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40.第740章 大司马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《太公六韬》、《孙子兵法》、《十万个为什么》……无数智慧书籍在心头闪过,如何破解眼前的困局呢?”萧逸小脸阴沉,眉头紧皱,一番冥思苦想之后,终于找到了一个办法--请教高人!

    无数童话故事证明,主角儿遇到难题时,就会四处转悠一下,或是深山古刹,或是溪边小桥……,遇到一位鹤发童颜,睿智无比的老人,指点迷津,找到出路,最后打败强敌,抱得美人归,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!

    萧逸比较幸运,既不用四处撞运气,也不用找什么睿智老人,面前就有一位‘鬼才’,天马行空,最善奇谋,定能化解自己的困局!

    “风口浪尖,危机四伏,如何化解困局,还望奉孝教我?”以才智而论,萧逸不差郭嘉分毫,不过吗,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有些事情,还是局外人看的更透彻呀!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暂且退下,不听召唤,任何人不得前来打扰!”郭嘉翻身坐起,向三名美姬摆摆手,言语温和,却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!

    “诺!-奴婢告退!”

    风流浪子正经起来,也是很吓人的,三位美人乖乖的退下去了,又把房门关闭,让二人安心谈话!

    古人云:‘君不密,则失臣;臣不密,则**;凡事不密,则成害……’,三位美姬退下去后,郭嘉没急着说话,而是四周查看一番,确定无人暗中窥视,也没有窃听的铜管,这才贴到近处,低声说出自己的谋划!

    “萧郎身任重职,手握雄兵,战功无双,赢来了无边富贵,也带来了莫大危机,要想化解困局,愚兄有上、下两策相告:

    上策:带领家人、部署到长安去,屯兵函谷关,隔绝交通,以八百里关中为资本,收揽豪杰,积蓄兵甲,西联羌人,北结匈奴,东向以争天下,凭萧郎的本领,二十年内可成大事,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!……天下安稳不易,岂能因为一人荣辱,祸乱千万百姓,奉孝直接说下策吧!”

    听完郭嘉所谓的‘上策’,萧逸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,还以为什么妙计呢,原来是造反呀,自己真有此心,也不用等到现在了,大军凯旋的时候,直接驻扎长安,自立为王多省事呀?

    萧逸有这份信心,凭着自己的文韬武略,加上麾下将士用命,占据关中险要之地,进可以学秦始皇,重演一次‘兵吞六国’的故事,退也能割据一方,称孤道寡!

    问题是,得了江山,失了道义,亲人成仇,朋友反目,做一个孤家寡人,可怜、可悲,智者不取也!

    “心怀天下,重情重义,富贵如浮云,钱财如粪土,萧郎真是一个好男儿,愚兄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了,自罚三杯!”

    目光直视,眸子相对,确定萧逸真的没有反心之后,郭嘉长出一口气,连饮三杯美酒,身体瘫卧在榻上,又恢复了浪荡子的模样!

    这几年,萧逸的风头太劲,许多人都猜测,他有造反的可能,尤其大军西征得胜之后,这种言论更是漫天飞舞,不止朝廷百官,就连曹营集团内部,也有人在议论,甚至偷偷的上书给曹操……早做防备!

    众人之中,最痛苦的就是郭嘉,曹操是他的主公,萧逸是他的好友,二人若是反目成仇,刀兵相见,他就会处在一个尴尬境地,尽忠则负义,重义则负主,真是左右为难呀!

    苍天保佑,可怕的事情没有发生,萧逸有造反的实力,有造反的机会,却没有造反的野心,至少,现在没有的,这就最好了,只要曹营集团内部不分裂,扫平诸侯,一统天下,指日可待!

    “人生在世,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奉孝的下策,是劝我放下兵权,自污保命吗?”

    萧逸聪慧过人,立刻想到一条破局的办法,自古以来,功臣们为了保命,经常使用自污的办法,毁坏自己的名声,换一个平安无事!

    最成功的例子,就是大汉开国丞相-萧何,帮助刘邦打天下的时候,出谋划策,尽心竭力,成为大汉第一功臣,赢得了无上荣耀!

    天下平定以后呢,萧何一改贤臣作风,变得贪婪无比,侵占土地,搜刮钱财,弄的怨声载道,可是呢,他越是贪心,刘邦就越放心,因为一个贪财的人,就不会觊觎谋朝篡位了!

