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16.第716章 巡视官渡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建安元年-夏八月,大汉丞相曹操带着四子曹植,在‘虎豹骑’的护卫下,巡视黄河沿岸,检阅驻军,鼓舞士气,一行人马途径白马、延津之后,终于来到了官渡!

    白马、延津、官渡,号称‘黄河三大要津’,也是兵家必争之地,白马地形险要,位置前凸,就像是一把宝剑,延津城池坚固,易守难攻,更像是一面盾牌,至于官渡吗,表面上平平无奇,位置也比较靠后,却是一把钥匙,一把打开许昌大门的钥匙!

    官渡之南两百里,就是大汉王朝的临时都城许昌,换句话说,二者唇齿相依,生死与共,守住了官渡,就等于守住了许昌的门户,官渡一旦失守,许昌也就****人前了!

    “末将参见丞相大人、见过四公子,一路远行辛苦,接风宴已经备下,还请入城休息!”

    得知丞相父子前来,官渡守将-曹仁带领麾下将校出城三十里迎接,又调动一万铁甲精兵,沿途设防,一则护卫安全,以防不测,二则展露军威,振奋士气!

    曹仁,字子孝,曹操的同族兄弟,性格严整,好弓马,有勇略,颇具大将风范,与曹洪、夏侯惇、夏侯渊一起,号称‘宗族四将’,深受曹操的信任,受命总督黄河沿岸驻军,监视河北袁氏的一举一动!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军阵威猛如虎,队列整齐如雁,甲械精良,士气如虹,子孝练出了一支精兵呀!”

    军阵如铁,旌旗如云,曹操仰天大笑,对这位族弟的统军能力很是满意,目光一转,又看向自己的儿子,面对宗族大将的恭维,他会如何应对呢?

    “子建拜见叔父大人-文武并亮,雄风长存……各位将军-鞍马劳苦,忠勇可嘉!”

    曹植没敢以丞相公子自居,立刻跪倒在地,以子侄之礼回敬,又向周围的将士行礼,用词恰当,礼仪周到,让人如沐春风一般!

    “末将惶恐,不敢当四公子如此大礼!”曹仁抱拳回礼,神态很是恭敬,心中对曹植的好感也上升了许多,甚至有了结交之意!

    这也并不奇怪,人都会有些私心,曹仁、曹植的关系很是微妙,名为叔侄亲人,实则有君臣之分,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的!

    自从大公子曹昂战死之后,曹营集团继承人的位子一直空缺着,相府中剩下的十几位公子,论起文才、武艺、人品,又以曹丕、曹彰、曹植最为出色,世人纷纷猜测,三兄弟之中,必然会出一条潜龙!

    问题是,三者选一,到底是那一个呢?

    曹操的继承人,就是未来曹营集团的主公,甚至可能龙飞九五,成为一代君王,如果早点投靠过去,就等于买下一份保险,子孙后代的荣华富贵就有保证了!

    相反的,如果选择错误,把赌注压在了一条‘伪龙’身上,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,丢官罢爵都是轻的,满门抄斩不算太惨,挫骨扬灰也得认命呀!

    这是一场关系到生死、荣辱的惊天豪赌,最为刺激的是,不赌还不行,否则储君上位之后,你就准备坐一辈子冷板凳吧!

    就在世人心中彷徨,不知如何下注的时候,曹操突然巡视关隘,检阅人马,别的儿子都没带,偏偏带上了四子曹植,其中蕴含的寓意,难免让人深思了,莫非言传身授,在培养自己的接班人吗?

    曹仁身为宗族大将,又手握重兵,对于集团继承人的选择,既有发言的权力,又有支持的实力,他的意见在很大程度上,也代表着曹氏宗族的意见,这可是很重要的一股力量呢!

    当然了,曹操人称‘乱世奸雄’,工于心计,最善权谋,他的心思谁也不敢乱猜,稍有不慎,就是杀身之祸呀,因此,一众文武暂时选择了观望,立储之事,在局势没有明朗之前,谁也不会轻易表态的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番交谈之后,曹操在众将的簇拥下,打马进入了官渡,简单用过饭菜之后,立刻视察防务,壁垒修筑,兵力部署,粮草存储……事无大小,全都仔细查看了一番,做到了心里有数,又登上高台,瞭望敌情,袁谭的十万人马就驻扎在河对岸呢!

