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41.第741章 奉孝之子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功名利禄,过眼云烟,唯有饮者,万古长存,兄弟相遇,不醉不归!”两个酒鬼聚在一起,自然要举杯痛饮了,郭嘉让人送上美食、美酒,又把几个美人叫回来,歌舞弹唱,以助酒兴!

    “呵呵,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,今日痛饮一场,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解开心头烦恼,萧逸也来了兴致,取过一坛子美酒,拍开封泥,长鲸吸水似的痛饮起来,豪迈的一塌糊涂!

    “贤弟文武双全,出口成章,堪称天下奇才呀!”

    “兄长足智多谋,风流潇洒,不亏当世鬼才之称呀!”

    “贤弟身边,美女相伴,倾城倾国,羡煞多少世人!”

    “兄长妻妾成群,红颜众多,才真是我辈楷模呢!”

    “喝!~~喝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事实证明,奇才也好,鬼才也罢,几碗美酒下肚,立刻原形毕露了,两个人互相吹捧,讲段子,开玩笑……,跟凡夫俗子没有区别,或者说,他们的骨子里就是两个俗人,不过多了些智慧罢了!

    “二位贵人都是天下豪杰,我等姐妹能够侍奉左右,真是三生有幸,愿歌一曲,以助酒兴: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,一笑倾人城,再笑倾人国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喝的高兴,三名佳丽也是吹拉弹唱,歌舞助兴,她们不认识萧逸,却很熟悉郭嘉,知道这位‘鬼才’的本领,能够让他称为兄弟之人,自然不是平凡之辈,因此表演的很是卖力,希望讨取贵人欢心,换一份荣华富贵回来!

    “久闻许昌城有十大名妓,具是色艺双绝的美人,兄长尽识否?”男人的话题永远离不开女人,萧逸也不例外,家花毕竟没有野花香呀!

    “说来惭愧,许昌十大名妓,愚兄认识其中九位,均是红颜知己,唯独名列榜首的幻姬,始终未能一见,真是遗憾无比呀!

    听闻此女,国色天香,气质无双,一曲凌波舞,倾倒众苍生,从不以真面目示人,犹如梦幻仙姬一般,惹人无限遐思……”

    郭嘉长叹一声,说不出的落寞,身为风流浪子,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游遍各地青楼,赏尽天下绝色,可惜,十美缺一,难尝夙愿!

    “听小龟奴说,幻姬就在天香楼,登顶即可相见,以兄长之才,也无法一亲芳泽吗?”萧逸调侃的同时,眸子中寒光闪动,对天香楼的幕后主人,他可是很感兴趣的,也隐隐猜到了一些东西!

    “天香楼,分五层,一层一重天,若想登绝顶,除非逆苍天……,贤弟看看楼梯上的横幅就知道了!”说话间,郭嘉伸手一指,不远处的楼梯上,果然挂着一条白色横幅,上面四个大字--中兴之道!

    ‘中兴’二字,非同一般,世人皆知,西汉末年,奸臣王莽篡位,断绝了汉家天下的传承,而后宗室-刘秀起兵,历经百战,夺回天下,定都洛阳,史称‘光武中兴’,从此之后,中兴就代表着挽回国运,再创盛世!

    如今汉室衰微,天下大乱,文武百官经常把‘中兴’二字挂在嘴边,幻想着延续汉家天下,保全他们的荣华富贵,天下诸侯也以此为号召,当成一张政治牌使用,问题是,这两个字出现在朝堂上很正常,出现在青楼中很不正常!

    一名妓女,不想着财源广进,也不惦记如意郎君,反而关心起天下兴亡,真是说不出的怪异,除非,她还有另外一重身份?

    “难怪兄长束手无策了,诸侯割据,各霸一方,中兴大汉,犹如逆天,岂是人力能够办到的呀?”

    借着酒意,萧逸迈步来到楼梯口,仔细欣赏着横幅,只见笔迹娟秀,犹如行云流水一般,字里行间,更是透露出很多韵味,有高贵、有忧伤、还有淡淡的哀怨!

    可以想象,书写横幅之人,一定是个身份高贵,貌美如花,却又心怀哀怨的年轻女子!

    当今天下,想复兴汉室江山的人很多,拥有如此贵气的,却只有两个,一个是坐在龙椅上,被人当做傀儡的刘协,这位大汉天子可是做梦都想夺回权力呢,至于另外一个吗,身居皇宫,行走相府,地位特殊,不说也知道……

    “为了江山社稷,不惜名誉,不惜色相,不惜一切……这个女人真是疯了!”

