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29.第729章 王者之风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片刻之后,众人终于弄明白了,虚惊一场,来的不是敌骑,而是一群草原野马,约有上百匹左右,来到湖边之后,饮水、食草,四处撒欢,看来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呢!

    “野马!-野马!……真是神俊呀,弄一匹当坐骑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野马性如烈火,奔驰如飞,寻常人根本驯服不了,你就别做白日梦了,全营上下也就大都督有这份本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军人没有不爱宝马良驹的,看着湖边嬉戏玩耍的野马群,不少将士流出了口水,想要驯服一二匹,收为己用,又怕自己没那本事,万一驯马不成,再摔个鼻青脸肿,那就丢死人了!

    荒野之中,危机四伏,野马能活的如此滋润,除了善于奔跑,反应机敏,它们的战斗力也不容小视,坚蹄踩踏,身体冲撞,都是野马的拿手好戏,寻常人挨上一下,必然骨断筋折,不死也残,可以说,它们就是一群吃草的猛兽!

    尤其一匹身材高大的白龙马,目光敏锐,警惕性强,别的野马都去嬉戏了,它却盯着不远处的人群,不时发出警告的嘶鸣声,看得出,它就是这群野马的首领,也是最强悍的存在!

    不过吗,有眼尖的士兵发现,白龙马后背微塌,四蹄磨损严重,毛发也脱落了很多,露出遍布伤痕的皮肤,这是一匹饱经风霜的老马了,在荒野中,衰老也就意味着淘汰!

    遇到了野马群,最高兴的是‘白菜’,它自幼离开父母,四处流浪,后来跟着萧逸,南征北战,立功无数,生活上很是优越,过的比大爷还舒服,精神上却很空虚,就像一个可怜的弃婴,时刻思念着自己的家乡!

    军营里也有很多战马,可惜都是圈养出来的,大都受过阉割,野性全无,就像是一群奴隶,在孤傲、自由的‘白菜大爷’眼中,很难把它们视为同类,如果不是有一匹‘梨花盖雪’陪伴,再加上萧逸的安慰,估计它早就发疯了!

    眼前这群野马就不同了,它们同样的自由、高傲、野性,驰骋草原,无拘无束,这里是西凉边界,距离大宛-圣山比较近了,因此在它们身上,‘白菜’找到了一种亲人的感觉,这些才是自己的同族呀!

    “咴!……咴!”

    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,‘白菜’发出欢快的叫声,向着野马群冲过去,想和同族亲近一下,尤其里面几匹小母马,体型优美,毛发光泽,绝对是马族中的大美女呀!

    “吼!……吼!”

    事与愿违,‘白菜’刚刚跑几步,就被白马王拦住去路,前蹄抬起,嘶鸣咆哮,禁止外来者靠近族群,与此同时,几匹强壮的儿马子也靠过来,共同驱逐‘白菜’,防止它骚扰族中的美眉们!

    “吼!……吼!吼!”

    “嗒!……嗒!嗒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番激烈的对峙之后,‘白菜’伤心的退了回来,就以战斗力而言,它是纯种的汗血宝马,又历经战阵,经验丰富,丝毫不惧白马王,就是群殴也不落下风,问题是,野马们不愿接纳它,空有一身神力也无用呀!

    心情失落,自然需要兄弟的安慰,‘白菜’跑到萧逸身边,低下大脑袋,发出可怜的嘶鸣声,就像一个受了欺负的孩子,找自家大哥撑腰来了!

    “白菜乖呀……大哥给你想办法!”

    萧逸连忙掏出酒葫芦,给它喂了几口,小心安慰着,同时也在思索,如何让野马群接纳它,作为穿越一族,他十分理解举目无亲的感觉--孤独寂寞呀!

    “强攻不成,那就智取吧,一群野马而已,不信禁得住诱惑!”

    萧逸令人取过一袋马料,这是给‘白菜’准备的口粮,选上等粟米,煮熟之后,加入精盐、芝麻、桂花、干果……,可谓是色、香、味俱全,别说喂马了,就是用来宴客都没问题!

