他英俊潇洒,玉树临风,是个无双美男子;还有人说他脸上有伤疤,丑陋不堪,这才以鬼面遮挡……

    总之,真真假假,众说纷纭,谁又能想到,大名鼎鼎的‘鬼面萧郎’,就是一个容貌普通的年轻人呢,不过小脸黑了一点,手段狠了一点,心肠硬了一点!

    片刻之后,甄宓换了一套漂亮的女装,头戴金簪,面贴黄花,唇涂胭脂,精心打扮一番,这才坐上一辆香车,萧逸负责驾驭,向甄家主宅行去,名为上门问安,实则夫妻回门,就连准备的礼物品类,也很新女婿上门一样的!

    天下第一财阀的府邸,气象自然不同一般,富丽堂皇,装饰奢华,府门是整块的金丝楠木雕琢而成,纹理细腻,带有异香,蚊虫不扰,此外,门轴是青田石的,台阶是汉白玉的,就连门钉都是纯金的,每个都在五斤以上,随便挖下一个来,就够普通百姓吃用数年了!

    里面的布局更是惊人,高楼大厦,厅堂水榭,假山高耸,怪石如林,池塘宽阔,游鱼成群……,青衣小帽的仆人,容貌秀丽的侍女,成群结队,往来不断,这样的气势,远胜公侯府邸,可以媲美皇宫了!

    这也不奇怪,寻常人家过日子,全都是低调行事,生怕别人知道自己有钱,从而引来杀身之祸,甄家不必如此了,天下人都知道,他们家是第一财阀,装穷也没有用,不如正大光明的露富呢!

    旁人行走在府邸中,不是羡慕,就是嫉妒,萧逸则不同,甄家的府邸越是富丽,他心中越是高兴,小舌头都甩出来了,原因也很简单,这里所有的好东西,早晚尽归萧家之子,又何必嫉妒呢,回去赶紧造人才是正事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二人沿着走廊,直奔后宅,不过吗,事情不会一帆风顺的,常言道:阎王好见,小鬼难缠,从月亮门洞中走出十几名年轻人,一个个服饰奢华,神色傲慢,组成了一道人墙,死死的堵住了道路,目光中满是敌意,活像一群护食的恶狗,随时准备咬人一口!

    “五公子驾临邺城,为何不提前说一声呢,我们也好前去迎接一下,以免失了待客之礼,让外人们笑话了!”

    一名脸带阴霾年轻人走了出来,态度看似客气,言语之中,却以此间主人自居,斥责甄宓乃是外人,毫无疑问,他就是这群‘恶狗’的首领!

    “本公子乃是甄家嫡系子孙,如今回到自己家中,何须告诉一群庶出之辈,你们管好自己就行了,别的事情少问为好,以免惹祸上身!”

    以寡敌众,甄宓豪不胆怯,如果说对方是一群恶狗,她就是一头母老虎了,张牙舞爪,气势上更加凌厉!

    世家大族,人口多,是非也多,甄家也不例外,作为天下第一财阀,为了这份富可敌国的家业,子弟们明争暗斗,吵闹不休,就差拔出刀子来,拼个你死我活了,究其根源,还是下一任家主的人选问题!

    世家传承,必立嫡长,问题是,现在的家主甄安没有子嗣,按照规矩,就该传位给血脉最近的侄儿,也就是甄宓的大哥,同为嫡系血脉的甄豫!

    很可惜,甄豫是个清心寡欲之人,不喜权势,不贪钱财,对家族中的事情也不上心,相反的,甄宓这个嫡亲妹妹,聪明过人,勇于任事,经常代替大哥处理事物,久而久之,甄家的实际权力就落入她的手中了!

    女子掌权,必然有人不服,尤其是甄家的庶出子弟们,眼看嫡系子孙凋零殆尽,又是阴盛阳衰的局面,一个个野心膨胀,想要取而代之,听闻甄宓突然返回邺城,他们立刻集合在一起,堵住后宅的门口,想给她一个下马威!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男尊女卑,从来没有女子主持家业的,识趣的早些交出权柄,免得我们动手!”

