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18.第718章 许昌政变(中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吱了!……吱了!……吱了!”

    骄阳似火,蝉鸣阵阵,炙热的阳光就像千万根火箭,无情的烤灼着中州大地,如此炎热的天气下,就是最勤劳的农夫也会放下锄头,找一块树荫地,美美的睡上一觉,不知羡煞多少世人呀!

    丞相府-书房中,二公子曹丕趴在比他还高的公文堆上,双手不停的翻捡着,汗出如雨,衣衫尽湿,累得小舌头吐出多长,却丝毫不敢懈怠!

    父亲巡视黄河沿岸去了,曹丕奉命留守许昌,每天处理相府事务之外,还要查看各地送来的公文,分出轻重缓急,重要的送到曹操手中,立刻办理,一般的就留在府中,慢慢商议,没用的直接扔进废纸篓,送给五弟曹熊折小船玩,也算废物利用了!

    公文堆积如山,怎么挑选它们,何为轻重,何为缓急,何为没用,曹丕有一套自己的理解:‘赋税需轻,民生为重,花钱缓如水,军情急如火,那些歌功颂德,溜须拍马的官样文章,全无用处!’

    “若非一人为天下,岂能天下侍一人,今日付出多少,明日就能收获多少……努力呀!”

    让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人处理军国大事,就像一只小蚂蚁在搬运泰山,其中艰苦,无与伦比,可是再苦再累,曹丕也要咬牙坚持,实在疲倦的不行了,就抬头看看身边的座榻,精神立刻为之一振!

    那是曹操的专用座榻,下面铺着一张白虎皮,纹路清晰,威猛无比,桌案上摆着一副巨蟒头颅,獠牙张开,望天嘶吼,‘坐下猛虎,手执蛟龙’-这就是大汉丞相的气魄,除此之外,墙壁上还挂着一柄宝剑,名曰:‘倚天!’

    倚天剑原是曹操的佩剑,锋利无比,削铁如泥,后来赐给了长子曹昂,希望他建功立业,日后也好继承自己的事业,那想到宛城惨败,剑毁人亡,曹昂英年早逝,倚天剑也断成数截,折毁沙场!

    再后来,曹操命令能工巧匠,以断剑为材料,添加铁精、赤铜、乌砂……,重新铸造倚天剑,花费数月时间,终于成功了,宝剑出炉之后,霞光万道,瑞彩千条,锋利更胜从前,说是‘天赐神兵’也不为过!

    如此神兵利刃,曹操却从不示人,反而藏到了书房中,也不让任何人触摸,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,才会拔剑出鞘,轻抚剑刃,怀念早逝的长子!

    ‘人主之位,王者之剑’……曹丕无数次面对这两样东西,却从来不敢有非分之想,他心里明白,它们现在是父亲的,以后是大哥曹昂的,至于自己吗,只能匍匐在他们脚下,献上一腔的忠诚,做一个好儿子、好弟弟!

    命运无常,难测难料,就在曹丕准备做一个忠臣孝子的时候,上天却出手了,宛城兵败,大哥身亡,痛失亲人的同时,曹家继承人的位子空缺出来,无数人的命运也随之改变了!

    曹丕就是改变最大的人之一,以前不敢想的,现在可以想了,以前不敢触摸的东西,现在变得伸手可及,大哥歿后,自己就成了嫡长子,身份上的改变,让曹丕承担起更多的事情,也拥有了更多的机会!

    不过吗,有机会的不止他一个人,三弟曹彰勇武,四弟曹植聪慧,五弟曹熊活泼天真,最受父母疼爱了,他们都是自己的同胞兄弟,也是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,不过曹丕一直坚信,那个位子、那把宝剑,早晚必归自己所有!

    曹操的儿子不能没有野心,曹操的儿子也要学会隐藏野心,对着座榻、宝剑呆愣一会儿,曹丕果断收回了目光,擦拭头上的汗水,继续挑选公文,学习如何处理政务!

    “二哥……天气酷热难耐,看那些无用的文章做什么,不如陪小弟一起入山打猎吧,正好避避暑气!”

    随着洪亮的喊声,一个雄壮的身影闯进了书房,身穿黑纹猎装,手执铁臂强弓,腰佩一柄‘虎头百炼刀’,浑身上下充满了英武之气,正是三公子-曹彰!

    曹彰天生神力,弓马娴熟,论起武艺水平,是曹家兄弟中最出色的一个,别看他比曹丕小两岁,身材却雄壮的多,两兄弟站在一起,就像是熊罷和狐狸的区别!

    “子文,你也不是小孩子,怎么做事如此急躁,为兄正在处理公文,那有时间去狩猎呀,再说了,如今鸟兽都在哺育幼崽,那有夏季狩猎的道理呢?”

    挺胸抬头,翘起脚跟,曹丕做出一副威严状,自己这个三弟呀,弓马出众,却不好读书,做事也比较鲁莽,为此没少受父亲的责罚,却一点效果也没有,仍旧是一个莽撞少年!

    不过吗,正是曹彰这种天真率直的性格,让兄弟二人关系很好,经常在一起骑马射猎,交谈心事,相反的,曹丕与聪明过人的四弟曹植之间,就没那么融洽了!

    “谁说夏天就不能射猎了,小弟刚才路过坊市,看到‘车骑将军府’的仆人在购买弓箭、长枪,说是准备入山围猎去呢!”

