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10.第710章 射杀文丑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隆!隆!……闪开……快快闪开了!”

    倾斜的山路上,又一辆铁滑车带着万钧之力俯冲而下,袁军将士躲闪不及,撞死、碾死、压死……的不计其数,哀嚎之声响彻山谷,看到部下们的惨状,文丑双目喷火,却又无计可施,如此强大的杀器面前,人力实在太渺小了!

    除了愤怒,更多的是郁闷,人们都看出来了,铁滑车固然霸道无双,却只能在斜坡上发挥威力,如果是一马平川的原野上,那就是一堆蠢笨无用的破烂,想到脚下的斜坡是自己下令夯筑的,文丑欲哭无泪,这真是自己配药自己吃,毒死也怪不得别人呀!

    “将军快闪开呀……铁滑车过来了!”

    文丑满心悲愤的时候,身边的几名亲兵突然高呼起来,奋力把他推到了一旁,与此同时,一辆铁滑车呼啸着冲了过去,亲兵们躲闪不及,被撞的四下乱飞,有几个直接就碾成了肉饼,粉身碎骨,悲惨至极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--我与你势不两立,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看到亲兵们的惨状,文丑几乎要疯狂了,都是跟着自己出生入死,身经百战的老部下呀,瞬间就变成了一堆肉泥,连完整的尸首都没留下来!

    “隆!……隆!隆!”

    生死之间,就连悲伤的时间也没有了,又一辆铁滑车俯冲了过来,山路狭窄,无处躲避,眼看自己也要变成一堆肉泥了……,狗急跳墙,人急智生,文丑用镔铁枪猛地刺进崖壁缝隙中,紧跟着纵身一跃,整个人悬挂在上面,险而又险的避过了铁滑车!

    “噗嗤!……啊!……啊!”

    文丑勉强躲过去了,后面的士兵没有如此敏捷的身手,又被撞倒了一大片,死伤惨重,剩下的人也没有勇气进攻了,纷纷掉头逃跑,各部人马互相拥挤,乱成了一锅粥,任由将校们如何叫喊,也是无济于事!

    兵败如山倒,短短一炷香的时间,就有数千袁军丧命在铁滑车下,死尸就像烂泥般堆积在一起,残肢剩骨遍地皆是,整条山路都被鲜血浸透了,堪比人间地狱一般!

    “嗖!……呼!”

    大将者,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文丑身体挂在崖壁上,突然听到远处有霹雳之音,紧接着,一道黑影直奔自己而来,快如闪电,发出呼啸之声!

    “不好!……有暗箭!”

    文丑就是个神射手,立刻听出来了,这是弓弦强烈振动的声音,箭簇疾速无比,唯有五石强弓才能如此霸道,至于执弓之人,必是个射雕手无疑了!

    善射之人,也必然是躲箭的高手,如果在平时,文丑有七成把握躲开来箭,问题是,自己悬挂在半空中,四下无处借力,也没有躲闪的空间,无奈之下,只好尽力的扭动身体,避开了要害部位!

    “啪!……嗡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一支三棱透甲锥呼啸而至,正中文丑左肩窝,离心脏只有一寸之差,巨大的力道之下,箭簇透体而过,直接把他钉在了崖壁上,箭羽犹在嗡嗡的颤抖不停!

    “哇!……鬼面萧郎,暗箭偷袭,卑鄙之徒!”

    一股剧痛传来,文丑疼的浑身冒汗,胸口上的创口又深又大,鲜血喷涌如泉,目光扫过,一个蚕豆大小的‘萧’字刻在箭杆上,谁在偷袭自己,也就非常清楚了!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一箭不死,却是个好汉子,阁下的‘骷髅盏’格外难得,本都督定会好好把玩!”

    看着在崖壁上挣扎的文丑,萧逸不禁竖起了大拇指,征战沙场以来,自己的宝雕弓从未虚发,一箭一命,精准无比,挨上一箭而不死的,吕布第一个,文丑第二个,都是纵横沙场的勇士呀!

    欣赏不等于留情,唯有斩杀强大的敌人,才是男子汉最大的骄傲,萧逸举起宝雕弓,又搭上一支狼牙箭,稳稳瞄准了目标的咽喉……“着!”

