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59.第759章 五公子之谜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邺城-始建于春秋时期,乃是大名鼎鼎的齐桓公下令修筑的,用来会盟诸侯,显示霸主权威;战国时期,此地归属于魏国,一代名臣西门豹上任邺城令,利用河伯娶妻的机会,投巫于水,整治民风,开凿河渠,灌溉良田,极大的促进了农业发展,漳河两岸尽为膏於之地!

    到了两汉时期,邺城是魏郡治所,因为繁荣富庶,人口众多,又成为了冀州治所,袁绍称霸之后,就把自己的老巢设在了此地,想要以邺城为根基,号令四州,图谋天下!

    “北依太行,南临漳河,西控吕梁,东拥渤海,龙蟠虎踞,真乃帝王之宅,以此为基,未战先得三分胜算!”

    第一眼看到邺城,萧逸就震惊了,恍惚之间,让他想起了大汉东都-洛阳,二者相比,在地势上难分伯仲,不同的是,前者已经毁于战火,只留下一片废墟,后者却是繁华富庶,就矗立在自己眼前!

    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,要想战胜袁氏集团,必须了解他们的老巢,萧逸当即决定,队伍暂不入城,先围着邺城转三圈,好好的查看一下,为日后的决战做好准备!

    邺城是一座长方形城池,东西十三里,南北九里,周长四十四里,设有七座城门,四旱三水,交通极为便利,居民多达二十万以上,无论是城池面积,还是富庶程度,都是名副其实的‘天下第一巨邑!’

    城墙高有四丈,厚一丈八尺,全部用黄土、糯米汁、碎石、铁砂……混合夯筑而成,浑然一体,坚不可摧,为了修筑邺城,袁绍征调了二十五万民夫,历时三年才完工,累死者高达六七万人,至于花费的钱粮、物资,更是不计其数!

    还有漳河,东西绵延数百里,河面宽阔,水量充沛,即是一条天然的军事防线,又灌溉了两岸的土地,放眼望去,良田千倾,不见尽头,每年出产的粮食,都对在百万斛以上,真是肥的流油呀!

    有粮好聚兵,为了防御上的需要,邺城的东、北、西三面,各自修建了一座卫城,周长也在五里以上,用于驻守兵马,囤积粮草、军械,与主城互相呼应,形成一套完整的防御体系!

    “准备充足的军械、粮草,再以十万精兵守城,只要统帅不是太蠢笨,坚守三年以上,绝无问题!”

    反复查看之后,萧逸做出一个结论,想要攻克邺城,几乎是不可能的,除非付出五倍的伤亡代价,问题是,谁会为了一座城池,消耗如此巨大的力量,诸侯们就算有五十万人马,那也舍不得硬拼呀!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了,自古以来,没有不破之城,只有不灭之心,城池再坚固,也需要人来防守,袁氏贪婪无度,一味压榨百姓,这样的政权不会长久,就像泥沙雕塑的城堡,大浪涌来就会烟消云散了!

    “呵呵,紫木呀……血海深仇,从未忘却,再次相逢,咱们就做个了断吧!”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巨邑,萧逸一阵冷笑,目光中满是杀机,这次进入邺城,自己有三件大事要做:

    其一,扰乱地方,裹挟人口,尽量掏空袁氏的家底,削弱河北的力量,为大决战做好准备!

    其二,拜访甄家,满足甄宓的心愿,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,如果可能的话,趁机拉拢过来,日后必有大用!

    其三,就是寻到紫木公子,千刀万剐,剖腹剜心,用他的人头,祭奠死难的乡亲,萧逸可以确定,对方就藏在邺城的角落里,二人之间,也该做个了断!

    “前因后果,报应不爽,是生是死,就在今日--进城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邺城大街上,干净整洁,店铺林立,饭庄、茶馆、棋社、青楼、当铺、镖局……一座挨着一座,到处都是招牌幌子,与沿途的荒村野镇相比,简直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!

    街道宽阔,行人也多,既有本地居民,也有外来客商,南腔北调,纷纷扰扰,甚至有金发碧眼的胡人,牵着高大的骆驼,驮着西域特产的葡萄酒、白玉石……,招摇过市,叫卖不停!

    这样的环境中,小商队根本不起眼,再加上甄家的旗帜,守城的军兵也没搜查,直接放行了,即便如此,萧逸还是躲进了车厢内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若是有人认出自己,那就万事皆休了,还是低头做宅男,闷声发大财的好!

    进城的第一件事,当然是回家了,甄宓离家一年有余,早已是归心似箭,督促着队伍直奔南城,天下第一财阀的老巢,就坐落在那里!

    甄家府邸规模极大,几乎霸占了一条街道,当中一座大型主宅,周围环绕着十几座分宅,彼此之间,甬道相连,放眼望去,楼台烟雨,厅堂水榭,装饰的美轮美奂,就像是一个童话世界!

