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31.第731章 收服谋臣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世界上最恐怖的刑罚是什么:鞭打、夹棍、烙铁、竹签、老虎凳、辣椒水、千刀万剐……统统不是,万刑之首就是寂寞,前面的刑罚毁人身体,后者吗-诛人心志!

    很不幸,逢纪就在忍受最痛苦的刑罚,自从成为俘虏之后,他就被关在一间屋子里,四面封闭,不见阳光,更听不到任何声响,仿佛跟整个世界隔离开了!

    一开始,逢纪准备杀身成仁,做一名袁氏的忠臣,为求一死,他不停的谩骂:曹操、萧逸、郭嘉、程昱……,曹营集团的重臣从头到尾,挨个用口水洗礼了一遍,就连祖宗十八代都翻了出来,把这些词汇综合起来,都能编写一部《骂经》了!

    很可惜,看守的士兵毫无反应,耳朵一堵,全当不知道,更没有处死他的意思,每天好吃好喝的招待,秋风渐起,怕他冻坏了,特意取来了皮裘、大氅,夜里还给逢纪盖被子,照顾的无微不至!

    一连骂了七八天,逢纪终于沉默了,一方面,用来骂人的词汇都用光了,实在想不出更恶毒的言词了,另一方面,对方毫无反应,既不愤怒,也不反驳,让他有一种砸棉花的感觉,纵有万钧之力也用不出来呀!

    求死不成,只好寻死了,逢纪想要自尽,保全忠臣的名声,可是反复尝试之后,他郁闷的发现,寻死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!

    不是他没有勇气自杀,这个时代的谋士,轻生死,重名望,舍生取义是最高追求之一,问题是,他没有自尽的办法呀!

    小黑屋里空空荡荡,没有铁器、没有绳索、没有木刺……,没有任何可以自尽的工具,空间又格外狭小,就是想撞墙都不行,没有足够的助跑加速,只能在脑门上磕几个大包,根本死不了人!

    逢纪想过自缢身亡,古往今来,不少忠臣都是这么做的,死后还能留下全尸,算是一种体面的死法了,可是他找不到绳索呀,除非把腰带解下来,挂在房梁上,如此一来,下面就走光了!

    汉家服饰,上衣下裳,宽袍大袖,全身空荡荡的,就靠中间的腰带系着,如果用腰带自尽,就要光着屁股去见阎罗王了,儒家最讲礼法:君子死且不免冠,帽子都不能歪了,何况是裸奔呢,那简直比死都羞耻呀!

    万般无奈之下,逢纪开始绝食,准备把自己活活饿死,虽然痛苦了一些,时间漫长了一点,只要坚持七八天,还是有成功的希望!

    不过吗,绝食自尽必须意志坚定,不能受外界干扰,发现逢纪不吃不喝,看守的士兵也不劝阻,只是每天做好美食放在他面前,自己也准备了一桌,大吃大喝,还故意发出声响,勾引人的食欲!

    如此这样,逢纪坚持了两天,饿的头昏眼花,腹如火烧一般,终于坚持不住了,老老实实的吃饭,继续做他的囚徒!

    如果只是求死不成,那也没什么,苏武在草原上牧羊十九载,汉家臣子最不缺的就是气节,更加让人难以忍受的是,求生也很困难呀!

    从软禁那天起,守卫们一句话也不说,更不发出任何声响,小黑屋里没有一卷书简,一副画卷,更没有任何娱乐,吃饭和睡觉,就是逢纪的全部生活了,空虚、无聊、寂寞……迅速把他掩埋了,那是一种鞭策灵魂的痛苦,折磨的他几乎发疯!

    嚎叫、咒骂、哭喊、求饶……统统没用,自己被世界抛弃了,感觉不到一点的存在感,久而久之,甚至出现了幻觉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痛苦煎熬,寻常人几天也难以忍受,逢纪却享受了两个多月,整个人木呆呆的,颓废无比,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……

    现在他最大的希望,就是有一缕清风,一线阳光进入小黑屋,如果有只小老鼠遛进来玩耍,能让他开心好久呢,寂寞--真不是人类可以忍受的呀!

    “数月不见,元图先生还安好吗……无愁有事求见!”

    深夜-三更天,一道爽朗的声音响起,逢纪直挺挺的躺着,双目紧闭,一动不动,完全当成了幻觉,这种事已经发生好几次了!