    弓开如满月,箭走似流星,狼牙箭疾速无比,直奔文丑咽喉而去,后者钉在崖壁上,身负重伤,浑身无力,再也躲不开致命一击了,正中咽喉要害,箭簇从后项穿出,就连颈椎骨都撞断了三节!

    “噗嗤!……咯!咯!”

    文丑口喷鲜血,无力的抬起一只手,指着远处的萧逸,想要说些什么,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,只能发出轻微的‘咯咯’声……

    瓦罐必然井边破,大将难免阵前亡,自己的路终于走完了,死在‘鬼面萧郎’手中,也不算委屈了!

    文丑涣散的瞳孔最后转动了一下,看向挑在长杆上的颜良,“兄弟二人,一起习武,一起投军,一起征战,最后又死在同一个敌人手里,这就是天意吧?”

    手臂垂落,眸子灰灭,又一位河北名将,就此陨命沙场!

    “将军大人战死了……大家快跑呀!”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放的冷箭……一百五十步外,箭透咽喉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!……阵斩颜良,箭射文丑,河北两大名将全丧命了呀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文丑一死,袁军彻底奔溃了,士兵们狂呼乱叫,自相踩踏,死者无数,剩下的为了夺路逃命,甚至向自己人挥刀砍杀,再也没有纪律可言了!

    “玄甲铁骑,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“玄甲铁骑,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趁此机会,萧逸带领玄甲军出阵了,居高临下,顺着铺设好的斜坡,猛冲溃散的袁军人马,刀砍枪刺,奋力踩踏,杀的对方鬼哭狼嚎,无处躲避,数万袁军,一败涂地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完了!……完了!……彻底完了!”

    枯水川中,袁尚日思夜盼,等着援军杀进来,自己好逃出生天,那知道六天六夜的激烈拼杀,却等来了‘文丑阵亡,援兵大败’的消息,真是天亡我也!

    援兵战败,希望也就破灭了,包围圈中煎熬多日的袁军,再也坚持不下去了,大小将士一哄而散,有的扔下兵刃,举手投降,有的躺在地上,生死由命,还有一些不甘心的,四下乱跑,试图借着乱局溜出去……

    “援兵战败,生路断绝,就是孙武复生也无力回天了,三公子不能落入敌手,受此奇耻大辱,还请自决吧!”

    逢纪一脸绝望的走过来,手中拎着一柄宝剑,言语之间,却在催促袁尚自杀了事,不要给‘四世三公’的袁家抹了黑!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元图先生,咱们真的无路可走了吗,本公子尚未尽孝,岂能轻易寻死呢?”

    袁尚一面拖延时间,一面紧握手中的‘斩将刀’,小脸上满是沮丧之色,这是父亲赐下来,让自己建功立业的宝刀,万万没有想到,第一个用来试刀的,竟会是自己的脖子!

    蝼蚁尚且偷生,何况是袁尚呢,他只有二十五岁,生来富贵,还有大把的好日子可过,还有无数的金银财宝、美貌姬妾没有享用,人世如此的美好,他真的不想死呀!

    “自古最难唯一死,事到临头,就让属下助三公子一臂之力吧!”

    逢纪拔出宝剑,杀气腾腾的盯着袁尚,自己效忠袁氏,从无二心,既然没能辅助少主,建立功业,那就尽臣子最后的本份,送主子一程,而后自尽殉主吧!

    “杀呀!……冲进重围,援救少主!”

    “冲呀!……救兵已到,袁军威武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白刃临头,就在逢纪准备斩杀袁尚,以免受辱的时候,枯水川东侧突然响起了喊杀声,守军就像海水般分裂开来,紧接着,一支人马旋风般杀了进来,打的赫然是袁军旗号!

    当先一员大将,白盔、白甲、白披风,手持亮银枪,坐下一匹白龙马,立于万马军中,威风凛凛,正是那位负责卧底的将军--蒋奇!

    “援兵来了,本公子不用死了……天不灭我!-天不灭我呀!”袁尚揉揉眼睛,又狠掐了一下大腿,确认不是幻觉之后,高兴的手舞足蹈,绝处逢生,自己终于不用死了!

    “壁垒重重,蒋奇怎么杀进来的?”看着突然出现的援兵,逢纪惊喜的同时,更多的却是疑惑--这是天意?还是人意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