    “没错,蜚哥聪明绝顶,待人宽厚,深得弟兄们的拥戴,理应成为下一任家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堂堂甄家之女,竟然给人做妾氏,没名没份的,好不羞耻,你还有何面目回家,速速离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眼看对手厉害,‘恶狗们’一拥而上,七嘴八舌的吵闹起来,捎带人身攻击,各种恶毒的语言层出不穷,真比泼妇骂街还要精彩呢!

    至于他们口中的蜚哥,就是那个脸色阴霾的年轻人,全名甄蜚,本是一名庶出子弟,为人阴险,很会拉拢人心,又攀附上了袁家三公子,气焰嚣张,对家主之位是虎视眈眈!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,继承之事自有家主决定,轮不到你们说三道四,至于本公子的事情……呵呵!”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攻击,甄宓气的小脸通红,可是片刻之后,又恢复了常态,退后一步,目光扫向了身边的萧逸,爱郎在此,必然不会委屈自己的,还是做一个受人保护的小女子吧!

    “一群自不量力的家伙,不必跟他们一般见识,狗咬了人一口,难道说人也咬狗一口吗……扒下狗皮,它们就老实了!”

    萧逸靠过来,低声安慰着佳人,与此同时,一根四寸银针捏在指间,寒光闪闪,锋利无比,轻轻一抖,就飞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哎呦……噗通!”

    台阶上,在众人的吹捧下,甄蜚正在仰天大笑,突然肋下酸麻,双腿一软,直接滚落下去,摔了个七荤八素!

    “台阶光滑,‘废’公子小心了,没摔坏了吧,小人扶您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事发突然,众人反应不及,萧逸第一个冲了过去,伸手扶起甄蜚,帮着整理衣衫,活像一个狗腿子,奉承至极!

    不过吗,就在搀扶之际,萧逸趁势拔出了肋下的银针,双指前探,向着甄蜚的腹下刺去,正中‘蓄精穴’,双指搓动,三提三放之后,瞬间收了回去!

    人在江湖飘,艺多不压身,萧逸在处理军务之余,也会学习一些东西,这手银针刺穴的本领,就是用一桌子美食、再加两大箱珠宝,跟稻香偷学来的,乃是神医华佗的不传之秘!

    这套本领奇妙无比,用来救人,起死回生,用来害人,无影无形,‘蓄精穴’乃是人体要害,积蓄阳气之用,如今被萧逸的银针封死,从此以后,这位蜚公子休想碰触女色,更别想留下子嗣了,另外吗,他的胡须会慢慢脱落,声音也会变的尖锐,‘兴趣爱好’也会发生改变呦……

    这一招可谓狠毒,如果女人无法继承家业,一个半男不女的阴阳人,自然更无可能了,这就是萧逸的性格了,对待自己人,厚爱有加,不离不弃,更不能受一点委屈;对待敌人呢,心狠手辣,绝不容情,必须打到在地,踏上一万只脚才行!

    “呵呵,还望五公子好好考虑一下,及早退步,不至于没有下场,否则祸事临头,悔之晚矣……另外吗,这个侍从不错,有眼力,明事理,日后会有前途的!”

    摔了一个大跟头,甄蜚的衣衫全都脏了,也不好意思再停留,带着一群‘恶狗’,回归自己的府邸,商议大事去了!

    “敢问-夫君如何处置的?”甄宓聪明绝顶,立刻猜到爱郎暗中出手了!

    “呵呵-斩草除根而已!”萧逸摸摸小脸,上面全是坏笑,敢跟自己的女人争家业,哥玩不死你!

    果然,甄蜚回去之后,大病了一场,四处寻医问药,折腾了几个月,才算保住小命,不过吗,病愈之后,他突然发现,自己对******没兴趣了,反而看着精壮的小伙子,直流口水,夜不能寐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一段时间,邺城中流传出一条消息,甄家的蜚公子,竟然有龙阳之好,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贵族生活糜烂,喜欢男风的不在少数,问题是,这位竟在男男之爱中,扮演女性的角色,甘于臣服胯下,任人玩弄……

    消息传出,甄蜚名声扫地,成了人见人唾的垃圾货色,甄家不愿门风受辱,直接把他逐出家门,自生自灭去了!

    最后传来的消息,蜚公子屈身青楼,成为了一位红牌,深受男风爱好者的追捧,迎来送往,夜夜**,生意好的一塌糊涂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