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49.第749章 萧郎大婚(上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建安元年-秋,十月三十,黄道吉日,青龙、白虎二神当值,不避凶忌,诸事顺利,宜婚嫁、利出征、可破土,唯一的缺点是--破财!

    许昌城-白虎大街-无愁侯府-后宅!

    卯时三刻,玉兔西坠,夜色消散,萧逸起床之后,在几名侍女的服侍下,沐浴更衣,梳洗打扮,换上了一套全新的红色吉服,今天是他的二十四岁生日,也是迎娶新娘的好日子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侯府上下也行动起来,亲兵、侍从、丫鬟们全换上了新衣服,张灯结彩,铺设红毯,准备酒宴,安排车马、仪仗、旌旗、彩礼……,既紧张,又兴奋,欢喜无比!

    “吉时已到,大司马出门迎亲喽!”

    “呜呜!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辰时一刻,日出东方,紫气升腾,如龙飞舞,一声呐喊之后,侯府中门大开,迎亲的队伍高举旌旗,鼓号齐鸣,浩浩荡荡的前往丞相府迎娶新娘!

    当前开路的是‘娘子军’,萧静、吕玲儿、赵雨、稻香一字排开,穿着黑、白、红、绿四色服饰,高居马上,魅力十足,身后三百美貌少女,胯下白马,身穿红妆,行走之间,香风阵阵,透人肺腑!

    三百妙龄少女列阵前进,为她们头前引路的,却是一个美少年,郭奕身穿绿袍,头戴绿巾,手举绿旗,骑在一匹青鬃马上,挺胸抬头,露出一嘴小白牙,真是笑的比哭还难看,作为‘娘子军’中的绝对少数,饱受欺凌的对象,他的日子可想而知了……

    紧跟其后的是侯府六百亲兵,全部身披玄甲,坐骑黑马,一手持着寒光闪闪的兵刃,一手高举墨色‘贪狼旗’,杀气腾腾,威风凛凛,看他们的样子,根本不像是去迎亲的,而是前去抢亲!

    萧逸作为大婚主角,自然走在队伍中间了,头戴鬼面盔,身披寒铁铠,外罩大红吉服,腰横斩蛟剑,梳洗打扮之后,小脸上擦了一层脂粉,显得格外精神,不过吗,全身戎装的新郎官,古往今来也是罕见至极了!

    ‘白菜’也刷洗干净了,换了全新的鞍子、辔头、马缰、威武铃,身上披着红色的毯子,摇头摆尾,神俊无比,身为新郎官的好兄弟,它今天要承担一个重要任务--驮新娘子过门!

    最后压阵的是四百名侍从,全是身高八尺,膀大腰圆的壮汉,除了四名负责举着旗帜,其余的四个人一组,抬着朱漆箱子,里面放满了奇珍异宝、古玩字画……,作为迎亲的彩礼,共计九十九箱!

    古人眼中,一百是苍天之数,凡人不能使用,所以各种礼仪之中,九十九就是最高的数字了,也代表着天长地久之意,很是吉利,讨人喜欢!

    “呜呜!--鬼面萧郎娶亲,文武百官让路!”

    “咚咚!--盖世杀神在此,四方鬼神回避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队人马浩浩荡荡,前进十步,一声呐喊,声震四野,气势冲天,沿途的官民、车辆纷纷避让,都知道今天是‘鬼面萧郎’娶亲的日子,谁也不敢阻拦迎亲的队伍!

    人家让出了道路,迎亲队也得有所表示,开路的三百娘子军,马背上都驮着礼品,她们一边前进开路,一边抛洒金粒子、银稞子、五珠钱……,围观的百姓一边争抢,一边发出欢呼声,对于他们而言,今天是个发财的好日子呀!

    迎亲队伍浩浩荡荡,走出了白虎大街,沿着许昌的大街小巷转了一圈,让城中百姓都看过之后,这才调转马头,来到朱雀大街-丞相府,准备迎娶新人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丞相嫁女,大司马娶妻,强强联手,缔结婚姻,对于大汉王朝来说,也是一件搅动漫天风云的大事,文武百官、士族门阀纷纷前来恭贺,装载礼物的马车,一辆挨着一辆,绵延十余里之远!

    四方诸侯也不敢怠慢,袁绍、刘表、孙策、张鲁、刘璋……,愿意也好,不愿意也罢,那怕他们心里对曹操、萧逸二人恨之入骨,此时也得派出使者,前来恭贺新婚之喜,再送上奇珍异宝无数,甜言蜜语一箩筐,他们心里清楚,奸雄之势已成,又得杀神相助,天下大权,恐怕就要落入这对翁婿之手了!

    “请新人下马,饮酒入门!”