    黄河三大渡口,曹操最后一个巡视官渡,并非是轻视此地,相反的,在他的战略布局中,数年之后,一场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大战,就会在官渡附近展开,未雨绸缪,岂能不多多准备呢!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轻而无备,大而无用,袁谭排兵布阵的本领,比乃父还要差了三分,袁家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!”

    查看良久,曹操不禁露出一丝冷笑,对面的袁军看起来兵强马壮,实则是一只纸老虎罢了,小用计谋,一战可破!

    大笑一会儿,曹操的眉头又皱了起来,正所谓‘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’,自己看别人的儿子是洞若观火,看自己的儿子却是雾里看花,曹丕、曹彰、曹植究竟能力如何,他们会不会和袁谭一样,早晚败掉自己的家业呢?

    “启禀丞相大人--西凉急报!”巡视之间,一名信使快步跑上高台,单膝跪地行礼,双手递上一份军报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枯水川之战,大败袁军主力,斩杀颜良、文丑二将,生擒谋士-逢纪,西凉十二郡尽入手中……嗯,……萧郎负伤了?”

    看完军报之后,曹操先喜后惊,脸上半阴半晴,神色不断变化,最后目视西方,久久的沉思起来!

    喜的是,己方大获全胜,横扫了西凉各方势力,就连十五万袁军也是一败涂地,颜良、文丑、逢纪,河北三大干臣,二死一擒,等于斩掉了袁绍的三根手指,极大削弱了河北集团的实力,对于日后决战,助力极大!

    惊的是,自己的心腹爱将萧逸,纵横无敌的‘鬼面萧郎’,竟然在小河沟里翻船了,被敌将蒋奇一箭射伤,需要静心修养一段时间,短期内无法回归许昌!

    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,萧逸在曹操心中的地位,就像汉高祖-刘邦看待韩信一样,满营将校无人可比,他宁可失去一州之地,也不愿意心腹爱将有何闪失呀!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了,萧逸的本领如何,曹操知道的一清二楚,那真是狡猾如狐,凶狠如狼,悍勇如虎,堪称天生将才,多少恶战、险战、死战打过来,他都没伤过一根汗毛,怎么会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蒋奇射伤呢,其中必有蹊跷呀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曹操拿起军报,仔细查看起来,第一次看的是内容,第二次吗,看的是背后深意,正所谓字由心生,查看一个人的笔迹,就能知道很多事情呢,这也是奸雄动彻人心的一个方法!

    “笔走龙蛇,力透纸背,字里行间,带着一股子杀伐之气,唯有精、气、神十足之人,才能写出如此强健的笔迹……”

    查看之后,曹操也就猜出**分了,萧逸根本没有负伤,至于不愿回归许昌的原因吗,也很简单-“聪明人,不想弄赃自己的手呀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竟然负伤了,此事不能小觑呀,孩儿不才,愿意携带医药前往西凉,探望病情,慰问辛苦,还请父亲大人恩准!”

    接过书信之后,曹植脸上满是焦急之色,长久以来,他和萧逸的交情甚佳,视如兄长一般,关怀之情,毫不作假!

    “呵呵,吾儿安心吧,西凉不用去了,医生也不用派了,只要送两味药草过去,为父可以担保,药到病除,一日痊愈!”曹操轻拍儿子的肩膀,却不点明真像,有些事情,必须自己去领悟呀!

    “何等药物如此神奇,可以一日痊愈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红花、当归!”

    药材有君臣、主从之分,各安其位,决不能胡乱使用,红花就是一味主药,也是有名的‘虎狼之药’,性阴寒、杀血气,即能救人,也能杀人,就看如何使用了!

    用药如此,用人也如此,在曹操心中,萧逸就是自己的一把神剑,用来破阵杀敌,剑锋所指,所向披靡,这样的神兵利器不能轻用,更不能用来干脏活,那是暴殄天物!

    曹操送红花、当归的意思,就是告诉萧逸,你是一味虎狼之药,老夫不会乱用的,安心回来吧,许昌的事情自然有人去做!

    另外吗,红色也有吉祥的意思,这是暗示萧逸,回来跟老夫的女儿完婚,别在外面沾花惹草了,你在西凉玩女人、生孩子的事情,老夫知道的一清二楚,还没跟你小子算账呢!

    派出使者之后,曹操随即传令许褚:“虎豹骑-人不卸甲,马不离鞍,随时准备启程-回归许昌!”

    神剑只能用来灭敌,想干脏活,就需要一把‘粪叉’呀!

    (白天很忙,只好晚上码字了,大家见谅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