    “元图先生安好,萧无愁有事求见--啪!啪!”

    声音再次响起,还有两声清脆的击门声,逢纪睁开了双眼,可是长久的寂寞,让他的大脑变得迟钝,一时反应不过来了……无愁是谁呀?

    “元图先生,别来无恙乎?”

    清晰的声音响起,就在耳边,确定不是幻觉后,逢纪一跃而起,盯着面前高大的身影,呆愣了一会,终于看清楚了……小黑脸、有酒窝、面带微笑,一副很熟悉的面孔,在自己的噩梦中经常出现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……萧逸……萧大都督,求求你了,杀了我吧-把我千刀万剐吧-呜呜!”

    没有谩骂,也没有仇恨,逢纪哭嚎着扑了过去,一把抱住萧逸的双腿,频频叩首,就像看到了大救星一样,对他来说,死也是一种解脱呀!

    “元图先生受委屈了,快快请坐,喝杯烈酒,压压惊!”

    萧逸连忙伸手搀扶,上下打量了一番,还不错,火候恰到好处,来的早了,对方心志坚定,恐怕不会屈服,来的晚了呢,就该变成白痴了,屈服了也毫无用处,这才是文火熬粥,滋味正佳呢!

    搀扶起逢纪,倒了一碗酒给他压惊,萧逸没说什么劝降的话,而是从怀中取出一份告示递过去!

    接过告示,逢纪双手都颤抖了,两个多月了,自己终于见到文字了,不过看完告示之后,激动之心全失,整个人都颤抖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逢纪者,人品奸诈,出身寒微,冒虚妄之名,投入大将军麾下,不思图力报效,反做背主之行,勾结曹贼,出卖军机,使我河北十万健儿殒命沙场,此贼之恶,天地共愤……

    天下义士,有提逢纪首级来献者,赏千金,封为校尉,名扬四海,另者,贼之家眷、仆从,尽数流放辽东苦寒之地,遇赦不赦,以儆效尤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一份邺城-大将军府贴出的告示,传阅天下,算是为袁军战败的事情,找到一个借口,如果不是内奸出卖,河北堂堂的正义之师,又有三公子袁尚这样的俊杰统帅,怎么会败在无耻小人-萧逸之手呢?

    “主公呀……元图忠心耿耿,并非贰臣贼子,冤枉呀!”

    看完告示,逢纪再次嚎啕大哭起来,就像一个被抛弃的婴儿,无助、失落、恐惧,还有一丝的怨恨!

    大军出征之时,自己屡次劝谏,奈何袁尚狂妄自大,不听良言,这才导致损兵折将,一败涂地,即便如此,自己也拼死断后,这才让袁尚逃出升天,付出了一片忠心,换回来的竟然是万世骂名,满门亲眷也遭受连累,发配苦寒之地,悠悠苍天,公理何在?

    “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,不能择明主而侍-愚也,不能尽展胸中所学-蠢也,不能保全家族老小-耻也,身负万世骂名-辱也;如此落幕,先生瞑目否?”

    萧逸的话语带着一种魔力,能把人心最深处的东西挖出来,这种办法,可比高官厚禄,好言相劝有用多了!

    “蠢笨耻辱、万世骂名,主公弃我如弃烂衣……我该怎么办呢?”逢纪的声音很低,像是在问天,也像在自问?

    “两条路,第一:抛弃袁氏,投效曹营,尽展胸中所学,大军攻破邺城之时,就是先生洗刷污名之日,别忘记了,历史-是胜利者书写的!

    第二:横刀自刎,埋葬荒野,身负千载骂名,纵然是后代子孙,也羞于提起先生的名讳,日后若有人编写一本《贰臣贼子传》,先生自当名列其中!”

    说话间,萧逸拔出了贪狼宝刀,推到了逢纪面前,头也不回的离去了,言语已尽,是生是死,自己抉择吧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萧逸擂鼓升帐,端坐帅位,两旁战将排列,犹如众星捧月一般,好不威风……,片刻之后,一道身影走了进来,手捧宝刀,俯首拜于帐中!

    “属下拜见大都督,从此以后,跟随左右,誓死效力!”

    一夜之间,逢纪就像换了个人,颓废之气尽去,变成了精明果决的谋士,尤其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中,燃烧着一种复仇的火焰!

    “好,传令下去,加封元图先生为-虎贲中郎将,参与军中大小事务,任何人不得无礼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