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56.第756章 巧妙过关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并州-上党城!

    日上三杆,天光大亮,别处的城池全都四门大开,任由居民出入往来,上党城却是个例外,依旧城门紧闭,吊桥高挑,严禁任何人通行,只有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,在城墙上来回巡视,防守的极为严密!

    “呼!……呼!”

    已经是十一月份了,秋去冬来,气温骤降,凛冽的北风就像刀子一样,刮的人面颊生疼,手脚冰凉,士兵们摸摸单薄的衣衫,拍拍咕咕乱叫的肚子,一个个无精打采的,不禁放慢了脚步,自古皇帝不差饿兵,肚子都填不饱,那有力气守卫城池呢?

    上党城是并州门户之地,又是交通要道,商旅往来频繁,税收十分丰厚,再加上邺城调拨的大量军饷、粮草,守军将士吃的饱,穿的暖,兜里还有零花钱,小日子过的很是滋润,可是西凉之战后,这一切全都改变了!

    西凉之战,袁军将士死伤十余万,损失的军械、粮草不计其数,上党郡作为后方基地,为了支援前线的战事,多年积攒的家底一扫而空!

    接下来,萧逸临走之前,又玩了一次军事欺骗,兵临城下,做出攻打上党的架势,索取了大量的物资,要是不给,立刻刀兵相见!

    兵败之后,三公子袁尚早已丧胆,那有开战的勇气呀,只好搜罗全城上下,以‘榨沙求油’的办法,硬是凑齐了各种物资,这才送走了‘杀神’,保住自己一条小命!

    这还不算,为了防御敌军来攻,袁尚下了一道命令:“从此以后,上党城门日夜关闭,严禁任何人出入,以免曹军的奸细混进来,里应外合,袭取城池!”

    关闭城门,就没有商旅往来,也就没有税收,上党的钱财来源彻底断绝了!

    最后的结果是--袁尚带着一群亲信属下,回邺城享受美酒羔羊去了,留下一贫如洗的上党城,以及数万饥寒交迫的将士,苦巴巴的煎熬度日,城内的百姓更是悲惨,不是逃荒要饭,就是活活饿死,原本繁华富庶的重镇,几乎变成了一座荒城!

    “呜呜!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“敌袭!……来者止步,再敢靠近城门,我们就开弓放箭啦!”

    “先别放箭……不是敌人!”

    荒城原野,空寂无声,突然传来了隆隆的马蹄声,紧接着,一队人马由远而近,迅速靠近了城门,巡逻的士兵立刻吹响号角,弯弓搭箭,准备御敌!

    队伍靠近了,才发现是虚惊一场,来的不是什么军队,而是一支大规模商队,约有三百余名伙计,驱赶着上千匹骏马,还有几十辆大车,上面装满了各种货物!

    商队中竖着一杆认旗,上面画着一个胖胖的小怪兽,手里举着一个锅盔,大嘴张开,说不出的可爱,此外,每辆货车上还插着一面飞涯旗,三尺大小,天蓝之色,正中一个龙飞凤舞的‘甄’字,清晰可见!

    “城上的弟兄不要误会,我们是河北甄家的商队,还请打开城门,放我们过去,在下多谢了!”

    商队在一箭地外停住了脚步,走出一个小脸微黑的青年人,浑身金光闪闪,像是一位商队管事,此人挥舞双手,示意自己没有恶意之后,慢慢的靠近城门,仰头喊话!

    “上峰早有严令,上党全城戒严,任何人不得出入,你们还是绕路而行吧!”

    如果一般人靠近城门,守军早就乱箭射杀了,可是来人打着甄家旗号,让他们有些顾忌,‘河北第一财阀’的商队,不是他们这些小兵敢得罪的!

    “呵呵,甄家商队纵横天下,一向通行无阻,何时饶过路呢,我家五公子也在队伍里,还请行个方便,让我们过关吧,小小礼物不成敬意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黑脸青年摸出一个锦囊,想要抛上城头,可惜力气不足,扔起一丈多高就落了回去,摔在黄土地上,掉出一小堆金稞子,在阳光的照耀下,闪闪发亮!

    “金子!--好多金子!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废物,一点力气也没有,还是个男人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守军将士生活艰苦,突然看到了金子,顿时大呼小叫起来,不过吗,一扔一落之间,他们的警惕性也放松了,是想呀,一小袋金子都扔不高的家伙,能有什么战斗力呀!

    有钱能使鬼推磨,何况是一群饿兵呢,再说了,黄亮亮的金子就在城下,真让人心痒难耐呀,不过吗,军人的职责所在,他们也不敢轻开城门,只好派人通知守将去了!