    白幅黑字,杜鹃啼血,萧逸也不知道如何评价它的主人,仙女姿容、蛇蝎心肠、死不回头……统统难以形容她了,一个心比天高、命如纸薄的可怜女人!

    “算了,相识一场,最后点醒你一次吧,再不悔悟,早晚必有摧花之人,一切悔之晚矣!”

    楼上有笔墨,供客人吟诗作赋用的,萧逸执笔在手,沾满了墨汁,略加思考之后,笔走龙蛇,开始在横幅上写了起来:

    成败兴亡古至今,飞云去乌入销沈,荒郊废冢伤心处,不待田文听鼓琴;

    记得东周并入秦,回头楚汉闹乾坤,时来骤雨推潢潦,势败狂风卷片云;

    富贵一场鸳枕梦,是非千载马蹄尘,残山剩水年年在,不见谋王图霸人……

    历史长河,浩浩荡荡,谁也阻止不了它的流淌,一朝灭,一朝兴,天道循环,因果自然,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嗒!-嗒!-嗒!”

    酒至半酣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萧逸、郭嘉抬头观看,只见从楼下冲过来一名老者,青衣小帽,气喘吁吁,正是淯阳侯府管家--郭福!

    “侯爷!……大事不好了,快点回府去吧!”看到郭嘉之后,郭福连滚带爬的跑过来,就像天塌地陷似的,他是府中老人,忠心侍主几十年了,说起话来也就没什么顾忌!

    “福伯安坐,喝杯酒再说,何事如此惊慌,府中的女人们又闹事了吗?”郭嘉倒是很镇静,府中女人众多,三天一小打,五天一大打,无日不骂战,他都习惯了!

    “比那严重的多呀……小侯爷离开颍川老家,奔许昌来了!”说话间,郭福怀中掏出一封书信,双手递上,面露不忍之色,就像送上一份索命的‘阎王帖!’

    “噗!……咳咳……他来许昌做什么,快点派人拦住他!”看到书信,郭嘉一口酒喷了出去,小脸惊的煞白,身体都颤抖起来,仿佛要面对一头洪荒巨兽似的!

    “启禀侯爷,拦不住了,书信是两个月前写的,估算时间,小侯爷已经到许昌城外了?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小滑头,先斩后奏,这是想逼死老子呀……不能束手待毙,老子得出去躲一躲!”

    说跑就跑,郭嘉身形闪动,三步并两步,几个起伏之间,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,只留下一纸书信,以及满屋子目瞪口呆的人!

    “奉孝竟然有个儿子……千里寻父,跑到许昌来了,这事有点意思呀!”女人八卦,男人也八卦,萧逸一把抓住管家郭福,一手捡起书信,仔细起来: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安好,不孝儿千里之外顿首:一别数载,孩儿安居家中,读书识礼,不敢稍有懈怠,惟愿为国效力,光耀门楣……

    为人子者,岂能忘却父母养育之恩,孩子毅然放下书籍,风餐露宿,千里远行,惟愿行孝于膝下,每日晨昏定醒,亲侍茶饭,父慈子孝,岂不美哉?

    另闻,许昌有国色天香十人,乃是父亲的红颜知己,孩儿自当一一拜访,已尽晚辈之礼,成就一段佳话……”

    字迹俊美,言语华丽,带着一股子勃勃生机,应该出自一位少年人之手,不过吗,言语之间透着几分狡猾,还有一点小小的无赖,自家老爹也敢调侃,真是一个‘熊孩子!’

    翻过书信,背后还有两排小字: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滩上,风月场上为敌手,父子同游话短长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一个顽皮的小子,不愧是奉孝之子,对了,此子今年多大了,为何从未见过呢?”看完书信,萧逸也是一阵大笑,父亲浪荡,儿子狡猾,郭家真是奇才辈出呀!

    “我家小侯爷今年十三岁了,一直待在颖川老家,读书识礼,因此少有人知!”郭福认识萧逸,知道他是主子的生死之交,也就没有隐瞒什么!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这孩子已经十三岁了?”

    萧逸一阵发晕,自己没记错的话,郭嘉今年二十八岁,竟然有个十三岁的儿子,岂不是说他十五岁的时候就……,再加上‘首发命中、十月怀胎……乖乖,奉孝真是男人楷模呀!

    “呵呵,告诉奉孝,若是无处躲藏,可到我的府中避难,必有美酒献上!”

    郭嘉逃走,酒宴也就结束了,萧逸谢绝了三位美姬的挽留,饮尽杯中美酒,迈步离开了天香楼,下一步……升官、发财,娶媳妇!

    (反复修改,郭嘉的儿子,需要一个精彩亮相呢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