    “请新人下马,饮酒入门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新郎下马,饮酒入门,这是古老相传的规矩,一般来说,女方族人敬酒,以示欢迎,新郎饮酒,表示诚意,如果酒量不济的话,可以让本姓族人代劳,饮酒之后,才能入门迎娶新娘子!

    这种礼仪,既有娱乐性,又能增加双方族人的感情,表示缔结姻亲关系,很受汉家臣民的欢迎,当然了,饮酒之中,也暗藏着比较的意思呢!

    婚姻之道,讲究门当户对,一敬、一饮之间,双方族人全部露面,互相比较人数多少,官职高低,也算是一种良性竞争吧,不过吗,丞相府设的下马酒,不太好通关呀!

    放眼望去,丞相府前站满了曹氏宗族,全都身穿礼服,手捧酒碗,等着给新郎敬‘下马酒’呢,为首的夏侯惇、曹洪二人,他们把全族男丁都拉出来了,既有白发苍苍的老者,也有流着鼻涕的顽童,共计二三百人之多!

    夏侯氏、曹氏,都是有名的大族,人丁兴旺,族人众多,摆出这样的阵势,也不奇怪,相对的,萧氏的情况就惨不忍睹了,族谱上有名的:萧逸自己、妹妹萧静、女儿萧绰,再加上折兰肚子里怀着的,也不过四个人,男丁更是只有一个,在人数上处于绝对劣势,这样的比拼,几乎没有任何胜算呀!

    “请萧郎下马,喝了这碗酒,以后就是一家人了,缔结姻亲,不分彼此!”

    夏侯惇、曹洪上前一步,手托酒碗,脸上满是浓浓的笑意,都知道萧逸海量惊人,不过吗,猛虎难架群狼,一个人再能喝,也挡不住他们几百族人吧!

    其实呢,他们也不想灌醉新郎官,真要是如此做了,后面的新娘子也不会答应,他们就是给萧逸一个‘下马威’,让他知道曹氏宗族的厉害,以后不要欺负新娘子!

    再者吗,喝不下酒,就会求饶,让堂堂的‘鬼面萧郎’低头,乖乖的叫一声叔父,那可是天大的面子呀!

    “族人敬酒,岂有不饮之理,不过吗,一一饮过太费时间,耽误吉时就不好了,还是一饮而尽,更为痛快一些,来人呀,取青铜鼎来……”

    萧逸何等聪慧之人,自然明白这是对自己的考验,不过吗,敌众我寡,力量悬殊,要想顺利入门,既要有勇,也得有谋呀!

    迎亲的彩礼中,有一尊四方青铜大鼎,重达五六百斤,上刻山川河流、花鸟鱼虫,做工精美,质地古朴,这是寿春之役,从袁术的伪皇宫里弄来的,本是新婚之夜,用来镇邪的,如今正好派上用场了!

    “吼!……吼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队伍中走出四名壮汉,喊着号子,用尽力气,把青铜大鼎抬了出来,放在前面,请众人把酒倒进去,让新郎饮用!

    “呵呵,真是一尊巨鼎呀,既然如此,请萧郎饮酒入门!”

    夏侯惇、曹洪领着族人,依次上前,把酒倒入了鼎中,二百多碗烈酒,刚好装满了青铜鼎,少说也有二三百斤,不信萧逸能喝的下去!

    “曹、萧联姻,天作之合,第一口酒,先敬苍天厚土……起!”

    萧逸迈步上前,左手托住鼎足,大喝一声,硬是把青铜鼎举了起来,与此同时,右手猛击鼎身,溅起了大量的酒水,抛洒向天,威势惊人!

    “无愁娶得佳妻,有赖神明之力,第二口酒,敬给四方神灵……起!”

    “今日成亲,宾客如云,不能不敬,第三口酒,敬给各路宾客……起!”

    说话间,萧逸连续两掌拍在鼎身上,气力外吐,里面的酒水四下飞溅,不断的溢出,就像喷泉一样……

    三击之后,青铜鼎里的酒水所剩无几了,萧逸这才转过鼎口,一饮而尽,扔鼎在地,气不长出,面不改色,尽显男儿威风!

    “好!好!--萧郎只手举鼎,酒祭天地,既有霸王之勇,又有无双之智,真乃当世英雄呀!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四周响起雷鸣般的喝彩声,宾客中不乏武将,让他们举鼎不难,可是举重若轻,巨鼎当成酒杯一样使用,那就根本做不到了,这需要千斤以上的力道,以及足够的技巧才成呀!

    “哄!--隆!隆!”

    神威所至,人皆钦佩,曹氏族人乖乖让出了道路,相府的中门大开,一条红毯直通后宅……下一关,萧逸又会遇到什么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