    曹彰不服气的撅起了嘴,父亲对自己管束严格,平时行动极不自由,如今机会难得,还不好好玩上几天呀,再说了,人家能去打猎,自己为何不能呢?

    “车骑将军……董承的家人在购买弓箭、长枪,准备入山围猎?”

    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曹丕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,首先-董承是一员武将,家中不乏兵刃、弓箭之类,打个猎而已,何必外出购买呢,除非围猎的人数太多,府邸里储备的武器不够用,才会出现这种情况!

    其次-春生、夏养、秋杀、冬藏,天生四时,各有其道,夏天就不是射猎季节,董承身为朝廷大员,饱读诗书,见识过人,岂会不明白这些道理呢?

    最后-宫中传闻,董承的妹妹,就是皇帝的妃子董氏,已经有了三个多月身孕,为了祈求神灵,保佑胎儿平安,立下了‘永不杀生’的誓愿,董承身为娘家人,自当以身作则,岂会大开杀戒,入山围猎呢?

    “反常既为妖,弓箭可以围猎,也能用来杀人呀,董承是出名的汉室死忠之臣,对曹家一向不友好,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曹丕觉得一股寒气从脚跟升起,直冲上脑门,父亲不在许昌,城中兵力又空虚,如果有人趁机生变,那就大事不妙了呀!

    有心立刻抓捕董承,可是无凭无据,因为购买几副弓箭,就对一位朝廷大员、皇亲国戚下手,朝中百官必然非议呀!

    再说了,曹丕是丞相的儿子不假,本身却没有任何官职,更没有处置朝廷官员的权利,可是事态紧急,也不能无动于衷呀?

    “来人呀,传本公子命令:其一,府中亲兵甲胄、兵刃不得离身,暗中加强防护,府门上双岗,巡逻人数也要增加,稍有风吹草动,立刻前来禀告!

    其二,告诉曹洪将军,带兵紧守宫门,父亲大人回来之前,不准任何人随意进出皇宫,尤其是皇亲国戚!

    其三,派人快马前往官渡,告诉父亲大人,许昌阴云密布,恐怕会有一场暴雨来临,如何防汛,还请示下!”

    曹丕在军营中磨砺过,也见识过‘千军万马,纵横驰骋’的场面,如今分派起人马来,指挥若定,有板有眼,颇具大将之风!

    “二哥,你是担心城中有变,有人要造反吗,小弟不才,愿意披坚执锐,杀光乱臣贼子!”

    曹彰性格直爽,却并不蠢笨,相反的,一听到兵马调动,立刻兴奋起来,手摸佩刀,一副准备大显身手的模样!

    “呵呵,三弟不要太过担心,愚兄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,以免乱了手脚,杀贼自有将士们出力,立刻去后宅,保护母亲、弟弟的重任就交给你了!”

    曹丕轻拍曹彰的肩膀,心中早就思量好了,“小弟虽勇,毕竟年幼,兵凶战险,万一出事如何得了,干脆弄个借口,把他骗到后宅安全地带吧!”

    “二哥放心,有小弟执剑护卫,后宅定然平安无事!”曹彰没想那么多,还为能身负重任而高兴呢,立刻带着几名亲兵,向后宅走去!

    “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了,谁会乘雷升天,化为神龙?……谁又会坠落凡尘,永不超生呢?”目视皇宫方向,曹丕不禁握紧了佩剑,这是一次大危机,也是一次大机遇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黄昏时分,皇宫-麒麟殿,刘协头戴十二冕通天冠,身穿五爪金龙袍,腰系白玉带,手持天子剑,以全套的帝王服饰,端坐在御座上,小脸紧绷,目视天空,期盼着夜色早些降临!

    全套的帝王服饰穿在身上,又沉又重,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,刘协却很喜欢这种感觉,那怕腰酸背痛,浑身不舒服,他也舍不得脱下来,这是属于天子的特权,谁也不能拿走!

    都说女人身上有一种魔力,可以让一个男人迅速成熟起来,这话说的当真不错,自从迎娶了一后二妃,刘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可爱的娃娃脸不见了,面容变得俊美起来,带着一股刚毅之色,唇边还生出了细细的胡须,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!

    幼儿皇帝可以受人摆布,成年天子则要自己做主,刘协认为自己是一条困在井中的神龙,只要有一场大风暴相助,就可以冲上九重天阙,从此无拘无束!

    “陛下,您已经坐了一整天了,还是休息一下吧,时辰到了,臣妾自会通知您的!”

    一身盛装的伏皇后走了进来,目光中充满了柔情,她不是一个喜欢显摆的人,之所以这副装束,只是皇帝喜欢而已,为了展露天家威仪!

    “无妨,朕的身体能够支撑,你从无愁苑过来,皇姐怎么说?”

    刘协摆摆手,与疲劳的身体相比,他更加在意海燕公主的意见,这次政变是自己通过董妃联系的,事先没跟姐姐商议,因此有些忐忑不安!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说了,陛下已经长大成人,不需要她领着您的手走路了,无论对错,帝王当有自己的抉择!”伏后脸色黯然,她本想把海燕公主请来,相助皇帝一臂之力,结果对方不为所动,只说了一句-‘时机未到!’

    “是呀,朕已经成年了,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,天子当有自己的抉择,那怕是错的!”刘协长出一口气,没了姐姐的制约,顿感浑身轻松,又有一些失落,帝王的道路,就是孤家寡人一个呀!

    “三更时分,快些到来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