    口袋驮在马背上,萧逸用匕首割开几道口子,‘白菜’心领神会,屁颠屁颠的向野马群跑去,这年头有钱的就是大爷,处处受欢迎,人是如此,马也一样!

    ‘侵略者’又来了,白马王上前拦截,嘶鸣咆哮,就像一头愤怒的雄狮,再看‘白菜大爷’,一个漂亮的急转身,抖抖后背,金黄色的粟米流到了地上,香气四溢,诱惑无比!

    野马群整天以青草为食,偶尔吃几个野果子就算大餐了,生活十分艰苦,那见过如此美食呀,几匹儿马子跑过来,吃的香甜无比,犹豫了一会后,白马王忍受不住诱惑,也舔食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咴!……咴!”

    趁此机会,‘白菜’一阵风般冲进了马群,发出欢快的嘶鸣声,周围的野马也靠拢过来,抢夺美食,似乎是接纳了‘外来者!’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萧逸也放下心来:“这就对了嘛,万物生灵岂有不贪婪的,人贪财,鸟贪食,马贪料,只要抓住它们的弱点,稍加诱惑,自然无往不利呀!”

    可惜,萧逸高兴的太早了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远出他的意料,野马们吃完了粟米,一哄而散,再也不理‘白菜’了,有几匹小母马想靠过来,也被白马王紧紧拦住了,接受贿赂之后,它们只是不排斥‘白菜’,却也不亲近!

    受了冷落,‘白菜’只好跑回萧逸身边,嘶鸣不止,催促大哥再想办法,让它融入野马群,里面的几匹野马美眉,真的很漂亮呀!

    “本都督一时大意,小觑这些野马了,天生万物,各有其灵,当常怀敬畏之心呀!”

    看着井然有序的野马群,萧逸也郁闷起来,这些生灵没有人类聪明,却也有自己的社会结构,想让它们接纳‘白菜’,真不是一件容易事呢!

    按理说,野马群为了改良基因,防止近亲交配,一般会接纳外来的马,尤其是身材矫健,性如烈火的儿马子,颇有人类招上门女婿的意思,问题是,‘白菜’不是一匹普通马呀!

    离开父母之后,‘白菜’就跟着萧逸混日子,二者朝夕相处,形影不离,久而久之,马的优良品德消失殆尽,相反的,人类的坏毛病却学了不少……

    别的马吃青草,饮泉水,住马圈,老实听话,任劳任怨,从来不会反抗人类的命令,就这样,还要经常挨鞭子,完全处于奴隶地位!

    再看‘白菜’,**米,喝美酒,住豪宅,身边八个马夫贴身服侍,小日子过的舒服无比,稍不如意就要发脾气,绝对的马大爷呀,就连睡觉的习惯也变了,别的马站着,它喜欢躺着,也难怪野马们不接纳它,身上的人气太足了!

    “嗷!……嗷!”

    就在萧逸苦苦思索的时候,异变突生,几声狼嚎响起,紧接着,从东边草丛里冲出几条恶狼,猛扑向饮水的野马群,张牙舞爪,凶猛无比!

    “咴!……咴!……吼!”

    突然受到袭击,马群虽然惊恐,却不慌乱,无数鲜血换来的经验,早就教会了它们如何应对,母马、小马迅速聚拢在中间,成年公马挡在外面,形成一个保护圈!

    白马王则带领几匹凶悍的儿马子,嘶鸣咆哮,向野狼发起了反击,凭着强健的体魄,坚硬的蹄子,它们并不惧怕这些掠食者!

    果然,面对强悍的儿马子,几条恶狼不敢交战,扭头就跑,白马王随后猛追,连踢带咬,一口气追出几千米,赶跑了掠食者,却也远离了自己的族群!

    另一边,看到恶狼赶跑了,马群也就松懈下来,生活在荒野之中,遇到掠食者是常有的事,没什么大惊小怪的,成年马继续啃食青草,积蓄体力,几匹小马则跑到了外边,瞪着明亮的大眼睛,观看父辈们如何驱逐野狼……

    “嗷!……嗷!”