    再后来,韩信、英布、彭越、张耳、卢绾……一众开国功臣,或是身首异处,死于非命,或是流亡匈奴,做了叛臣贼子,只有萧何平安无事,子孙后代荣华富贵,自己也名垂青史,成为了贤臣的典范!

    萧逸也是一样,只要放下兵权,再做点坏事,比如抢几个民女回去,贪污一些军饷,抢占几千顷良田,换一身骂名回来,就能平安无事了,反正凭他多年的功劳,以及积蓄的钱财,足够无忧无虑的生活了!

    “呵呵,寻常人自污保命可以,萧郎却不能,因为你的恶名太多了,杀人如麻,嗜血成性,自污也是无用了,再者,天下大乱,诸侯割据,正是将军用武之时,无双宝剑岂能藏于鞘中,丞相大人也不会答应的!”

    郭嘉叹息着摇摇头,天下太平之后,谋臣、名将放弃权柄,修心养性,也许还能全身而退,如今天下大势,就像长江之水一样,滚滚向前,势不可当,曹操、萧逸、袁绍、刘备……,凡入局者,皆无退路!

    郭嘉风流浪荡,留恋青楼,说白了,也是一种自保的手段,韩信战功无双,引来杀身之祸,文种智谋过人,同样自刎身亡,谋臣也不是好当的呀!

    “进不能造反,退不能自污,又要保护自己平安无事,奉孝的下策是什么?”萧逸真是猜不到了,这也不奇怪,一代鬼才,岂会走寻常套路呢?

    “简单……逆水行舟,不退反进,以虚换实,可保平安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郭嘉用手指沾着酒水,在木制地板上,刷刷点点,写下了三个官职:征西大都督、无愁乡侯、徐州牧!

    这就是萧逸的身价了,其中,征西大都督并非朝廷正式官职,是曹操特意加封的,以示荣宠无双,无愁乡侯是爵位,名副其实的万户侯,最后一个徐州牧,却是有名、有权的实职了!

    州牧,大汉十三州的最高地方长官,文可治民,征调赋税,武可统兵,讨伐四方,名副其实的封疆大吏,天下诸侯全都身负州牧的职务,袁绍是冀州牧,刘表是荆州牧,孙策是扬州牧……无一例外!

    徐州富甲东南,钱粮充足,人口众多,天下人谁不眼馋,如今徐州牧的位子,恰好就在萧逸手中,换而言之,他要造反的话,也是一大依仗!

    “萧郎身兼三职,权柄过重,难免惹来疑心,何不换掉一个,以保平安呢!”郭嘉大手一抹,‘徐州牧’三个字就消失了,没了造反的资本,也就少了许多麻烦!

    沉寂半响,萧逸微微点头,一个徐州牧的职位,没什么舍不得,自己最大的资本,是一身文韬武略,是麾下无数将士,只要二者不失,区区一个地方官职,丢弃无妨!

    问题又来了,萧逸不是一个人,马六、大牛、典韦、张辽、高顺……,不少军中将领,唯他马首是瞻,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,舍弃一个官职,必须拿回一个官职,如此,才能平衡利益,免生祸患呀!

    辞去徐州牧,地方大员做不成了,只能在朝中任职,这个官职呢,必须比徐州牧高,如此才能安抚部下,又不能权力太重,免得惹人嫉妒,三公九卿,那个适合自己呢?

    “呵呵,有一个职位,显耀无比,却不招人嫉妒,最适合萧郎了!”郭嘉早有谋划,以手沾酒,在地板上写出三个字……‘大司马!’

    提到大司马,就要介绍一下两汉的‘三公制度’,西汉时期,以大司马、大司空、大司徒为三公,位列百官之上,荣耀无比;其中,大司马统领兵马重任,是军方的最高官职,卫青、霍去病都担任过这个职务!

    东汉创立之后,出于政治目的,光武帝以太尉掌兵权,与大司徒、大司空,组成了新的三公团体,大司马也没有废黜,成了一个有职无权的存在,位列九卿之上,用于安置一些退休的元老重臣!

    换而言之,大司马就是名义上的三军统帅,又称‘假三公’,身份地位上,与大司徒、大司空、太尉,平起平坐!

    “大司马……有职无权,凌驾百官,倒是一个不错的位置呀!”萧逸脸上露出一丝喜色,这个官职,就是为自己准备的避风港呀!

    再说了,大司马别人来做,确实没什么权利,自己却不一样,只要运用得当,照样指挥千军万马,只要有名,就能求实呀!

    “就听奉孝良言,联络群臣,上书丞相,求为大司马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