    甄家子弟成年之后,可以单独居住,有功劳于家族者,还会分配府邸,赐予一些田地、商铺、仆人……,作为私人产业,随意处置,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格局!

    几年之前,甄宓开拓草原商道有功,为家族带来了巨大收益,因此得到了一座豪宅,前后四重的院子,房屋上百间,奴仆数百人,此外,漳河岸边有一块千倾良田,也是属于她的,名符其实的小富婆!

    物质很丰厚,命运却很可怜,甄宓的父母双亡,留下了五子三女,长子甄豫在大将军府任职,其余几个哥哥,都不在人世了,另有两个妹妹,跟在伯父身边生活,甄宓排行第六,为什么号称‘五公子’,一直是个谜团!

    “恭迎五公子回府--一路平安,吉星高照!”

    “免礼-准备一下,本公子要沐浴更衣,祭拜祠堂!”

    回家之后,甄宓并不高兴,反而有些忧伤,大概是想起了早逝的父母、哥哥,作为一个孤儿,就算富甲天下,心中也是孤独的!

    萧逸一颗七窍玲珑心,立刻察觉到了佳人的情绪,先是好言安慰一番,而后沐浴更衣,准备以女婿的身份,一起祭拜祠堂!

    祠堂就在府邸后面,一个单独的院子,并排着五间房屋,环境冷清,装饰素雅,有专门的仆人负责照料,一日三餐,从不短缺,就跟服侍活人一样,这就叫‘侍死如侍生!’

    祠堂里面,香火缭绕,正中祭台上,摆着六尊灵牌,二高四低,黑漆金字,写着甄氏家人的名讳,后面则挂着一排画像,因为烟火遮挡,看不太清楚!

    “女儿、女婿,上香叩首,虔诚祭祀,还望父母大人在天之灵保佑,子孙繁衍、世代昌盛……”

    甄宓、萧逸跪在蒲团上,献上三牲祭品,行三跪九叩之礼,又祷告了一番,这才抬起头来,瞻仰上面的画像!

    正中一副巨型画像,上面是一对中年夫妇,面带微笑,神色和蔼,就是甄宓的父母了,底下还有一排小字,记载生平事迹:

    父-甄逸,少年聪慧,饱读诗书,举孝廉,官拜上蔡令……

    母-张氏,常山人氏,官宦之女,温柔贤惠,容貌清秀……

    旁边还有四幅画像,全是相貌俊美的青年男子,就是甄宓四位夭折的哥哥:

    次子甄俨--开拓辽东商道,路遇暴雪,冻毙而亡……年仅二十四岁!

    三子甄尧--开拓百越商道,进入莽莽山林,误中瘴气,染病而亡,年仅二十三岁!

    四子甄修--开拓海上商道,中途突遇飙风,船毁人亡,尸骨无存,年仅二十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世人羡慕甄家富可敌国,却不知道,‘天下第一财阀’的名声,是用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换来的,甄家男丁稀少,活过三十岁的更少,这就是原因了,开拓商道,就是人命探路,胆气搭桥,唯有一往无前者,方能行商天下!

    四子甄洛--开拓草原商道,路遇匈奴马贼,为保商队,身中五刀,立战身亡,年仅十八岁!

    看到第五幅画像时,萧逸不禁愣住了,上面一俊美的年轻人,白衣如雪,风度翩翩,堪称一流的美男子,更重要的是,此人的容貌,跟一身男装的甄宓有九分相似,简直太像了!

    “五哥甄洛,跟我是一对龙凤胎,二人容貌极为相似,言谈举止也一样,穿着同样的衣衫,外人难以分辨的,后来五哥去草原行商,就永远留在了那里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看着兄长的画像,甄宓泪如雨下,男丁凋零殆尽,无奈之下,她才换上男装,号称‘五公子’,前往草原行商,也就是那次,她遇到了‘没用的小易’……

    “逝者如斯,生者保重,宓儿不要悲伤了,这样吧,咱们多生几个孩儿,选一个最聪明的儿子,过继给你五哥,也为甄家多留一条血脉!”

    “呜呜!……萧郎待我恩重如山,甄宓为奴为婢,也难以报答一二,五哥泉下有知,也能瞑目了!”

    甄宓感动的一塌糊涂,这个时代,人们最重血脉传承了,肯把儿子过继给别人的,少之又少,再说了,‘鬼面萧郎’的子嗣,绝对血统高贵,聪明伶俐,过继甄家,绰绰有余!

    萧逸到不在乎,姓萧也好,姓甄也罢,终究是自己的儿子,再说了,儿子过继出去,就是甄家公子,天下第一财阀的位子……还会轮到别人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