    西凉之战后,袁尚返回邺城,把驻守上党的任务,交给了心腹爱将吕旷、吕翔,二人乃是同胞兄弟,颇具勇力,在河北军中也算小有名气,就是性格上有些缺陷,一个贪财,一个好色!

    “听闻甄家五公子驾临,未曾远迎,当面恕罪,还请出来相见,让我们兄弟一睹风采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吕家兄弟出现在城头上,身为统兵大将,他们自然清楚甄家的势力,那真是行商九州、富可敌国,号称‘天下第一财阀’,谁也不敢轻易得罪这个家族!

    “甄家五子在此,还请二位将军行个方便,自有薄礼送上,至于袁三公子那里,在下自会解说的!”

    商队中赶出一辆驷马香车,镶金嵌玉,奢华无比,从中走出一位白袍公子,十**岁的年纪,身材高挑,唇红齿白,小脸就像花蕊似的粉嫩漂亮!

    白袍公子一回手,从车厢里领出一位盛装丽人,气质高雅,倾城倾国,二人站在一起,真是天造地设、郎才女貌,让人恨不得……左拥右抱、男女通吃!

    “小弟见识有限,不知大哥认识这位五公子吗?”

    “略有耳闻,从未谋面,不过看对方的气质-雍容华贵,仪表不凡,应该错不了!”

    吕家兄弟互相看了看,他们听闻甄家有一位五公子,乃是子弟中最优秀的,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,好久没有露面了,没想到突然出现在上党城外,真是有些不可思议呀!

    一方面不愿得罪了甄家、惹来麻烦;另一方面上党全城戒严,禁止出入,吕家兄弟不禁犹豫起来,这个城门开不开呢,不开得罪了五公子,开了又怕上峰责怪,真是两难呀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开门吧,弟兄们好久没有收入了,再不弄点钱粮,就要饿死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呀,甄家出手大方,绝不会亏了咱们的,商队的货物又多,就算二十抽一,也是不少钱财呢!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袁、甄两家就要联姻了,挡了他们的车队,大将军面前不好交代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吕家兄弟还在犹豫,手下的将校们却鼓动起来,没办法,他们真是穷怕了,自古无粮不聚兵,再不弄一点钱财来,他们就没法带兵了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打开城门,让甄家的商队过去吧!”

    略加思考,吕旷、吕翔还是妥协了,城内缺吃少喝的,已经出现逃兵了,万一引起大军哗变,他们也担待不起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隆!……隆!隆!”

    吊桥放下,城门打开,那位五公子的座驾领头,商队的伙计们驱赶车马,缓缓进入了上党城,也就等于进入了河北境内!

    “五公子远来辛苦,何不在此修整一晚,我们兄弟也好略尽地主之谊!”

    吕旷、吕翔走下城楼,主动行礼问好,目光中却满是贪婪之色,不同的是,一个盯着商队的大批货物,另一个盯着车上的美人……还有俊男!

    秦汉时期,贵族生活堕落,既喜欢美女,也爱好男风,吕旷就是个男女通吃的色鬼,如今碰到这样一对极品,岂能不动心呢!

    至于吕翔吗,则在窥视商队的货物,放眼望去,几十辆大车上,全是牛皮、牛筋、牛角、玛瑙、玉石……不是战略物资,就是奢侈品,全都价值不菲呀!

    尤其商队驱赶的牲畜,清一色的西凉良骥,一匹匹膘肥体壮,目光敏锐,正是诸侯们急缺的好东西,如果贩卖到内地,每一匹都价值数十万钱……

    “不必了,商队要返回邺城去,不敢耽误了路程,二位将军的好意,本公子心领了……小易何在,立刻算清关税,不要亏待了将士们!”

    五公子一脸的傲色,轻轻摆手拒绝,领着漂亮夫人回到了车内,似乎不喜欢抛头露面!

    “商队携带了一千二百匹骏马、五十车货物……共计三亿八千万钱,税率是二十抽一……一千九百万钱……”

    黑脸青年走了过来,满口的生意经,只是用口算,就把复杂的账目理清了,一看就是个常年经商的家伙!

    接下来,商队上交了关税,又留下一车美酒,算是犒赏将士们的,驱赶马群,向东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大哥,这可是一只肥羊呀,如此放过去,真是可惜了!”吕翔双眼发红,三亿多钱呀,足够自己吃喝玩乐一辈子了……

    “是呀……俊男美女,倾城倾国,如此放过去,为兄也在心头滴血呀!”吕旷则是眼冒绿光,活像一条见到猎物的恶狼!

    乱世之中,兵匪一家,别看他们是上党守军,为了发家致富,吕家兄弟偶尔也会客串一下马贼,干些杀人越货的勾当,只要手脚干净利落,不会露出任何踪迹!

    大好机会就在眼前,兄弟二人又想转换一下职业了,区区三百人马,不难对付……荒山野岭,正好下手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