    事实证明,大自然中,食肉者往往更加狡猾,就在马群戒备松懈之时,西边荒草丛里钻出几十条恶狼,在一条青背狼王带领下,猛扑到湖边,整个过程快如闪电一般……

    狼牙锋利,立刻扑到了几匹小马驹,疯狂撕咬起来,其余的野马也慌乱了,四散奔逃,转瞬又被扑到了好几匹,群狼合围上来,大有一举全歼之势!

    再说远处的白马王,发现族群中伏,立刻回头救援,却被几条恶狼纠缠住了,连扑带咬,以伤换伤,就是不肯放它回去,为狼群主力争取捕猎的时间!

    “咴!……咴!咴!”

    族群成员惨遭狼口,死伤惨重,白马王有心救援却脱不开身,只能发出悲凉的嘶鸣声,还有一种深深地无力感,它已经衰老了,头脑也迟钝了,没看破狼群的诡计,也无力保护自己的族群,对于一匹马王来说,这才是最大的悲哀!

    “声东击西……调虎离山,真是好计策,暗合用兵之道呀!”

    看到狼群围猎野马的战术,萧逸第一个反应就是拍手称赞,分工明确,配合默契,快速出击,真是一场漂亮的伏击战,军人当以狼为师呀!

    “吼!……吼!吼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‘白菜’发出一声剧烈的嘶鸣,犹如龙吟虎啸一般,四蹄腾空,闪电般冲了出去,族类有难,它不能袖手旁观,那怕它们刚刚拒绝了自己!

    看到‘白菜’冲了出去,周围的士兵立刻拔出兵刃,准备上前帮忙,却被萧逸制止了:“弱肉强食,自然法则,人类不要干预恶狼、野马之争,再说了,这也是‘白菜’展露神威的好机会,今天,它才是真正的英雄!”

    不过吗,为防万一,萧逸取出了宝雕弓,搭上一支狼牙箭,稳稳瞄准,时刻准备救援!

    “啪!……啪!”

    ‘白菜’像一道黑色闪电,瞬间就冲到了湖边,铁蹄高抬,狠狠落在一条青狼头上,后者来不及躲闪,砸了个脑浆崩裂,直接丧命了!

    ‘白菜’能够力毙恶狼,这也不奇怪,一则,它是纯种的汗血宝马,天赋神勇,力大无穷,又经历过战争洗礼,搏斗经验丰富!

    二则,它的蹄子可是名副其实的铁蹄,上面镶嵌着一斤多重的马蹄铁,上等镔铁打制,坚硬无比,就是身穿铠甲的敌人挨上一击,也会五脏碎裂,何况一群野狼呢!

    接下来,‘白菜’越战越勇,连砸带咬,接连毙掉了几条恶狼,就像一头威武的雄狮,把这些掠食者打的落花流水,解了马群之围,也大显了威风!

    “嗷!……嗷!”

    族员惨死,围猎失败,青背狼王愤怒的冲过来,准备跟这匹黑马较量一番,王对王,谁生谁死凭本领!

    ‘白菜’毫无畏惧,高抬前踢,狠狠砸了过去,狼王很是狡猾,身体扭转、凌空飞窜,直扑对手的脖子,这可是它的必杀技,从未失手!

    “擦咔!……噗!”

    狼王狡猾,‘白菜’更加狡猾,前蹄为虚,诱敌而已,趁着对方扑过来,大脑头猛地一晃,闪电般咬住了狼王的后背,抛向空中,落下的一瞬间,一双铁蹄砸了过去,血花飞溅,踏成肉泥!

    “嗷!……”

    围猎失败,头狼战死,剩下的野狼吓得魂飞魄散,再也不敢停留了,哀嚎着四散奔跑……

    “白菜大爷……威武!”

    “白菜大爷……威武!”

    远处观阵的士兵,高举兵刃,齐声欢呼,萧逸也收回了弓箭,“自己的兄弟,果然神勇无比,马中称王!”

    “嗷!……”

    染血的前踢抬起,‘白菜’仰天长嘶,如龙似虎,震惊四野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