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38.第738章 天香楼(下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通往四层的楼梯上没有守卫,却挂着一条长幅,上面十六个字:‘兴亡之道,百家争鸣,盖世奇才,天下第一’,看似简单,实则不凡,不知多少文武大员,被迫止步于此,只能望着号称‘仙境’的四层长叹,却是一步也迈不上去!

    “一座豪华奢侈的青楼,不求宾客如云,财源广进,反而追求天下兴亡之道,幕后的主人必是别有用心呀!”

    看着楼梯上的条幅,萧逸不禁暗暗的猜测,究竟是什么人物,建造了这座天香楼,目的又是什么,求钱财,求势力,或是求奇才?

    “奴婢见过贵人,天香四层号称‘仙境’,许昌十大名妓,有三位坐镇于此,其中享乐,无与伦比,贵人想上去游玩一番吗?”

    艳装妇人走了过来,盈盈下拜行礼,目光中满是好奇之色,自从天香楼创立以来,她见过的文武大员很多,进入三层之后,无不沉迷享乐,忘乎所以,连自己老妈姓什么都不知道了!

    这个新来的客人却是例外,相貌不算太出众,小脸很黑,心志却格外坚强,面对酒池肉林,无边享乐,丝毫不为所动,目光始终清澈无比,只是欣赏了片刻,就准备进入下一层,真是个心如铁石的男儿呀!

    “呵呵,初来乍到,见识浅薄,有心开开眼界罢了,不知何等条件,才能登上天香四层?”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艳装妇人,萧逸心中同样充满了疑惑,尤其对方行礼的姿态,雍容华贵,魅而不淫,蕴含着宫廷礼仪的味道,难道说,对方竟然出身皇宫不成?

    “呵呵,自古美女配英雄,唯有四方豪杰有此资格,谋略、武功、文采、棋艺、音乐、诗书、绘画、舌辩……出类拔萃者,均可上楼,一亲芳泽!

    艳装妇人说的很明白,想要进入下一层,您必须有一技之长才行,不敢说天下第一,至少出类拔萃!

    ”贵主人真是好心机、好手段,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,有了倾城佳人坐镇,何愁天下豪杰不来捧场呢?“

    萧逸言语称赞,心中却是惊雷阵阵,天香楼的主人真是聪明绝顶,如此选拔人才的方式,比起推举孝廉、科举考试简单了一百倍,也实用了一百倍呀!

    男人有两种劣根性,一则争强好胜,不得天下第一誓不罢休,二则贪恋美色,恨不得收天下绝色而妻之,对方就是利用这一点,选拔各方优秀人才,下一步,就该是收为己用了吧,若如此,进可一统天下,退可称霸一方!

    ”贵人言重了,我家主人只是喜欢结交豪杰罢了,并无他意,不知贵人有何高超手段,也让奴家见识一二!“艳装妇人以手掩嘴,发出清脆的笑声,胸前波涛起伏,显得更加诱惑了!

    ”呵呵,无名小辈,那里有什么高超手段呀,不过吗,家师教过一句话-钱可通神,还望夫人行个方便吧!“说话间,萧逸取出一个十两重的金元宝,晃动几下之后,攥在手心中,轻轻递了过去!

    “哈!哈!……十两金子!”

    天香楼宾客如云,日进斗金,奇珍异宝不计其数,最不缺的就是钱财了,曾经有高官愿意花费一万金,买一个进入四层的机会,都被婉言谢绝了!

    如今萧逸拿十两金子买路,看到这一幕的人,无不仰天大笑,小龟奴-千年也是狂皱鼻子,原本以为跟了位大爷,没想到是个白痴大爷!

    “呵呵,贵人玩笑了,区区十两金子……嘎!……真是绰绰有余了,该死的龟奴,快带这位贵人上去,让美人们用心伺候着!”

    艳装妇人本想拒绝的,可是手指碰到金锭的一刹那,不禁容颜大变,仿佛被蝎子蛰了一般,口风也是急转直下,态度恭敬的不得了!

    “金钱一物,役鬼通神,无所不能,家师果不欺我!”

    萧逸也不客气,拽着发愣的小龟奴,轻迈脚步,悠闲的向四层走去,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宾客!

    “这家伙竟然上去了,我不是在做梦吧?”

    “十两金子呀……大爷我出五百两,不……出一千两赤金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看到萧逸用金钱开路成功,周围的宾客顿时沸腾起来,纷纷围住了艳装妇人,愿意用百倍的价格买一次机会,谁不想进入天香四楼,欣赏天下绝色,进而一亲芳泽呢!

    问题是,无论宾客们如此出价,艳装妇人就是不肯点头,全部谢绝之后,转身跑到后面去了,一直走到无人的地方,这才小心的把那锭黄金掏了出来!

    为了美观,世人常把黄金打造成小船形状,这锭金子则不然,船也还是船,却严重变形了,仿佛被巨锤砸过一般,更让人吃惊的,上面赫然留下五道痕迹,大小形状,分明是人的五根手指!

    金子原本没有问题,转手之间却变形了,换言之,刚才传递一瞬间,萧逸手中用力,硬是把这锭金子攥变形了,展露出惊人神力,这才是他进入四层的原因!

    金子质软,人们常用牙齿狠咬,若能留下痕迹,就是纯金,不过吗,再软也是金属呀,想用手指在上面留下痕迹,没有几百斤的力道休想做到!

    天下勇士众多,五指一握,发出数百斤力量的不是没有,那必须沉腰坐马,用尽全身气力才行,萧逸随意站在那里,谈笑之间,就在金子上攥出了痕迹,天下有这份本领的,恐怕不出一掌之数!

    “飞鸽传书,禀告主人,天香楼发现神秘勇士,身高八尺,体态魁梧,肤色黝黑,面带酒窝,身具拔山举鼎之力,堪称霸王再世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只雪白的信鸽冲天飞起,几个旋转之后,向许昌城的最高处飞去……大汉皇城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,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;

    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,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;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层之隔,天壤之别,如果说三层是堕落地狱,四层就是桃源仙境,装饰古朴,清幽典雅,丝毫不见金银之类的俗物,这里的一草一木,一花一叶,都让人赏心悦目,不禁生出平静之心!

    大堂正中,洁白的羊皮软榻上,郭嘉躺在一名红衫女子的**上,一手玉壶,一手酒杯,正在开怀畅饮,不时伸出舌头,接住一枚喂下来的葡萄,真是说不出的惬意!

    各方宾客来此,皆带面具,唯独郭嘉列外,一则,家中没有主妇,怎么玩乐也没人束缚,二则,他是有名的风流浪荡子,住在妓院的时候,比住在家里还多,更本不怕世人议论了!

    大堂一侧,一名青衣女子坐在榻上,手抚瑶琴,自弹自唱,声音婉转,犹如百鸟齐鸣一般,唱的正是诗经名篇-《桃夭》,另有一名白裙女子,随着乐声,翩翩起舞,姿势优美,真好似天仙下凡了!

    三名女子或艳丽诱人,或清秀出尘,具是天香国色,尤其后面二人,容貌相同,是一双孪生姐妹花,若能左拥右抱,恐怕是所有男人的梦想了吧!

    “刷!……刷!”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四个人同时抬起了头,看着走上来的萧逸,三位美女吃惊不小,天香四层规矩严格,能上来的宾客少之又少,自从开业以来,也不过十指之数,没想到今天就上来一个,还是从没见过的新人!

    至于郭嘉吗,他和萧逸情同手足,别说带一副面具了,就是化成灰也认识呀,他吃惊的是,自己这位好朋友一向洁身自好,从不沾花惹草,今天怎么纵意花丛了呢?

    “一世人,两兄弟,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!”

    萧逸也不客气,上前几步,抢过郭嘉手里的美酒,仰头痛饮起来,又从怀里摸出一份下注文书,扔了过去!

    “呵呵,果然好兄弟,府中那群女人你见过了吧,如果有喜欢的,尽管领走……血姬也让给你了!”

    郭嘉接过下注文书,瞄了一眼,立刻塞进了怀里,朋友有通财之谊,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当然了,感谢还是要有的,顺手一推,就把红衫美女送了过去,萧逸舍财,他也舍色,好朋友嘛!

    “算了吧,君子不夺人所爱,那群莺莺燕燕,还是留着自己享受吧!”萧逸多情,却不好色,手指轻轻一拨,红杉女子就像陀螺一样,又转回了郭嘉怀里,不轻不重,恰到好处!

    “呵呵,知道你不好这口,给你看样好东西,最近新出炉的,天下豪杰,无不侧目呢!”说话间,郭嘉一手抱住美人,一手在怀里摸索起来,掏出一个红色卷轴,扔了过来!

    第一名:幻姬,绝代佳人,神秘莫测,位居天香五层,可能为此处主人,来历不祥,容貌不详……一切皆是迷雾,仅仅出现数次,皆以青纱遮面,纵情一舞,倾倒众生,谓之天女……

    第二名:冰姬,肌肤赛雪,人如玉清,貌美如花,尤其一段‘绿腰舞’,轻盈如柳絮飘飘,旋转似花团锦簇,千金难求一见!

    第三名:雪姬,与冰姬为同胞姐妹,姿色相当,形影不离,此女天资聪慧,满腹经纶,纵然博学老儒,亦难匹敌,真乃罕见才女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六名:血姬,性格泼辣,好穿红衫,精通按摩之术……

    第七名:妖姬,身带狐媚,能歌善舞,床上尤物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绝色榜……十大名妓,这就是你说的好东西?”看着手中的卷轴,萧逸哭笑不得,真是术业有专攻呀,谁这么有才,编出这些东西?

    “哇呀!……拿错了,不好意思呀!”郭嘉一拍额头,连忙把卷轴抢了回来,小心的收入怀中,这可是自己的命根子,不推倒上面的十位美女,死不瞑目呀!

    “这次不会再错了吧?”

    接过第二幅卷轴,萧逸缓缓打开,生怕是春宫图之类的东西,不过看了一眼之后,立刻震惊了…………“潜龙榜!”

    (屁股上挨了一针,今天好多了,谢谢读者关心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